015 義體醫生的戰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巨械座敗下之後,晴和體育場產生了短瞬的寂靜。

  人們在回顧之前所發生的一切……

  巨械座輸了?!

  這是個問題。

  觀眾們思考,可以。

  但這陣沉默,卻令蘇蘇不悅。

  她是上來顯擺的!

  現在她都表演完了,這些人怎麼沒有反應?

  蘇蘇生氣了,嘟起小嘴,面頰隨之鼓脹。

  也許是望見了蘇蘇可愛的表情,眾人會意,微微一笑,獻上了掌聲。

  這下,蘇蘇才稍稍滿足。

  她挺起小胸脯,雙眼微眯化為彎彎月牙,喜悅全表露在了臉上。

  然後,她再也忍不住,小手握拳,向上一舉,「好耶!」

  ……

  望著在舞台上歡呼雀躍的蘇蘇,觀戰的哈維依舊一臉呆滯,沒能合上嘴。

  晴和體育場另一間選手專用VIP包廂中,一向玩世不恭的基恩也皺起了眉。

  「吉克,看了這比賽,你有什麼感覺?」

  「台上那隻小蘿莉……真像開了掛一樣……」

  吉克客觀地評價著。

  這一點兒也不誇張,無論誰看到這場比賽都會產生這樣的感覺。

  這隻小蘿莉的戰鬥方式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咕嚕來,咕嚕去,回過神,對手便被她咕嚕死了。

  不知情,還以為那隻小蘿莉在舞台上耍雜技呢。

  但吉克很清楚,「人類復興」由他們晴京維護,對方是不可能在遊戲世界中作弊的,那只有一個可能了……

  這是蘿莉的本領。

  只是這本領……

  簡直神乎其技!

  「過去,青森老師教導我們時曾說過,這世上是存在武學奇才的。我想,那孩子應該就是這類人吧。」

  吉克嘆道,之後又補充,「嗯,大致……應該……也許是吧。」

  吉克的語氣忽的不確定了。

  主要是他看到蘇蘇在舞台上歡快地扭了起來,泳衣的裙擺隨她小巧的臀部搖晃,這氣質與他想像中的武學奇才嚴重不符。

  「我感覺也像。如果青森老師遇上那孩子,定會十分高興吧。他老人家,一直想收那樣的弟子呢。」

  基恩回道。

  之後,他也感覺自己遺漏了什麼,補充道,「嗯,也許是這樣的……」

  「不過,沙灘派對這個公會很特殊呢。選手基本都是格鬥達人,八強賽的夏,緒,休;之前的丹,還有現在的蘇蘇……額,這個蘇蘇特殊一些。他們都是以格鬥技藝贏下比賽的。對了,基恩,沙灘派對中有個和你一樣擅長速度的傢伙。」

  「你是說那個休麼?」

  基恩輕笑,不以為意。

  ……

  蘇蘇在舞台上表演才藝。

  馬修捂著臉,無法直視,觀眾卻被蘇蘇逗樂了,歡笑不斷。

  蹦躂了一小會兒,在主持人友好地勸說下,蘇蘇終於戀戀不捨地離開了舞台。

  蘇蘇下場,第三場對抗賽便要開始了……

  「好了,我們的蘇蘇選手為沙灘派對贏下第二場比賽,沙灘派對便以二比零暫時領先,率先拿下了半決賽的賽點。下一場,對人間之械公會來說至關重要,贏了,還有機會,輸了,武鬥祭之旅便到此為止。生死局,人間之械無法怠慢了。所以。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有請……人間之械公會的會長……械!老!板!」

  隨主持人大呼,一名銀光閃閃的義體人登上了舞台、

  他便是以金錢堆積起來的義體人戰士,械老闆!

  械老闆身材不算魁梧,但步伐聲卻分外沉重。

  這是因為……

  他身上的「義體含量」嚴重超標!

  械老闆在「人類復興」中十分有名,他的特點便是壕!

  在遊戲中,一切裝備都是要花虛擬幣去搞的,優質義體尤為昂貴,械老闆把自己搞得這麼閃,絕對花費不少。

  所以,他雖是義體人,但他體內卻流著氪金玩家的血!

  械老闆登上舞台後,轉身望向觀眾席,這動作竟伴著好聽的軸承轉動聲,不僅如此,他身上還亮起了極具未來感的冷光燈帶,炫酷極了。

  這個械老闆實力如何不清楚,但花里胡哨這方面,絕對到位了。

  看到他這麼酷,場中隨之響起一陣歡呼!

  「好了,人間之械的械老闆已經就位,那沙灘派對會派誰登場呢?」

  主持人將話筒向觀眾席一遞,這次他絕對不會再翻車了。

  狂熱的呼聲隨之爆發!

  「夏!夏!夏!」

  「緒!緒!緒!」

  場中,兩種聲音相互爭執。

  他們熱切的模樣,卻使馬修鄙夷。

  他們就不知道稍微掩飾一下自己的**麼?

  真一點兒也不紳士。

  馬修心中哀嘆著。

  就在這時,兩派之爭中又多了道不同的聲音……

  「休!休!休!」

  也許是身邊男觀眾嘈雜大呼令人厭煩,觀眾席上的女觀眾也大呼起來。

  馬修的心情隨之歡暢。

  遵從自身的私慾,這才是人類,女士們,你們真是太美麗了!

  「你們猜對了!」

  主持人將話筒收回,「沙灘派對還是和八強賽的時候一樣,在這種關鍵局派了公會替補……休!」

  主持人就這麼咻的一下,觀眾席上的男觀眾全體泄氣,女觀眾們卻紅光滿面,滋潤了起來。

  「那我們現在便有請休選手登場!」

  還是太陽鏡,還是夏威夷衫,手中提著把劍,馬修便瀟灑登台。

  「選手就位,那麼……我宣布……比賽開始!」

  ……

  汽笛聲消失了,舞台也變更了為草原。

  注視著馬修,械老闆心情極糟。

  並不是公會連輸兩場的緣故……

  他本想和泳裝美女戰鬥的!

  械老闆是個為了玩遊戲,捨得花錢的主。

  為了今天的半決賽,他做足了准本,義眼都換上觀察精度更高的了,誰知道泳裝美女沒了,來了個休!

  唉……

  行吧,休就休吧。

  械老闆拔劍,舞了個劍花,向前一指,有種睥睨天下的感覺,分外霸氣!

  只是瞧見械老闆這樣,馬修很無語。

  因為這傢伙的劍尖沒有指向他,而是指向觀眾席……

  馬修算是明白了,難怪這傢伙要在義體上裝燈,原來他是蘇蘇那種流派的——愛炫一族。

  既然械老闆不動手,馬修便不客氣了。

  拔劍!

  凌冽的劍光在場中疾掠……

  好快!

  械老闆心中驚道。

  他回去看八強賽回放時已感覺這個休的劍術極快了,但身處現場,他才真正體會到了這速度的恐怖!

  難怪征服的加農炮會被秒殺。

  但是……

  他不一樣!

  他是財大氣粗的械老闆!

  械老闆的金錢有力量!

  械老闆的義眼閃閃發光,捕捉到了馬修的行動軌跡!

  與此同時,他身上那堆高檔義體全功率運作……

  砰!

  械老闆將劍立在自己身前,成功擋下了馬修的一擊。

  防下馬修一劍,械老闆的金屬下顎咧開,「你很厲害,時常一劍秒人,他們都將你稱作一劍修羅。但是……你的劍術,如今已被我破解!這次,你奈何不了我!」

  械老闆抬手指向馬修!

  這讓馬修更確定了一件事——這個械老闆,絕對是蘇蘇那個流派的。

  如果械老闆是美女玩家,馬修不介意和他談談天。

  可惜這傢伙是個「義體含量」超標的金屬人。

  呼了口濁氣,馬修又是一閃!

  械老闆心中一驚,趕緊回防。

  但他之前吹牛,稍有耽誤,防禦還是慢了半拍……

  砰!

  馬修一劍斬在了械老闆身上,火星隨之濺起!

  被砍一劍,械老闆退去數步,驚懼萬分。

  但他仔細檢查了下,他卻發現自己身上只是多了一道劃痕。

  哈哈,這就是金錢的力量!

  不枉他花錢將護甲表皮都氪到了頂級!

  馬修微微皺眉,這個械老闆很麻煩。

  遊戲中,他無法使用心法,意味著他的攻擊力大為減弱。

  現在他對上一個硬邦邦的鐵皮人,攻擊力不足,難以破防。

  這場比賽,不好打……

  馬修連續兩劍無果之後,械老闆反擊了。

  他握著手中的華麗大劍,向馬修衝去!

  械老闆為什麼要用劍呢?

  這份執著,只因帥。

  不然他幹嘛裝燈帶?

  械老闆揮砍了起來。

  劍術……

  他不會。

  但沒有關係,械老闆的金錢有力量!

  錢到位,義體便到位。

  義體到位,便不愁力量。

  力量上升到一定程度,無腦上,也能夠贏下比賽!

  械老闆一直以此為信條打到半決賽的!

  大劍揮舞,在場上掀起了一陣狂風。

  馬修在風中飄搖,看著驚險,實際卻很從容。

  因為他總不時給械老闆來上一劍。

  可惜,這些攻擊依舊僅是激起了些許火星……

  「沒用的,沒用的,沒用的!我說過,你奈何不了我!」

  械老闆笑道,高傲極了。

  了解到馬修的劍只能給他添些劃痕以後,他更猖狂了。

  馬修感覺這樣不是辦法,便疾速向後退了數步,和械老闆拉開了距離。

  瞧見馬修退去,械老闆心中一樂。

  他也不著急著追,再次將劍指向前方,便自得笑道,「休,在械老闆的力量下感到絕望了麼?」

  「不是。」

  馬修否定了。

  他很誠實。

  「不必感到羞愧,倒在資本的力量下,這很正常……」

  「說了,不是。」

  馬修心想,他要倒也不會倒在這鐵皮人身前。

  他回家往那隻富蘿莉裙下倒,生活會更殷實。

  嗯,也許……

  還會被踢一腳。

  「那你為什麼忽然退避?」

  「我要解除限制了。」

  「限制?」

  「不瞞你說,其實和你戰鬥的時候,我一直壓制著自身的力量。現在,我打算喚回這部分力量了。」

  馬修隨意說道,聽著有些中二。

  「哈哈,你在胡說什麼啊?!解除限制,你有這樣的設定麼?」

  「有的。」

  「那你解除給我看看!」

  「好的。」

  說著,馬修左右腿各一甩,人字拖隨之飛起,落到了一邊,看著痞氣極了。

  這就是解除限制?

  哈哈,不就是拖鞋麼!

  嗯?!

  不對!

  他剛剛一直穿著這雙人字拖?!

  械老闆驚訝瞬間,他前方的馬修已消失了!

  緊接著,械老闆便感覺自己身上遭到了一記重砍,砰!

  不!

  不僅一記!

  砰!砰!砰!

  械老闆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震顫,利劍多次砍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次,械老闆的義眼只捕捉到了些許殘影,只能收縮防禦了!

  他沒想到這個休,少了人字拖以後,居然那麼飄!

  拖鞋,真有那麼重要麼?!

  ……

  果然,還是光腳塔在地板上比較舒服。

  馬修心嘆。

  之前他穿著那雙拖鞋,真害怕一不小心鞋帶崩了,在台上摔跤。

  他可不是蘇蘇,倒在地上,他會被械老闆做掉的。

  現在好多了。

  馬修繼續快攻!

  械老闆呈防禦態,他現在已無法防禦馬修的進攻了,但內心卻漸漸平靜了下來。

  原因無他,馬修持續進攻許久之後,他依舊屹立著。

  你強由你強,械老闆直挺挺!

  你橫任你橫,械老闆硬邦邦!

  馬修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械老闆正沉醉在義體人的驕傲之中,猶如流光似的繞在械老闆身邊不斷斬擊的馬修忽然停下了……

  「怎麼?明白自己的攻擊無意義了麼?」

  械老闆稍鬆了口氣。

  人,會累。

  但義體人不會!

  所以,這場比賽的勝利只屬於他!

  「不,已經可以了。」

  馬修將劍歸鞘。

  「什麼可以了?」

  械老闆不明白。

  「你已經輸了。」

  話音落下,馬修又一次衝鋒,這次,他空手!

  械老闆見狀,心中怒道,別嚇唬人了!收劍和拖鞋可不是一個概念,收起武器是不會有破壞力加成的!

  這麼想著,械老闆正面沖了上去,對著馬修便是一斬!

  馬修借速度優勢迅速閃避,便抓住他的手臂,順勢一扭!

  嘎啦!

  場中忽然響起的碎裂聲,尤為清脆。

  啊咧?!

  怎麼可能?!

  械老闆驚訝地望著自己那條斷掉的義體右臂,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利劍也是他的限制?

  這傢伙空手的時候比手持兵器時更厲害?!

  這不科學!

  馬修認為這很科學。

  他才不是什麼一劍修羅呢。

  他是一名義體醫生,精通義體的安裝和拆解的醫生。

  再加上最近他聽女兒的話,學習了許多科學知識,對義體這方面的研究已經十分深入了。

  「人類復興」以現實為基礎設定義體性能,械老闆的義體也不例外。

  了解義體構造的義體醫生,自然清楚他這身義體哪兒薄弱,只要找准方向,使勁懟,一定可以將之破壞。

  所以,之前他一直進攻並非無意義的,他一直猛懟義體拆卸的卡扣。

  這種地方,也是有防護的,但是它的防禦不如其他部位,更經不起「大力出奇蹟」。

  一頓猛鑿之後,便差不多了,那麼,開始拆卸工作吧。

  卡扣毀掉,這個時候,只要順著特定的方向旋轉,就可以……

  嘎啦!

  趁著械老闆還在發呆,馬修把他義體左臂也掰了下來。

  械老闆:「你?!」

  「這位老闆,只讓一條手離開,太孤獨了,我把拆下來,湊一對,不寂寞。」

  械老闆:?!

  械老闆思維瞬間宕機,半天才彪了句,「你特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