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分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年初雲並之戰還未開始之前,感受到來自奉武軍的強大軍事威脅,儘管洛安朝廷的財政並不好,但是身為首輔的上官宏遠還是每年批給監察司十幾萬兩銀子,用以向奉武軍內部進行滲透和收買························

  監察司本就是大周首屈一指的情報特務機關,眼線細作遍布整個大周疆域,據不完全統計監察司的特務至少有一萬人。

  如此龐大的特務體系,再加上上官宏遠批覆的特別經費,給統調處帶來了相當大的麻煩!

  在過去半年時間裡,光統調處破獲的關於監察司的桉子就多達十五起,抓獲處決監察司細作眼線八十一人,另外還抓到了十五名被監察司收買的奉武軍官員,值得注意的是這十五人當中,其中一人來自奉武軍總參謀部!

  從這些人口中統調處得知,監察司為在奉武軍境內的情報體系任命了一位千戶,此人叫做蔣狂!

  得知這個情報後,統調處立刻就對這個蔣狂進行了部署,並且成功抓住了這個蔣狂,並且從他口中得知了很多有用信息,破獲了三名潛伏奉武軍多年的監察司探子。

  就在統調處心滿意足的以為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的時候,他們潛藏在洛安朝廷的暗樁,卻是向統調處傳回來消息,說監察司在奉武軍的情報網絡,有人依舊以蔣狂的身份向洛安朝廷發送信息,其中不乏奉武軍在雲並後勤補給這樣的機密信息······················

  得知這個消息後,統調處內部也是開了大會,又是進行了專門部署,經過整整兩個月時間的抓捕,終於是將這第二個蔣狂給幹掉了,然而沒有想到現在又是聽到了蔣狂的名字,並且這個傢伙還妄圖,在奉武軍內部挑起內耗!

  沉思了一會,霍三向著高正歡問道:

  「那三個人知道蔣狂在那裡嗎?」

  高正歡不假思索的說道:

  「處長大人,那三個人說蔣狂跟他們一直是單線聯繫,蔣狂能夠聯繫到他們,他們聯繫不到蔣狂,另外和蔣狂見面的時候,戴了一個鐵面具,他們看不清蔣狂的相貌,只知道蔣狂說話有一點易京口音!」

  聽到這個霍三稍稍有點失望,但也是問起了最為關鍵的一個問題。

  「那些贓款的下落都知道了嗎?」

  高正歡聞言講道:

  「大人,根據這三人的講述,葉展鵬在德農縣周邊找到了一座金礦,他將部分銀子都投入到開發金礦中去了,此外他還在金礦中藏了二十一萬兩銀子························」

  得到這個消息霍三頓時兩眼放光,他知道葉明盛還沒有完全寬恕他,他現在是戴罪立功之身,因此如果能夠找到這座金礦和其中的二十一萬髒銀,緩解奉武軍財政緊張的局面,那麼他在這件桉子中大概率將會安全!….

  感受著霍三的振奮的神情,高正歡猶豫了一下,還是小心翼翼的潑了一盆涼水道:

  「大人,據那三人所將葉展鵬只說銀子藏在金礦中,但是金礦具體地點卻是一點沒透露,他們在德農縣周邊找了有大半個月的時間,四處也都看了看,但卻始終沒有發現金礦的蹤跡!」

  聽到這個消息,霍三心中也是涼了下來,沉思了片刻之後他吩咐道:

  「你立刻去給我把那個德農縣令王岩找來!」

  「還有開發金礦不是小事情,涉及到的人力一定非常的多,這麼多的事情一定瞞不住,你去給我調查,過去一年時間德農縣是否有人招募礦工,或許是否有大批礦工來到德農!」

  「大人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一定要儘快把這座金礦給找出來!」

  「是!」

  ··································

  ··································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藁暴,不復挺者,使之然也·····················」

  總督府中,小景仁正搖頭晃腦的背誦著課文,葉明盛笑著點了點頭作為鼓勵,聽著小景仁越往後背越磕磕絆絆,葉明盛也是適時的打斷了他的背誦道:

  「很好!景仁你還這么小,就能夠背誦這麼長的課文了,當真是十分難得,為父在你這個年紀可遠遠不及你!」

  話畢葉明盛還憐愛的摸了摸景仁的小腦袋瓜,聽著父親的誇讚,景仁肉肉的小臉蛋兒上立刻就是掛滿了興奮的表情。

  坐在一旁的安妙依,看到這個溫馨的畫面,臉龐也是浮現出些許笑容,她本以為葉明盛短時間內是不會來到她這裡,因此半個時辰前當葉明盛來到這裡的時候,她欣喜之餘也是有著些許驚訝。

  傻樂了一會景仁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邊搖著葉明盛的大手,一邊奶聲奶氣的講道:

  「爹爹,我想要吃火鍋!」

  感受著景仁眼神的中期待葉明盛,當即便是想要應允,不過還不等他開口安妙依就是說道:

  「相公景仁這孩子從小就嘴饞,總是想要吃好吃的,五天前的時候才吃過火鍋,他一個人就吃了滿滿一盤羊肉,若不是妾身攔著,他還能夠吃一盤······················」

  「醫學院的朱大夫說景仁是易胖體質,平日裡一定要注意飲食,要不然很容易就身寬體胖,所以我一直有注意景仁的飲食不敢讓他吃太多,況且現在前方正在打仗,財政又很緊張,我們在家中也幫不上什麼忙,唯有節省一些開支支援前線!」….

  聽到安妙依說起這個,葉明盛心中暗自點了點頭,安妙依雖然有一些小動作,但是在節儉開支這方面,還是很得自己心意的,三天前她才將府中結餘的兩萬兩銀子拿給了財政司,這筆銀子雖然不多,但意義卻是非常重大!

  不過自己十天半個月才來看景仁一次,小孩子提出個吃火鍋的要求也不過分,更何況景仁現在還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呢。

  想到這裡葉明盛也是拍了拍安妙依的手講道:

  「就這一次!男孩子多吃一點就多吃一點了,現在多吃了以後就吃膩了!」

  此話一出安妙依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給了小景仁一個眼神,希望景仁自己能有一點數。

  不過此時正沉浸在吃火鍋喜悅中的小景仁,哪裡顧得上母親的眼神,奶聲奶氣的跟葉明盛說道:

  「多謝爹爹,爹爹對景仁最好了!」

  聽到這個,葉明盛不由捏了捏他肉肉的臉蛋說道:

  「你個小沒良心的,你娘才是對你最好的那個!你以後要好好孝敬你娘······················」

  聽著葉明盛的話小景仁吐了吐舌頭,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安妙依。

  在葉明盛的吩咐下,火鍋很快就是被安排了過來,一家三口也是圍著熱氣騰騰的火鍋吃了起來。

  和葉明盛一樣小景仁也是一個肉食動物,一雙黑熘熘的大眼睛就是盯著羊肉,看的出來小小年紀的他十分喜歡這一口。

  相較於葉明盛和葉景仁父子二人對羊肉的大快朵頤,安妙依吃的相對來說就清澹不少了,只是吃了一些白菜香菜,還吃了一些粉條,在葉明盛吃的滿頭大汗的時候,安妙依拿起一塊手帕仔細擦拭起了葉明盛額頭的汗

  珠。

  感受著安妙依的舉動,葉明盛心中也是有些許觸動,但並沒有說些什麼,而給葉明盛擦完汗後,安妙依輕聲說道:

  「相公,妾身最近精力都放在景仁身上,葉成也主要是忙侍從司那一塊,所以府中的一些事物都有些耽擱了,一些事情並沒有得到及時處理,所以我想要找人幫我分擔分擔!」

  聽到這個,葉明盛平靜說道:

  「府中的事物,妙依你安排就好!」

  安妙依聞言望著葉明盛講道:

  「智秀妹妹她將長山醫館管理的井井有條的,足以證明智秀妹妹的能力,所以我想要她來幫幫我······························」

  此話一出葉明盛不由一些意外,他本以為安妙依是想要提拔一下她那個心腹丫鬟,沒有想到安妙依竟然說的是裴智秀!

  她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似乎是看出了葉明盛的疑惑,安妙依輕聲說道:

  「相公智秀妹妹她秀外慧中,雖說管著醫館的一攤子事情,但一個長山醫館也有些太浪費她的才華了,所以我就想著智秀妹妹,每天去完醫館後,也能夠來幫幫我!」….

  葉明盛聞言思考了一下,望著安妙依問道:

  「妙依,你心中真是這樣的想法?」

  安妙依迎著葉明盛的目光很是誠懇的點了點頭說道:

  「當然!」

  得到了安妙依的回答,葉明盛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又是輕聲吩咐道:

  「清舞她生產的日子就在最近了,妙依你幫忙照顧一下,你這方面有經驗!」

  安妙依聞言輕聲講道:

  「只要清舞妹妹有需要,我一定會幫忙的!」

  吃完了火鍋,葉明盛又陪著小景仁玩了一會,然後在姍姍離去,而安妙依則是站在門口,一直目送著葉明盛的離開,直到葉明盛的身影消失不見她才回到屋中························

  『夫人,你怎麼突然要把權力分給裴智秀?,琪琪格來到安妙依身邊有些不解的問道:

  聽著琪琪格的話,安妙依嘆了一聲有些哀怨的說道:

  「我自己提出來,總比他提出來要好!」

  「讓裴智秀來管這件事情,總比慕容清舞來要好的多!他今天雖然來了,但是他心中還是有怒氣的,不過這個混蛋到底還是念舊情的!」

  想到這裡安妙依眼神中,也是浮現出了一絲複雜的情感,作為女人她當然也會想,如果自己和葉明盛都是普通人,是這人世間的一對普通夫婦,那麼一切會怎麼樣呢?

  自己會不會和葉明盛過上男耕女織的生活?

  對於這個問題,安妙依不知道答桉,也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她對葉明盛是有感情的,葉明盛對她也是有感情的,但兩個人都知道他們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建立在政治和利益的基礎上。

  有的時候你或許不想要那麼做,但是卻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

  夜晚,總督府書房

  葉明盛正在看來自雲並的戰報,他原本認為此次的雲並反攻會是輕鬆的,但是沒有想到那位曾經的上司王牧之,給奉武軍帶來的這麼多的麻煩,不過幸好雖然麻煩了一些,但結局還算是好的···························

  截止到目前,大谷縣和平雲縣全部被奉武軍奪回,這也就意味著上半年上官宏遠親率二十萬大軍,在雲並發動的進攻的所有戰果,已經全部化作烏有,上官宏遠最後的遮羞布,也被奉武軍給拉了下來,這對於打擊上官宏遠威信意義是非常重

  大的。

  除了政治意義外,此次反攻作戰奉武軍共斬殺敵軍一萬五千多人,俘獲敵軍三萬多人,給予了雲並之敵重大殺傷,此戰過後晉陽對於奉武軍來說,就再也沒有任何的屏障了,晉陽不得不直面奉武軍的刀鋒!

  當然在王牧之的糾纏下,執行此次雲並反攻的第二軍和第三師傷亡也不小,據不完全統計兩隻部隊的傷亡也已經接近了兩萬,短期內也是無力向敵軍發動大規模的進攻,需要留在駐地進行休整和補充。

  至此雲並的局面也是陷入到了僵局,洛安朝廷和奉武軍都需要休養生息,在進行下一步的攻略!

  對於這個情況葉明盛基本上還是滿意的,畢竟時間在奉武軍這一邊,所以他就批示了這份戰報,然而就在葉明盛接著辦公的時候,葉成卻是悄悄走了進來道:

  「大人,裴夫人有事找您··························」.

  張通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