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想通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好看?

  漆廣志看著陳陽,若有所思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把外觀做得更漂亮一些,」

  隨即又不解地皺起眉頭問道,「難道這樣就行了?」

  陳陽指了指他,笑著說道,「剛才我怎麼說來著,要對目標群體做深入分析,你得把目標群體的消費習慣和需求摸清楚,在這個基礎上,再去設計產品,唯有如此,才能設計出符合市場需求,甚至是經久不衰的暢銷款出來!」

  面對陳陽的說教,漆廣志沒有任何不耐,反而巴不得他能說多一點,

  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陳老闆固然可以直接丟幾個設計圖紙給他,可之後呢?

  再暢銷的產品,也有審美疲勞的一天,等這批貨賣不動了,後面怎麼辦?

  唯有給他們一個產品的設計思路,他們就可以沿著這個思路照貓畫虎,設計出不一樣的車型出來,

  今天是都市白領女性,明天就可以是商務男士,後天又可以是老年群體,

  這樣一來,公司的產品才能源源不斷地被設計出來,支撐企業發展壯大。

  陳陽抿了口酒,嚼著美美的甲魚肉,一口肉下肚,吐出幾塊骨頭,這才慢條斯理地說道,「女性是個很矛盾的群體,對於現在大部分的女性來說,買東西都喜歡貨比三家,有時候逛街比價的樂趣,甚至比買東西更重要,

  可你只要能抓住她們的心,讓她們對產品產生興趣,她們卻又可以完全將價格拋到腦後,只想把想要的東西搬回家,

  然後呢,我們瞄準的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個大類,這個大類裡面的女性,具有更高的智商和見識,也就是說,她們可能會更不容易動心,

  但同時,一旦你的產品能打動她們,她們也會是你最忠實的用戶。

  所以,在設計產品,誘使她們買單的時候,就需要花費更多的心思,

  比如,如何把一件東西做得既好看又不貴,同時呢,還能滿足她們的基本需求,也就是實用性不能太差,讓她們覺得物有所值,面子裡子都有,

  這方面,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陳陽舉起杯子對著漆廣志晃了晃,笑道,「漆總,之前你們的想法,好像是模仿奇瑞的扣扣和吉利的熊貓,主打微型經濟汽車,是吧?」

  漆廣志點點頭,笑著說道,「對,當時我們選這個方向,也是看中這類汽車的售價可以打到很低,而且又有扣扣和熊貓的例子在前,大概率不會失敗。」

  「那麼,問題就來了,」

  陳陽兩手一攤,看著他笑道,「早在這兩款汽車之前,鈴木奧拓就已經投入市場,這款車在日本賣得很是不錯,但引入國內之後,銷量卻有些差強人意,

  對比扣扣和熊貓,它差在哪裡?

  如果按照你們的設想,製造出來的汽車,跟他們之間又有哪些差異和共同點?

  這些東西,你們想過沒有?」

  「這個,」

  漆廣志遲疑了一下,隨即苦笑著搖搖頭,「這些還真沒想過。」

  見他如此坦率,陳陽笑了笑,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不是漆廣志他們無能,而是在現實中,這樣的例子簡直是數不勝數,

  當市面上出現一款爆品,立刻就有無數的競品廠家推出同類甚至一模一樣的同款產品,但是極少有人會去思考,為什麼這款產品會爆?

  為什麼??

  呸,我想那麼多幹什麼,有這個功夫,先抄一波賺筆快錢不香嗎?!

  這就是絕大部分公司的心理狀態,這已經不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事,而是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沒有必要去「知其所以然」,這才是普通公司和大企業的區別所在,

  也是人家大企業為什麼能夠把企業做大的原因。

  很顯然,漆廣志他們這些出身於縣級國企,還沒來得及參與早年的市場競爭,便沉入商海的老一輩企業人,恰恰就欠缺這種尋根問底的態度。

  如果不糾正他們這種態度,西江汽車公司,弄不好真要重新回到創未來手中,這可與彩虹集團的企業社會化大方向嚴重不符。

  頓了兩秒,漆廣志突然說道,「陳董,你的意思是,奇瑞和吉利在打造那兩款汽車的時候,他們就是以都市女性群體為目標的?」

  陳陽正夾著菜,聽到這話,頓時哭笑不得地看著他,沒好氣地說道,「我說漆總啊,你們要抄人家產品的時候,就完全沒看那些市場分析文章?

  這不顯而易見的事嗎,你看看開這兩款車的都是些什麼人?不說絕大部分,至少也是大部分是女性吧?

  他們就是抓住了女性群體的特點,美觀、經濟、實惠,這才一炮打響,

  你再看奧拓,從始至終,奧拓都沒有專門針對女性群體去設計外觀,從七十年代奧拓誕生之日起,他們的產品特點就是經濟省油,宣傳廣告也是以這個為核心,甚至鈴木還藉助新世紀後颳起的環保東風,打起了『環境友好』概念牌,

  可對於女性來說,『環境友好』有『好看』重要嗎?

  所以在女性群體中,奧拓的銷量遠遠不如另外兩款,

  儘管奧拓本身是鈴木的經典車型,在全球市場上都有不錯的表現,但那是憑藉廉價和省油得來的,因為他們瞄準的是大眾群體,而不是單獨的女性這個群體。」

  說到這裡,他輕輕拍了拍桌子,「這就是市場分析的重要性,

  現在西江汽車公司剛剛成立,走的又是新能源發展路線,你搞大眾產品設計,誰買你的?你又能競爭過誰?

  唯有做精細化的市場分析,單獨瞄準一個群體,然後打動她們,這樣才能一炮而紅,讓西江汽車公司,在市場上站穩腳跟,

  而不是推出一款埋沒一款,到最後錢燒完了,泯然眾人矣!」

  泯然眾人矣還是好聽的,不好聽一點,就是公司直接破產倒閉,徹底玩完。

  聽完陳陽的話,漆廣志腦子裡一下子似乎塞進去很多東西,這一刻他想了很多,連杯里的酒,鍋里的肉都不香了。

  陳陽也不在意,反正今天就是過來跟他們聊的,也沒別的事,讓他慢慢想唄。

  這時半天沒說話的周縣,拿起公筷在牛肉鍋里抄了兩下,又用筷子戳了戳,這才夾起一塊牛排骨放到陳陽碗裡,笑著說道,

  「這時候燉得剛剛好,你嘗嘗。」

  陳陽趕緊笑道,「沒事沒事,我自己來。」

  說著夾起來咬了一口,當即豎起大拇指,「嗯,燉爛了,剛剛好,好吃。」

  隨後又往左右看了看,「這季節洋芋出來沒有?」

  洋芋也是土豆的一種,個頭不大,但特別香,尤其是配土雞燉最好吃,正常情況下,如果誰家燉了一鍋土雞燉洋芋,那絕對是洋芋最受歡迎,毫不誇張的說,可能洋芋被撈完了,土雞都沒人動一塊。

  聽到陳陽的話,周縣指了指他,咂著嘴說道,「我從小就聽說西江人嘴刁,今天算是見到最刁的了。」

  隨即便站起來往裡走,不一會兒出來,拿著個小筲箕遞到陳陽面前,笑道,「看看,是不是這個?」

  陳陽一看頓時大喜,「對對對,就是這個,就要玻璃球大小的,再大味道就差點了,沒想到你這裡還有這個好東西。」

  他倒也不客氣,直接一筲箕洋芋全部倒進甲魚鍋子裡面,

  甲魚腥味重,而且剛才已經吃了不少,這時候加進去剛好。

  周縣回到位置上坐下,呵呵笑道,「我哪有這東西,要不是今年縣裡全面推廣生態農業,估計農村都沒幾個種這玩意兒了,長不大,賣不起價錢來,

  這還是崔大廚自己家裡種的,送鍋子來的時候,一起送過來的,連他自己都還捨不得吃啦。」

  「這我知道,」

  陳陽呵呵笑道,「跟我外婆一樣,以前家裡也種這個,正常來說,一般要到二三月份,也就是春節過後,長到桌球大小的時候,才會挖出來,

  不過我就愛吃這種玻璃球大小的,每次她都會特意給我留一壟地,提前挖出來吃。」

  「所以我才說你嘴刁啊,」

  周縣笑道,「剛才崔大廚也說了,洋芋再過一個多月才是上市的季節,那時候的才最香最粉,可要說最好吃,就是這種娃娃大的小洋芋頭,

  用清水泡兩個小時,用手一搓,外面的那層皮就掉了,然後也不用切,直接整個倒進去燉,吸收葷菜的湯汁,配上本身那股生澀的清香,這就叫春天未到,先嘗『春』味。」

  陳陽一聽,頓時哈哈大笑,「周縣再在這裡呆上幾年,就要跟咱們西江人一樣,把嘴巴養刁咯。」

  「嗐,」

  周縣笑著擺擺手,「還什麼再呆幾年,」

  說著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咧嘴笑道,「早就養刁咯!」

  兩人舉起酒杯碰了一個,又是一陣大笑,

  頓了一下,周縣嘆了口氣,略帶惆悵地說道,「以前倒是沒覺得,經過這一年的生態農業建設,我才發現,西江,不,應該說是這一帶,真有不少好東西,

  可惜啊,交通不便,嚴重阻礙了西江縣,以及周邊縣市的發展,

  你別看我們這裡搞得風生水起,那幾位院士大神給面子,還搞出一個『西江模式』的名頭來,可要是不解決卡脖子的手,西江縣的未來,發展再好也有限啊!」

  他說著指了指外面,正色說道,「就咱們這裡的生態農業,種出來的養出來的,除了一部分供應給經濟開發區的食品公司做深加工,其他的基本上都只能賣給來這裡旅遊的人,

  短期內倒是無所謂,反正再差也肯定比以前強,

  但以後呢?」

  頓了一下,周縣正色說道,「不是我貪心不足,吃著碗裡瞧著鍋里,關鍵是咱們謀發展,就要謀未來,而不是只看眼前,

  以後會怎麼樣?當所謂的『西江模式』遍地開花之後,別人家的地方也搞生態農業了,還有沒有人來咱們這裡旅遊?

  沒了人來旅遊,咱們這麼好的生態農產品,就只能便宜賣給食品公司做深加工,

  好,這也不算浪費,可食品公司的貨物總要出去吧?

  就憑那一條坑坑窪窪的國道,還有那慢騰騰的水路運輸,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等他說完,陳陽抿著嘴點了點頭,「前天我們珊總都還跟我提過,西江做了個交通發展規劃,要水、陸、空、鐵四線並行,打破西江發展的瓶頸,為以後的發展創造條件,」

  說到這裡,他轉過頭看了看周縣,笑道,「氣魄倒是挺大的,四線並行,您把握有多少?」

  「嗐,什麼把握啊,」

  周縣苦笑著搖頭說道,「別看我嗓門響,調子起得高,那都是糊弄人的,咱自己人就說句實話,」

  他說著掰起了手指,「先說水路,縣裡的水運公司底子倒是還在,重新把架子搭起來就行,可是船呢?

  當年水運公司破產解散的時候,可是把所有家當,全部都賣給了公司職工的,

  其實我也能理解,那些職工開了一輩子的船,除了開船,他們實在不知道能幹什麼,總不能荒廢一身本事,跑出去跟農民工搶著去搬磚吧?

  而且當年縣裡的幾家公司破產,也就水運公司的職工落了點好處,可以用買斷工齡的白條,重新把船買回去,

  現在擺在咱們面前的就兩條路,要麼重新買船,要麼把他們的船買回來,但這裡面也是矛盾重重,

  買老船,太破舊,買新船,又是不管他們,甚至是在搶他們的生意,

  單單一個水運公司重組,就有數不清的問題,

  你看看,這還是最簡單的水運,其他的呢?」

  他又掰了一根手指,繼續說道,「陸路,西江縣的公路情況你應該很清楚,能進出貨車的就只有一條國道和三條省道,這些路早已破敗不堪,

  尤其是今年縣裡搞大發展,那是一邊修一邊補一邊用,你們戴總都沒少跟我抱怨,什麼運輸工程材料都不方便,耽誤工期什麼的,更不用說開發區那邊的公司往外運貨了,

  要打破這種局面,最好的辦法就是建高速,可建一條高速公路,哪裡是我一個小小的縣級幹部能跑得下來的啊!」

  他嘆了口氣,正準備把想了兩天的苦水都倒出來,

  這時便突然聽見啪的一聲,

  轉頭看去,只見漆廣志拍著桌子,滿面紅光地抬起頭來,對著陳陽正色說道,「我想通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