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二章 找上門送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轟!」一聲劇烈的聲響,讓還在和溫可姝說話的秦絮兮一愣,神念立即就掃了出去,隨即臉色一變。

  「絮兮姐?」溫可姝雖然跨入了神君境,不過大荒神道城的護陣和她沒有半點關係,她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絮兮冷笑道,「我還在這裡,就敢來轟大荒神道城的護陣,自作孽……找死……」

  一句話沒有說完,秦絮兮就沖了出去。

  溫可姝趕緊跟著沖了出去,等溫可姝衝到大荒神道城之外的時候,秦絮兮已經取出了一枚丹藥送入了君巫的口中。

  君巫臉如金紙,氣息萎靡,很顯然是身受重傷。

  溫可姝自然知道君巫可是大荒神道城的四名神王之一,誰能傷害君巫?

  等溫可姝抬頭看見站在她對面的人時候,臉色刷的一下就變得蒼白起來,語氣充滿了恐懼,「是你……」

  看見眼前這個人,她甚至連身體都有些顫抖。

  「果然長的漂亮一些就是好啊,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了?我當初就和念煙說過,你這種水性女人就不可靠。呵呵,還真的是這樣。將藍小布叫出來吧,我會教會他,不要隨便動別人的東西。還有,我倒是要看看這個藍小布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讓你移情別戀。」說話的是一名女子,女子長的很漂亮,但那一雙眼睛卻給人一種寒意。

  此刻再次有兩人沖了過來,分別是念和宰晉塵。戚開傷一直在為大荒神道城開疆擴土,所以並不在這裡。就是君巫,也是剛剛回來,只是一回來就被人重傷。

  「宰晉塵,賤骨頭我見了也不少。和你這樣,自己的晏帝不做,還將不衍神庭給別人,呵呵,我決塏森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次說話的是一名英俊無比的男子,他的語氣帶著不屑和輕佻。

  在他身邊除了那名眼神冰寒的俏麗女子之外,還有一個宰晉塵的熟人,閔西蕭。

  宰晉塵緩緩說道,「決塏森,沒想到你也活下來了。不過我給你一個建議,從今以後,不要再想著自己是溫帝了,至於你的那鴻永神庭,也不要去想了吧。因為從今往後,整個神界將只有一個道庭,不再有神庭存在。」

  說完這句話,宰晉塵的目光落在閔西蕭身上,「你還真有毅力,居然還找到一個同伴過來,何必呢。」

  宰晉塵比誰都清楚,哪怕閔西蕭將所有的人都找來,那也是毫無用處。因為他們身邊有一個聖人,秦絮兮。

  這年輕英俊的男子正是鴻永神庭的道君,溫帝決塏森。

  「哈哈,等飛嬈的事情解決了,看我一會怎麼收拾你……」決塏森哈哈大笑,同時狂暴的氣勢就碾壓了過來。

  宰晉塵臉色一變,「神王圓滿,你……」

  當初決塏森的修為比他還要低一些,怎麼這才一百多年就已經是神王圓滿了?再天才,再濃郁的神靈氣,也不可能修煉的這麼快吧。

  宰晉塵的目光落在閔西蕭的身上,儘管閔西蕭若無其事,可他依然看見了閔西蕭內心深處的不甘。很顯然,閔西蕭一樣是眼紅溫帝決塏森的修為提升如此之快。

  秦絮兮拍了拍還在顫抖著的溫可姝,柔和說道,「可姝,你認識這個囂張的女人?」

  溫可姝感受到了秦絮兮的安慰和強大的力量,總算是緩和下來,她點點頭,「是的,她叫戴飛嬈,當初就是她,她……」

  秦絮兮已明白了溫可姝的話,她冷冷的盯著戴飛嬈,「好陰毒的一個女人,莫非你以為修煉到了合神後期,就能在我面前囂張了?」

  聽到秦絮兮這話,無論是閔西蕭和決塏森還是戴飛嬈都是一愣,下意識的看向了秦絮兮,秦絮兮是誰?能看出她的修為?

  秦絮兮的大道早已恢復,修為也復原到七七八八了。作為一個聖人,反而恢復了最尋常普通的樣子。站在那裡不說話,甚至都無法讓人注意到。

  之前秦絮兮沒有說話,決塏森和閔西蕭還沒有覺察,現在聽到秦絮兮說話,決塏森和閔西蕭同時感覺到了不對,隨即兩人都認出來了眼前這個人不就是磨兮聖人嗎?

  在認出磨兮聖人的那一刻,無論是閔西蕭還是決塏森,都是臉色刷的一下白了。

  戴飛嬈因為沒有去過碑林的隱宮湖,一時間沒有想到磨兮聖人,自然也是沒有認出秦絮兮來,她冷笑一聲道,「念,你可真爭氣啊,你師父居然教了你這樣一個不屑弟子。」

  秦絮兮淡淡說道,「這麼說你和念的師父關係很好的樣子了?既然如此,為何要和眼前這個叫決塏森的小白臉攪合在一起啊,還雙修來著,呵呵。」

  聽到這話,戴飛嬈臉色瞬間就變了,隨即尖聲叫道,「你找死……」

  說完她直接撲向了秦絮兮。

  秦絮兮連動都沒有動,直接就是一巴掌拍了出去。

  啪!戴飛嬈就感覺到一道手印轟向了自己的左臉,無論她如何變幻身形,可她好像不屬於這一方空間一般,根本就無法避免這一巴掌拍在她的臉上。只是一巴掌,就將她半邊臉打掉了,滿嘴的牙齒亂飛出去。

  磨兮聖人?這一刻戴飛嬈終於認出了眼前這個女人,她剩餘的半邊臉也是刷的一下蒼白起來。

  那一巴掌手印將戴飛嬈拍飛,戴飛嬈不等力道消散,直接噴出一道血箭,然後整個人化為一點微光消散不見。

  秦絮兮一愣,她還真沒想到戴飛嬈還有這種能力。居然借著她這一巴掌,在她眼皮底下遁走了。

  不過秦絮兮根本就懶得去管遁走的戴飛嬈,而是看向了決塏森和閔西蕭,「大荒神道城城主藍小布就是要統一整個神界,莫非你們兩人有不同意見?」

  「前輩,沒有,我們沒有。」決塏森趕緊一躬到底。

  在聖人面前有意見,那不是找死嗎?他心裡實在是想不通,磨兮聖人為什麼要為藍小布出頭。

  閔西蕭這一刻內心只有無盡的後悔,如果他知道磨兮聖人在這個地方,還為藍小布出頭,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會來大荒神道城。

  沒有神庭就沒有神庭,可沒有命那才是完蛋了。

  「你叫閔西蕭吧?我記得當初我主動讓你走的,現在你還敢找回來,我的確是不應該讓你走。」秦絮兮淡淡說道。

  當初她讓閔西蕭走,是真的無能為力。可閔西蕭不知道啊,他只能唯唯諾諾的道歉。

  秦絮兮嘆了口氣,抬手拍出兩巴掌。

  閔西蕭和決塏森兩人眼裡露出一種絕望,他們知道自己完了,丹田和識海都被毀了,修為全部沒了。

  不要說再找回神庭做道君,就算是活下去也成了奢望。不,或者他們連輪迴也成了奢望。

  秦絮兮看了一眼有些魂不守舍的念,然後對宰晉塵說道,「這兩人被我廢了,你帶回去發落吧,不要讓他們再回來禍害大荒神道城。」

  「是,前輩放心。」宰晉塵趕緊躬身施禮。已經恢復過來的君巫,趕緊也是躬身施禮,感謝秦絮兮的救命之恩。

  秦絮兮點點頭,她之所以廢了閔西蕭和決塏森,就是擔心自己帶著溫可姝走了後,這兩個人再回來。至於戴飛嬈,秦絮兮知道這個女人也有一張破界符籙。既然她逃出了這一界,想要再回來,那就難了。

  「可姝,我們走吧。」做完這些,秦絮兮這才對身邊的溫可姝說道。

  「嗯,謝謝絮兮姐。」溫可姝已恢復了過來,戴飛嬈這個女人就是她的惡夢。

  秦絮兮微微一笑,「不用謝我,你的仇將來自己報。以你的資質,將來成就只會在在我之上,不會在我之下。碾壓那個女人,根本就不用費什麼力氣。」

  溫可姝沒有說話,她性情不喜多事,報仇的事情還真沒有想過。

  秦絮兮也沒有繼續勸說,每個人都有自己活著的方式。她祭出一艘飛行神器,「上來吧,可姝。」

  ……

  飛船離開大荒神道城後,溫可姝徹底的平靜下來。她似乎想到即將要見到藍小布,情緒突然有些波動。為什麼她從未喜歡過莫念煙大哥,那個戴飛嬈一定要說她喜歡莫大哥?

  感受到身邊溫可姝略顯激動的情緒,秦絮兮忍不住說道,「可姝,馬上就要進入碑林了。我實話和你說吧,小布進入了碑林邊緣的深塹之中,那深塹很有可能是大毀滅術撕裂造成的,就算是我進入,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溫可姝聽到這裡,手下意識的握緊,眼裡流露出擔憂。秦絮兮說的這個地方她知道,不但知道,還不是一次聽說了。穆童珠不止一次的和她說,那個地方有多可怕。神念滲透進去,就給人一種心慌之感,那種壓抑感讓穆童珠這個即將跨入神君境的修士都無法呼吸。

  藍小布進入這種地方,能好的了才是怪事。

  看見溫可姝的樣子,秦絮兮嘆了口氣沒有說話。她對溫可姝比其餘幾人更好一些,主要就是因為她和溫可姝的遭遇有些類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