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工具人達尼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由於沒有在加斯東先生家裡架設「傳送祭台」,所以艾布納是先「傳送」回了拜亞姆的芳香莊園,然後依靠「飛行斗篷」,沿著航線一路飛到的達米爾港。

  這期間,因為躲避風暴,偏離航線,擺脫野生非凡生物等諸多因素,導致艾布納抵達加斯東先生所在的學校時,已經是周六的下午。

  加斯東先生還是一如既往地保持著古板的紳士派頭,但這樣的外在已經迷惑不了對他頗為熟悉的艾布納。

  畢竟一個能做出「變身魔棒」的工匠,又會是啥正經人呢?

  艾布納停下了發散的思維,因為這好像將自己也罵了進去……

  接下來,他在稍微和對方寒暄了幾句後,便直奔正題:「我的那根『變身魔棒』賣出去了?」

  加斯東先生點頭道:「我已經和利托里奧談好了價格,除了那些關於『深海中將』的隱秘情報外,他還答應另付5000金鎊。」

  利托里奧是「黑皇帝號」上的三副,同時也是加斯東先生打造的「變身魔棒-風」的持有者,變身後還有個「風之魔女」的外號,賞金11000鎊。

  他曾無意中發現了「深海中將」哈爾·康斯坦丁的秘密,破壞了對方計劃,最後甚至逃脫了那位海盜將軍的追殺。

  而艾布納判斷「深海中將」的秘密很可能與那個有著「預言家」特性的海怪有關,所以之前才委託加斯東先生和利托里奧進行交易。

  「按照事先的約定,爭取來的差價,我們要二八分帳,你二我八,所以這是你的1000鎊。」加斯東先生邊說,邊取出一袋金幣和小半袋寶石,並遞給了艾布納。

  海盜的付款方式總是多樣化的,不可能完全給現金……心裡這麼想著,艾布納接過兩個袋子,稍微估算了一下,發現金幣和寶石的總價值應該超過了1000金鎊,加斯東先生還算厚道。

  「『深海中將』的情報呢?」艾布納收好袋子後又詢問道。

  「稍等……」加斯東先生說著站起身,走到客廳另一邊的書櫃前,從最頂端的架子上取下一個金屬盒,然後才小心翼翼地將其端到艾布納身前的桌子上,開口道:

  「我和利托里奧的交易是在『五海之王』的見證下完成的,那位閣下用他的力量對這個放有情報的盒子制訂了『規則』,一旦它被打開,你只有三分鐘的時間閱讀裡面的內容,之後它就會自毀。」

  這是防止中間人偷看情報?「五海之王」還挺講規矩的,雖然我並不在意……

  艾布納心裡這麼想著的同時,開啟「純白之眼」觀察了一下這個盒子,發現裡面的羊皮紙其實早就「毀」了,只不過「五海之王」納斯特用巧妙的布置「放大」了其毀滅需要的時間而已。

  而一旦打開盒子,那個布置就會被部分破壞,必然會極大地影響「放大」的效果……

  大致弄明白了原理後,艾布納覺得這能力如果能開發成秘術,用在機械的重要替換零件上,那光靠賣耗材都能賺一大筆……

  心裡吐槽了幾句,艾布納剛要打開盒子,大門外卻響起了門鈴聲。

  加斯東先生有些詫異,畢竟他這裡訪客不多,就算要拜訪也會提前預約,很少有直接上門的。

  他向艾布納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後徑直走到門口……

  不過很快,他便返回了客廳,身後還跟著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

  這男子外表年紀三十上下,眉毛呈焦黃色,眼睛深藍卻明亮,輪廓不算太深刻,仿佛因蒂斯南部和倫堡、塞加爾一帶的人種,正是艾布納在扮演「博學者」時見過的達尼茲。

  他怎麼會在這裡……不對,按照原著來看,他這個時間確實在達米爾度假……應該說他為什麼會來找加斯東先生?

  艾布納心中疑惑,將手裡的金屬盒子又放回了桌面,眼睛看向了加斯東先生。

  「找你的。」加斯東先生指了指身旁的達尼茲,如是說道。

  找我?是艾德雯娜有什麼事嗎?她的那個《格羅塞爾遊記》探險計劃出了問題?為什麼不直接聯繫我?

  艾布納心裡生出種種疑問,表面卻不動聲色地問道:「你船長讓你來找我的?」

  另一邊,達尼茲沒見過艾布納本來的面貌,不知道他就是「奇異博士」,此時仔細地打量了他一番後,暗罵一句:又是個小白臉!

  之後,他才想起船長的話,用自認為禮貌的態度問道:「您就是布雷恩偵探?」

  「是我。」艾布納點了點頭,又重複了之前的問題,「艾德雯娜預見到我會出現在加斯東先生的家,所以讓你來這裡找我?」

  直接親熱地稱呼船長的名字……還知道船長能夠「預言」……這個小白臉到底和船長有什麼關係?嗯……難道他是船長的弟弟?所以船長才讓我對他說話客氣點?

  達尼茲心裡酸溜溜地安慰了自己幾句後,才回答了艾布納的問題:

  「您猜的沒錯,船長預見到了您會出現在這裡,所以在我休假前交代了我這個任務。

  「她讓我轉告您,已經從士兵的後裔那裡得到線索,她會在托斯克等著你和她匯合。」

  士兵……艾德雯娜找到了龍澤爾的後裔?那個「萬城輝煌號」的船長嗎?

  羅塞爾或者「災禍印章」給《格羅塞爾遊記》添加的「後門」果然是通過龍澤爾完成的……

  不過這個「後門」需要去托斯克才能激發?

  呵,托斯克這個因蒂斯通往魯恩的口岸城市最近在我這裡的「出場率」很高啊……

  薩里家族的蒸汽教會大主教死於托斯克;范妮祖父的特性也被一個「小偷」帶往了那裡……

  現在羅塞爾或者「災禍印章」的布置也出現在那裡……

  這不太可能是簡單地巧合吧?難道是某種聚合效應?

  另外,薩里家族肯定有什麼特殊之處,否則也不會被牽扯進這樣的命運漩渦中來……

  哪怕這背後很可能有某位存在在「安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