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你怎麼知道的?小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完了小雪簡單的描述後,晴川靜司也大概知道了所謂的「川崎沙希弟弟的委託」是什麼了。

  總結來說,就是弟弟發現最近姐姐每天晚上都很晚才回家,所以擔心姐姐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或者是困難而已。

  『我記得,這件事應該是想要上大學的川崎出於不想加重家裡負擔的緣故,隱瞞自己年齡去唔....高級酒吧當調酒師而已。』

  毫不費力,晴川靜司就已經想起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了。

  並不是什麼很難的委託,想要解決也很簡單。

  直接找天把川崎沙希和她的弟弟約出來,雙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就可以。

  只不過,方法是簡單。

  偏偏川崎沙希可不是那種會很坦然的和自己的弟弟坐下來、雙方好好談一談的類型的女生。

  「那你準備怎麼解決這個委託?」

  晴川靜司看向身旁撫摸著橘雪愛的小雪,小聲問道。

  「說實話,我可不認為川崎會這麼簡單就能乖乖的坐下來和你、或者說由比濱談一談的喔。」

  「嗯,這我知道。」

  雪之下雪乃點點頭。

  「我打算直接上門。」

  「上門?」

  晴川靜司有些納悶的重複了一遍。

  「去哪?直接到我們班,和川崎當面聊嗎?」

  「我可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喔。」

  雪之下雪乃搖了搖頭,示意了自己不是這個意思後,她接著說道。

  「直接去她打工的地方看一看。」

  「嗯?你知道川崎在哪打工?」

  晴川靜司一下子有些傻了。

  不是,你怎麼知道川崎沙希在哪打工?沒道理啊,按照原本動畫裡的劇情軌跡來說,他的小雪應該是費了一番力氣、試了一大堆像是「動物輔助療法」、「長輩訓斥」、「葉山隼人美男計」等等之類的無用方法。

  最後,在那位川崎沙希的弟弟的通知下,小雪和她的侍奉部才最後找到在酒吧里打工的川崎沙希。

  而換作現在這個時間點,小雪明明今天才接了這個委託,怎麼可能會知道川崎沙希的打工地點?

  並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

  「小雪,你怎麼確定川崎是去打工、而不是去幹什麼的?」

  滿臉寫滿了納悶和疑惑的晴川靜司反問道。

  「我記得,你說川崎的弟弟的委託是想我們調查一下川崎晚歸的原因,然後在幫他和姐姐好好談一談的。」

  晴川靜司一下子把雪之下雪乃給問懵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雪之下雪乃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對,沒錯。

  她是知道川崎沙希晚歸的原因,也不止一次處理過川崎沙希弟弟的這個委託,當然都不是在現在這個時空當中。

  可知道歸知道,雪之下雪乃卻不能把這點表現出來。

  因為,如果讓現在的靜司察覺到,她並不是原來的小雪、而是帶著輪迴幾世的記憶的小雪的話。

  那一切就要糟糕了。

  她可沒忘記,那一位「祂」不止一次給過自己的警告,以及最後一次自己一意孤行要和靜司回到起點的時候,祂那發自真心的怨恨和詛咒。

  「當烙印再度浮現之日,一切將會回到應有的軌跡之上。」

  所以,現在雪之下雪乃當務之急的是要想辦法糾正自己此時犯下的錯誤。

  她絕不能因為這而挑起晴川靜司已經忘卻的回憶。

  「分析。」

  雪之下雪乃冷靜的說道。

  「只要簡單分析一下就可以知道了。」

  「分析?怎麼分析?」

  晴川靜司有些弄不明白了。

  「很簡單,我剛剛問過結衣,平常川崎沙希的表現如何。」

  ........

  就在雪之下雪乃努力的想要糾正自己的錯誤的時候。

  已經陷入到香甜睡眠當中的橘雪愛忽然睜開了眼睛,轉動腦袋、悄悄看了眼依偎在一起說著話的靜司和雪乃後。

  她悄無聲息地從沙發跳到了地上,接著一路小跑地從客廳來到了陽台。

  後肢微微用力,橘雪愛動作敏捷的跳上了陽台的扶手、樣子很是遊刃有餘的蹲坐在不寬的水泥扶手上。

  自然垂下的尾巴一左一右的搖晃著,她低著頭、那雙淡金色的貓瞳靜靜注視著深夜無人的街道。

  下一秒,橘雪愛的那一雙貓瞳鋪捉到了街道上的一點突如其來的變化。

  在他們公寓樓下,只有幾盞路燈驅使些許黑暗的街道上。

  一隻黑貓突然出現在一盞路燈的光明之下。

  蹲坐在地上的祂,緩緩昂起腦袋,黝黑的貓瞳里閃爍著一絲宛如繁星般的光彩。

  剎那間,兩雙貓瞳如預料一般對上了視線。

  在視線重合的一瞬間,橘雪愛一下子「炸毛」了。

  她那微微曲起的身軀、以及爪尖微露的貓掌,無一不是在像樓下的那隻詭異的黑貓表達她的不歡迎與戒備。

  「給我滾出這裡。」

  隔著幾米遠的距離,黑貓似乎是收到了橘雪愛的警告和戒備。

  然而,祂並沒有任何的緊張,只是露出一道十分人性化的「不屑」和「鄙夷」,就好像是再說。

  「沒用的,你以為趕走我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嗎?」

  發出一陣陣兇狠的低吼的橘雪愛注意到黑貓的動作,她頓時愣了愣。

  隨後,宛如像是排練過無數次一樣,瞬間回頭看向正在客廳里聆聽著小雪說著什麼的晴川靜司。

  下一秒,她重新回頭看向那隻黑貓所在的方向上。

  只不過,等到橘雪愛將自己的目光重新放回到那隻黑貓上的時候,她卻發現。

  在那盞路燈下,早已是空無一物了。

  這時,絲毫不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家雪愛和一隻黑貓發生過短暫的對峙的晴川靜司,在聽完她的小雪的分析之後,恍然大悟的說了一句。

  「原來如此,真的好厲害啊,小雪。」

  晴川靜司嘴上這麼說的同時,他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不僅如此,他也在心裡再次肯定了「把「二次元」的記憶套用到「三次元」是一件很荒唐的事」這個想法。

  聽著雪乃先從川崎沙希平日裡的表現,否定了對方「晚歸是在做不見得光的事情」的可能性。

  接著,再從對方的入學以來的成績、學習表現等等蛛絲馬跡中,發現川崎沙希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想上大學。

  再結合,大部分志願升學的高二學生都會參加校外補習班的「夏季補習」,分析出川崎沙希晚歸的原因是想要打工賺學費。

  而根據川崎沙希的弟弟給出的「川崎家經濟條件不太好」,最後得出川崎沙希應該是隱瞞年齡、違規參加未成年人禁止的深夜兼職。

  好傢夥,這一通分析下來。

  晴川靜司是徹底承認了自己不如雪之下雪乃了。

  比不過,真的比不過。

  給他一百個腦子,他都完全做不到像雪乃這樣僅憑這麼一點線索就把真相找出來的壯舉。

  然而,晴川靜司不知道的是。

  當他表現出相信這一套說辭的樣子的時候。

  視線偏過一邊的雪之下雪乃,她在晴川靜司看不見的地方,小小的鬆了一口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