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雪之下是不是忘記給你吃藥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早上第一節課課間時間,台上的老師剛走,由比濱結衣就神神秘秘的跑到晴川靜司的座位旁。

  頂著戶部翔好奇、不解的目光,由比濱結衣伸手拉了拉晴川靜司的校服,並在對方詢問的眼神中,朝教室後門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晴川靜司跟她出去一趟。

  見狀,心中不解的晴川靜司沒有拒絕由比濱結衣的邀請,而是從善如流的站了起來,跟在由比濱結衣身後,和對方一起走出了教室。

  他們倆剛一離開教室,另一邊的三浦優美子一邊將自己好奇的目光投向那兩人的背影,一邊對身旁的葉山隼人問道。

  「吶,隼人,結衣和晴川是怎麼一回事啊?」

  「不知道。」

  掀了掀眼皮子,瞄了一眼背對著教室後門、並肩站在走廊窗邊的由比濱結衣和晴川靜司,葉山隼人一副不在意的語氣接著說道。

  「大概是他們社團有什麼委託吧,最近學校里挺多人打聽「侍奉部」的活動室在哪的。」

  「「侍奉部」,哼,名字一聽就像是什麼不正經的社團。」

  三浦優美子撅了撅嘴、聲音帶著酸溜溜的感覺說道。

  「幹嘛那麼多人想知道在哪?哼,不正經。」

  「優美子你啊。」

  知道三浦優美子和某位社長水火不容的個性,葉山隼人無奈的笑了笑。

  「你這些話別當著靜司面前說,那傢伙可是把雪之下護的死死的。」

  「給他聽到了,你可就慘了,你也不想聽靜司那傢伙毒舌的吧?」

  葉山隼人的一番話讓三浦優美子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可偏偏,她卻找不到任何理由來反駁葉山隼人的話,到最後她也只能不屑的咋舌一聲、語氣悻悻的說了一句。

  「晴川真的很沒用欸,竟然被那個女人吃得死死的,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葉山隼人聞言,只是笑了笑,什麼話也沒說。

  同一時間,二年F班教室外走廊。

  「怎麼了?由比濱?」

  晴川靜司疑惑的轉過臉,看著拉自己出來的由比濱結衣問道。

  「有什麼事嗎?」

  「嗯,有一點。」

  由比濱結衣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小雪有告訴你,沙希弟弟的委託嗎?」

  「欸。」晴川靜司點了點頭,「昨晚她已經告訴我了,怎麼了?這個委託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啦,只是昨晚接到委託之後,阿雪好像蠻不在意的樣子。」

  由比濱結衣表情有些傻傻的抬手摸著自己的腦袋,說道。

  「我就想,阿雪是不是已經想好該怎麼解決大志君的委託了,想問問晴川你知不知道阿雪的打算是什麼?」

  「還有,我和阿企、彩加要怎麼配合阿雪......之類的問題。」

  聽到由比濱結衣的問題,晴川靜司低頭回憶了一下昨晚小雪和自己說的那一番分析,想了想後他重新抬起頭,說道。

  「嘛,我也不敢肯定,不過小雪應該是有大概的思路該怎麼解決了。」

  「嗯嗯!太好啦!」

  晴川靜司見由比濱結衣一副興高采烈、似乎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他不由得被對方這奇怪的反應整的有些懵。

  抱著想知道為什麼的疑惑,晴川靜司開口問了一句。

  「你怎麼好像很興奮的樣子?委託人又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我們學校的啊?」

  「啊哈哈,我....我這是....嗯!我這是替大志君高興的!」

  尬笑了一兩聲的由比濱結衣表情、語氣都十分不走心的回答晴川靜司的問題。

  「嚯啦!大志君可是很擔心姐姐的,等到到時候委託完成之後,大志君也會高興的吧!」

  說真的。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你心中有好感的那位的名字是比企谷八幡、而不是川崎大志的話。

  晴川靜司都懷疑,這隻少女感十足、妥妥的一枚標準JK的糰子喜歡上了川崎大志了。

  等等。

  有好感的那位?委託人?

  慢慢的,晴川靜司想起來。

  不管是動畫、還是昨晚小雪給他講的接委託的過程匯總,比企谷八幡的妹妹好像在其中都起到了不少的作用。

  再怎麼說,川崎大志的同學是比企谷小町,而將委託人帶到「侍奉部」面前的也是這位比企谷小町。

  這麼一來,由比濱結衣肯定是和比企谷小町見過一面了。

  換而言之,這隻糰子之所以這麼高興,是因為比企谷小町、也就是她喜歡的男生的妹妹?想要提前給未來小姑子留下好印象?

  想到這裡,晴川靜司臉上的表情和笑容都不由自主變得欣慰起來了。

  好嘛!總算是開竅了,這隻糰子。

  被晴川靜司「詭異」的欣慰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的由比濱結衣打了一個冷顫,連忙留下一句「等會午休,我去問下阿雪怎麼做」後,轉身就小跑回教室了。

  看著由比濱結衣頗為狼狽的落荒而逃的背影,心中有些好笑的晴川靜司搖了搖頭。

  「還這麼冒冒失失的,看來以後要讓小雪教一教由比濱『淑女是什麼』了。」

  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走進教室的晴川靜司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正坐在靠走廊那一列座位中間的比企谷八幡。

  見對方還是一副「不要靠近我,我不想和你們說話」的與世隔絕的樣子,起了玩心的晴川靜司嘴角流露出一道不懷好意的壞笑。

  微微踮起腳,他靜悄悄的來到正在低頭看著小說的比企谷八幡身後。

  突然,伸出手、掌心輕輕的在比企谷八幡肩膀上一拍。

  「哇!」

  晴川靜司的突然「襲擊」把比企谷八幡嚇了一跳。

  頂著比企谷八幡回頭看向自己的一雙死魚眼、以及眼裡的滿是不爽的眼神,晴川靜司臉上帶著痞子一樣的壞笑,語氣有些賤賤的說了一句。

  「嘖嘖,沒想到竟然有人會覺得你這幅頹廢的樣子好,唉,世道不公啊。」

  「一大早就犯傻了?」

  比企谷八幡絲毫沒有一點客氣的回懟道。

  「要不要我幫你去把J班的雪之女王叫過來給你看看病?放心,你這種傻還是能治的。」

  「嚯?我是傻子沒關係。」

  面對比企谷八幡肆意潑灑的「毒液」,完全不在乎的晴川靜司下巴微抬、雙手抱胸的一副很是傲氣的樣子,語氣也是傲的有些欠揍的說道。

  「以後,你就會感謝我這個傻子的。」

  「嗯,感謝我賜予你幸福的生活。」

  目瞪口呆的看著像是中二病發作的晴川靜司好一會,比企谷八幡一臉牙疼似的表情。

  「你這傢伙。」

  「早上,雪之下是不是忘記給你吃藥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