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分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698章 分贓

  其實幫眾們對這個幫派名字真的有很大的意見,先不說好不好聽,一個落得這般悽慘下場的幫派名字,咱們再撿起來用算怎麼回事?

  然而新立的幫主大人非要在這事上體現自己的權威,搞的大家也不好太過有脾氣。

  沒辦法,大家抱團得有個頂樑柱,否則這房子撐不起來,風一吹就得垮掉。

  抱著是來天積山求財的念頭,講究那麼多幹嘛,不就一個名字嘛,一個個也只能是捏著鼻子認了,權當聞不到臭味。

  於是幫派名字的事就這麼定了,換幫派服飾的事自然也就沒了必要,身上蠍子幫的衣服也得繼續穿著,瞬間省事不少,大家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幫主英明。

  不過也都反應過來了,繞了一圈回到了原地,之前為名字、為幫徽嘰嘰喳喳議論了個半天,全都是瞎扯淡,枉費大家一番熱情,這叫什麼事。

  逮住屍體搜查了一遍的牧傲鐵衣服里已是鼓鼓囊囊的,整理了一個包裹背在身後,走到了庾慶跟前,「還有一堆兵器怎麼處理?」

  一兩件扔了也就扔了,這幾十件兵器都扔了未免可惜。

  范九在旁建議道:「可以拿到塊壘城去處理,玄級修士武器的品質應該都不會太差,應該也能賣些錢,這鬼地方可是連一件衣服都要上萬兩的。」

  他不懂牧傲鐵話里的意思,庾慶卻是一聽就懂,幾十件武器自己帶著不方便,讓其他人幫忙拿著,回頭不分錢給人家又不合適,不過他自有應對,提醒了一聲,「回頭就近找找,看看有沒有挑山郞願意收購的。」

  牧傲鐵立馬明白了是在指南竹他們,當即點頭,「好。」

  屍體搜刮完後,庾慶終於有心思帶領一幫人進神廟裡面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了,龔自庭也被一群人給提溜了進去。

  神廟內,光線昏暗,一道道月光從破口鑽入,照著斑駁的牆壁,令殘破的神像朦朧,他們手中舉著的螢光在這片空間內是那般渺小,冥冥中似乎有一雙雙深沉巨瞳在黑暗中盯著他們。

  儘管歷經了數千年的歲月,初次進入的人還是被其內部殘餘的恢宏所懾服,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威壓。

  內部比外面露出的一截大多了,露出的恍如冰山一角。

  「探一下。」

  庾慶招呼了一聲後,拿著照明物的眾人紛紛化作一個光點四散而去。

  好一陣後,再次聚集的眾人表示暫未發現什麼異常後,才又成群結隊在一起查看牆壁上的雕刻圖紋,希望能迅速找到麒麟參的線索。

  結果沒他們想的那麼美好,沒有捷徑可循,雖然已經挖出來的雕刻圖紋大多都和麒麟有關,但還是看不出什麼名堂,飛鷹幫乾的活他們還得繼續幹下去。

  人手雖然少了些,該安排還是安排了下去,利用飛鷹幫遺棄的工具繼續挖掘。

  趁這機會,庾慶利用幫主的權力,將牧傲鐵從幹活的人當中摘了出來,兩人窩在角落裡開始整理銀票。

  具體搜刮到了多少錢,牧傲鐵也不清楚,之前也不好當著大家的面來清點。

  窩窩囊囊一大堆理順後,總數目是一千多萬兩,最大的一筆來自飛鷹幫右護法安天印身上,這還不是死者的全部錢財,死者沒有把所有家當的現金放身上。從死者身上找到的錢莊存票來看,這幫人存在錢莊的錢至少是現金的十倍以上。

  奈何那些錢財他們吃不到,能不能去錢莊取出來另說,他們也不敢去錢莊取別人的錢。

  也不知這些死者有沒有家人,有沒有給家人留下取錢的方法,若沒有的話,那只能是便宜了錢莊。

  庾慶本想說,還是無本買賣來錢快,現在只能唏噓一聲,「還是那幾位至尊來錢快呀。」

  沒辦法,通行天下的錢莊被幾位最強者聯手控制著。

  牧傲鐵又將背負的包裹拿下解開給他看,露出了一堆瓶瓶罐罐的東西,各種靈丹妙藥之類的東西,都是死者生前備以自救的東西。

  庾慶:「都扔給老七,讓他變現去。」

  牧傲鐵拍著一旁清點好的那沓銀票,問:「這個也要分老七嗎?」

  庾慶問:「他又沒拼命,咱們一人一半,你有意見?那你可以把你那半分他點。」

  「沒有。」牧傲鐵乾脆利落,直接數了一半出來塞進了自己的懷裡。

  庾慶不動聲色的將另一半銀票收了起來,交代道:「也不能讓老七白跑一趟,這些靈丹妙藥,還有那些武器,伱回頭扔給他處理,賺到的錢咱們幾個再平分。」

  「嗯。」牧傲鐵點頭表示贊同,又重新將包裹收拾起來。

  庾慶提醒道:「記住,不要讓老七知道我成了幫主。」

  牧傲鐵一愣,抬頭盯著他,旋即恍然大悟狀,點頭表示知道了。

  兩人嘀咕兩句後,又一起去提了龔自庭過來搜身,結果什麼都沒搜到,龔自庭說身上的財物早已經被茉莉和高長台給搜去了,被兩人給分了,數目有好幾百萬兩。

  兩人聽的牙疼,奈何這是人家在成立幫派前的收入,庾慶也不好讓人家吐出來,畢竟他們吞的更多,理論起來得不償失,只能忍痛作罷。

  不過龔自庭告知,說他在錢莊還存了兩千萬,願去塊壘城取出來獻給他們。

  庾慶謝過他一片好心,這錢他們不敢要。

  首先是不敢讓龔自庭本人去錢莊取錢,只要有了錢莊的庇護,龔自庭就失控了,還想要錢?做夢還差不多。

  其次也不敢去冒取,去錢莊盜取別人錢財可是會死人的,一旦對帳口令有誤,立馬就會被錢莊扣下來,不把存據來路交代清楚是脫不了身的,這能交代嗎?有些事能做不能說,鬼知道龔自庭會不會為了報復而說出個假口令。

  取錢的事不提了,庾慶跟龔自庭聊起了天,聊飛鷹幫的情況,他對那個知道麒麟參線索秘密的段雲遊頗感興趣,畢竟茉莉說的沒錯,人家怕是不會放棄這裡的線索。

  也聊原蠍子幫的情況,還打探起了這天積山的零零碎碎,比之前在塊壘城求人問話方便多了。

  得了庾慶交代的牧傲鐵則收拾了東西去找南竹他們。

  途中又發現了一些蠍子幫人員的屍體,他又去搜身,結果發現早就被人搜乾淨了,估摸著應該是飛鷹幫的兇手乾的。

  只好作罷,繼續上路找人,好在並不難找,原路返回的途中就遇上了。

  守在鋪子外面坐立不安的南竹見到他背了堆東西來,頓時鬆了口氣,忙問:「看到百里心沒有?」

  牧傲鐵扔下一堆東西,看了看鋪子裡面,意外道:「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南竹:「跑去看你們去了,對了,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人來人往的打鬥動靜,她不會出事吧?」

  語氣中透著焦慮。

  好在話剛落,百里心的身影便閃現了,閃身落在了兩人身邊,她是發現牧傲鐵朝這來了才返回的。

  百里心亦追問:「怎麼回事?」

  「被人給算計了……」牧傲鐵把遭遇蠍子幫欺騙的經過大致講了下,只不過那個帶領大家反敗為勝的人,就是「新幫主」三個字而已,他沒說是庾慶。

  南竹聽後唏噓搖頭,「看來這天積山果然是兇險之地,好在那位新幫主實力不錯。對了,你這堆東西是怎麼回事?」目光盯上了地上的一堆東西。

  牧傲鐵:「反敗為勝了,大家分了死者身上的好處,我們沒要錢,要了些死者的武器和他們身上的瓶瓶罐罐。」

  南竹瞪眼:「有錢不要,要這些個幹嘛?」

  牧傲鐵:「分不到多少錢,只要不怕辛苦,這些累贅反而值錢的多。你鋪子不是沒錢補貨麼?老十五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沒要錢只要了東西,東西賣了錢後,咱們再均分。」

  「這樣啊…」南竹摸著下巴,目中閃過狡黠,點頭嘀咕,「也行。」

  牧傲鐵叮囑道:「老十五說了,親兄弟也要明算帳,讓你把帳記清楚,免得分錢的時候扯皮。」

  南竹蹲下了清點物品,「放心,帳肯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就是東西太少了點,以後有機會記得多搞點東西過來。你們在蠍子幫做內應可以多想想辦法嘛,讓他們有什麼東西都往我這裡整,反正一群新人暫時都不太懂這邊的行情。」

  見他相信了,牧傲鐵略鬆了口氣,之所以不讓老七知道老十五是蠍子幫的新幫主,是因為一旦挑明了,老七肯定不相信他們只撈了東西沒撈錢。

  反正一番交代叮囑後,牧傲鐵就回去了。

  南竹撿起一把劍「噹噹」彈了下,對一旁的百里心嘿嘿道:「這玩意在塊壘城可不便宜,咱們雖賣不了塊壘城新貨的價,當二手貨賣個兩萬兩一把還是沒問題的,這都是錢吶。」

  劍歸鞘,將一堆東西收拾進了鋪子裡面擺好。

  再出來時,終於在鋪子外面掛上了售賣牌子,出售各種武器,出售各種靈丹妙藥。

  不管是否齊全,牌子上先寫全了再說。

  也不管有沒有錢,收購各種物品的牌子也還在,明碼標價一百萬兩收購三足烏的牌子同樣還在。

  回到神廟,牧傲鐵碰上了扛著東西出來的范九,後者訝異的問了句,「你那些東西呢?」

  「路上剛好碰到了一個挑山郞,便宜出手了。」

  牧傲鐵無意多言,隨口一句就走了,找到庾慶做了交代。

  於是庾慶回頭又拉了范九到一邊,「張隨剛才說了,發現一位挑山郞在高價收購『三足烏』,你向幫內轉告一下,若發現了『三足烏』要及時通氣,好想辦法捉拿。」

  范九不疑有他,頷首道:「我這就跟大家知會一聲。」

  庾慶卻抬手示意他先別急著走,「還有一件事也同樣知會下去,對內,咱是幫主,對外你范九則是名義上的幫主。告訴大家,不管外面誰問起來,都說你范九是幫主。」

  范九啊了聲,「幫主,這不合適吧?」

  「合適,沒什麼不合適的,合適的很。」

  「幫主,這是為何呀?」

  庾慶不好告訴他是為了防止被南竹發現這邊背著分了錢,語重心長道:「為了將來方便行事,咱們要多留一個後手,你放心,該沖在前面的時候我肯定在前。」

  「這…」

  「不要這呀那呀的,行了,就這樣定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