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稀有掉落,山貓獵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譚樂一行趕到祭壇的時候,王凱之等了二十多分鐘了。

  「團長!」

  譚樂見到王凱之,立刻開心的跑過去,一把抱住了他:「團長,我太想你了!」

  「沒受傷吧?」

  王凱之摸了摸譚樂的頭:「就你一個人?」

  「嗯!」

  譚樂不想浪費時間,於是語速極快,把之前的遭遇簡潔的介紹了一遍,不過在說到孫緣的時候,格外詳細。

  王凱之耐心聆聽,偶爾會插話,詢問一句。

  「團長,那個孫緣太強了,我聽博偉說,你弄到了一件極品武器?那就趕緊殺死孫緣,不然等著一場結束,孫緣拿回他的裝備,再加上恢復靈魂力量,就更難殺了!」

  譚樂已經不敢小瞧這個男人了。

  王凱之沉吟。

  「在這裡等孫緣上鉤,我反倒覺得是浪費時間,咱們應該多攻略幾個海島,多拿幾個寶箱!」

  付博偉不同意。

  拿到武器的王凱之,已經無人可擋了,可以說那些祭壇寶箱裡的裝備就是白給,而且殺掉孢人,還有點數和幾件道具獎勵。

  「譚樂,博偉,我把山貓弩留給你們!」

  王凱之想了想,覺得不夠安全:「我把皇甫匈他們這些人也留下,給你們指揮,你們就在這裡,埋伏孫緣他們,我去其他海島搶裝備!」

  王凱之不想錯過這個積攢實力的好機會。

  他在這座海島上,拿到的裝備叫做山貓獵弩,是遊戲商城中不會出售,只能通過打怪或者開珍貴寶箱才能得到的極品裝備。

  因此他覺得其他島上也可能是類似級別的裝備,如果為了殺一個孫緣,錯過這種大賺一把的機會,他會後悔死的。

  「啊?你要一個人行動?」

  譚樂擔心。

  「我一個人足夠了!」

  王凱之有這個自信:「倒是你們,應該沒問題吧?」

  「不一定!」

  譚樂搖頭,說實話,孫緣的強大,給了她巨大的壓迫力。

  「可以!」

  付博偉一口應了下來,聽到譚樂的擔憂,他笑了:「樂樂,你別急,先看看團長那支山貓獵弩!」

  王凱之把手中的弩弓遞給了譚樂。

  那是一支非常小巧的弩弓,只比成年人的整個手掌大一半,通體黑色,造型是一隻野貓在伸懶腰。

  弩弓的前端,是一隻張嘴打呵欠的貓頭。

  譚樂接過,看了一眼:「怎麼沒有箭矢?」

  「你看看屬性!」

  王凱之哈哈一笑,這件裝備真的很極品,如果不是和譚樂與付博偉的關係極好,他根本不會給別人。

  譚樂看完屬性,直接倒抽了一口涼氣:「這麼強?」

  跟著她就喜上眉梢,興奮的難以自持:「孫緣這下死定了,不,我要抓活的!」

  譚樂覺得孫緣這次插翅也難飛了。

  「那就這麼決定了!」

  王凱之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交代了譚樂和付博偉一些注意事項,又把炸彈項圈的遙控器留下後,鑽進了傳送門。

  「咱們要不要埋伏起來?」

  付博偉看到譚樂拿著山貓獵弩,並沒有爭搶,因為他知道譚樂的射術更精準。

  當然了,對這件武器來說,即便射偏了也無所謂。

  「肯定的!」

  譚樂走到皇甫匈身邊,看著這個鐵塔一般的漢子,突然嘴角一咧,笑了起來。

  「呵呵!」

  皇甫匈也回以微笑,但是笑到一半,譚樂突然抬腳,狠狠地踢在他的胯下。

  砰!

  一股巨疼襲來,皇甫匈感覺靈魂都要碎了,他下意識的伸手捂襠,夾住雙腿,彎下了腰。

  「笑尼瑪呀!」

  譚樂抬腿,又踹了皇甫匈大腿一腳:「滾去埋伏!」

  皇甫匈不僅是個男人,更是個人戰績榜上排名前三十以內的強者,突然受到這種羞辱,整張臉都漲的鐵青,他大手一伸,就想勒死譚樂。

  「你想幹嘛?」

  付博偉大吼,亮出了右手中的遙控器:「跪下,不然炸掉你的頭!」

  皇甫匈嘴角抽搐,鬱悶的吐血,可最終還是跪了下來。

  「操!」

  譚樂又蹬了皇甫匈幾腳。

  她之所以這麼幹,是因為之前在孫緣那裡受了氣,想發泄一把,而打皇甫匈這種看上去就是頂端玩家的男人,更有成就感。

  「你們都去四周埋伏,到時候孫緣來了,你們聽我號令,大家一起殺出,將他亂拳打死!」

  付博偉本想學三國里,說一聲刀斧手埋伏,摔杯為號,但是想到大家既沒有刀,自己也沒有杯子,於是放棄。

  「希望孫緣快點來!」

  譚樂眺望四周從來:「我的腳丫子已經饑渴難耐了!」

  「哈哈,那你應該先踩一腳屎,再讓孫緣舔!」

  付博偉調侃。

  叢林中潮濕又悶熱,還有蚊蟲亂飛,譚樂和付博偉才不去受那個罪,就坐在祭壇的台階上,等著孫緣來。

  ……

  叢林中,孫緣一行人正朝著海島中心的祭壇進發。

  「咱們真的不留下來,埋伏譚樂一把嗎?」

  魏老大覺得如果活捉了譚樂,那他脖子上的炸彈項圈就可以取下來,給對方戴上了。

  「譚樂有寶箱重要嗎?」

  宋莉翻了個白眼,別看她人小,但是很聰明,魏老大那點小心思,她早猜到了:「魏老大,你別想著耍花樣了,只要安心聽緣哥哥的話,會給你自由的。」

  「我沒耍花樣!」

  魏老大哭訴。

  這支隊伍里有老有小,還有江舒丹這種體能不好的,所以團隊的行進速度不快。

  唐棠對此頗有怨言,但是讓她一個人行動,她又覺得危險。

  「孫緣,咱們先走一步唄?」

  唐棠提議:「去晚了,可能寶箱就沒了!」

  「沒事,反正遊戲不會很快結束,這一場碰不上,下一場也能遇上,到時候,殺了他們拿裝備就行了!」

  孫緣不急,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遊戲內容是什麼,大家肯定會遭遇的,到時候殺人奪寶就是了。

  「……」

  眾人聽著孫緣如此霸氣四射的發言都驚呆了。

  唐棠下意識的就想嘲諷一句,你以為你是誰?這麼自大,也不怕翻車!但是跟著她就想起,這麼是戰績彪炳的野生先知,古城第一人。

  人家有『大放厥詞』的實力。

  「緣哥哥好霸氣!」

  宋莉吹了一句彩虹屁:「沒錯,不管誰拿走了寶箱裡的裝備,最後都會成為緣哥哥的外賣!」

  眾人閒聊著,輕輕鬆鬆趕路。

  徐青山發現,之前沒孫緣的時候,團隊的氣氛很壓抑,大家都在擔心接下來怎麼辦,但是有了孫緣後,每個人的歡聲笑語都多了起來。

  這就是孫緣強大實力的最完美表現,因為大家知道跟著他,這一關肯定穩過。

  「怪不得思雨會那麼想和他在一起!」

  徐青山嘆氣。

  這種安全感,應該就是女人最想要的。

  孫緣等人傳送的地點,距離海島中心比較遠,等他們趕到的時候,天際已經出現了一片晚霞。

  「孫緣,有人!」

  先鋒開路的魏老大什麼都還沒看到,唐棠已經喊了起來。

  「啊?哪呢?」

  魏老大一驚,立刻半蹲身體,躲在一根長滿綠葉的樹枝後。

  孫緣通過茂密的林間枝葉,已經看到人了,一男一女,坐在祭壇上,這狀況讓他眉頭一挑。

  對方貌似在等他,而且這麼淡定,顯然有所依仗。

  「團長,是譚樂,還有王凱之團隊的那個戴耳機的青年!」

  高爽報告。

  「我看到了!」

  孫緣往前走去,但是被江舒丹一把拉住了。

  「我感覺他們好像在專門等你!」

  江舒丹吞了一口口水:「要不別去了?」

  「咱們這麼多人,怕什麼?」

  魏老大心說有兩個人正好,他和高爽的炸彈項圈都可以摘掉給對方了。

  「別怕!」

  孫緣拍了拍江舒丹的手:「我會讓他們明白,在有我參加的遊戲中,居然這麼大大咧咧,那是他們一生最大的錯誤!」

  譚了和付博偉正在聊天,突然聽到動靜,立刻抬頭看來。

  一隊玩家走了出來。

  「孫緣!」

  譚樂的目光,一下子盯在了孫緣身上。

  「嚯,還有老頭?」

  付博偉驚了,在他看來,這種上了年紀的老人一般是最早被淘汰的。

  「找死呀?團長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魏老大吼了起來,非常的狗腿子:「團長你都沒資格喊,應該喊主人!」

  「主人?」

  譚樂哂笑,胳膊上套著一個炸彈項圈,轉悠著把玩:「孫緣,你要是戴上這個項圈,乖乖給我當狗,我就饒你不死!」

  「哈哈,這天還沒黑呢,你就開始做夢了?」

  魏老大譏諷,在他看來,孫緣身體素質好,還有手槍,有新繳獲的極品裝備,根本不可能輸。

  因為不需要擔心孫緣翻車,他可以放心的當狗腿子。

  孫緣的目光,落在了譚樂右手拿著的那支弩弓上。

  嘖!

  居然是這件武器?

  有點不好對付!

  也難怪譚樂這麼囂張呢!

  孫緣立刻開始思索應對策略。

  「今天你們誰都別想活!」

  付博偉擔心這些人跑掉,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掐住,放在嘴巴里,吹了一個口哨。

  呼!

  聲音巨響。

  躲在暗處的皇甫匈等人,立刻沖了出來,包圍了孫緣他們。

  「臥槽!」

  何金成嚇了一跳,居然還有埋伏?

  一,二,三……

  淦!

  居然有十七名玩家?

  這下麻煩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