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分蛋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進入周末雙休日,消息面繼續發酵。

  不過陸鳴玩了一手把天盛價值成長混合基金的年報突然披露出來的操作之後就沒有繼續有新的動作了,接下來就讓市場去博弈。

  真正讓陸鳴重視的是2月份。

  現在就不計成本強行拉升當然也能發動行情,但問題在於市場當中還有一些大機構沒拿到足夠的貨,光靠天盛資本一人玩兒是玩不出什麼花兒來。

  簡而言之,今天大金融的逼空行情從另一種其實也是在告訴那些機構,趕緊上車,不要想著拿地板價籌碼了,現在的成本區間仍然有很高的溢價空間,就趕緊拿吧,能拿多少拿多少,再給最後一段時間,到時候便開始真正的指數級別的主升浪,一旦開啟指數行情,超時不侯。

  市場當中聰明人很多,所以今天機構資金、趨勢資金、大戶資金都在不計成本的搶籌,因為現在不搶後面的籌碼成本會越來越高。

  只有大量的散戶仍然在觀望,不敢上。

  這個時候要是敢上,還敢重倉上的就不是散戶了,有一定股齡的散戶在這個時候對市場的看法是基本上就是這麼幾類:

  如果他是場外資金持幣沒有先手優勢就想等回調再進,因為怕買進去就跳水,吃過很多這種虧,反覆頻繁割肉也是很痛的,結果股價越來越高,上漲過程中猶豫了那麼幾次錯過一次次買點,股價突然一波加速更是望而興嘆。

  如果是場內持有死扛一路跌下來補倉的套牢資金抗住了最黑暗的時光,但大多數人還是會在回本的附近賣飛,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回本的時候有迫切的解套欲望,然後想著先出來等回調了再接回來,於是賣飛。

  反而是正巧撞見牛市的萌新小白散戶能掙到大錢,因為沒有被大A毒打過的萌新一般比較奔放,也不會想太多,嘗到甜頭了就進一步猛干,哪個漲的猛就干哪個,反而掙到大錢。

  因為這樣的萌新小白正好撞上了好的行情,又正好選中了強勢板塊的龍頭正在走趨勢,初期可能有點盈利就迫不及待的賣出,強勢板塊走趨勢的時候持續性很強,於是又追了進去還是賺到錢了,貪婪也隨之放大,於是又吃大肉。

  不過萌新雖然牛犢不怕虎,但他們掙到的錢只是暫時在他們的交易帳戶裡面,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重倉在頂部站崗,然後開始發奮研究學習股市方面的知識,久而久之萌新小白也就進化成了大A又一個合格的老韭菜,從此成為怕高苦命人。

  ……

  這周末,陸鳴的家裡頗為熱鬧,目前在寧州有三處居所,桃花園林別墅,與安亦柔同住的一棟別墅,以及去年下半年買的一套新別墅。

  現在大多數時間都是與安亦柔住一塊,桃花園林去的日子很少了,因為小安安近半年來沒有出差,陸鳴也不敢過於奔放,最重要的是精力不是無限的,公司那邊還有個蘇曉曼,還有個助理韓秋琳,即便是鐵人也頂不住啊。

  何況還要管理偌大的企業,陸鳴可不希望這輩子人沒到三十身體就虧空了。

  今天晚上,陸鳴在新別墅舉辦了一場私人晚宴,來了一些朋友,都是老熟人。

  萬向集團的一把手王越,朝雲信託的一把手林強,大強子現在已經是朝雲的總裁了,沒辦法業績過硬,但也離不開前任一把手原因退下來,也是有大格局的人,交替工作很順利,甚至還幫助林強上位擺平了一些阻礙。

  還有隱形富豪喬景平,老喬這個人身份不一般,這個名字代表的不只是他一個人,還有他後面一群隱形富豪。

  不可否認的是,陸鳴的朋友圈門檻很高,可以說是非常高,喬景平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初可就是費了老大勁才進入了這個圈子,為了和陸鳴第一次見面就精心準備了大半年的時間,還是藉助安氏家族這一層身份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合適的出現最終恰到好處的結下了這份緣。

  陸鳴從不主動去交朋友,也基本不參加什麼公開的論壇到處拋頭露面,級別太低的巴結不上,同級別的也不願放下身段。

  大家都是大佬憑什麼嘛,何況你陸鳴還是個後生。

  今天這場私人晚宴雖說是老朋友一起吃個飯,但實際上吃飯只是個引子,重點是大家今天聚在一塊是為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有著天盛資本「親兒子」之稱,直接從公司內部孵化的處於新能源車下游產業鏈直面消費者的「天域雲馳」科創板IPO上市。

  該公司的全名為「天域雲馳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在科創板上市的名稱為「天馳技術」,股票交易代碼為【688868】,而直面消費者的產品商標則是進一步精簡到「天馳」兩個字。

  今年六月份科創板就要開市了,也就是半年後的事情,第一批登陸科創板的企業都在抓緊時間,已經是進入倒計時階段了。

  國人辦事,重要的事情一般都是在飯桌上談成。

  「諸位都是老朋友了,天馳技術在科創板融資上市,認購這一塊我也不搞谷歌IPO那套競拍的模式,走平均主義,各位平切均分吧。」酒過三巡其實都沒醉,但陸鳴也打開了話匣子。

  王越等人一聽頓時提起神來,現在才是重頭戲,大家一聽陸鳴這話都笑了笑點頭。

  谷歌當年IPO上市融資的時候就用了競拍的玩法,簡而言之認購的資金很多,所以谷歌創始人就玩了這麼一套,出讓的股份不變,但價高者得。

  這套玩法國內的商用無人機巨頭DJI也這麼玩,敢這麼玩的最大原因是融資公司本身是十分優秀且有巨大前景的稀缺資產,資本市場願意為其付出更高的溢價埋單。

  天域雲馳這些年下來瘋狂砸錢開發技術,這麼多年過去了基本上是靠著母公司天盛資本源源不斷的輸血給燒錢,搞技術創新光是有錢還不夠,技術的突破很多時候不是說砸多少錢就一定能攻克。

  但是話說回來,創新技術產業化階段砸錢未必能砸出技術來,但不砸錢基本上不可能有技術的。

  天域雲馳有陸鳴這樣的金主爸爸兜著底的,研發資金成立以來時至今日從來不缺,而鄭鴻瑞團隊不負期望,天域雲馳這些年下來累計的技術遠超預期。

  值得一提的是,陸鳴不玩谷歌IPO融資那一套是有自己的原因,情況不一樣不能一概而論,原因也很簡單,在這張飯桌上坐著的人都是不缺錢的主兒,而且都不懷疑天域雲馳的未來前景。

  那要是玩價高者得這一套,在場的任何一家機構都能單吃,甚至陸鳴自己的天盛資本就單吃了,天域雲馳也壓根就不需要上市。

  加上都是老朋友,關係都很不錯,大家都拿一樣多,和和氣氣的分蛋糕,在一級市場就別爭的面紅脖子粗的有失風度。

  不是不差錢嘛?想多持有一點那到時候去二級市場耍就行了,能拿到多少籌碼各憑本事。

  這時,王越笑著說道:「陸老弟,大家都沒意見,還是直接了當一點吧,你給天馳技術估值多少?出讓多少股權?」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