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借你之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758章 借你之手

  濃霧彌天,遮蔽了千里天地,阻擋了外界生靈視線,內中轟鳴不斷,一道道恐怖氣息澎湃,好似滅世之威要從中爆發,離得近些的生靈無不心生大恐怖。

  昊然宗數百里外,南宮鳴緊張的看著那個方向隨時準備出手攔下有可能到來的餘波,可相隔太遠,也只是感覺天地在輕微顫抖。

  他並不知道雲景布置了大陣封鎖了那片區域。

  除南宮鳴外,昊然宗周圍匯聚的數千萬人只感到驚恐,卻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更是不可能看到遠方的畫面了,數千里距離,超出了常人視力的極限。

  目前除了干著急南宮鳴什麼都做不了,他不知道雲景能不能頂得住,更不敢去想雲景一旦應付不了會是什麼樣的局面。

  生靈塗炭亦或者說這片大地徹底淪為人族煉獄的結局可謂繫於雲景一身……

  陣法中,雲景心頭默數還剩下二十七個敵人,將幾個敵人引入陣法雷霆區域後,他身影一閃便朝著下一個區域而去。

  將它們分散開來,各個擊破才是正確旋轉,同時面對一群雲景自問也扛不住,哪怕陣法區域還是他的主場。

  可他想法是好的,敵人卻並不會瞬了他的心意。

  咻咻咻~,一道道手指頭粗細的紅色光線從四面八方朝他襲來,每一道都蘊含洞穿萬物的可怕威能,所過之處虛空扭曲仿佛要將天地撕開。

  一直留意雲景動靜的眼球怪物出手,道道紅光交織成網封死了他周圍的每一寸空間。

  唰~!雲景的身影猛然縮小,僅有指甲蓋那麼大,飛速遊走騰挪,以正常情況下不可能的方式從道道紅光縫隙中閃避出去。

  可緊接著道道潔白蛛絲交織成的天羅地網當頭籠罩下來,層層交織,連一絲縫隙都沒給雲景留,這對雲景來說或許並不致命,可一旦被拖住迎接他的將是圍攻,敵人太多了。

  如此狀況下,雲景手中鋒芒一閃,一柄長刀光影出現在他手中,揮手一劈,一抹刀光沖天而起,僅有米許,然起鋒芒讓整個世界都為之失色,頃刻間便將大網撕開一道縫隙,雲景的身影也順勢衝出。

  「給我死!」

  然而隨著雲景衝出大網封鎖,迎接他的是一柄誇張到極致的斧頭,通體漆黑,燃燒著綠色火焰,開天闢地般朝他劈來,所過之處虛空被碾壓出層層迭迭的褶皺。

  是雙頭怪物伺機而動,不給雲景絲毫喘息的機會,它說話的聲音遠遠趕不上出手動作,三個字才剛剛發出第一個音節那巨斧便已經出現在雲景頭上。

  它戰力很強,若是這一斧頭劈實了,雲景不死也要重傷,或許不致命很快能恢復,但卻會大大影響他的實力。

  可對方強歸強,也要一斧頭能劈中才行,雲景閃身多開,冷哼一個滾字。

  開口之際,雲景身影剎那間不可思議的拔高千丈之巨,一腳踢出天搖地動,將百丈身軀的雙頭怪物踹飛甚至身軀都裂開了,可那傢伙很難殺死,綠色火焰席捲殘缺身軀就很快恢復過來。

  踹飛雙頭怪物的剎那雲景體型恢復正常大小,朝著踹飛雙頭怪物的方向眨眼遠去,很快眼前的畫面猛然一變,來到了金色火焰翻滾的區域。

  這裡金色火焰翻滾席捲,整個世界都在扭曲,宛如要化作流質,大地熔岩滾滾煙霧升騰,好似來到了世界形成之初。

  這片區域可謂真正萬物生靈絕地了,可是雲景陣法布置出來的,他根本就不受影響,甚至還遊刃有餘。

  後方有驚恐咆哮之聲傳來,卻是一個蜘蛛怪物追來踏足此地,無法承受這裡的高溫很快便被燃燒成了虛無。

  陣法中的兇險區域,可比雲景雲景施展『術法』擴散出去的于波要恐怖多了,以至於有了蜘蛛怪物的前車之鑑後面追來的一群怪物不敢輕易踏足。

  『還剩二十六個』,雲景心頭默默道。

  然而金色火焰洶湧的區域雖然對怪物們造成了一定震懾,但也只是暫時的,轉瞬間便有幾個怪物追擊過來。

  分別是兩個眼球怪物和黑霧怪物。

  眼球怪物破滅光環層層環繞自身,瀰漫每個角落的金色火焰被阻擋在光環之外無法對它造成傷害,在那光環之中更是護著一個黑霧怪物,它們以這種互相幫助的方式前來追殺雲景。

  咔咔咔……,眼球怪物周圍的破滅光環旋轉,好似要將虛空碾碎。

  『麼~!』一聲詭異的音波猛然席捲而出,不是正常聲音傳遞速度,瞬間瀰漫了幾百里區域,雲景便在這片區域之內。

  隨著那詭異音波出現的,還有無邊黑霧洶湧而出,將金色火焰洶湧的一部分區域都染黑了。

  當那詭異聲音出現的瞬間雲景便感到眉心生疼,像是有利爪在腦袋裡面胡亂撕扯,很明顯是那黑霧怪物的詭異音波攻擊了。

  受到音波影響,雲景腦袋裡面惡念叢生,像是要陷入狂暴,好在他心如磐石,雖然感到不適卻並不受影響。

  黑霧瀰漫,被籠罩的雲景直覺陷入漆黑的世界,黑暗中鬼哭神嚎。

  「這便是黑霧怪物的手段嗎,難怪當時蜘蛛怪物說陷入黑霧之中比被眼球怪物破滅光環籠罩更讓人絕望,黑霧中仿佛一方寂滅空間,純粹的黑暗讓人心頭驚悚,更有詭異聲音影響心智!」雲景心頭快速閃爍諸多念頭。

  若其他人陷入這樣情況恐怕危在旦夕,但云景卻絲毫不慌,微微閉眼,念力擴散出去黑霧便不再能影響道他的視線。

  可就在此時危險猛然襲來,一根血紅色的骨質尖刺直指它的眉心,隨之而來的是更多同樣的骨質尖刺。

  嗡,雲景身軀一震,皮膚變成了純粹的金色,宛如神金澆築,光華流轉金光耀眼,這是一門橫練功法,防禦力了得。

  噹噹當……

  雲景施展橫練功法的時候,那一根根血紅色骨質堅持紛紛刺在了他身上,衣衫被刺穿,卻不能破開他的皮膚,甚至都沒能留下痕跡。

  可這門功法承受能力也是有極限的,隨著千百萬道尖刺襲來,他身上的衣服當即支離破碎,身上的金光也在飛速變得暗淡。

  頃刻間他身上的金光就要泯滅了,雲景當即一拳打出,虛空震盪,一座古樸斑駁的青銅古鐘出現,當的一聲悶響,音波橫掃四方,將無盡血色骨質尖刺震滅。

  可緊接著,雲景直覺手臂傳來輕微刺痛,卻是一根不起眼的血色尖刺滑坡了皮膚,順著這根尖刺看去,它來自於那黑霧怪物的本體一根軀幹,比之前那些尖刺更堅固鋒利,趁雲景分心偷襲得手。

  雲景受傷,不過那道傷口顯得微不足道,可雲景並不這樣認為,他受傷的地方傳來一陣劇痛,好似有千百萬隻螞蟻從那個地方在蔓延,欲要啃食自己的軀體,皮下道道漆黑宛如蚯蚓般的紋理蔓延,皮膚上在生長骨質,欲要以他受傷的地方開始蔓延至全身。

  沒有絲毫猶豫,雲景當機立斷,一抹鋒芒閃爍,當即把那一片血肉銷掉這才阻止了受傷之處的蔓延。

  銷掉血肉之處的傷很快恢復,雲景也顧不得衣衫破碎渾身光溜溜了,念力已經在黑暗中觀察到了眼球怪物它們的所在之地。

  當即伸手虛空一握,一張古樸長弓出現在手中,拉動弓弦仿佛扯動千里天地,兩支箭矢出現,分別朝著兩個方向眨眼消失無蹤。

  噗噗……

  虛空中傳來破碎的聲音,兩支簡直分別穿透衝來火焰區域的兩個眼球怪物破滅光環,更是將兩個眼球怪物分身一波帶走。

  一箭雙鵰不外如是,他這門取名流星的功法一次性並不止射出一支箭矢,還能朝著不同的方向!

  沒有了眼球怪物破滅光環的保護,黑霧怪物陷入了無邊金色火海之中,猙獰咆哮下被焚燒成虛無,黑霧散去,依舊是火焰翻滾的金色世界。

  仗著陣法之便,雲景一連消滅了四個敵人,還剩下二十二個!

  「不對!」

  念力掃視四方陣法內的情況,雲景猛然目光一凝,他發現隨著自己消滅的怪物分身越多,它們的其他分身氣息居然在悄然變得強大起來。

  留意到這點,雲景很快意識到,它們的分身雖然被自己消滅了,可力量並沒有消失,而是回到了其他分身之上,他幾乎可以肯定,若是自己把其中某個怪物的分身消滅得只剩下一個,那麼剩下的那一個將會獲得其他所有分身的力量加持,變得更加強大!

  這種情況雲景並不感到意外,畢竟它們目前雖然是單獨的個體,但也只是不同的分身罷了,它們彼此間也可看做同位體。

  頃刻間雲景腦海中就閃過諸多念頭,懾於火焰區域的恐怖,那些怪物暫時沒有貿然追來,然而雲景知道它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而且它們來的三十個不同分身此時被雲景消滅了八個也不曾退縮,必定是打著只剩下的一個時力量收攏歸於一身的想法,那時它們足夠強,聯手起來雲景如何應對?或許還等不到那個時候就將雲景耗死了!

  就這會兒的功夫,整個陣法徹底運轉起來,陣法內對於怪物門來說再沒有『空白』安全區域,整個陣法宛如活了過來,不同的區域在轉移,甚至還會結合起來威脅程度直線上身。

  這相當於是雲景的主場,怪物門在陣法里要遭到陣法無差別的攻擊,還得防止雲景,它們當然不是笨蛋。

  於是它們快速以獨特的方式交流應對之策,很快便又了決斷,要麼將雲景布置的陣法毀掉消去雲景優勢,要麼脫離陣法範圍才能放手施為。

  短暫交流後,它們旋轉了離開陣法區域,畢竟若是耗費時間毀掉陣法雲景不會坐視不管的,離開陣法區域它們也不怕雲景不跟來,否則昊然宗那邊的數千萬人族正好可以讓它們享受一番。

  有了決斷它們便四散朝著陣法外的方向而去。

  留意到它們的舉動,雲景很快猜到它們意圖,不過他不但不驚,反而還暗道有這好事兒?

  你們四散而逃,我正好可以下手啊。

  身影一閃他便消失在了原地,很快追上了一頭紫晶怪物,這裡本就是陣法內的雷霆區域,雲景伸手一握,一桿雷槍出現在他手中,單手執出,噗嗤一聲洞穿其軀體將它撕碎。

  並未多看一眼,雲景轉瞬去追下一個,為了提高效率,行動間雲景身上同時走出二十一個身影朝著不同方向遠去。

  風暴肆虐的區域,雙頭怪物身軀不斷被無處不在的無形風刃撕碎又恢復,雲景一道意識分身趕來,直接施展精神秘法進入它的意識世界將其意識泯滅,如此它這具分身便煙消雲散了,相當於雲景以一具意識分身和它同歸於盡。

  然而不同的是,雲景的這一縷意識徹底泯滅了,但雙頭怪物的力量卻是轉移到了其他分身之上!

  鑑於觀察到的這一情況,雲景在想,這些降臨這個世界的怪物分身們,它們想方設法的凝聚載體降臨分身,是不是在以廣撒網的方式繼續力量,而自己沒消滅一個,它們的這部分力量都會轉移到其他身上,相當於消滅得越多它們就越強?

  會不會到了一定程度,它們所有的分身都將主動把力量匯聚在某一個身上,那時將強大到何等地步?會不會發揮出超越神話境的實力?

  如果真是這樣……先解決眼下的問題吧,現在想再多都沒意義。

  對於這次的幾十個怪物分身,雲景對它們的手段都相對了解了,此時它們分散開來欲要離開陣法區域,雲景正好藉機各個擊破,以意識分身同歸於盡的方式將它們一個個快速消滅,這樣的後果是雲景頭上多了一根根白髮,每一縷意識分身的泯滅雖然對他影響不大,但也是不可逆的消耗,會損耗壽元的。

  當然,若是將來能更進一步踏足逍遙境,生命本質升華,這種消耗損失的壽命或許能補回來。

  然而逍遙境的千載壽命,似乎還包括了那個層次以前的部分?

  分散開來的怪物們逐個被雲景幾乎是『摧枯拉朽』的方式一個個消滅,它們居然都沒有做出有效的抵抗,一心想要離開陣法。

  可雲景心頭清楚,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它們明顯是在刻意為之的送死,是在借雲景的手殺掉一個個分身,因為隨著它們分身的死去,剩下的氣息在變得越發強大!

  一心想要離開陣法區域的怪我們速度自然不滿,在雲景不斷消耗它們分身的時候,它們各自都有分身來到了陣法邊緣。

  首先它們面對的是那宛如鱗片般的金色光罩,宛如天幕般把大地扣在了下方。

  轟!

  一個雙頭怪物抬手就是一斧頭劈了過去,隨著其餘分身的死去,它這具軀體已經有一百五十丈高了,一斧頭劈得那金色光罩顫抖,甚至還有裂紋蔓延,似乎它只需加把勁就能將其破碎。

  可當它收回斧頭再度劈下的時候,那有著裂紋的金色光罩眨眼就恢復了!

  這是陣法,不是一次性消耗品,集合聚靈陣後,只要陣法不被一次性摧毀都是可以自行修復過來的。

  轟~!

  雙頭怪物又是一斧頭下去,可結果還是一樣,光罩搖搖欲墜可就是劈不碎,還能轉眼恢復過來。

  它很快明白自身力量還不夠,於是溝通其他分身主動去雲景那裡送死!

  如此一來,隨著它其他分身的滅亡,本身力量節節攀升,身軀也在拔高,超過了兩百丈的高度,這個時候,這片大地上它的分身只有這一具了,同時也是最強大的時候。

  它手中那隨著自身體型增長而增長的巨斧燃燒綠色火焰再度劈下,轟一下便將前方的金色光罩劈碎一大片,當即邁步而出。

  可雲景布置的這陣法並不止一層金色光罩阻隔,它劈碎光罩邁步而出後,身後的光罩再度復原了,而它前方則是浩瀚的水幕,數十里厚,急速流動,籠罩了這方天地。

  對此它依舊是一斧頭劈過去,然而它這一斧頭雖然劈得水幕炸裂,可急速流動的數十里厚水幕卻是將它一斧頭的力量吞沒了,好似泥牛入海。

  稍作猶豫,它乾脆一步邁出踏進急速流動的水幕,想仗著龐大的身軀噸位直接走出,可結果卻是根本就站不穩,還被水流沖刷甩了進來。

  為了將它們全都留在這裡,更是為了防止餘波擴散,雲景布置的陣法起是那麼容易出去的?

  其他各個方向的怪物也差不多遭遇了類似的情況,打破了一層金色光罩卻走不出水幕席捲。

  它們被困在這裡了!

  甚至其中的蜘蛛怪物連第一層金色光罩都無法打破,相對來說,它在怪物裡面並非戰力見長,劇毒,蜘蛛絲,大頭娃娃那些才是它的拿手好戲,這些手段用於破陣並非強項。

  咔嚓咔嚓的聲音不斷響起,眼球怪物的百丈身軀上無數活過來一樣的眼球圖案射出一道道紅光射線,將金色光罩撕碎,身形一動便要上前,然而它體外的破滅光環卻是卡在金色光罩上了。

  它居然隨著其他分身的死去身軀不但沒有變大反而變小了,但翅膀上的眼球圖案也不僅僅只是圖案,而是快要化作完整的眼球。

  「你們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永遠留在這裡吧」,雲景的身影出現在眼球怪物後方開口道。

  嚴格的說起來並非它的後方,因為眼球怪物前後都有眼仁瞳孔。

  這是雲景的真身,眼球怪物能看穿虛妄,他當然是要第一個消滅的,穩妥起見,自然是真身前來。

  此時肉眼可見的,雲景真身頭上出現了一縷白髮,只有一小撮幾十根,額頭上方靠左位置。

  不是雲景要玩什麼個性,而是隨著它意識的消耗髮絲一根根變白,他自身也無法阻止,或許常人覺得雲景是在玩什麼個性,可神話境的存在卻只需要一眼就明白那代表著什麼,精神意識不可逆的消耗反饋在軀體上的表現,直白的說那是生命本質的消失,折壽的。

  說話的時候雲景手中握著一張長弓,且已經開弓搭箭了,第一個字出口的時候箭矢便眨眼極致。

  咻~!

  箭矢頃刻就落入眼球怪物體外的破滅光環上,可卻並未像之前多次那樣無往不利,它穿透崩碎三層破滅光環後停下了,卡在第四層上,甚至在破滅光環旋轉磨滅下崩碎了。

  見此雲景目光一凝,這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是『流星』威力減弱了嗎?並非如此,甚至這一擊雲景還加重了威力,只因眼球怪物收攏其他分身死去後的力量變得更強了!

  念力一掃,此時在陣法區域內,雖然匯聚而來的怪物門並沒有任何一個能離開陣法,但他們各自都只剩下一個分身了,每一個都比之前更強,強得多,強幾倍乃至十倍!

  「人族雲景,你太自大了,伱以為我們是在逃嗎?不,我們是在借你之手消滅自己分身收攏力量而已,畢竟我們總不能對自己動手吧」,眼球怪物口吐人言道。

  同樣在說話的時候它便朝著雲景展開了攻擊。

  它身上數不清快要化作實體的眼球紛紛看向雲景,道道紅色光束激射而出,但並不似之前那樣鋪天蓋地的分散開來,而是在軀體前方凝聚成了一股碗口粗的紫紅色光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雲景襲來。

  雲景眉頭微皺,意識到根本躲不開,自己已經被鎖定了,當即一掌朝著前方打出,一面漆黑盾牌樹立在前方。

  可那看似堅不可摧的盾牌在眼球怪物凝聚的紫紅色光束下摧枯拉朽便被粉碎。

  好在盾牌稍微阻擋了光束一點時間,雲景體外藍色光球旋轉將光束牽引避開。

  眼球怪物激射而出的光束停下,它之前被雲景箭矢粉碎的幾層破滅光環重新凝聚,軀體從金色光罩上掙脫下來,口吐人言道:「你們別演了,借他之手收攏分身力量,現在是時候聯手將他徹底消滅了」

  說著它的話音落下,其他方向的幾個怪物紛紛掉頭朝著這個方向襲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