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魔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敵襲!」

  當沈金霄的身影自灰濛濛的霧氣中走出來的時候,洛嵐府的車隊頓時如臨大敵,以袁青為首的洛嵐府精銳高手皆是面色劇變,同時有著悽厲的警戒聲響徹而起。

  鏘!

  所有的洛嵐府人馬皆是抽出武器,一道道相力如明火般的點亮起來,屬性不同的相力光焰點綴在這條長長的大道上,從高空俯瞰下去,猶如一條色澤艷麗的巨蟒。

  李洛與姜青娥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只是兩人盯著前方大道盡頭那道人影的眼神,皆是充滿著凌冽的殺機。

  「沈狗,你果然還是出現了。」李洛開口。

  沈金霄微微一笑,道:「李洛同學,對導師如此不敬,可是會受到懲罰的哦。」

  李洛眼神鄙夷的看著沈金霄,道:「你還有臉自稱導師,如果素心副院長在這裡,怕是嘴巴都能給你撕爛,學府待你不薄,你從學府也獲得了諸多修煉資源,結果你卻勾結「歸一會」,害得學府相力樹被毀,無數人流離失所。」

  「沈金霄,你真是我迄今為止見過的最令人噁心的反派了。」

  面對著李洛毫不留情的諷刺,沈金霄卻仿佛是唾面自乾,臉龐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他搖搖頭,道:「我在學府,可不是單純的享受資源,我同樣也付出了努力,所以我與學府之間,只是單純的一場交易而已,背叛之言,自然是有些無從談起。」

  「歸一會給了我無法拒絕的條件,那我另投下家,也是理所應當的。」

  「至於學府被毀...」沈金霄微笑道:「那是他們無能,與我何干?」

  「好了,李洛,這些無用的話,也就不必再多說了...」

  沈金霄的目光,緩緩的從李洛身上,轉向了一旁的姜青娥,此時此刻,他看向姜青娥的眼神變得無比的熾熱以及...貪婪,這種眼神,以前在學府的時候,他就想顯露出來了,但為了不暴露,他還是強行的忍耐了下來。

  而如今,就不需要再忍耐了。

  「青娥同學,這一天,你可知道我等了多久嗎?」沈金霄柔聲道。

  「從見到你的第一天...我就對你那一顆神聖無瑕的光明心生出了難以遏制的貪婪,我難以想像世間會有如此完美的存在...」

  姜青娥望著那面龐因為亢奮激動而隱隱有些扭曲起來的沈金霄,倒是微感恍然,淡淡的道:「原來你所為的,是我這一顆光明心。」

  怪不得以往總是在沈金霄身上敏銳的感知到一絲隱晦的覬覦,但那種覬覦又有點特殊,原來沈金霄覬覦的,並非是她這個人,而是她這一顆飽受光明相力洗鍊的光明心。

  這顆光明心給予了姜青娥感知人心的能力,這也是為何當初沈金霄即便竭力壓制內心的覬覦,卻依舊是被她感知到了一些細微惡意,於是她就果斷的選擇了調換導師。

  「九品光明相淬鍊而出的光明心,是這天地間至純之物,也是天地間至高的美味。」

  「但是如此純淨的光明心,卻並非是我的最終目的,因為我想要的,是一顆有負面情緒凝聚的光明心。」

  沈金霄聲音溫和,道:「當純淨的光明心中,出現了那種濃郁的負面情緒,兩者交匯,對於我而言,才是世間最美好之物,你們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當其聲音落下的時候,其身後有光影交織而出,化為了一頭通體呈現白色,如同鼠狀般的奇特生物光影。

  當那道光影出現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仿佛有種錯覺,他們內心中的聲音,被對方盜取過去了一般。

  「這是沈金霄的第二相,心獸相。」

  郗嬋導師冰冷的聲音此時從後方響起,她的身影出現在了李洛,姜青娥身側。

  「此相具備迷惑人心的奇特能力,與其交手,需要時刻緊守內心清明。」

  郗嬋眼神如刀子般的盯著沈金霄,道:「但是從未聽說心獸相,需要去覬覦光明心。」

  「心獸相?」

  沈金霄嘴角掀起一抹戲謔的笑意,道:「郗嬋,你們所知道的情報,只是我顯露出來讓你們知道的而已...其實從一開始,我的第二相,就不是什麼心獸相。」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www.yeguoyuedu.com 安裝最新版。】

  當他這句話落下的時候,李洛等人頓時見到,其身後的那道如白鼠般的奇特生物光影竟然是在此時蠕動了起來,白鼠血肉被撕裂,竟是有黑色的液體從中流淌出來,同時血肉掙扎著,漸漸的化為了一隻漆黑的扭曲之物。

  那仿佛是一顆黑色血肉鑄就而成的扭曲心臟,在那上面,有四顆暗紅色的眼瞳睜開,而其下面,裂開了一隻流淌著黑色液體的大嘴,大嘴中,仿佛是蘊含著一座深淵。

  一股濃濃的詭異氣息,隨之升騰起來。

  郗嬋見到這一幕,眼中終於有一抹震驚浮現出來。

  「這是...魔相?!」

  李洛與姜青娥聞言,皆是一怔,道:「導師,魔相是什麼?」

  「世間萬相,總體而言僅有兩類,元素相與萬獸相...但還有一種以此延伸出來的後天衍變之相,那就是所謂的「魔相」,這似乎是「歸一會」的宗旨以及追求所在,他們到處作孽,釋放異類,最終的目的,就是讓自身的相性獲得另類的升華,而我們一般就將這種被污染升華後的相性,稱為「魔相」。」

  「這沈金霄將自身的「心獸相」進行了某種污染升華,或許嚴格來說,現在他的第二相,不應該是「心獸相」,而是,「心魔相」。」

  「怪不得他一直在針對你,試圖以各種方式對你進行打擊,他的目的,是想要以你為媒介,讓得青娥同學那顆神聖精純的光明心出現破綻,他就好藉此種下污染之種,待得最終光明心被污染後,他就能夠吞食「光明心」,再次讓自身魔相升華。」郗嬋導師的聲音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起來。

  李洛眼瞳微縮,這倒是說得通了,以往在學府,沈金霄對他的諸多阻擾,在別的人看來,或許是因為他與姜青娥的婚約,導致沈金霄心中嫉恨,可真實原因,卻是試圖讓姜青娥光明心出現破綻,好令得沈金霄趁虛而入。

  「這樣看來,裴昊背後的人,真的就是你了。」李洛陰沉的道。

  沈金霄笑著點點頭,很是坦白的道:「沒錯,本來是打算借他的手將你擊潰,奪得洛嵐府,進而打擊姜青娥的,但可惜,那個廢物比我想像的還要沒用。」

  「不過也無所謂了...經過這麼久的觀察,我已經發現,李洛,你就是姜青娥的破綻。」

  他笑眯眯的盯著李洛,那眼神卻是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所以今天...」

  「我要當著她的面,將你殺了。」

  嗡!

  而就在沈金霄這句話落下的瞬間,後方一輛車輦內,一道驚天刀氣猛然爆發,那刀氣之中蘊含著難以想像的凶煞之氣,刀光捲起,仿佛將這片天地間灰濛濛的惡念之氣盡數的盪除,斬碎。

  一刀斬出,天地皆被分割。

  同時隨之被分割的,還有著前方那沈金霄的身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