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怪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403章 怪異

  楊林分出意識,附身紙人。

  被虎丫掛在脖子上進入揚府之中後,立即就感覺有些不對了。

  雖然滿目富貴,四處雕樑畫棟,曲徑通幽,處處鶯歌燕舞。

  在這種極致奢華的富貴氣息之下,卻掩飾不住其中的衰朽和無力。

  災氣,禍氣亂竄……

  放眼望去,人人烏雲蓋頂,眉心帶煞。

  雖然隱晦至極,或許氣機還未顯現,但是,楊林卻是能夠提前一步看得到。

  身眼術、心眼術,結合心靈力量的至誠之道,化為天眼之後,隱隱形成了一道粗淺的神通。

  神通這東西,是不太講道理的。

  既然是眼類神通,那自然能看到同境界的人全都看不到的一些東西。

  雖然,他的天眼能力境界還不太高,或許看不出許仙的前世今生,也看不出福緣天運等東西。

  但是,擺在眼前,即將發生的慘事,或者已經顯化出來的邪氣、淫氣,還有一種迷醉顛倒的心念之氣,卻是一眼就看穿了。

  就如一個人看不見空氣,也看不出臭氣應該是什麼模樣,沒聞到之前,就算是說都說不出那種感覺。

  但是,一走進農家旱廁之中,就算你閉上眼睛,即算看不到太過噁心的景像,光是那種氣味撲面而來,都足以讓你把剛剛吃下的東西全都嘔吐出來。

  青木劍館來的是一個四十出頭的道士,面容木訥,似睡非睡的模樣,走在前方,就象是一直沒有睡醒。

  一進入楊家占地極其寬闊的大園子裡,就停下腳步,皺眉道:「這裡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李捕頭,你真的打聽清楚了,這裡只是有著小鬼纏人?

  莫不是看錯了,有大妖現身,兩百兩銀子的定金就想要買我這條命,可太便宜了一點。」

  咦……

  楊林意念一探,心想這中年道士還有幾把刷子,他雖然什麼也沒看出來,卻還是感應到了有什麼不對了。

  他雖然只是嘴裡念叨著嫌錢少,並沒有把自己說的話當真,也不是真的認為此處有什麼大妖出沒。

  但是,這句話一出,就代表著即算他的顯性意識沒發現,潛意識其實已經在提醒他自己,包括同行者。

  在科技世界,這話叫立旗,在古時候,叫一語成讖。

  旁邊的一個背著長刀,滿臉橫肉的光頭漢子,卻是哈哈朗笑幾聲,「所以說,你們那些牛鼻子,平日裡只會誑騙一些達官貴人,以長生之事誘人入彀,真正遇到硬仗了,還得看我明王堂。

  鄧木頭,你要怕了,不如回去吧,這事我明王堂就接了。」

  他雙臂微微交錯相撞,頓時發出金鐵般的響起,能看到肌膚之上,若有若無透出絲絲金光。

  明王堂弟子八百,真正能修成不動明王身這門佛家功法的,包括堂主法源在內,也僅僅只有四人。

  而眼前的鄭倫,在明王堂弟子之中排行第二,金剛刀法得碎滅金剛之意,無論是人是神是鬼,都可一刀碎。

  當初這傢伙技藝初成,就在城中四處挑戰,還曾經跑到鎮獄武館鬧了一場,挑戰館主,把原身打得灰頭土臉,然後揚長而去。

  所以,鎮獄武館收不到徒弟,鄭倫此人絕對功不可沒。

  當然,那件事,已經有些年頭了,虎丫才剛剛十歲,身體也正常得很,沒有如今這麼健壯。

  鄭倫就算是見著虎丫跟在身後不遠處,也沒有認出她來。

  而虎丫呢,卻是低眉垂首,一言不發的跟在李公甫身後。

  丫頭雖然在武館之中,跟自家師父吵吵鬧鬧的,全沒個正形,活潑得很,還能做出扛著師父洗澡的事情,看起來膽子的確是很大。

  但她骨子裡,其實是個很文靜的女孩。

  尤其是很聽師父話。

  出門前,楊林吩咐過了,凡事不要出頭,混點車馬費就行了。

  這話,她是牢牢的記在了心底。

  不過,這時候,幾個聚齊,還剛剛趕到目的地不久,她就聽出了不對之處。

  「你們兩位,都拿了二百兩銀子的車馬費嗎?」

  「是啊,怎麼了?」

  鄭倫牛眼一翻,側頭望來,詫異的看向虎丫:「你是?」

  他不記得杭州城中有過這麼一個「漂亮」得只能看頭的妹子,目光定定的在虎丫的胳膊腿上掃過,眼神倒是慎重了三分,試探問道。

  「我是鎮獄武館的大師姐,楊小蠻。」虎丫全沒心計的說道。

  她雖然很看不慣這個橫肉漢子,還記恨著當年對方趁師父身上有傷,打翻師父的事情,倒也還算有禮貌的回話。

  「鎮獄……」

  鄭倫滿頭霧水,想半天沒想起來到底在哪裡聽過這名字,轉身問李公甫,「李捕頭,你們衙門監獄獄卒們,還開了一個武館來專門訓練嗎?

  有時捉到厲害的人物,沒有高手坐鎮,的確是很容易被人走脫。不過,想要訓練獄卒的話,可以來找我們明王堂,包教包會,會費低廉,很合算的。」

  虎丫心裡本來有些不忿李公甫的兩樣標準。

  都是來辦事的,憑什麼別的兩家武館派出弟子出手,收了二百兩車馬費,自己就只是收了五十兩。

  被鄭倫這麼一說,想起自家鎮獄武館原來根本就不出名,應該是李公甫看著熟人的面子上,給自家送福利來了吧,應該是如此。

  『五十兩不少了,可以買很多肉食,也能給師父置辦一些新衣服,他那衣服都穿了四五年,有些脫色,影響武館形像,不利於招生。」

  虎丫微微有些自卑,就不太敢多話,只是默默的跟著一行人到了正堂,這時就有一個滿頭鶴髮,身形清瘦的老者迎了上來。

  「請,二少爺已經在等著諸位了。」

  老者看起來一派儒雅,禮數周到,吩咐著奉上茶水糕點,並且,還把幾人引到了客座。

  一個三十來歲,留著兩撇好看鬍鬚的中年人,站起來,微微拱了拱手,算是見過幾位高人,「府里的事情,李捕頭想必已經跟諸位說過了,具體是個什麼情形,在下也說不太清楚。

  只是,府內老夫人幾位,這段時間,迷上了打馬吊,經常整宿整宿的不見人,房內傳出歡笑之聲,卻也沒人能見得著她們。」

  「怎麼個沒人見得著她們?」

  青木劍館鄧方柳,畢竟算是道家出身,他雖然是學的劍,對某些事情還是很敏感的。

  此時就聽出了關鍵所在。

  李公甫當初述說事件之時,只是說了點子很扎手,非一般的手段所能應付,具體事情,卻是沒有講得太過清楚。

  這當然是主家拿錢財封了口,有著保密的原因在。

  李公甫知道了,也不好多說。

  「就是轉來轉去的,走不進院子裡面去,像是被迷了魂似的,原地打著圈圈。」

  旁邊的老者嘆了一口氣說道。

  只有請到了家裡,才好把這種事情說出來。

  否則,楊府招了邪祟之事一旦傳將出去,就會傳得滿城風雨的。

  不但會影響到楊府清譽,還會對楊家名下的眾多生意造成巨大影響。

  老爺雖然在京城做了十年京官,但畢竟致仕多年,方方面面的影響力,也漸漸弱了下來。

  不說人走茶涼,有些請託也不是很管用就是了。

  因此,就對名下的生意和錢財看得很重了。

  畢竟,兩個兒子,也不是求學做官的材料,也干不出什麼太過有出息的事情,能保證富貴一生,就很不錯。

  這要是,楊家鬧鬼的傳聞讓市井小民得知,還不知會傳成什麼樣子呢?

  什麼扒灰啊,逼死下人啊,報應啊,冤屈啊……

  種種不堪的謠言都可能會傳出來,到時候,楊府明明啥事也沒有,都會臭大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