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兇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405章 兇橫

  「老豬……」

  楊林附在紙人里的意念,第一眼看過去。

  看到這惡形惡狀,黑毛如針的豬頭人身怪物,心裡也是忍不住微微一驚。

  若真是那傢伙,自己還不得有多遠走多遠,直接把虎丫帶著逃離現場。

  現階段,那位雖然在傳說中好吃懶做,好色無能,但在普通人的世界裡,基本上是無法對付的強大存在。

  就算是法海和白娘子來了,加一塊都不一定夠它打。

  楊林自然也是扛不住的。

  第二眼看去,天眼幽微,就看到了那豬頭身上巨大的血煞之氣,以及那一朵福運紅雲吉氣,兩者奇異的結成一塊,有著衝突又有著和諧。

  視線飄遠,再往後看,看到香炷點燃處的烘桌後面,那個凶神惡煞鍍著金漆的豬頭人身像,立刻就明白了。

  『這並不是豬八戒,而是一頭野生豬妖,或者說,是受人供奉的豬妖,所以,有著香火心念吉氣,又有著殺人害命,淫一亂眾生的惡煞之氣。』

  『也真是奇怪了,好端端的楊府之中,為何要供奉這等豬妖,難道他們嫌棄自家宅院太過安寧,想要找一點刺激不成?』

  楊林畢竟是初來乍到,對這個世界的細微規則和民俗風情還是有些不了解的。

  原身也是在江湖之中拼命找食,弄不太清大戶人家到底在想些什麼,說白了,就算是加入鏢局那段時間,也沒有經歷過太多的詭異之事,少見妖魔鬼怪,否則的話,他也活不到現在。』

  倒是李公甫,因為本身職位的原因,算是見多識廣。

  一見到這頭豬妖,他的臉色唰的一聲就變得慘白,「你們竟然偷偷祭拜五通神,還喚醒了祂的獸性貪慾之心,真是該死。」

  雖然心裡暗暗叫苦,看到後院竹林花圃之間的一堆堆骨頭,又見到那不堪入目的一幕,還有明王堂二弟子鄭倫在釘耙之下掙扎的情形,想要逃,那腳步卻怎麼也邁不出去。

  「呵呵,還修練了佛門功法,肯定有嚼頭。」

  豬妖釘耙擼了兩把,竟然沒有把鄭倫的肉身徹底搗爛,只是看到血如泉涌,金光越來越淡。

  似乎是有了食慾,這傢伙也顧不得其他動作,被本能所操控,黑風起處,一把就抓過鄭倫的身體,對著大腿一口咬了下去。

  獠牙鋒利,喀巴一聲,就咬斷了鄭倫的右腿,這位明王堂二弟子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此時生命強悍,仍然沒死,只是拿眼望著遠處數人,眼中露出驚恐神色。

  「救……救我。」

  來的時候意氣昂揚,他絕對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妖怪嘴裡的吃食。

  「救人,殺妖……」

  李公甫能當上捕頭,自然不是什麼膽小怕事之人,先前只是心頭震撼,腦子一下懵了,此時回過神來,就是舞刀疾沖。

  手中雪亮鋼刀,舞成一團暴風,嗚嗚厲嘯著,向前疾斬。

  沒人看得出來,他一瞬間出了多少刀。

  這就是李公甫這些年來東拼西湊,以鎮獄刀法為基,改造出來的亂披風刀法,別的要點沒有,追求快與狠。

  面對大是大非關頭。

  不但李公甫沒有退路,那青木劍館的鄧方柳道士也是別無選擇,此時他決不能不戰而逃。

  牙關緊咬,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在自家靈劍之上,縱身如同柳絮飛舞般,就刺向豬妖的眼睛。

  同時,他左手掐訣,地面就生出無數藤條,如蛇般蜿蜒遊動著,捆住妖怪的手足。

  「嗷……」

  豬妖眼中透出血紅瘋狂之色,順手扔掉掙扎慘嚎著的鄭倫,也沒有揮舞釘耙,只是張嘴向前狂吼。

  黑風起處,一股比晴天炸雷還要響亮沉悶無數倍的響聲,震得疾沖而上的李公甫身形頓住,刀芒再也砍不下去。

  身體失重一般,被黑風倒卷飛舞,啪的一聲撞在屋瓦上,砸出一個破洞掉落下來,一時頭暈腦脹,身體煩惡,站都站不起來。

  鄧方柳劍鋒堪堪刺到豬妖的眼皮,被一股聲音衝擊在胸膛,哇的一聲,又吐出一口血,強自撐著手掌發力,劍鋒刺落下去。

  叮……

  豬妖眼皮一搭,就閉上眼睛,劍鋒刺得火星直冒,只是割去了幾根黑毛。

  「不好。」

  鄧方柳大吃一驚,心裡暗暗叫糟,眼前黑影閃動,他只來得及迴轉劍身,順手一擋。

  喀嚓之中,劍身就已經斷裂,整個人如同皮球般,倒飛十數丈,撞破了牆壁,跌在磚瓦殘垣之中,掙扎著爬起來,臉上已經一片死灰。

  「完全打不過,青木劍館的名聲,這次也被毀了。」

  可想而知,今日楊府除妖一戰,如果讓這豬妖大發凶威,屠盡楊府老小,並且,衝到大街之上,亂殺一通。

  不但杭州知府衙門抗不住這等醜聞,城內幾大武館也會大失人心。

  尤其是青木劍館和明王堂弟子還在現場的情況下,竟然無能為力。

  他心中暗恨,楊家偷偷摸摸的祭拜五通神,想要發財求官,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卻不能無休止的答應五通神的條件啊。

  看這豬妖的凶性和貪婪淫邪,估計平日裡沒有少受血食祭拜,已經被養刁了胃口,而且功候大成,勢大難制了。

  『就算是師父,師父來了,也不一定能扛得住這等凶妖邪神。』

  鄧方柳心裡轉著念頭,正在絕望中,卻發現,那豬妖竟然沒有跟著上來補上一擊,而是轉過頭去,身體搖晃了起來。

  嗡……

  一聲沉悶至極的響聲出現,整個楊府都仿佛顫了幾顫,黑煙稀薄處,一個巨大壯碩的身影,在豬妖身後出現。

  那壯碩身形長著一張嬌俏的小臉,一雙杏眼之中,全是憤怒。

  手裡提著如同門板般的鐵胚黑色巨刀,此時已經有些彎曲變形。

  剛剛就是她不知何時,已經摸到了豬妖的身後,一刀就悶在那東西的後腦袋之上,打得豬妖一個趔趄,搖頭晃腦有些不太清醒了。

  可惜的是,就算這樣,也只是把豬妖的腦袋打出了一個大包,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損傷,反而激怒了對方。

  「你該死。」

  豬妖徹底憤怒了。

  手中釘耙倒拖而起,舞動狂風,摟頭砸落。

  虎丫正想退避周旋,突然從脖頸處滲入一股熱流,身體升起一股炙熱之氣,感覺全身肌肉都暴突起來,象是充滿了無窮力量。

  耳中聽到細如蚊蚋的聲音,「不要虛它,正面硬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