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壓制戲霸之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研讀會一結束,硝煙味漸漸消失。

  陳客辛滿意地離開,打算把《失孤》的劇本,送交老搭檔張驥回爐再編,所幸鬧出的分歧聚焦在劇情的中後段,前期的拍攝計劃不受絲毫的影響。

  彭三原鬧心歸鬧心,但不至於不識大體。

  她是半路出家當的導演,之前擔當家庭婚姻劇的編劇,拍攝技法、視聽語言、構圖色彩等理論基礎只是個二把刀。

  跟過組,但接觸的全是電視劇,電影調度跟電視劇可大不一樣。

  所以,陳客辛以及葉秦提供的意見,作為新人導演必須慎重考慮。

  至於面子,一個是港圈名導,一個是柏林影帝,相當於倆王者,兩個王者肯當打野輔助,奶你一個剛剛30級排位的ADC,還想怎樣?

  收拾心情,輕輕吐口氣,準備走向即將開拍的場景地,就見一群工作人員偷偷地堵在化妝間,人頭攢動,似在偷看。

  「李老師,你們在看什麼?」

  問話的對象是李屏斌,灣灣著名的攝影指導,《花樣年華》里幾場經典的光影布局,全賴他手,與杜可風並稱的光影詩人。

  李屏斌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唇,笑眯眯道:「中青兩代影帝的對戲可不多見,仔細看,他們從服化道開始,就已經『比拼』上啦!」

  彭三原好奇地透過民房破碎的玻璃窗戶,朝屋內望去,化妝間裡——

  劉天王身穿深灰色夾克,黑色褲子,腰間綁挎包,一面接受化妝師的塑型妝發,兩鬢染白,臉部畫上飽經風霜的老人斑,一面讓助理拿銼刀,把指甲銼得坑坑窪窪。

  而另一邊,背對劉天王的葉秦,看著化妝鏡里的自己,曬黑棕黃的皮膚,略顯邋遢的蓬頭,沾著機油的衛衣,破洞牛仔褲,完全異乎前世景柏然的白淨面相。

  廢話,修機車的老少爺們,哪個會是乾乾淨淨?

  旁邊,站著一位特意從劇組找來的工作人員,叫郭雲,閔建土生土長的本土人,正在用軟軟的閔建口音,朗讀接下來曾帥對戲的台詞。

  劉天王轉過頭道:「葉仔,你呆會兒打算說閔建話?」

  「是啊,華哥,我覺得曾帥幼年被拐,語言系統沒有完全開發,生活在閔建,理所當然應該會閔建話,至少也是帶閔建口音的普通話。」

  葉秦由外至內地重新塑造「曾帥」這個角色,地方方言可以讓形象天然的接地氣。

  劉天王說道:「彭導恐怕不會樂意,之前我也提議學習方言,但是她說必須用普通話,說是不需要用方言來增加影片質感,不希望把整個片子變成一個突出地域性的電影。」

  呵呵,所以她拍出的「曾帥」他喵地出戲,哪是一個走丟失散的孤兒,完全是一個隱居的富二代。

  況且方言可不只是增強影片質感,飆方言是能讓電影裡的人物更「真實」!

  《無名之輩》,穿插著川渝話,山城話,黔貴話,突兀膈應,但聽著倍兒親切倍兒喜感。

  關鍵方言的很多意思味道,不是普通話能夠表達。

  就好像《老炮兒》里,百花居士演的張曉波,胡同里長大的小炮,出口沒點京片子燕京味兒,燕京人可是嘴強王者,京片子懟人,丫的全篇不帶髒字的!

  葉秦依然堅持自己的主見,只是剎那間,摸摸下巴,不禁腦海里迸出一個念頭:

  我這算不算戲霸行為?

  ……………………

  某修車鋪,老闆是劉天王的忠實粉絲,二話不說,主動借出。

  鋪面不小,攏共有一百多平米,牆壁上掛著各種機修工具、零部件,空地擺放著廣告贊助商提供的摩托車。

  店面四周,密密麻麻堆滿圍觀的群眾,男女老少聽說劉天王、葉秦亮相演戲,不少經營店鋪的老闆,顧不上看店,湊熱鬧地擠入人群,只為目睹明星風采。

  當葉秦、劉天王從化妝間走到修車鋪正見時,掌聲喝彩聲此起彼伏。

  「請大家保持安靜!」

  「請大家安靜,一會兒我們就要拍戲,麻煩配合下劉天王、葉秦的工作,謝謝!」

  劇務長手持喇叭,指揮場工連成如同城牆的一排,將陷入高潮興奮的追星人群隔在劇組之外。

  「嚯!」

  陳客辛看到風塵僕僕農民扮相的劉天王,大感意外道:「我原以為華仔扮農民不行,這回令我刮目相看。」

  葉秦睨了眼劉天王,他用鹽摩擦而粗糙的面孔上,隨即露出微笑,顯然千辛萬苦塑造的形象得到認可,發自內心產生成就感。

  早年章國師曾說劉天王演不了「農民」,但直到《失孤》上映立刻改口,主動邀約《長城》。

  emm,這算是因福得禍嘛,得虧集火集中在章國師、大甜甜身上。

  「葉秦,呆會兒出演的戲份里,有幾個鏡頭需要拍下你組裝修理機車的畫面,修車老闆可以……」

  陳客辛說話間,走到正中央的小型起降台,指了指固定其上的機車。

  劇情里,雷澤寬發生車禍,路過的曾帥好心救下,帶到修車鋪內免費修車,由此結緣相識。

  「陳監,不用,機車我會修。」

  葉秦頂著彭三原、劉天王等人詫異的目光下,帶上手套,打開修理箱,扳手、螺絲刀、手錘等出現在眼前,輕車熟路地運用工具,如同庖丁解牛一般,拆卸摩托車的零部件,流暢麻利的動作,旁人一看就知有貨!

  劉天王咋舌不已:「葉仔,你喜歡機車?」

  「當然,華哥,機車是男人的浪漫!」

  葉秦打個哈哈,其實是簽到飛車課程時,順帶學一手機車修理。

  陳客辛拍了拍手,讚賞有加:「一個肯破相,一個肯吃苦,我有預感,雖然是一個公益片,但但得到的成績超乎想像!」

  彭三原興奮不已,劇本修改的不滿立刻拋之腦後,劉天王,金像金馬影帝,葉秦,某花柏林影帝,臥龍鳳雛在手,天下我有!

  「那等什麼,趕緊試戲吧!」

  「這裡是哪裡?」劉天王用半咸不淡的普通話發問,語氣透著虛弱,仿佛剛剛從驚險的車禍轉醒。

  「武(mu)夷(i)山(sua)。」葉秦說的是閩南話,帶著淡淡的地瓜腔。

  彭三原制止道:「咔,慢著,葉秦,不要說方言,都用普通話!」

  「我覺得曾帥這個角色必須使用方言。」

  葉秦語氣堅定,強調道:「華哥的雷澤寬不用,是因為他這個父親,行走在華夏大地15年,大江南北地尋孤,去那麼多地方,不可能每到一個地方都用方言交流溝通,這擺明不現實,全國推行普通話,所以用普通話相當地貼切。」

  「但曾帥不同!曾帥是走失兒童,是一個黑戶,沒有戶口,沒有身份證,根本上不了,吃百家飯長大,在閔建長大不說方言可能嗎?」

  「而且,使用閩南話,最深刻的意義的在於最後,在雷澤寬的幫助下,他尋找到至親,他的父母是川渝人,可他不會川渝話。」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他沒有鄉音,一次人犯走丟,天隔南北,再一次見面,他說的閩南話,父母一句話都聽不懂,雞同鴨講。」

  「你說的有道理,但不是普通話,使用方言會讓影片的調子看上去很土,很鄉土化。」

  彭三原無奈道:「我不希望影片呈現出的,是一種第六代的地下電影。」

  葉秦滿頭都是黑線,雖然打心底不喜歡第六代電影,從內容到技法,可他喵用「土」,用「鄉土化」就離譜。

  賈科長早年拍的片,的確男女主都會用上晉西方言,那是貼近真實,而不是土氣!

  《大決戰》三部曲,一代的偉人們說著全國各地方言口音,難道也土?

  「秦子,我同意彭導的建議,要考慮到主流市場,雖然是公益電影,但必須考慮到普通話受眾比方言受眾多得多。」

  陳客辛這回站隊彭三原,也並非無私心,《失孤》也有「我們的」工作室投資,沒轍,不給投資額,陳客辛懶地當監製,恨不得馬上搞個同題材掙錢。

  前世,華宜就找到陳客辛出任監製,但看完劇本果斷拒絕,接著詭異地展開《親愛的》拍攝,明明申報籌拍都比《失孤》晚,卻偏偏趕在《失孤》之前,提早上映。

  emm,陳客辛不地道啊!

  葉秦砸吧著嘴,尋思不能為了角色,不給導演監製面子,很容易被打上「戲霸」的標籤。

  星爺,李保天,就因為對戲太講究苛刻,跟劇組主創主演摩擦不斷,人緣很差。

  考慮到名聲口碑,不得不退讓道:「行,我退半步,可以不用方言,但曾帥說的普通話,必須是帶閔建口音的。」

  不等彭三原再三爭取,陳客辛直接同意:「可以!」

  葉秦朝陳客辛看了眼,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

  丫的,劉天王都是粵語口音的普通話,你還不興我說閔建地瓜腔的普通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