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二十一章:斗帝血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蕭薰兒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蕭炎,她深信自小一直照顧自己的蕭炎,絕對不會害自己。

  而且,這段時間以來,蕭薰兒對沈浪的種種手段已經是驚為天人,許多蕭炎所說的話她不得不當真。

  對蕭薰兒來說,沈浪的承諾是一次機會,就算是不為了自己,為了蕭炎,她也會如此選擇。

  「好!你應該慶幸你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一滴精血換一個無限可能未來,這筆生意很划算!」沈浪說道。

  蕭薰兒也不知道自己的選擇到底是正確還是錯誤,但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蕭薰兒就不會再遲疑。

  一滴精血被蕭薰兒交到沈浪手中,沈浪將這滴鮮血拿在手中,元神之力凝聚在其中,探尋著斗帝血脈的奧秘。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沈浪才長出一口氣,若是仔細觀察,在沈浪的雙眼之中,隱隱還有無數銘文閃爍。

  「好了!現在就開始吧,我幫你徹底煉化斗帝血脈!接下你放鬆就可以,無需緊張!」沈浪說道。

  蕭薰兒剛點點頭答應,一股無比浩瀚的力量就籠罩在她全身,讓蕭薰兒瞬間陷入失神狀態。

  這股力量是如此的浩瀚,如此的至高無上,蕭薰兒發誓自己這輩子都沒見到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

  自己那位九星斗聖巔峰層次的父親有這樣的力量嗎?蕭薰兒儘管不願意承認,但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此時,沈浪已經以無上元神之力,探入蕭薰兒的身體內部,找到了斗帝血脈的源頭。

  在沈浪看來,所謂的斗帝血脈,其實就是斗帝層次的強者,將自身領悟的天地印記融入到了自身血脈之中。

  或許在以前,沈浪對斗帝血脈還不是很了解。但剛才蕭薰兒的那滴精血,已經讓沈浪窺視到斗帝的秘密。

  斗帝的後人因為血脈中有斗帝留下的天地印記,其實就相當於一出生就與天地有了緊密的聯繫。

  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說的就是這種情況。每一個擁有斗帝血脈的人,都是天地的寵兒。

  修煉的速度比一般人快很多,突破境界更加容易,自然而然就能讓擁有斗帝血脈的人,輕而易舉成為絕世天才。

  但斗帝留在血脈中的天地印記,隨著時間的流失會慢慢的稀薄,直至最終消失不見。

  當然,也不排除後輩之中會出現天賦異稟之人,斗帝血脈會無比的濃郁,蕭薰兒其實就是這種情況。

  天地印記這種東西太過於高端了,那是斗帝層次才能掌握的世界本源之力。

  在斗帝境界之前,許多斗帝血脈的後輩就算是擁有天地印記,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沈浪要幫助蕭薰兒徹底煉化斗帝血脈,從而一舉打破斗帝血脈的桎梏,方法其實也非常的簡單。

  沈浪準備徹底將斗帝血脈中的天地印記徹底粉碎,然後再將粉碎的天地印記化為世界的本源之力。

  畢竟,存在於斗帝血脈中的天地印記,是曾經的斗帝領悟的,適不適合自己的後人,其實很難說。

  比如,曾經有一位斗帝領悟了屬於火的本源,他的後輩修煉的也是火屬性的功法,但這就真的適合自己?

  就算是合適,但火有千面萬象,祖宗領悟或許是火的某一種特性,後輩想要再去領悟同樣的力量,其實非常的困難。

  成功的希望並不是沒有,只是非常的渺茫。而且,就算是達到了斗帝境界,未來的路也被定死了,想要攀登更高境界,無疑會難上加難。

  但若是將天地印記化為本源之力,那又將完全不同。修煉速度與突破境界不會有絲毫變化,未來卻有了無限可能。

  簡單來說,斗帝血脈等於說是先輩給後輩留下了一幅畫,後輩只需要照著臨摹就行。

  畫出來的東西自然很難擺脫先輩的影響,而且就算是畫的再像,假的也不可能變成真的。

  沈浪要做的就是將畫徹底抹除,但無論是紙張、畫筆、顏料,蕭薰兒將一樣不缺,可以自己隨意作畫。

  畫出來的東西可能會很好,也可能會很差,具體如何就要看蕭薰兒自身的造化了。

  不過這也是相對而言,無論如何,蕭薰兒還有作畫的資格,許多人別說畫畫,筆都沒有一根。

  浩瀚的力量將蕭薰兒體內的斗帝血脈全部凝聚在一起,一尊偉岸的存在出現在沈浪面前。

  這是蕭薰兒體內鬥帝血脈的源頭,古族曾經出現的那位斗帝,雖然只是曾經的印記,但依然強大無匹。

  好似是感覺到了危機,這尊偉岸的斗帝渾身燃燒烈焰,一拳向著沈浪的元神轟擊而來。

  依然有些虛幻的元神之形,在沈浪的掌控之中,同樣是一拳轟出,與偉岸的斗帝碰撞在了一起。

  浩大的力量瞬間浮現又瞬間湮滅,這並不是真實力量的交鋒,更像是一種精神意志的交鋒。

  別看偉岸的斗帝聲勢浩大,但在沈浪元神之形的一拳之下,摧枯拉朽的力量瞬間摧毀一切。

  偉岸的斗帝瞬間消散,無數玄妙的銘文瞬間破碎,屬於曾經那位斗帝的印記,已經被沈浪徹底抹除。

  笑話!就算是活著的斗帝,在沈浪一拳之下也討不到好,更何況只是斗帝曾經留下的印記?

  斗帝留下的印記破碎,但印記之中的力量卻並未消散。在沈浪的掌控之下,全部化為了最本源的力量。

  在《斗破蒼穹》的世界中,世界的本源之力又被稱之為源氣,那是斗聖突破到斗帝境界的根本。

  只是,到了如今這個時代,《斗破蒼穹》的世界中,源氣匱乏,造成許多人無法突破到斗帝層次。

  現在,沈浪將蕭薰兒的斗帝血脈粉碎成源氣,就等於給了蕭薰兒一個突破到斗帝境界的機會。

  在如今的《斗破蒼穹》世界,這是無數強者求都求不來的機會。光是這一點,蕭薰兒就賺大了。

  事實上,曾經也不是沒有人異想天開,妄圖用斗帝血脈之中的印記來突破到斗帝的境界。

  就比如蕭炎所在的蕭家,曾經也是遠古八族其中之一,蕭家的先祖蕭玄就曾為了突破到斗帝境界,而打上了斗帝血脈的主意。

  蕭玄是蕭族的蓋世奇才,僅花數百年時間就達到半帝境界,當初也是鬥氣大陸上的五大至強者之一。

  不過,蕭玄在世時,蕭族中的斗帝血脈已經面臨枯竭的問題,蕭族已經出現衰落的趨勢。

  為了延續斗帝血脈他決定破釜沉舟,將蕭族血脈之力全部聚集到他身上強行衝擊斗帝。

  這種方法,其實跟沈浪粉碎蕭薰兒體內的斗帝血脈,將之化為天地本源之力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只是,蕭玄沒有沈浪的本事,不但自己突破失敗,更是連累整個蕭族的斗帝血脈徹底斷絕。

  當然,或許正是如此,才給了蕭炎無限的可能,讓蕭炎未來能夠打破血脈桎梏,成為赫赫有名的炎帝。

  不過,現在蕭炎已經沒有成為炎帝的機會,成為劍帝對於蕭炎來說,或許也是不錯的選擇。

  很快,在沈浪的掌控之下,蕭薰兒體內的斗帝血脈已經被徹底粉碎,化為了世界最本源的力量。

  在沈浪將所有力量散去之後,蕭薰兒才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第一眼就看到一臉關心的蕭炎。

  「怎麼樣?你現在感覺如何?」蕭炎詢問道。

  蕭薰兒一臉的迷茫,她仔細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中的力量,好似有些變化,又好似什麼變化都未發生。

  「不需要糾結那麼多,以前怎麼修煉,現在還是怎麼修煉。」沈浪很是隨意的說道。

  有些東西,現在就算是跟蕭薰兒說,蕭薰兒也不可能理解,等到了一定境界,蕭薰兒自然而然就懂了。

  這一次幫助蕭薰兒徹底煉化斗帝血脈,沈浪獲得的好處其實也並不少,雙方也算是互利互惠了。

  斗帝血脈中畢竟凝聚這《斗破蒼穹》世界的印記,能夠幫助沈浪更好的了解這個世界。

  沈浪或許不需要憑藉這些印記突破境界,但在未來,沈浪真的想對《斗破蒼穹》世界做些什麼的時候,這些印記就會有無可估量的作用。

  就算是現在,因為接觸到了這個世界的天地印記,對於沈浪修煉這個世界的功法,也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說起來,沈浪在內院沉寂的時間確實有些久了,也是時候去將隕落心炎這朵異火拿到自己手中。

  「多謝沈大哥,我們就不打擾你修煉了,就先回去了!」蕭炎感謝一聲,就準備帶著蕭薰兒回去。

  「你準備一下,明日我就準備去天焚鍊氣塔看看,順便將隕落心炎徹底煉化了。

  當初說也給你一點好處,正好你明日跟我一起,送你一點機緣!」沈浪說道。

  蕭炎點點頭,心中沒有絲毫的意外。在進入迦南學院的那一刻,蕭炎就將隕落心談打上了沈浪的標籤。

  沈浪能夠忍耐到現在都沒有去奪取隕落心炎,已經是超出蕭炎的意外,他根本不知道沈浪到底什麼想法。

  現在好了,沈浪總算是要行動了,順便他還能跟著過去混點好處,蕭炎自然是樂意至極。

  但蕭炎不知道的是,沈浪等到現在分明就是蓄謀已久,他期待許久的玩蛇名場面,劇本已經安排好了。

  對沈浪而言,煉化隕落心炎只是順帶,讓蕭炎去玩蛇才是正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