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舊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紅日西墜,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一位清秀的女生轉過身去,暗自擦去鏡片後的眼淚。

  在這個特殊的年代,畢業後他們將各自歸去,此生可能都不再相遇。

  秋風吹過,黃葉凌亂,紛紛揚揚。

  在這個季節,有人失意,有人得意。

  畢業四個月了,有人留在了這座城市,前程燦爛,也有人在忐忑中等待,堅守,而更多的人則悵然離去,將回故里。

  王煊走在回去的路上,也在想自己將何去何從。

  街道陳舊,路兩旁的梧桐樹大片地墜落葉子,滿地都是。

  有人與他並肩走在一起,為他鳴不平:「留下的人沒有你,為什麼會這樣?他們竟將你放棄!」

  身為同窗兼好友,在秦誠看來,但凡有名額都繞不開王煊,他必然會被選中。

  結果出來後,許多人心情複雜,王煊居然落選。

  「不說我了,你怎麼樣,有結果了嗎?」王煊問他。

  秦誠小聲告訴他,家裡託了關係,可能要去新月。

  「新月,深空對岸,不知道以後我們還能不能再見。」王煊停下腳步,身邊的好友都將遠行了。

  他身材頎長,並不單薄,勻稱有力,在晚霞中,身上有一層淡金光彩,一雙眼睛清澈而有神。

  「我會回來的,肯定還能相見。」秦誠是個感性的人,難捨故土,尤其是想到,很難再見到好友,心中有些不好受。

  「回來時喊我!」王煊用力抱了抱他的肩頭。

  風中有哽咽聲傳來,王煊與秦誠回頭,看到一位男同學情緒很激動。

  他臉色蒼白,哭出聲來,用力喊著:「我真的很想留在這座城市,想等到最後的機會,我不想這樣回老家!」

  在這裡生活與學習了四年,他已經很努力了,拼搏、爭取、規劃自己的未來,想找到自己的位置,但終究留不下來。

  他失聲痛哭。

  秋風帶著涼意,一些同窗跟著心情低落。

  另一邊,一對情侶停下腳步,彼此相顧,沒有言語,只是在無聲地落淚。

  他們將分別,從此以後相距不是數千里,而是隔著一片星空,此生或許再也見不到了。

  兩人臉上滿是淚水,最後一次相擁,而後,只剩下沉默。

  這座城市很大,但卻有些陳舊,保留著舊時代的痕跡,路旁不少古樹都很粗,有一兩百年了。

  相對而言,整座城市承接過去的風格,在歲月中保存下來。

  其他地方,有些舊時代留下的城市則廢棄了,久無人跡,大面積的荒蕪,爬滿藤蔓,荊棘叢生,漸漸被草木淹沒。

  回到校區後,秦誠還在為王煊不忿,勸他去找人了解原因,為什麼被放棄,討一個說法。

  即便畢業了,他們也被允許住宿在校區,直到確定完最終的所有人選。

  這次機會難得,被選中的人留在這座城市等待,不久後將前往新星,那邊似乎有了某種非同尋常的發現。

  秦誠也沒有被選中,他家裡人費盡力氣也只是給了他進入深空的機會。

  他將前往新月,那顆圍繞新星轉動的月亮,是新星外最重要的基地。

  秦誠低聲道:「你知道嗎,即便現在那邊只有一鱗半爪的傳聞,也已經讓提前得到小道消息的人熱血沸騰。無論如何,你都要得到一個名額!」

  月色下,樹影婆娑,王煊在草坪上舒展身體,他在演練舊時代的「散術」,實戰性極強,將地面上大量的黃葉都帶動的飛舞了起來,漫天都是。

  他沒有停下,動作很快,但呼吸平穩,道:「我在等最後的結果。」

  深空無垠,宇宙廣袤,但它卻是冰冷的,死寂的,除卻舊土外,人們只尋到另外一顆生命新星。

  然而,很多年前,移居新星的大門就關閉了,舊土的普通人很難再進入。

  相對新星,有些人逐漸開始將這裡稱為舊土。

  而昔日,這裡名為地球,是人類的起源地。

  或許,它的確有些「陳舊」了,各地有不少荒蕪的城市,蒿草叢生,無人居住。

  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舊時代的一場戰爭導致的。

  當科技發展到一定高度,一旦發生熱戰將非常可怕。

  繁華世界被摧毀,變得無比荒涼與蕭條。

  當時,有大批的人逃向太空中。

  其實,那時人類的科技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璀璨,戰前剛開始在月球上建立基地。

  所以,逃走的人只能暫時以月亮為立足地。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人類竟突然間實現大遷移,發現並進入一顆生命新星!

  舊土的人至今都覺得不可思議。

  許多人都不禁對那個歷史時間節點產生疑問,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前沿科技突然大爆發?

  各方諱莫如深。

  以當年的科技高度而言,無論是穩態蟲洞,還是曲速引擎等黑科技,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實現。

  舊土有人懷疑,一切答案都可能在月球上!

  可惜,熱戰造成的後果太嚴重了,大地半摧毀,舊土這麼多年過去都沒有恢復過來,科技等嚴重倒退,很長時間無法登月。

  一百多年過去了,舊土人口才恢復到十億左右,遠無法與當年相比,許多地方至今都還很荒涼。

  早期開發新星時,曾將舊土大量的倖存者帶走,大批人才隨之離去,這也是舊土嚴重倒退、久未恢復的原因之一,而這種大遷移持續了數十年。

  直到百餘年前,新星才關閉大門。

  再加上熱戰後大地上滿目瘡痍,環境極其惡劣,舊土人口沒剩下多少,想要恢復談何容易。

  朦朧月光下,王煊正在演繹「散術」,動作忽然加快,砰的一聲,其右手在一棵大樹上留下清晰的手印,大樹劇烈顫動,漫天黃葉如瀑墜落。

  秦誠很吃驚:「散術,你竟然真的練出了一些名堂?他們放棄你絕對會後悔的!」

  嫩嫩的新書,向大家打聲招呼,別忘記收藏,請多支持,後面還有章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