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新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趙清菡身材高挑,今夜穿了一襲束腰不過膝的白裙,將美好身材展露無疑,曲線起伏,雙腿修長。

  夜風吹來,揚起她一綹烏黑光滑的長髮,瑩白瓜子臉很美,原本清秀甜美,帶著微笑,但現在……卻笑容凝滯。

  現場安靜,所有人都未動。

  趙清菡一身白裙,連她這種見慣場面、情商很高的女子都陷入剎那的寂靜,可想而知,氣氛多麼異常。

  王煊轉身,正好與對她對面而立。

  山上楓樹火紅,景色秀麗,山下城市燈火燦爛,這些像是一幅畫卷的背景,將現場的人襯托出一種寧靜的美。

  王煊真的沒有想到,趙清菡會突然出現。

  最主要的還是秦誠亂插話,導致畫風突變。

  「你來晚了,自罰一杯。」王煊開口。

  誰都沒有想到,他會這麼鎮定,一點都不帶遲疑的,舉起手中的酒杯,對身前的趙清菡微笑致意。

  趙清菡平日雖然從容自信,經常出席各種活動,見過大場面,但剛才身體確實略微有些發僵。

  現在下意識就要舉起手中的紅酒杯,但很快她又冷靜下來。

  舉杯到一半後,她臉上重新漾起笑容,恢復燦爛,但卻沒有說話,也沒有去與王煊碰杯,想看他的表現,還能有什麼迅速與機敏的反應。

  這時,秦誠開口說話:「清菡,你別誤會,老王他人很靠譜,剛才主要是我說話太急了!」

  原本淡定的王煊不淡定了,很想說,兄弟,你會不會說話,怎麼又插話了?!

  這種事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儘快揭過去,沒什麼好解釋的,所以王煊剛才面不改色,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趙清菡也無言,舉起手中的酒杯與王煊輕碰,淺淺的潤了潤紅唇,轉身離去,留下一個優雅的背影。

  「我說錯什麼了嗎?」秦誠問道,他自己也知道畫蛇添足,越描越黑了。

  王煊拍了怕他的肩頭,道:「你說的沒錯,這不,直接將她給支走了,大家都不尷尬。」

  秦誠吐著酒氣道:「不是,我的本意是想和她單獨說兩句,喝一杯,結果人都走了,我找誰去。」

  「直接就過去唄,她現在又沒離開。」孔毅給他支招。

  然後,他將王煊拉走,來到山頂邊緣區域,憑欄眺望遠處大地上的燈火。

  「這次有人幫你說話,想將你帶到新星。」孔毅雙手放在欄杆上,說出這樣一句話。

  王煊已經知道,林教授曾找過投資方。

  但是,他覺得孔毅應該不只是要告訴他這些,不禁側頭看向他。

  「舊術研究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對你有印象,雖然你的狀況與選拔條件不符,但你在舊術上的表現有些驚人,所以想破例帶你走。」

  果然,當中有隱情,孔毅單獨找他有話要說。

  「凌薇的家人干預了,要將你壓制在舊土,不讓你去新星。」

  這些話像驚雷般響在王煊的耳畔,讓他瞬間酒醒,目光頓時無比犀利,盯著孔毅。

  孔毅一向強勢,毫不示弱,轉過身來與他對視,道:「你不信的話可以找人去查,總會有蛛絲馬跡留下,況且這件事兒既然我知,也一定還有其他人了解。」

  「為什麼告訴我這些?」王煊問道。

  孔毅沉聲道:「我怕你得到一鱗半爪的消息,知道有人壓制你,最後會錯怪在我頭上,這口黑鍋我不背!」

  他轉身離去前低聲補充:「凌薇家裡遠比你想像的有力量,有影響力!」

  看著他的背影出現在別墅燈火處,王煊依舊站在原地,轉身再次眺望山下的璀璨城市。

  「是我將人想的太好了嗎?」他輕語。

  早先,秦誠就曾懷疑,是不是他前女友家裡出力了,要將他壓制在舊土,當時他還搖頭,認為不至於。

  王煊接觸過凌薇的父親,確切的說,是那個中年人主動找到過他,給他施壓。

  第一次見面時,凌啟明雖然很嚴肅,但是他也有另一面,臉上也寫滿了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擔憂與關愛,怕她選錯人。

  當時,王煊被對方審視,凌啟明言語很沖的質問他,但他並沒有生氣。

  將心比心,如果他有個女兒在異星有了男友,王煊覺得自己也會有些擔心,會殺過去看一看。

  凌啟明的氣場實在太強,到後來確實讓王煊有些受不了,被一而再的警告。

  不過那個時候,無論凌啟明氣場多麼強,也沒有私下動用關係針對他,這讓王煊對他印象不算壞。

  王煊一向不願以惡意來揣度別人,總會設身處地的換位思考,認為這是一個強勢父親對女兒的保護,雖然過分了,但也勉強可以理解。

  直到現在,他覺得自己將一些人與事想的過於美好了。

  他搖了搖頭,吐了一口濁氣,向回走去,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他不願再去糾結,人始終要向前看。

  「王煊,這邊來!」周坤喊他過去喝酒。

  王煊頓時眼神異樣,他很清楚,周坤一旦飲酒,那就會放飛自我,像是換了個人般,嘴裡會說個沒完。

  周坤不在乎,道:「我去找你時不是說了嗎,今晚要與你喝個痛快,好好聊一聊。」

  不遠處,蘇嬋、徐文博等人眼皮微跳,周坤這是主動要去泄密啊,他一喝醉,那就成話嘮了,有問必答。

  「他故意的吧?」李清竹小聲道。

  蘇嬋撇嘴,道:「隨他吧,新術也不是什麼秘密了,過段時間肯定會傳到舊土。」

  王煊明白,周坤借著醉酒,主動要告知他一些情況。

  這時,秦誠湊了過來,滿臉喜滋滋:「我剛才和女神單獨喝了一杯,她說有時間以後到月亮上去看我,對了,剛才他還問起老王你,舊術到底練到什麼層次了,我告訴她,約等於九點八個孔毅,十二點五個周坤,十一點六個徐文博。」

  周坤原本還準備醉酒呢,一聽這話頓時不幹了,道:「秦誠,有你這麼比較的嗎?」

  孔毅也走了過來,神色不善,道:「你會不會說話?!」

  即便是高冷的徐文博也繃不住了,嘴角抽搐了兩下,道:「秦誠,有你這麼衡量的嗎,我都成計量單位了?」

  「我那只是隨口一說,喝酒,大男人都計較什麼?」秦誠一把拉住周坤,道:「我最喜歡和你喝酒了,來,咱倆走一杯!」

  周坤斜睨他,秦誠這絕對是衝著灌醉他套秘密而來,還不清楚他其實要主動對王煊「泄密」呢。

  王煊趕緊攔住秦誠,怕他真將周坤灌醉倒地,道:「慢點喝。」

  秦誠詫異,周坤喝下半杯酒後就漸漸開始放飛自我了。

  「我告訴你們,新星那邊出現了新術,也叫超術,更有人希望稱之為神術……」

  「周坤,你膽子不小,隨便就在外面亂說話,有些事現在還處在保密階段,你這樣做好嗎?」

  突兀的話語傳來,有人在大步接近。

  這是一個青年男子,留著短髮,身體健碩,能有一百八十五公分,眼睛非常亮,犀利的刺人。

  「雲哥,我喝醉了,下次注意。」周坤酒醒了,但並不緊張,顯然認識這個男子。

  來人比周坤、徐文博等人要大上幾歲,小麥膚色帶著光澤,他很強勢,言語不委婉,盯著王煊與秦誠,道:你們也真敢,套話呢?想灌醉周坤,從他這裡知道一些事?」

  周坤立刻攔住他,道:「雲哥,這是我們同學間的聚會,你如果想喝酒,去房間!」

  孔毅、徐文博等人也立刻走過來,擋住他的去路,勸他不要這樣。

  「你誰啊,說話這麼沖,吃槍藥了嗎?!」秦誠一點也不慣著他,直接質問。

  看到蘇嬋、李清竹等人也走了過來,雲哥頓時笑了,道:「你們緊張什麼,我是那麼不講理的人嗎?」

  趙清菡走來,道:「雲哥,我知道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不要這樣好不好?」

  雲哥笑了笑,道:「我今天不是惹事兒來的,嗯,就是聽說有這裡有人舊術練的不錯,想切磋下。」

  「王煊,你不是對新術很好奇嗎,來,和我切磋,我給你演示!被稱作雲哥的人竟說出這樣一番話。

  一時間,不要說舊土的同學,就是來自新星的同窗也都心驚,他竟然……練成新術?!

  王煊很平靜,他早已注意到,這個人是乘坐一艘小型飛艇上來的,停在兩架飛碟不遠處那塊稍小的空地上。

  他一出現,就直接朝這邊走來。

  王煊意識到,這個人就是沖他而來的,因為其目光曾多次落在他身上,不斷掃視與觀察。

  現在,這個青年更是直接點了他的名字。

  「簡單的切磋,敢不敢來一場,舊術對新術,你有信心嗎?」被稱呼為雲哥的青年再次問道。

  王煊看著他的面孔,若有所思。

  若是在往日,有人莫名向他邀戰,王煊多半會無視,懶得理會。

  但是,眼下這個青年讓他意動,竟已經掌握所謂的新術,他很想看一看那到底是怎樣的一條路!

  「新術,也被稱為超術,還有人更願意稱它為神術。」

  很強勢的男子在那裡自顧說道,接著又補充:「舊術,在新星幾乎要正式淘汰了,現在有人開始稱呼它為陋術。」

  他沖王煊招手,道:「你想證明一下嗎,看一看舊術還能否煥發出新的光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