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雲腹部劇痛,如彎鉤蝦米般低頭蹲在地上,且脊椎被拍了一掌,半截身子發僵,不能動彈。

  王煊疲累,將他當成馬扎,坐在他接近肩頭的背上。

  走下飛艇的中年男子身穿唐裝,身體雖然微胖,但是氣場很強,看到這一幕後臉色微冷。

  他沒有開口說話,眼神直接凌厲的橫了過來,一般人多半招架不住。

  但王煊沒搭理他,依舊坐在周雲的身上。

  中年男子身後跟了一群黑衣人,身體強壯,明顯是保鏢,都帶著熱武器,有人沖王煊喝道:「起來!」

  王煊沒說話,右手垂下去,兩根手指不經意間放在周雲的太陽穴上,在場都是練過舊術的人,深知這意味著什麼。

  到了王煊這種層次,生命力旺盛,哪怕突然遭遇意外,臨死前下意識的動作,其手指也能戳進一個人的要害。

  「想不到您也來了,這樣不好吧。」趙清菡上前。

  周坤、孔毅、蘇嬋等人也都禮貌地打招呼,顯然認識這個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回頭,冷淡地掃視那些保鏢,他們頓時無聲地退走,回到飛艇那邊。

  「王煊贏了……周雲在給他當馬扎?」

  跟在中年男子身後、一直不高興低頭走路的年輕女子像是剛從夢遊中回過神來,有些瞠目結舌。

  她十分清楚,周雲很強,更是時常提及超凡。

  在過去,周雲不止一次豪情萬丈的感慨,新時代到了,未來未必不能出現列仙!

  他這種練成新術、性格強勢、對列仙有野望的人,居然被他盯上的目標擊敗,並被當成馬扎坐在那裡。

  「王煊你給我起來!」女子喝道,橫眉冷目,怒視坐在周雲背上的王煊。

  王煊依舊坐在那裡,也沒有搭理她,默默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疲憊的身軀被稀薄的月光附著,漸漸恢復旺盛的生機。

  中年男子詫異,他自己雖然不練舊術,但是經歷過很多事,自然看出一些門道。

  「你年齡不大,竟將舊術練到這一步。」他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溫和的問王煊,能不能起身說話。

  王煊聞言,直接站了起來,一掃疲態,在月光下愈發顯得挺拔,目光炯炯有神。

  既然對方好好說話,願意談,他自然也不會針對,剛才不起身只是表明自己對等的態度。

  王煊一向如此,對這種氣場強大、習慣掌握全局的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不卑不亢。

  秦誠第一時間走了過去,同他站在一起。

  中年男子身後那個從「夢遊」中回過神來的年輕女子迅速沖了過去,扶起周雲,問他傷的重不重。

  「怎麼稱呼您?」王煊客氣的問道。

  「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叔。」中年男子看著他,近乎審視,要將他看透。

  王煊淡然,連凌薇他父親那麼大的氣場都沒有鎮住他,眼前這個略微遜色的人給不了他壓力。

  秦誠碰了碰周坤,小聲道:「今晚這些姓周的,都是你們家的人嗎?」

  周坤搖頭:「當然不是,新星那麼大,怎麼可能只要姓周就是我們家的人,他是凌薇的姑父周明軒。」

  初步練成新術的周雲,是周明軒的長子,也是凌薇的表兄。

  而那個早先夢遊的女子則是周雲的親妹妹周婷。

  周明軒一動不動,逼視王煊足足三分鐘,他自己的身體都略微發僵了,最後無奈的笑了笑。

  「年輕真好。早就聽說你的名字,現在一看,我覺得非常不錯。」他露出笑容點了點頭。

  王煊也笑了,這種話也就聽聽算了。

  「周叔,你們今天這是?」蘇嬋開口,同時也代表了在場一些人的略微不滿。

  畢竟,這裡是他們同學聚會的地方,周雲卻跑來攪局,儘管很多人都知道怎麼回事。

  周明軒嘆道:「還不是為了周雲,我專門為抓他而來,對於新術剛掌握一點皮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數日間與十幾人交過手,到處找人比試,我知道他跑到這裡後,立刻追來,這次非打掉他一層皮不可,半年不准出門!」

  遠處,周雲身體發僵。

  周婷則撇嘴,雖說周雲是自作主張跑過來找王煊麻煩的,但要說父親知道後決定綁他回去那就扯了,父親在路上時還在認為,周雲多半會將王煊打傷,一會兒讓她替周雲賠禮道歉,盡顯周家應有的誠意,別讓外人挑不是。

  「周叔你們怎麼來舊土了?」孔毅問道。

  「主要是生意上需要往來,順便替凌薇的父母看看她。」周明軒隨口答道。

  「我聽凌薇說,她父母過兩天似乎要親自過來啊。」趙清菡漫不經心地說道。

  「哦,對,他們稍後會過來,準備自己接她回去,就不與你們一起走了。」周明軒說道。

  趙清菡漂亮的大眼清澈有神,道:「周叔,你們周家還有凌家該不會是在舊土又有什麼發現吧,所以都紛紛帶人過來。」

  周明軒笑了,道:「你這丫頭太鬼精靈了,什麼事都喜歡聯想出很多東西,不過這次真沒有,只是深空貿易上的往來,你知道我們周家與凌家都與這邊有不少生意。」

  隨後他又道:「舊土還能有什麼,列仙的墳找不到,先秦方士的大墓又都被挖乾淨了,地下空蕩蕩,什麼都沒有了。現在那些強大的組織,有背景的勢力,以及國家等,重點都在關注深空,那邊發現了不得的東西,比這邊有價值多了。」

  然後他就閉嘴了,因為意識到這裡還有一些舊土的學生。

  他轉過身很和藹地看向王煊,道:「我剛才聽他們說,你對舊術很投入,用心在練,不知道能不能為我演示一番,我年輕時也見識過一個高人,能徒手打穿鋼板,讓我看看你有沒有故人的那種執著,如果有他那種氣韻,我也不白看你演武,送你一本經文。」

  「這中年大叔挺大方,不錯啊。」秦誠小聲道。

  王煊微笑:「我肯定無法和您口中的那位前輩比肩,我這只是自娛自樂。」

  「你太謙遜了,這樣,你演示一番我給看看。嗯,最好找個人陪練。當然你別誤會,不是讓你再與人對決一場。」周明軒解釋,道:「這樣吧,找個最普通機器人,它只能被動防守,你儘管進攻,看一下你的手段。」

  王煊笑了,道:「我今天太疲累,沒精神演練,就不獻醜了。」

  周明軒剛要說什麼,不遠處周雲喊他,他沖王煊微笑點頭,然後向那邊走去。

  秦誠小聲道:「這種人手裡的經文肯定不簡單,你隨便打一趟拳,不管他什麼目的,先將秘籍拿到手再說。」

  王煊道:「你覺得,我剛打完他兒子,他會送我一篇先秦秘法嗎?即便送舊術,估計也強不到哪裡去。再有,他是凌薇的姑父,與她父親一個立場,沒事兒這麼關心我幹什麼?」

  接著,他又補充:「這人心思挺多的。」

  「怎麼多了?」秦誠問道。

  「他這叫溫和的俯視,以寬容長輩的形象給你機會,但其實卻是在談笑中將你壓低下去。這裡有什麼機器人?除了趙清菡那種機械人,估計也就是周家飛艇房間中的家政機器人,我與清理房間的機器人戰鬥,然後得到他獎賞的一本經文,事後才會讓你慢慢醒悟,與他們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

  秦誠凜然,最後嘆道:「這個中年男,比他兒子厲害多了,有點折騰不過他啊,下次見到……還打他兒子!

  旁邊,蘇暢與趙清菡聽到他最後的狠話後,頓時笑出聲來。

  王煊沖遠處喊道:「周叔,今天我精神不濟,身體疲憊,就不能給您演武了,謝您贈我經文。」

  周明軒臉上的表情略微一滯,然後又和藹的笑了笑,道:「無妨,下次有機會再看你展示非凡的舊術。」

  他揮了揮手,讓人去飛艇取舊術秘籍。

  秦誠見狀先是發呆,而後猛地回過頭看王煊,道:「老王可以啊,空手套白狼,也對,就該這麼辦,不要白不要!」

  周明軒親自走了過來,帶著淡笑,將一本陳舊的紙質書籍遞給王煊。

  「小伙子,確實不錯,可惜啊,這次沒被選中,但既然留在了舊土,就好好的在這邊發展吧,爭取早日將舊術練出一些名堂。」

  說完這些話,他帶著周雲與周婷轉身離去,登上小型飛艇,消失在夜空中。

  「我們也該走了。王煊對秦誠道。

  周坤開口:「你不等凌薇了?我估計她之前多半被她的姑父等人攔住了,一會兒應該會到。」

  王煊無奈的搖頭,道:「我都說過好幾次了,我和她現在真沒什麼,分開一年多了,你們也看到她家裡人的態度,還是不見了,以後各自安好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