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探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竹簡,先秦時期一直在用,長短不一,從十幾厘米到到半米以上都有,以刀在上刻寫文字。

  王煊手中這塊呈金色,在燈光下帶著溫潤的光澤。

  它長八厘米,寬三厘米,厚兩厘米,其長度較短。

  它沉甸甸,十分壓手,可以料想,入水即沉。

  金色竹簡上刻寫的不是文字,而是幾幅圖案,一個人首蛇身的生物,呈現不同的姿態。

  牠披散著長發,看不出是男是女,有蛇身盤著的姿態,也有牠在地上翻滾的刻圖,還有一幅圖,蛇尾著地,如利劍般直立向天。

  竹簡上沒有文字,只有幾幅刻圖,看不出與舊術有什麼關係,最起碼王煊沒有發現它的價值。

  「參不透,悟不出,在我手中很多年,一直當玉石把玩。」戴著青色面具的中年男子開口。

  他留著一頭短髮,十分濃密,安靜的坐在那裡。

  「我得到的太少,一堆金色竹簡都落在新星那邊的財閥手中,當年我只奪得兩塊。」他平淡地說道。

  王煊確信,這是一個高手,在舊術上的成就多半非常驚人。

  他敢虎口奪食,與財閥派出的人馬爭奪,並帶走兩塊,殊為不易。

  這種竹簡連在新星那邊都被視為奇物,各大組織得到後,便從此秘不示人,都是在暗中研究,外人再難見到。

  「新星那邊有人解析出過什麼嗎?」王煊問道。

  「不清楚。」短髮中年男子話語簡短,不願意再說這個話題。

  一時間,房間中陷入寂靜。

  兩年前王煊就見過他,也是在那時,他第一次知道並看到這座平和的城市中有灰暗地帶。

  在某座地標建築的地下九層,每周五晚上都有舊術對抗賽,選手身在鐵籠中實戰,血腥無比,敗者通常斷手斷腳。

  而鐵籠外的看台上,坐滿不知什麼身份的人,都戴著面具,男人女人都有,看著激烈的對抗賽,跟著嘶吼,跟著尖叫,興奮與混亂交融在一起。

  王煊當場就拒絕了中年人,明確告訴對方,自己絕不會行走在灰色地帶,他喜歡舊術研究,但卻不會「血腥賣藝」給人看。

  短髮中年男子當時就笑了,告訴他,只是帶他來看看這座城市的另一面,真實的世界遠非他平日所看到的那樣。

  而鐵籠的血腥實戰與他們關係不大,他們只是偶爾去挑選有潛力的苗子。

  至於他們,是一群探險家。

  他們所要經歷的,遠比這種鐵籠對抗賽驚險,刺激,神秘,甚至恐怖,因為他們已進入星空中,不局限於舊土。

  中年人告訴他,無論是從前途還是實力來看,探險家都非常絢爛,遠非遊走在灰色地帶的那些人與組織可比。

  那段時間他們聊了數次,但王煊還是拒絕了他。

  短髮中年男子給他留下一張金色的名片,告訴他,畢業後如果改變心意,可以來這裡找他。

  並且早在那時,也就是兩年前,短髮中年男子就預言,舊術實驗班必然會解散,這個投資項目將擱淺。

  「為什麼找到我?」當年王煊曾嚴肅地問過他。

  短髮中年男子告訴他,首先是舊術實驗班這個投資項目吸引了他的目光,然後,他觀察這個班所有人,最終只看中兩個人。

  班上其他人心志不夠堅定,對舊術懷疑,即便沿著舊路走下去,成就也有限。

  事實上,王煊踏上舊術這條路後,果然一發不可收拾,僅數年時間就採氣、內養己身成功。

  短髮中年男子認為,王煊很有潛質,在舊術這條路上多半會有非凡的成就。

  這個組織相對自由鬆散,但實力毋庸置疑,同時它非常神秘,其觸角早已進入星空中,可抵新星。

  「正式介紹下,你可以喊我青木。」戴著青色面具的短髮中年男子開口,打破寂靜。

  「我這樣就算加入了嗎?」王煊問道。

  青木道:「還不算,你是這幾年我挑選的有潛力的苗子之一,但並非唯一。」

  「要經過什麼考驗嗎?」

  「是的,這是既有的規矩,我雖然看好你,但卻無法改變。」

  短髮中年男子青木告訴他,兩天內就會有一次探險行動,可以作為他的考核,問他是否參加。

  「參加!」王煊點頭。

  「加入我們後,所要經歷的你以前大致知道一些,但現在我還是要強調,探險意味著什麼,自然會有危險,甚至有性命之憂,你可要考慮好。」

  王煊道:「沒問題,我考慮清楚了。」

  青木十分嚴肅,道:「你就住在這裡吧,我們必須確保,在此之前不能走漏任何消息,因為這次行動非常重要!」

  王煊表示理解,住下來沒問題。

  他手持金色竹簡,看著紅木辦公桌後方的青木,道:「我能請教一些問題嗎?」

  青木道:「看是什麼問題,如果涉及到某些驚人的隱秘等,即便你成功加入我們,也需要等價交換。」

  王煊問道:「我想知道,舊術路的盡頭,是不是就是方士中的頂尖強者,前方真的再無路可走了嗎?」

  青木嘆息,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因為,我也是從練舊術開始的,但這條路太艱難了,付出無數心血與汗水,耗時數十年,都很難出成就,而理論中的最高峰就是方士,終點已確定。」

  果然是相同的答案,與新星那邊的生命研究所得出的結論一樣。

  「事實上,最為讓人悲觀的是,縱然路的盡頭在什麼地方你已經知道,可也沒有幾人可以走到那個地步,先秦逝去後,能達到方士層次的人越來越少,至於近古以來更是徹底沒有了。」

  舊術越發沒落,方士早已是傳說,難以窺探。

  「方士所站的位置就是路的盡頭,沒有人嘗試繼續探索嗎?」王煊問道。

  「談何容易,歷代以來,連真正的方士都無法再出現,後人又如何敢去想這些。」青木苦澀的搖頭,道:「古代倒是有些大氣魄的強者,想要將路繼續推演下去,但是很可惜,從沒有人成功。」

  「那些方士為什麼能將舊術推演到極致,後來者永遠無法超越嗎?」王煊提出疑問。

  「你以為是幾位方士努力推演的結果嗎?不,是一代又一代強大的方士將舊術不斷完善的結果,到了後來實在是無路可走,而方士中的頂尖強者或許就是古代人類中的最強個體了。」

  ……

  當晚,青木讓人為王煊準備探險所需要的各種裝備,包括合金刀、匕首、防護服、仿真人皮面具等

  此外,還有熱武器!

  次日清晨他們就啟程了,先來到城外,在一座秘密莊園中坐上一艘小型飛船,將前往青城山。

  小型飛船很先進,舊土的衛星無法監測到。

  王煊還是第一次坐進這種飛船中,對一切都感覺很新奇,但他只是平靜的觀察,沒有亂問。

  他覺得,自己要學的東西有很多。

  青木親自參與行動,可見對這次行動的重視。

  同行者除卻王煊外,還有其他四人,都帶著仿真的人皮面具,不知道真實表情如何。

  青木道:「目標青城山,這次新星那邊有財閥派出人馬正在山中秘密挖掘,我們的目標也是那裡!」

  「青城山中發現了什麼,又引來了新星的財閥?」有人問道。

  在行動前,一直處在保密中,早先連他們都不知道目的地。

  青木很嚴肅,道:「有人似乎從某位先秦方士留下的竹簡中發現了某些了不得的記載,目標直指青城山。」

  「他們現在還對方士的傳承感興趣?」有人發出疑問,新星那邊有了超術,舊術已經被正式放棄。

  青木非常鄭重,道:「在那被破譯出的竹簡上,記載了一些秘事,青城山似乎有讓方士都興奮與激動的東西,所以這次財閥又秘密來了。」

  幾人精神大振,就連王煊都心頭一跳,青城山中有新的發現?讓方士都惦記,該不會與……列仙有關吧?!

  方士中的頂尖強者,被認為是列仙。

  但也有人不認可,覺得比方士更神秘與強大。

  「周家與凌家的人挖到地宮,果然找到了目標!」青木低語,剛才他得到了最新密報。

  王煊心頭一跳,竟是那兩家?!

  時間不算漫長,他們接近目的地。

  青城山,號稱道教四大名山之一,五大仙山之一。

  它也被認為是道教發源地之一,張道陵曾在青城山結茅傳道,有種說法,他最後就是羽化在這片山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