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凜然,如果剛才他不夠沉穩的話,也跳下去爭奪,那麼必然噗的一聲破碎了,亦死在地下。

  這名方士生前何其強大,連死後化成塵埃有人接近時都引發這種可怕的變故。

  他現在有些相信了,方士擲象多半不是誇大,並非虛無飄渺的傳說,而是真能做到。

  剛才那是羽化嗎?王煊想到這個問題。

  方士的狀態十分特殊,初見時他髮絲烏黑,臉色紅潤,栩栩如生,結果卻在剎那消失。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連一些歷史名人都作賦,心生嚮往。

  在各類書籍記載中,通常將羽化與登仙兩個詞連用,剛才所見,就是歷代相傳的成仙?

  王煊思忖,覺得真相揭開後有些殘酷。

  某些宗教現存的孤本記述,與眼前所見非常接近,早年有大德坐關,自封石室不出,待後人開啟地宮,前賢早已蹤跡渺然。

  後人見狀皆膜拜,認為前賢羽化登仙。

  王煊心中默然,這哪裡是什麼飛仙,分明是飛灰,形神皆散塵埃間。

  毫無疑問,這對走舊術的人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進一步證明,世上沒有所謂的羽化飛升。

  真相血淋淋,前賢大德都死去了!

  砰!

  一具屍體被人拋下去,砸在獸皮書那裡,淡淡銀光晃動,並沒有異常發生。

  嗖嗖嗖!

  接連三道身影跳下去,進入下方的地宮中,再次沖向那捲銀色的獸皮書。

  身穿羽衣、方士中的頂尖強者,至死都在研讀它,神情專注,沉浸在當中不可自拔,於無覺中坐化。

  可以想像,銀色經卷非同尋常,恐怕有天大的來頭。

  王煊志在必得,想持在手中看一看,那上面到底記載了什麼。

  在他附近,碎石迸濺,對面有兩人開槍,想用火力壓制他,不讓他露頭,能量光束一道道,擊碎岩壁,覆蓋這片區域。

  王煊不急,在他這個位置針對前方的兩人有些難度,但對下一層地宮的三人卻居高臨下,很方便動手。

  他手持能量槍,耐心的點射,他在練手,熟悉與適應這種能量槍的精準度。

  砰!

  一人被他放翻,栽倒在地上。

  數槍後,第二人被光束擊中,渾身抽搐,也快速昏厥過去。

  不過下層地宮中的第三人成功拿到銀色獸皮卷,躲在岩石後不動了。

  王煊很有耐心,時間在他這邊,一會兒青木、黑虎等人必然會回來,該焦急的人不是他。

  果然,沒過多長時間,周雲就忍不住了,喊道:「將獸皮書包著石頭拋上來!」

  下方的黑衣人照做,銀光一閃,那捲獸皮書被投擲出來,落在上方一片亂石堆間。

  周雲焦躁,經卷距離他們這邊有些遠,從地下向他們這邊拋,由於角度的問題,很難一步到位的送到眼前。

  王煊依舊不慌不忙,開始端著能量槍給上層地宮中那些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補槍,不管他們真實狀態如何,他都再來一遍,即便有裝死的人,也確保他們這次徹底暈厥過去。

  地宮幾乎被他來全方位的來了一次「洗禮」,這下他安心了。

  喀!

  在這個過程中,王煊附近的石塊不時炸開,對面持槍開火的兩人相當精準,不斷掃射,壓制的他有些難受。

  周雲焦急,他真怕青木、黑虎等人殺回來,低語道:「我們沒時間了,趁他現在被壓制住,沒法冒頭,過去一個人將獸皮卷取回來。」

  那兩人為難,雖然對面的人殺心不強,只是在使用能量槍的暈厥效果,並未殺人,但誰知道這是不是故意誘惑他們不畏死,直接衝出去,要知道這種手段他們以前可是用過。

  在周雲的逼迫下,其中一人迫不得已,硬著頭皮衝出去了,結果光束掃來,他差點中槍,此人又迅速退回,還好他身手矯健。

  「時間不在我們這邊啊。」

  周雲一咬牙,他自己從岩石後面翻出去了,想利用敏捷的身手親自去搶。

  但一道光束擦著他的耳邊划過,驚的他冒出一🦴頭冷汗,他果斷又翻回去了。

  王煊也覺得時間不多了,他決定主動出擊,不然的話,青木、黑虎等人提前回來,他不見得有機會研讀獸皮卷。

  轟隆隆!

  王煊推著一塊沒有稜角、相對圓滑的巨石前行,作為防禦,衝著銀色獸皮卷而去。

  「這傢伙力量不小,我們也效仿,推著巨石向前走!」周雲叫道,他自己推了一塊,另外兩人合力推了一塊。

  在此過程中,由於不斷前行,角度變了,王煊順利將下層地宮中的那個人解決掉。

  逐漸接近獸皮卷,王煊與對面的人要遭遇了。

  那兩個合力推動巨石的人,暗自估量,判斷何時會相撞,兩人準備從不同方位射擊,人數占優,自然贏面更大。

  然而,事情出乎他們的預料,他們低估了王煊的力量,突然推動巨石加速,一改剛才的老牛速度。

  現在,王煊雙掌推著巨石,像是一列火車呼嘯著,轟的一聲撞過來了。

  砰!

  兩塊巨石突然撞擊在一起,那兩人判斷有誤,直接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飛出去,受傷不輕。

  其中一人悶哼,後腦勺磕在一側的岩壁上,鮮血橫流,眼前發黑,痛的昏死過去。

  另一人被撞飛,身在半空中接連開槍。

  王煊以矯健的身手避開,並開槍反擊,結果準頭有限,數道光束掃過去,居然都沒有命中那人,讓他一陣汗顏。

  他一抖手,將身上的匕首甩了出去,噗的一聲,釘在那人的肩頭,痛的他慘叫。

  王煊無言,動用能量槍居然還沒有冷兵器有準頭,他一貓腰,躲開高雲的掃射,順手撿起一塊岩石,砰的一聲,將肩頭被匕首刺穿的那人砸的滿臉是血,一聲未吭地昏死過去。

  「嘿!」周雲既緊張又興奮,因為,他已經一把抓住獸皮卷,抄到手中,他忍不住想大叫。

  不過,現在還不是喜悅的時候,他讓自己冷靜,躲在巨石後,不斷對著王煊這邊掃射。

  王煊還擊,結果效果不佳。

  他蹲在一塊青石後方,將能量槍放下,取下長刀,直接甩了出去。

  周雲躲在巨石後方,連頭都沒有露,只是不時抬起一條手臂放冷槍,突然間,他感覺到一股森冷的寒意,他剛抬起能量槍時,突然聽到喀嚓一聲,槍竟然斷了。

  他反應極快,迅速收手,一道雪亮的刀光划過,劇然是一把合金刀,劈斷能量槍,並擦破他的手,鮮血淋淋,嚇出他一身冷汗。

  如果他剛才反應慢一點,手掌就被割掉了,同時合金刀也差點劈中他的頭頂,擦著頭皮飛過去。

  王煊見狀,直接躍了過去,他與周雲很近,一撲就到,根本沒有去撿地上的能量槍,因為他覺得近距離內,還不如他的舊術靠譜。

  周雲見狀頓時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齒,森然道:「你敢我和我近身搏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我練的是超術!」

  他也躍起,底氣十足,對方是舊術的架勢,這麼殺過來,純粹是找死。

  他高有一百八十五公分,體格健碩,此時全身出現淡藍的藍霧,掌指間更是發出藍光,周雲冷笑著,朝王煊轟去。

  他覺得,自己的超術能直接將對手的身體擊穿,呈碾壓之勢,對方根本擋不住他恐怖的力量。

  因為,他已初步觸及超自然物質!

  在周雲看來,上次遇上王煊,那純屬於意外,在舊術中能練出那種成就的年輕人很難再找到幾個。

  眼前這個藍眼珠的中西混血兒,想憑舊術的路子與他對抗?他覺得簡直是在求虐,等著被幹掉!

  王煊很平靜,連眉頭都沒有皺下,這次他沒有動用五臟雷音術,因為那種隱約間的雷音過於明顯。

  他動用了另外一種體術——金衣術。

  他曾請教過青木,問他對抗超術的有效手段。

  青木曾提過金衣術,這門號稱練到高深層次便刀槍不入的體術,對防禦超自然物質極為有效。

  王煊昔日練過,而且有些成就。

  現在施展到出來,他體表頓時繃緊,有細微的金霞一閃而過。

  轟!

  周雲感覺像是被一堵山撞上了,整個人騰雲駕霧,橫飛出去,同時手掌劇痛,附著的藍光被打散。

  他心中難受的要死,練成舊術後,短短兩天的時間,就先後被兩個年輕人擊敗,最為重要的是,還有個混血兒!

  他怒吼著,身體踉蹌著落在地上後,直接又躍了起來,想要反擊。

  結果,對方戴著防禦手套的手掌再次轟了過來,砰的一聲,剎那打的周雲雙手血淋淋,虎口裂開,指甲蓋更是被掀起,幾乎要脫落下來。

  砰!

  周雲感覺一陣劇痛,被對方拍在小臂上,喀嚓一聲,他聽到清晰的骨裂聲響。

  哧!

  下一刻他覺得胸前發涼,衣服再次被撕開,那張銀色的獸皮卷被搶走。

  「不!」周雲憋屈無比,忍不住怒吼。

  然而下一刻他就安靜了許多,楚風一拳砸在他的鼻樑上,喀嚓一聲,鼻樑骨都斷了,他摔飛出去。

  當看到王煊走來,抱起一塊籃球大的石頭後,周雲的悲憤全部消失了,再也不敢大叫。

  他捂著鼻子,努力擠出笑容,道:「朋友,你很強,比我認識的一個姓王的都厲害,我周雲服了。交個朋友吧,別下殺手,畢竟我來自周家,是周明軒的兒子,你或許不在意,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畢竟如果我死了,周家肯定會追查一番的。朋友,請高抬貴手。」

  然後,他就看到那藍眼珠子的混血兒猛然將籃球大的石頭朝著他的頭部砸來!

  砰!

  「啊……」周雲慘叫,聲音又戛然而止。

  他發現自己沒死,也沒有劇痛傳來,那石塊貼著他的頭皮砸在地上,震的他雙耳都嗡嗡作響,滿身都是冷汗,實在嚇壞了,他覺得剛才與死神擦肩而過。

  「朋友,謝不殺之恩!」他竟有些感動,活著真好,有種想哭的感覺。

  砰!

  王煊的一隻腳落下,踢中他的頭部,讓他昏死過去。

  然後王煊快速展開銀色的獸皮卷,沒什麼可說的,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全部默記下來!

  雙倍期最後一天了,各位書友還有月票的別忘了投出,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