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超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如同神猿般從枝葉間消失,換了個方位,從樹林穿到另一側,此時他眼中帶著殺氣,有種想在夜色中狩獵的衝動。

  有人這樣肆無忌憚的在城市中殺他,縱然他平日很沉穩,但現在內心也像是關押著一頭凶龍,忍不住想縱龍於野,殺向暗中的幾名槍手。

  王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有縱龍殺敵之心!

  他平日低調,平和,但並不是怯弱,別人都殺他來了,以他的性格怎麼會無動於衷,不去反擊?

  「果然還有人!」

  王煊現在的感知超級敏銳,經歷剛才的槍擊,子彈擦著他的太陽穴飛過去,他內在的精氣神猛烈升騰,新陳代謝加快,處在一種超常狀態中。

  附近的草木直接變得清晰了很多,夜鳥的啼鳴聲,街上行人的腳步聲,都像是瞬間拉近到他的耳畔。

  他盯住老舊小區另一側的圍欄,在那片地帶的樹影中有槍口冷冷對著這片樹林,被他發覺。

  王煊現在這種狀態十分異常,視覺、聽覺、嗅覺等敏銳的嚇人,現在的他像是擁有「超感」。

  在舊術領域中,這是「超我」的觸發,本能的自我釋放,用以應對險惡的外在危機。

  如果以現代醫學來解釋,這就是極致強烈的「應激反應」,表現為交感神經興奮,垂體和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增多,以及心臟供血量短時間內迅速加大,整個人從體質到精神全方位的提升,進行自我防禦。

  練舊術的人情況自然會更為複雜,現在王煊的「超感」極其敏銳,視覺與聽覺等讓常人無法理解。

  短暫的片刻,他在林中不斷變換方位,仔細捕捉小區外的動靜,他的心神漸漸趨於冷靜,沒有殺出去。

  外面足有七人在靜靜地蟄伏,等待他從密林中衝出去反擊。

  如果他誤認為僅來了三人,自信的出去反獵殺,那他自己多半會出事兒。

  最為關鍵的是,隱約間,他覺得更遠處還有黑洞洞的槍口對著這片林地。

  王煊不斷變換方位,避免被鎖定,可是如果就這樣防備,什麼都不做,他又有些不甘心。

  再怎麼說,也要將這些人留住,拖的久一些,給青木的人爭取時間。

  他從樹根下撿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在手中掂了掂。

  王煊自嘲,手中的武器太原始了,就像是石器時代對上熱武器的現代,但他確實沒有其他選擇。

  他唯一的倚仗就是,現在超感越來越強烈,雙目璀璨,像是黑夜中的兩顆明亮的星辰。

  雖然相距很遠,但他清晰的捕捉到槍手的位置,甚至能看到他戴著的頭套下的眼睛,以及露出的手臂上的紋身。

  他無法走出密林,不然對方會立刻鎖定他,在空地上,沒有成排的粗大樹幹阻擋,對方藉助那些器材不會比他的超感弱,殺傷力很強。

  但最終他還是等到一個機會,圍欄外的槍手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有人在黑暗中能清晰的捕捉到他的一切。

  王煊的體質、精神在此時圓融歸一,超感更為恐怖了,在他眼中,那個人的動作軌跡全部映現在心中。

  他預判到,那個人要有個起身的動作,終究是對方有些放鬆,對他這個練舊術的人不夠重視。

  王煊用盡力氣,將拳頭大的石塊擲出,力量大的駭人,速度也讓常人難以理解。

  砰!

  在那人稍微探頭的剎那,石塊飛來,正中那人的額頭,他連悶哼都沒有發出,仰頭就栽倒下去,發出噗通一聲輕響。

  附近的兩人迅速回頭,看向他那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伴的額骨凹陷下去,血流如注。

  他們張了張嘴,完全無法理解,不能接受這種結果。

  這就像是駕馭飛機去轟炸古代的人,結果被人用長矛給捅下來,完全沒有道理!

  他們都是精銳的槍手,是專業人士,來殺一個練舊術的人,結果卻被對方用一塊石頭直接開顱。

  他們出了那麼多次任務,又不是沒殺過舊術高手,而且不止一兩人,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種事。

  砰!砰!砰!

  在王煊變換位置的剎那,幾顆子彈從原地飛過,有的打在樹幹上,有的打進草地中,發出輕微的響聲。

  王煊進入樹林深處,躲在粗大的樹幹後方,心頭警兆出現,外面的人似乎被激怒了,不斷向林中射擊。

  那些人不再等了,直接就這麼粗暴的掃射過來。

  王煊動作輕靈,敏捷,快速到了一塊大青石的後方,這是一塊景觀石,但平日也有人當長椅坐著,現在它成了最好的掩體。

  砰砰砰!

  石屑飛濺,有些子彈打在這裡。

  王煊眼神如刀子般,怒火填膺,這些人沒有任何顧忌,無視約定俗成的規矩,竟跑到城市中來殺人,最後更是直接掃射。

  這是有多麼大的底氣才敢這麼做?事後,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夠為他們擺平這一切?

  「別讓我知道你們是誰,不然的話,早晚連根拔起,我不管你們是什麼組織,還是哪個財閥,將來必與你們清算。」

  王煊遺憾,自己沒練成金身術,不然直接就殺出去了,何需再忍。

  突然,林中安靜,他看到幾道身影架著倒在地上的那個人分散退走,動作矯健,非常的快。

  王煊立刻如狸貓般躍起,來到林中的配電室前,找到一根半米多長的鋼筋棍,實在沒有其他更趁手的東西了。

  他輕靈在林中移動腳步,將超感狀態發揮到極致,而後掄動手臂,空氣中像是發出了爆鳴聲。

  遠處正在退走的人中,有一人噗通一聲向前跌去,栽倒在地上,他睜大眼睛,口中發出痛苦的聲音,他的心口出現一個前後透亮的血洞,心臟都被撕裂了。

  一根鋼筋棍穿透而出,落在二十幾米外,墜在地面上後發出清脆的金屬顫音。

  其他人的臉色都變了,這得是多麼強大的力量?那麼遠的距離,徒手甩出一根鋼筋棍,洞穿他們中一位警覺性非常高的老手,讓剩下的人都發毛。

  「快,趕緊離開!」有人低語,他們抬起一頭栽倒在地上的人,沒有停留,快速撤走。

  更有人在路上對那些血跡噴灑著什麼,一看就是專業人士。

  王煊殺氣騰騰,但他最終卻沒有追出去,在林中又換了個位置,他感覺更遠處依舊黑洞洞的槍口在瞄準樹林,只要他出去,就會被狙擊。

  他猜測青木的人要到了,而這些槍手不是消息靈通的可怕,就是有專門的人守在遠方,有所覺察,所以快速退走。

  王煊按捺住衝動,沒有追殺下去,站在林中默默等待。

  不久後,青木的人果然來了,從王煊聯繫他們開始,到現在趕來,稱得上速度驚人,效率極高。

  奈何,那群人無比警覺,提前退走。

  「你們去追,給我好好的查出來,肆無忌憚啊,敢在城中殺人,而且是來居民區下殺手,我倒要看看是哪條過江龍!」

  青木親自來了,帶來一批人,讓他們沿著線索追下去。

  而他自己則聯繫王煊,單獨進入林中。

  他帶來了全套的裝備,是最頂級的。

  王煊立刻換了一套衣服,很沉重,足有三層防彈衣,全部套在身上,外加一件風衣也是特製的,有一定的防禦效果。

  此外,還有一頂鴨舌帽,看起來與正常的帽子沒什麼區別,但卻很重。

  王煊平日不喜歡這樣的裝束,但現在風衣、鴨舌帽全都武裝上了,然後,他又提起一把槍,端起來就要向林外走。

  今天發生這種事,讓他胸腔中有一股火焰在跳動,被人堵上門來,囂張的想要幹掉,他怎麼可能還會忍著。

  「等下,我也換身衣服,與你一起走。」

  青木說著摘下青色面具,要同王煊一起行動。

  當然,他摘下青色面具也不是真容,還帶著仿真人皮面具。

  他沒有讓手下那批專業人士進來,他與王煊從一個方向離開,而後追了下去。

  他們兩人收起槍,按照王煊早先的預判,一路奔跑,朝一個方向追了下去。

  可惜,舊土受新星的影響,不少人呼籲保護隱私,路上的監控等銳減,存在大量死角、盲區地帶。

  不然的話,青木可以動用關係,直接調取監控看。

  王煊深刻感受到探險組織的強大,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調動來一批「專業人士」,追尋那些槍手。

  「你以一塊石頭與一條鋼筋棍,就放翻兩名槍手?」青木聽聞後,甚為驚詫,畢竟這還是一個新手,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卻經驗老道,身手過人,比他當年強多了。

  王煊保持冷靜,目光如火炬般,來到一片非常客流量非常大的地帶,道路兩旁酒吧成片,夜生活在這裡剛開始。

  青木皺眉,道:「這個地方魚龍混雜,很亂,各種生意都有,各家都有保證客人安全離開的路,不好找人。」

  王煊早已意識到,那批人準備充分,半路上多半就被人接應走了,他們這樣追下來難有收穫。

  不過,這時他抬頭間,竟在酒吧街看到熟人。

  不遠處,周雲、吳茵、周婷等幾名男女正走來,是真正的俊男靚女,要走進一個在這條街上很有名氣的酒吧中。

  周雲看到王煊,立刻走了過來,他身材高大,對於一般人來說,他那種略帶野性的眼神很迫人,但對王煊而言,完全無感,又不是沒打過他,而且不止一次了。

  「你這身裝扮與你不久前的風格不太相符,今天倒是挺酷的,怎麼,今晚想來這裡艷遇?」周雲淡淡地問道。

  然而,他眼下的樣子實在沒什麼氣勢,頭上裹著紗布,骨折的手臂帶著夾板,被震裂的指甲塗抹著藥膏,連鼻樑骨都斷了,進行過處理。

  「你全身上下都是傷,裹的跟個粽子似的,又和誰對決了,折騰成這個樣子?」王煊的話刺激的周雲眼睛頓時立了起來。

  他想到了那個藍眼珠子的混血兒,原本他都不恨王煊了,一腔悲怨全都寄托在那個混血兒身上,但現在王煊的話著捅了他心窩子。

  王煊接著開口:「你還真行,幾天而已,不斷與人對決,怎麼感覺你不是在和人打架,就是在去和人打架的路上,你這該不會是又要上路吧,又準備和誰去約架?」

  我去!周雲差點沒被憋死,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點指著王煊,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王煊自然是在故意刺激他,想看他最為真實的情緒反應。

  同時,他也在藉此機會,仔細觀察對面的幾個年輕人,這麼巧合在此相遇,他不會放過任何的懷疑與警惕。

  很難說,今晚是誰在對他下死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