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金身術,一旦練成,從生命層次上提升,有著遠超常人的體魄,從早期的抗擊打能力,到真正的鐵劍砍不動,再至金身不壞,在普通人眼中這就是超凡。

  王煊投入在當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練,在冥想的虛寂世界中,時光對他來說,相當的漫長。

  他在這裡可以從容的思考,擺出最精準的體術姿勢,稍有瑕疵就會被合理的矯正。

  雖然在練金身術,但王煊發現自己依舊保持著一種超然的狀態,可以冷靜的審視自身,心神空明。

  「冥想的最高層次,進入虛寂之地,是我的精神在常駐,立足在這裡演繹金身術。」

  王煊很清楚,這片寂靜如同荒蕪宇宙的空間,屬於一片極為特殊的領域,給人無比真實的感覺。

  他的真身不可能出現在這裡,但是,這種修行似乎可以反饋到肉身中。

  王煊內外通明,心神冷寂,宛若超脫出去,俯視著自身的一切,在練金身術的過程中,失誤越來越少。

  直到最後,他的動作與經文中的記載別無二致,挑不出任何瑕疵。

  此時,透過虛無與死寂,他隱約間感應到外面的身體,似乎正在適應種種的變化,擺出一個又一個姿勢。

  他外面的身體做出了最為標準的動作,正在演繹完美的金身術。

  不過,那種動作十分緩慢,像是在以肉身銘記著什麼,而不是像虛寂之地那樣進行無數次的嘗試與演練。

  ……

  在這種絕對冷靜的狀態中,王煊思忖,最高層次的冥想,外界幾分鐘,這裡可能就是數年的光陰,但真的能將這裡的成果帶出去嗎?

  如果離開這裡,精神層次的感悟等,應該沒有問題,可以帶出去。

  在虛寂之地,數年光陰流轉,相對而言,主要是針對精神層次。

  可是外在的肉身縱然銘記下這種感覺,會跟著提升嗎?

  他認為,肉身應該跟不上這裡的變化。

  這未免讓人遺憾,但他又覺得無比的真實,畢竟肉身並沒有跟進到這裡。

  如果精神旺盛,帶著所有感悟與無暇的金身術記憶回歸,在現實世界中是否可以加速金身的形成?

  不過,王煊也注意到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審視自身,在虛寂之地的外面,可模糊感知到的外在肉身,為什麼也在動,並以最為標準的動作演繹金身術,真的只是潛意識在推動嗎?

  現在的他擁有超級敏銳的感知,立刻意識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

  在虛寂之地,屬於冥想的世界中,數天後,王煊竟然覺得有些疲累了。

  他不禁皺眉,不是說最高層次的冥想,可以駐留這裡數年之久嗎?甚至時間可能會更長。

  忽略了什麼,哪裡不對?他平靜的思忖,看著正在演練金身術的自己,動作漸緩,都要出瑕疵了。

  「不是這樣。」他輕語,精神竟略顯疲憊。

  突然,他近乎淡漠的雙目中,划過兩道光彩,他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

  他為什麼可以進入這裡?一切都是因為,他在超感狀態下運轉先秦竹簡中的根法,這才立足在此。

  下一刻,王煊改變了,不再以疲憊的精神演練金身術,而是再次催動先秦方士留下的根法。

  幾乎是瞬息間,一切都變了,他的精神開始旺盛,疲累等逐漸消退,連感知等都在提升中,狀態迅速變好。

  很快,他的精神感知與敏銳程度不斷增強。

  隨後,他的超神感知全面恢復,並不斷蔓延出去,竟觸及到了什麼東西。

  「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我接引來了某種神秘物質!」

  他第一時間做出精準而正確的判斷,那是一種難以闡釋的神秘因子,散落在虛寂之地。

  正是這種神秘因子的飄落,他的精神不再疲憊,而是越來越旺盛。

  王煊處在最高層次的冥想中,察覺到有解釋不清的物質自外而來,進入虛寂之地,讓他的狀態變得前所未有的好。

  就像是天降甘露,澆灌虛寂之地,也滋養了他精神。

  時間流逝,他覺得不僅是精神,連模糊間感應到的肉身似乎也在變化。

  他意識到,用最高層次的冥想已經不足以描述眼前的這種現象,需要用黃庭內景地來闡述。

  「這裡是道家的黃庭內景地,絕對的虛與靜,處在空明時光中,接引來不可言說的神秘因子。」

  內景地,寂靜,虛無,像是一片死地,但是立身在這裡,卻能接引來對精神與肉身非常有益的物質。

  王煊明悟,舊術的根基在內景地!

  剎那間,他進一步確信,開啟先秦方士傳承中的秘法,最正確的路數就是在內景地中進行。

  甚至,他有些懷疑,舊術的起源也與內景地有關。

  先秦方士何以那麼強大?

  因為,想練他們的法,必須先要以超感狀態來到此地,這樣便可以接引到神秘物質。

  漫長歲月以來,後來者少有人登臨此地,所以舊術愈發暗淡,後人的成就很難再與方士比肩。

  進入最高層次的冥想,立身在內景地中,這是練先秦竹簡高深根法的必要條件,這道門檻直接阻攔住古今無數人。

  不久後,王煊感受到了外在的變化,肉身果然得到了好處,不局限於虛寂之地的精神。

  隨著時間推移,內景地飄落的神秘物質飽和了,再去運轉方士的根法也無用了,王煊便再次開始練金身術。

  這次他注意觀察,效果果然比早先更好。

  內景地中,他完美無瑕的演練金身術,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他的體術在不斷的變強。

  同時,他模糊的感知到,其肉身也在動作著,被神秘物質滋養,金身術在緩慢的提升中。

  他洞察到,從內景地中接引來的神秘因子可以進入現實世界中,被他的身體吸收。

  這意味著,他在最高層次的冥想中獲取的金身成果,可以完全的帶到現實世界中!

  哪怕王煊處在絕對的冷靜與超然狀態中,也在剎那間,略微一顫,但很快一切情緒波動就又被撫平了,內景地恢復到寂靜。

  一年,兩年,在虛寂之地,王煊不斷練金身術,每當稍敢疲累時,他就會再次運轉先秦竹簡中的根法,接引不可描述的神秘因子,澆灌此地,直到飽和。

  兩年的時間,他在內景地中練成金身術第二層,並且感知到外在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脫下一層皮。

  一切都是因為,從內景地中接引來莫名的物質,確保了肉身的提升與變化,與精神領域一致。

  在內景地的兩年中,王煊不僅在練金身術,他也在嘗試練幾頁金紙上的體術。

  畢竟,這種法門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那是道教創始人留下的東西。

  在此過程中,他發現一則瘮人的真相,此術竟傷身,金書上記載的體術實在太恐怖了,很難練成。

  「以前無知者無畏。」

  這是王煊對自己早先沒有進入內景地之前就練這門體術的評價。

  在這裡,他以強大的感知,近乎超然的狀態,俯瞰自身,發現了很可怕的事實。

  在他練這種體術時,只要有絲絲的疼痛,其實五臟六腑便受傷了,在內景地可以清晰的看到,臟腑上細微的出血了。

  如果是在外界,恐怕需要最精密的儀器監測,才能捕捉到這種極其細微的變化。

  因為這種傷很微弱,幾乎可以忽略掉。

  但對練體術的人來說,長期如此,慢慢積累,必然會出事兒,後果不堪設想。

  早先,王煊覺得,這又不是撕裂的痛,忍一忍就過去了,每天都多堅持一會兒,早晚會慢慢適應。

  現在立足內景地,他明白了,過去險些誤入禁區中。

  「金書上的體術,原來只有來到內景地才能練成。」

  王煊注意到,當臟腑有微不可見的出血現象後,內景地的神秘物質就會瀰漫起來,滋養臟腑,直至痊癒。

  不愧是張道陵留下的金書,起點實在太高了,進入不到內景地的話,根本不能練這種體術。

  而且,兩年的時間,王煊也只是將第一頁金紙上的第一幅刻圖練成。

  這次,他沒有像在外界那般,囫圇吞棗,將第一頁金紙上的幾幅刻圖全練,而是先主攻下一幅圖。

  果然,經過臟腑不斷出血,兩年世間的打磨,第一幅圖被他練成了。

  關於這幅圖,無論他怎麼折騰,臟腑都不再受傷。

  「難度太大!」

  王煊認為,這種體術不是為現階段的他準備的,這完全是他不斷負傷、生生熬著換來的成就。

  第一幅圖就如此,可以想像後續,只會更難!

  他決定,先提升金身術,關於張道陵留下的東西,留待他將來境界再高一些時再去認真練。

  內景地中時間流轉,又過去三年,王煊將金身術練到第三層,他覺得再有幾個月的時間,第三層就徹底圓滿了。

  這時,一種莫名的感觸湧上心頭,他立刻知道,最高層次的冥想結束了,他即將從內景地退出去。

  果然,虛寂之地,不再寂靜,漸漸有了聲音。

  那是他自己的心跳聲,還有窗外很輕的風聲,以及更遠處街道上駛過的汽車聲。

  內景之地消散,王煊的精神徹底回歸現實中。

  他第一時間感受到自身的變化,脫下兩層皮,新的肌體晶瑩而堅韌,體質比以前明顯提升,更強了。

  現實世界中,他的金身術達到第三層!

  他去看時間,內景地五年的光陰,現實世界中居然僅僅過去……幾分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