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仙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群人來歷不簡單,殺王煊只是順手而為的小事兒?

  王煊聽到這種答案後,右手輕輕一划,飄落在身前的黃葉瞬間被平整的切為兩半,墜落在地。

  午時,他正在步行外出,準備去吃中飯。

  因為在外面,他並沒有多說,只告訴青木他會參與這次的行動。

  雖然在電話中談的不多,但王煊已經大致了解,那群人來自一個名為「灰血」的組織,接受僱傭,探險……甚至殺人。

  按照青木的說法,這個組織很有實力,主要在新星活動,還曾截胡過青木他們這個探險組織的某次重大發現。

  當得知他們過來後,青木立刻向上匯報,很快就會有數部強悍的人馬趕到,攢足了勁兒準備圍獵,報昔日舊怨。

  況且,就是沒有以前的恩怨,這次竟定位到列仙之墓,也足以在舊土引發一場很大的波瀾。

  但凡得到消息的人,估計都不能無動於衷,如果實力允許,必然要參與進去。

  「請動灰血組織殺我,這是不差錢,兼且不願暴露自身啊,沒關係,我會慢慢挖出你。」

  被莫名阻擊,險些在城市中被殺死,即便王煊也不可能心平氣和,不把幕後的主使者揪出來,保不准還會出事兒。

  很快,他又被列仙大墓這個頗具衝擊性的消息吸引了,居然在舊土又有了這種重要的發現。

  就是不知道這次是真是假,這麼多年來,聲稱發現列仙葬地的事件有數起了,但最後都與期望有很大的落差。

  早先那幾處地宮被掘開後,事後被證實都只是先秦方士中頂尖強者的大墓。

  「如果這次是真的,出土與列仙有關的經文、器物,應該會給這個世界帶來很大的衝擊。」

  王煊琢磨,在舊術越發衰落的年代,真要是出現那種東西,或許可以改變這種頹勢。

  吃過中飯後,他去剪了個很精神的短髮,讓耳邊被擦斷的髮絲看不出異常,因為他明天就要正式去上班了。

  他一邊想著列仙的事,隨時會前往深山老林參與行動,要經歷血與火的衝擊,一邊又準備去上班,這種截然不同的體驗與思緒,讓王煊的心情相當的異樣。

  還好,青木沒有在第二天找他,王煊總算沒有在第一天上班就請假缺席,順利的入職。

  這是星際集團下屬子公司的某個設計院的分部,聽起來高大上,但其實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現在但凡涉及到深空探索與星際旅行等技術,都要依靠新星那邊,舊土這邊的相關科技集團完全不夠看。

  星際集團下屬子公司的設計院,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出過什麼重要成果,都快荒蕪的長草了。

  至於王煊報導的設計院分部,那就更不要說了,簡直成為了養老的地方,每日的節奏……相當的緩慢。

  王煊報導上班第一天,發現辦公區一些桌位都是空的,只來了五六個人,當他去打招呼時,其中一個帶著黑邊框眼鏡的老兄一大早都快對著電腦看新聞睡著了。

  唯一很精神的小姑娘,正對著手裡的小鏡子塗抹口紅呢,她倒是反應過來了,知道來了個新人,熱情地打招呼。

  看著幾位沒有精神、暮氣沉沉的同事,王煊也是一陣無語,當初他選擇來這裡工作的時候,也是因為聽說相當的清閒。

  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閒到這種程度,一大早上兩位大姐就已經商量著下班去搓麻將的事了。

  至於另外那個五十多歲的老前輩,則和人打了半個多小時的電話,相約周末去釣魚。

  不過,這些人對王煊倒是很和善,沒什麼排斥的心思,難得又來了個新人,說中午給他接風洗塵,也不用等到晚上了。

  王煊想著自己是個新人,剛來還是給老同志們留個好印象吧,說他來請客,結果被一致反對,讓他放棄了這種想法。

  上午王煊想找點事做,結果被告知,先熟悉下工作環境,這些都不急。

  他算是徹底看出,這地方真是養老的。

  唯一比王煊小的姑娘名為劉雪,很愛打扮,也是辦公室最活潑的人,據她自己說,就是圖清閒才跑這裡來工作的,她是七月份入職的,比王煊早幾個月。

  一上午王煊對著電腦看道藏,倒是合理利用了時間,他仔細想想,覺得這樣的工作也不錯,很多人估計想要而不得。

  中午去吃飯時發生小插曲,劉雪很熱情,幫王煊去拿風衣,哐當一聲,二十幾斤重的風衣直接脫手,差點砸在她的腳面上,嚇得她尖叫了一聲。

  她感覺不可思議,一件風衣怎麼會這麼沉重?她像是看怪物般盯著王煊,不信邪的去地上撿風衣,發現重量的確就是那麼離譜。

  其他人頓時圍了過來,全都抱起這件風衣試了試,嘖嘖稱奇。

  王煊趕緊解釋,說自己最近在健身,這是找人專門特別定製的風衣,就是為了每天上下班時負重鍛鍊。

  一群人恍然,連稱王煊有毅力,這種時刻健身的生活習慣值得他們學。

  當看到劉雪又要幫他去拿鴨舌帽時,王煊趕緊搶先一步戴在了頭上,因為這也是特種材料製成的,能防彈,重足有兩斤!

  中午的飯局氣氛融洽,王煊原本想虛心請教怎麼工作的心思直接就沒了,這幾人告訴他悠閒著過就是了。

  吃過飯後,本就空空蕩蕩的辦公區又少了三人,戴黑框眼鏡的老兄說喝高了,頭疼,先回家了,另外離去的兩人理由也差不多。

  王煊無語,這裡不打卡,不刷臉,不查崗,真是相當的自由。

  他嘆氣,雖然「環境」很不錯,很適合他在這裡研究舊術,但是他知道呆不了多長時間,一個練舊術的人總會出現異常的。

  還好,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很快就會去新星,短時間內不至於在這裡露出馬腳。

  這種寬泛的氛圍,導致王煊才來上班兩天就請假時,辦公室的老同志們非常的淡定,似乎覺得這很正常。

  王煊被人開車接走,再次來到城外那個莊園,接收裝備,戴上人皮面具,然後就直接出發了。

  當然,王煊身上的三層加厚版的防彈衣沒脫,只是用防護服替換掉了風衣,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這種重量。

  這次他要主動去獵殺,多半比上次在青城山時要兇險,所以他很注意防護。

  在路上,青木公布了這次的目的地,竟然是大興安嶺,在深山老林中發現列仙大墓。

  這與王煊猜想的不一樣,他起初還以為又是哪片名山大川呢,是與神話傳說有關的地方。

  今天的目的地,竟只是大興安嶺中一片普通的山地,據說那裡外表看不出什麼,但卻不知道怎麼被人定位出埋著仙屍。

  依舊是老穆控制飛船,黑虎與風箏在擦刀與檢查能量槍。

  「青木大哥,你有沒有過五感、直覺等都異常敏銳的時候?」

  在路上,王煊和青木聊了起來,他現階段不敢告訴任何人自己進入過「內景地」,一旦被財閥與那些研究機構知道,很難說會發生什麼。

  但是,王煊想間接告知青木,希望他去試試看。

  青木還沒說什麼呢,黑虎搭話了,說他很久以前有過那種體驗,當時覺得心中空明,有種要羽化登仙的錯覺。

  王煊吃驚,問他什麼時候的事?如果黑虎真的激發過超感狀態,以後說不定也可以,他不介意間接指點。

  「能有十年了吧,和我初戀女友在一起的時候,以後再也沒有了,曾經滄海難為水,此生再無真愛!」黑虎嘆氣。

  王煊發呆,然後想給他一巴掌,這傢伙一本正經,毫無羞恥的樣子真是讓人無言了。

  看到風箏也想發表什麼見解,青木直接給他後腦勺來了一下,道:「雖說大戰前要放鬆,但是,別跑偏的太嚴重。嗯,王煊你在練舊術時是不是有什麼感悟?」

  青木感知敏銳,他發現再次見到王煊有些不一樣了,其實力似乎……提升了一大截!

  「上次我好像進入到一種特別的狀態中,視覺、聽覺、嗅覺以及本能直覺等,在當時格外的敏銳與強大……」

  王煊還在組織語言,想著怎麼告訴他進入內景地,結果青木卻直接開口,似十分吃驚,但最後他又發出嘆息。

  青木道:「那種情況是極其稀有的個例,正常來說,就是宗師也難以激發出那種狀態,在不同的古宗門中,都有各自不同的稱呼,有人稱呼那種狀態為空明菩薩境,也有人稱呼它為天人合一。相傳,在古代如果有強大的方士指點,或者有宗門教祖級人物接引,非常有可能從中得到莫大的好處。但在現世,除非極其罕見的意外,不然,沒人能激發出那種狀態,這是宗師都追求不到的領域。況且,如今哪裡去找先秦方士,各宗教更是早就沒有了教祖級人物,誰能接引,誰能給予好處?」

  青木說完,有些同情王煊,覺得他無人指點與接引,錯過了一次了不得的機會。

  在古代宗門的傳說中,這可是一次很大的機緣!

  王煊有些意外,他從當中聽出有價值的消息,在古代觸發超感狀態,需要絕頂強者去接引才能進入內景地?這麼說來,他這次有些不一樣。

  眼下,他不好再說這件事兒,以後有機會再與青木聊一聊。

  不久後,他們到了大興安嶺中的原始密林中,密切監視一片山地。

  時間不長,探險組織的其他各部人馬也全都就位,遠比探索青城山那次人多。

  最起碼這次僅是青木就將帶來了自己的十二個小組。

  而其他各部人馬更全都是精銳,經驗豐富。

  「快看,那裡出狀況了,有些邪門啊!」老穆叫了起來。

  前方的山地,莫名的霞光蒸騰,整片山區竟然扭曲了,模糊了,看起來相當的詭異,神聖中又散發著瘮人的氣息。

  「不會真有列仙吧?!」青木感覺心驚肉跳,隔著很遠都覺得強烈不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