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麼多年來,有關部門與新星的各類組織,從舊土不是沒挖掘出過奇物,但直徑一米粗的金竹卻是前所未有。

  它被從中剖開,製成小船,在先秦時期恐怕也是大手筆!

  新星的各大機構過去曾大打出手,只為爭奪幾份金色竹簡,現在帶著蓬勃生命氣息的活體竹子出現。

  竹船上還有十幾根枝條,都帶著葉子,不時飄灑下一片金色光雨,落在那個安靜如同沉眠的女方士的身上。

  來自新星的女科研人員解釋,剛才帶到地表的竹枝就是從小船上截取下來的一段。

  「你是說,她還有活過來的可能?」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自稱錢磊,認真而細緻的了解情況。

  上面的人對這裡很重視,但凡涉及到與長生有關的事物,都是大事,不僅新星的財閥在意,其實在舊土也一樣。

  「沒有可能,數千年她已經死去,作為人類最為本質特徵的自我意識早已消亡,大腦中生物電潰散。」

  作為這個項目負責人之一的周雨比誰都清楚,女方士死亡最起碼有三千年以上了,唯一讓人不解的是,她的肉身活性還在。

  後來經過檢測、化驗等,他們一致認為,這與金色的小船以及她自身的超自然力量有關。

  「具體說說吧。」錢磊請教,他需要細緻的了解,舊土肯定要參與到這個地下試驗場的後續研究工作中。

  新星的幾位科研人員講解,從發現這片地下遺蹟,到近幾年來他們研究的方向,以及現在初步獲得的成果等,大致介紹了一下。

  作為項目負責人之一的周雨進行補充,她清楚的知道,舊土一些人最關心什麼。

  「經過檢測,她死前的生理年齡大概二十五歲左右。」

  「這麼年輕?」錢磊嚇了一跳,身在特殊部門,他對先秦方士的了解遠比常人多,二十幾歲便成為方士中的頂尖強者,聞所未聞。

  「不,確切的說,二十幾歲只是她的身體活性年齡,經過多種方法檢測與分析,我們科學的測算出,她死時實際年齡大概在兩百三十歲左右,不得不說非常驚人,從細胞分裂次數,到線粒體的消耗等,她的各項指標遠超常人。「

  這種年齡還始終保持著年輕的狀態,讓錢磊神色無比的嚴肅,扶了扶眼鏡框,問道:「數據可信嗎?」

  周雨知道,他或者說他身後的人在希冀著什麼,從古至今,關於長生可以說是永不褪色的話題,最為神秘。

  許多人都在探尋,從先秦時期到現在,不斷在重複昔日的舊事,真正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只不過這個時代的財閥更直接,公之於眾,投入海量的資源,並已經取得初步的成果

  周雨道:「她死因不明,但絕對不是自然死亡,根據她的身體活性推算,理論上她最少可以活到七百歲,上限在九百五十歲左右。」

  錢磊心中非常不平靜,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一旦向上報告,這個地下實驗場從今天開始將成為舊土最重要的幾個實驗室之一,安保將提升到最高等級。

  舊土的幾位科研人員在翻看一些數據報告,不斷點頭,幾人頗為激動,這個地下實驗場已經利用女方士的血液、骨髓、肌纖維等做過許多實驗了,數據詳實,結論可信。

  王煊注意聆聽與觀察,兩百三十歲的女方士依舊保持著二十幾歲的身體活性,確實很驚人,他很清楚,有這種大成就的方士一定去過內景地。

  「她的線粒體端粒長度遠超常人,這意味著理論上大幅度的提高了她的壽命上限。」

  幾位舊土的科研人員眼熱,恨不得立刻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

  周雨道:「我們從女方士的血液中提取出一種神奇的物質,可以為普通人延續一定的壽命。」

  錢磊聞言,神色鄭重,道:「你們有階段性成果嗎,我是問臨床實驗等,是否有真實的案例,延續了正常人多長的壽元?」

  「有的,新星那邊有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客戶,也是我們的投資方之一,這座地下實驗場有百分之三十的資金都是他提供的,我們將從女方士血液中提取出的活性物質給他注射,經過兩年多追蹤觀察發現,原本已經壽元不多的他,理論上還能再活十五年以上。」

  周雨這種話一出,舊土的幾人無比吃驚。

  連王煊都在暗自驚嘆,女方士死去三千年以上了,但她的身體中依然藏著部分長生屬性,確實非凡,簡直像是唐僧肉。

  錢磊的臉色當即就變了,開口道:「你們是否還有這樣的客戶,你們在女方士的身上到底提取出多少那樣的活性物質?」

  周雨答道:「還有一些大客戶正在等我們的樣品,但我們也不想竭澤而漁,這些年一直嘗試人工培育女方士的細胞,但效果不理想,比如她的血液蘊含著超自然之力,一旦離開身體,其性狀極不穩定,發生過多起實驗室爆炸事件。」

  「我們還有一個實驗,準備嘗試將新星某位志願者的思維記憶上傳到女方士的腦中,並重新激活她腦中的生物電,看一看能否利用她無比強大的身體活性,讓另外一個人活得新生。」

  「不行!」錢磊急了,直接有些失態的大聲發對。

  王煊也聽的發呆,居然還有這種實驗?

  「新星那邊,這類技術已經積累到一定程度,在我們科研者看來,所有人其實都與機械人沒什麼區別,只不過我們更細膩罷了,人類的大腦思維活動也只是一組複雜的程序,理論是可以複製的。」

  錢磊沉聲道:「你說的這個實驗項目暫停,不能這麼做。」

  接著他又問:「那個志願者是誰?」他覺得一般的人絕對獲得不了這個機會,這是想借女方士的身體復甦,長生數百年而不死。

  「是我們起源生命研究所的創始人——鄭女士。」周雨很平靜的告知,建造這座地下實驗場的資金有百分之六十都來自鄭女士。

  錢磊道:「既然要合作,我們需要商議出一個最為穩妥的方案,你們這個實驗太冒險,現階段不宜進行。」

  「其實,我個人也不贊成將另外一個人的思維記憶在她身上復活,我更傾向於後面的一個方案,那就是全面解刨女方士,用新星那邊最先進的生命儀器記錄與破譯她的身體基因信息,從本質上全面解析與編譯這種打破人類生命天花板的人的微觀構造……」

  王煊聽到這裡後相當的無言,為女方士默哀,都死去幾千年了都不得安生,常被人抽血,現在更是要被解刨。

  錢磊嚇了一跳,這個很文靜的女人居然這麼瘋狂,他趕緊開口,道:「你們不要妄動,有些試驗必須先擱淺,等我們的方案出來再議,既然要合作,自然需要共贏。」

  ……

  「這種竹子蘊含著超自然力量,並且有十分強大的活性,經過我們提煉,發現它蘊含的生命因子不比女方士的身體少。」

  當提到那個粗大、被製成小船的竹子時,女科研人員周雨又來了精神。

  王煊聽到後來,忍不住開口詢問旁邊一個科研人員,道:「這片地下岩洞中沒有竹簡等其他發現嗎,這樣一個強大的女方士不可能沒有留下其他東西吧?」

  那位科研人員搖頭,道:「沒有,我們進來的時候,這片地下石洞像是發生過大爆炸,許多地方都呈焦黑色,有竹簡也都化成灰燼了。」

  經過他描述的場景,無論是青木,還是舊土軍方的兩位高手,亦或是本身實力就很強的錢磊,面色都極其嚴肅。

  青木沉聲道:「聽你的說法,這很像先秦其他方士留下的手札中記載的事。」

  「沒錯。」舊土軍方的那位高手點頭道:「這很像是羽化失敗發生大爆炸的描述。」

  關於羽化,後世一直在爭論,有人認為走上那條路,就是當知道自己要死了,藉助超自然力量將自己焚了。

  也有人認為,羽化就是即將登仙的體現,將生命層次將推向極點,從此真正可以做到長生不死。

  可惜,漫長歲月以來,沒有實證,所有和羽化有關的人被發現時,都確定死去了。

  甚至,新星的財閥派出的「考古隊」,曾在舊土挖出過那種人的人形骨灰,死的不怎麼體面。

  眼前這個女子在其他先秦竹簡中提到過,被認為是方士中的頂尖強者,有志列仙位,她自然要走羽化登仙路。

  可惜,現在看來她也失敗了,這樣也就解釋的通,她的身體壽元還很長時,為什麼死去了。

  從科學檢測的角度介入,查不到傷,死因不明。

  但是從舊術這條路上來論證,那就是她的精神意志當時被打散了,徹底磨滅,這種人不可能再活過來了。

  王煊聽的出神,又一個羽化登仙失敗的案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