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落日的餘暉下,青木靠在車門上,一支煙接著一支煙的抽著,在設計院的大門口等王煊下班出來。

  他有點愁,師傅火燒屁股般逃往新星,多少年沒有這樣的事情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想了解清楚。

  王煊心情不錯,心裡的一塊大石落地,和同事們有說有笑一起向外走。

  「小王,這邊。」青木喊他。

  「有人找我,明天見。」王煊和身邊的幾人打過招呼,快速朝著前方走去。

  在晚霞中,一群候鳥遠去,越發顯得秋意深沉,天空高遠。

  青木載著王煊去吃飯,在路上就開始不斷詢問,當聽到老陳同羽化真仙近期有約時,一腳油門下去差點撞到前方的車子。

  「看路,穩重點!」王煊趕緊提醒。

  街道上車輛很多,正是下班時間,路況有點堵,青木的心也有些堵,什麼情況啊,老陳被女方士嚇跑了?

  他深知,老陳舊術相當了不得,屬於罕見的超級強者,再加上一向精明強幹,幾乎從來不吃虧,近日竟……栽了。

  王煊很放鬆,還有心情去看道路兩旁火紅的楓樹,楓葉在晚霞中顯得格外熱烈,想到女方士不再出現,他琢磨著,這次真沒準跟老陳跑新星去了。

  「你覺得,我師傅他會怎麼樣?」青木大致了解完情況,他覺得有點離譜,死去三千年的人怎麼還能託夢?

  「老陳是個好人,保准沒事兒。」王煊安慰他。

  青木從來不缺錢,選了家檔次很高的餐廳,包間很大,非常清靜,點完菜後開始低聲問具體的經過。

  「你是說,老陳替你擋災了?」青木被自己的煙嗆住了,感覺相當的無語。

  「你別腦補,不關我的事。女方士之所以託夢,可以說,參與過大興安嶺地下地下試驗場的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老青,你最近也得注意點!」

  王煊神清氣爽,胃口大開,一邊享用美味一邊好心的提點青木,讓他最近最好準備點符紙什麼的,在這方面老陳就比較有經驗,事發後,直接就拿出來一堆,貼的渾身上下到處都是。

  同時他也腹誹,老陳真小氣,周末求助他時,就送過來一張,結果自身一出事兒,不要命的向身上貼,都快糊滿了。

  青木聽著他的不像話的抱怨與警示,咧了咧嘴,心情複雜,吐了個煙圈沒說話。

  「老陳那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王煊點評。

  青木瞪了他一眼,這是什麼鬼話啊,這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說,我們怎們幫他?」青木皺眉,他確實有點擔心老陳,畢竟是他師傅。

  王煊道:「我覺得沒大事兒,老陳跑新星去了,女方士在那邊肯定是人生地不熟,估計呆不習慣,早晚會將老陳鼓搗回來。」

  聽聽,這是什麼話?青木瞪了他一眼,然後又和上他商量,送他去新星如何,接應與照顧下老陳。

  王煊立刻拒絕,剛跳出火坑,誰沒事兒還會再往裡跳啊。

  他看了一眼青木,道:「你先別替老陳著急,我覺得你真的需要擔心下你自己。」

  「你什麼意思?」青木掐滅了煙。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還能什麼意思,老陳慫了,都跑新星去了,肯定沒法幫女方士解決問題,到時候她要是回來,我估摸著也該輪到你了。」

  「你嘴巴有毒,給我閉嘴!」青木心中真有點沒底了,而且他覺得,老陳估計就是這麼被找上的。

  他嚴重懷疑,女方士很有可能就是聽王煊胡言亂語才去找老陳的。

  他越想越是這麼一回事兒,嚴肅的告誡他,道:「吃飯,吃完趕緊走!最近這段時間你都不許找我,你也不要一個人時瞎磨嘰,反正近期你不要提我名字!」

  「老青,你這就不厚道了,說的好像我這張嘴開光了似的。」王煊不滿,在那裡辯解,這事兒原本跟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他也是受害者。

  「什麼都別說了,咱倆暫時劃清界限,你最近不許聯繫我!」青木直接就要去結帳走人,他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幾乎都沒動筷子。

  王煊道:「別急著走,我那五百萬什麼時候到帳,那可是我在青城山出生入死,用命才換來的補償金。」

  「明天就到帳!」青木說完就起身,關於給這筆錢,他倒也痛快,那張銀色的獸皮卷雖然還沒有破譯出來,但是專家組一致覺得,價值驚人,不然的話也不會讓一個羽化的方士至死都在盯著看。

  「好嘞!」王煊心滿意足,對於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來說,有這麼一筆巨款實在算是無比的驚喜。

  「你多少也吃點啊。」王煊勸青木,又道:「你真走啊,不送我回去?」

  青木沒搭理他,而且加快了速度,轉眼就沒影了,並打定主意最近都不去王煊的住所附近。

  第二天,王煊接到簡訊,銀行提示有一筆大額款項進帳,他數了數共有六個零,確實是五百萬,頓時心情蕩漾。

  很快,他又想起一件事兒,繳過稅沒有?趕緊找青木詢問,結果青木連掛了他五次電話,不理他!

  最後可能是實在受不了他,青木用簡訊告訴他,已經代繳,給他稅後五百萬。

  「老青,你真棒!」王煊迅速敲了幾個字回過去。

  青木一看,直接拉黑了他,總覺得最近和他沾染過多的話會出事兒,他越琢磨越認為是這個道理,就不該去找他並請他吃飯,老陳是前車之鑑。

  晚間,王煊和父母通電話,告訴他們這個周末回去,並且提前打了預防針,道:「我買彩票中獎了!」

  接下來的兩天,王煊研究道藏,練根法,又琢磨羽化石的事,這次他回家一定要去那座山上看一看,是否留下了什麼。

  周五下班,王煊迅速沖向車站,他家就在相鄰的小城,相距不過一百多公里,相對來說真不算遠。

  晚上回到家,父母雖然最初很高興,但是後面卻遠比他想像的淡定多了,用老王的話說,錢要那麼多有什麼用,夠花夠用就行了,這種心態也可能是導致王煊平日也些心大的原因。

  「你自己留著吧,買個婚房,早點娶個媳婦回來。」老王高興地說道,不忘記催婚。

  王煊一兩個星期就回來一次,所以夫妻兩人見到他後,雖然心情很好,但相對來說也算是很平和。

  「我才剛畢業,太早了,先等兩年吧,錢先轉給你們。」然後,王煊就不管不顧,直接完成轉帳。

  晚間吃過飯後,他向父母打聽小城數十里外那片大黑山的事,那個地方一直有什麼仙姑的傳說。

  他記得小時候,山上還曾有一座道觀,只是後來年久失修,一個道士也沒有,就徹底倒塌了,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老王回憶與感慨:「那裡啊,確實有些傳說,我小時候香火還很盛呢,後來吧,山下的村鎮拆遷,人都搬走了,大多都進城了,香火也就慢慢斷了,最後連道士都沒了,如今那裡蒿草叢生,聽說道觀的地基都找不到了。」

  王煊道:「明天我準備約上兩個發小去轉轉,好久沒進大黑山了,秋季正好看看有沒有什麼榛果、山核桃之類的。」

  晚間,他就開始約人,兩個發小知道他回來後很高興,忙著答應,一個明天會準備一輛車,另一個說要借幾隻土狗帶進山中去追兔子。

  奈何,天公不作美,預告周六是晴轉多雲,結果直接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兩個發小遺憾,改約周日再去大黑山。

  王煊閒不住,即便下著大雨,對他這個練舊術的人來說也沒什麼影響,他直接自己行動了。

  他穿戴好雨具,走出家門,又出了小城,隨後開始狂奔,一路沖向大黑山。

  主要也是因為,關於那個仙姑的傳說似乎與雨水有關,正好趁著這個環境,他進入山中去看一看。

  將金身術練到第四層後,即便足有幾十里地,對王煊來說也不算什麼。

  最終他進山了,這片山嶺山石泛黑,如果沒有草木的話,遠遠望去確實如淡墨般,所以被叫做黑山,或者大黑山。

  王煊按照記憶,徑直趕向其中的一座山峰,迅速登山,然而到了山頂後他一陣狐疑,道觀不見,即便倒塌了也應該有地基與瓦礫才對,怎麼光禿禿一片?

  他感覺,這片地基像是被人挖走了。

  難道記錯了,不是這座山?

  王煊又去其他山上尋找,接連登上幾個山頭,都沒有發現倒塌的道觀。

  轟!

  天地間,雷聲爆響,刺目的閃電划過雨幕,照亮昏暗的天空,讓整片大黑山都短暫的通明起來。

  不經意間,王煊抬頭,他看到了什麼?

  最早先他認為有倒塌道觀的那座主峰,竟有生物出現,體形不小,那是一頭……犼,載著一個人正在下山。

  並且,隨著那頭犼奔跑下來,山地居然在輕微的震動,衝著他而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