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你不要想的那麼極端,沒有人想趕盡殺絕。說到底也只是切磋,以此促成競爭,最終達到共進的目的。」唐裝老者溫和地說道,儘量淡化這種問題。

  「究竟有沒有人想徹底按下去舊術,我還不清楚嗎?」老陳冷淡地說道。

  「老陳,你還是這麼倔強。舊術四老離世後,在這個領域還很強也很有想法的人,終究只剩下你與有數一兩人了啊。」唐裝老者搖了搖頭,平靜中盡顯從容,說話非常有底氣。

  老陳道:「常恆,你很自信啊,自從覺得找到通向超凡的橋樑,實力的躍遷,使你的性格不再內斂。」

  唐裝老者名為常恆,同樣是一頭短髮,黑亮而濃密,除了說話時臉上會浮現幾縷皺紋外,並不顯老態,雙眼深邃,有種源自內心的強大。

  最讓人驚異的是,此時他的體表竟有淡淡的光暈,像是附著了某種神秘的力量,望之令人心悸,竟有些超凡之感。

  他站在灰褐色的凍土上,體外散發朦朧的光,背後不遠處是冰冷的戰艦,有種神話與科技接觸並存的畫面感。

  許多人心頭劇跳,數十年來新星多了不少新物種,近年來才漸漸露出端倪,是從某個地方帶出來的。

  據悉,新術也有與那個地方有關!

  如果細究的話,時間真的不算短暫了。

  「年頭不短了,你想和我第二次動手?」老陳向前走去。

  顯然,新術與舊術的爭鋒,早就發生過,對決非常激烈,只是外人不了解罷了。

  唐裝老者常恆搖頭,道:「不,我現在只做理論研究。」

  眾人愕然。

  「直接動手吧,看看衰落的舊術是否還能散發出最後的餘熱!」遠處有人直接不客氣地喊道。

  他身高足有三米,體格健碩,手中拎著一根黑色的金屬鐵棍,杵在地上後,發出咚的一聲顫音。

  這個人的體形未免太高了,但一點也不笨拙,身體有力,動作靈活,而他手中的合金鐵棍最起碼有一兩百斤重。

  王煊驚異,竟有這麼高的人?

  吳茵小聲解釋:「這是新人類中的一支,還在母胎時就經過各種基因編輯,進行過很多次的優化。」

  「很強嗎?」王煊問道。

  吳茵鄭重點頭,道:「很強,單純的身體素質,他就能夠凌空躍起十米高,力量大的出奇,古代所說的猛將,力能舉鼎,對他來說可以輕易做到,而他的速度也快的驚人,在山林中可以瞬間追上虎豹。」

  這就是基因超體,其中的佼佼者會更為恐怖,簡直如同超人般。

  三米高的基因超體身材健碩,皮膚堅韌有晶瑩的光澤,看起來強大有力,他開口道:「練舊術的人誰過來與我決鬥?我就用你們的冷兵器和你們切磋。」

  老陳還未動,半空中傳來喊話聲:「陳永傑,你的對手是我!」

  早先駕馭銀灰色機甲的中年男子,現在換了一台藍瑩瑩的機甲,近乎通透,金屬光澤非常柔和,一看材質就不一般。

  青木身邊的吳成林臉色變了,低語道:「這是去年研製出來的新型機甲,材質非常特殊,是從挖掘出新術的那個地方帶回來的,這種機甲很強,外力難以破開。」

  老陳看向半空,道:「這種新型機甲不便宜吧,恐怕動輒就得需要幾億新星幣,如果被我直接劈落下來,你們不心疼嗎?」

  「陳永傑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自負!」藍瑩瑩的機甲懸在高空中,流轉著燦燦光華,俯視著下方,當中傳來那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道:「時代變了,機甲可以量產,規模化造就高手,。而在舊術領域,一個時代能出現多少高手?!」

  「在舊術領域敗了,轉投其他陣營,便開始仇視舊術,你真的是面目可憎。我覺得現在想將舊術徹底按死的大環境,與你們這樣的人也有不小的關係。」老陳聲音冰寒,盯著高空中的藍色機甲,道:「其實,說到底還是新術與舊術之爭,同你們這群駕馭機甲的人有什麼關係?當練舊術的我一旦入主合適的機甲,一個人可以殺光你們所有人!」

  老陳殺氣騰騰,強勢與霸道的驚人,讓各方心驚肉跳,機甲陣營直接被他踢出,根本不當作一個新勢力對手。

  「舊術難練,機甲、基因超體中的某些人便開始接觸新術,最終有些人成功踏上這條路,說到底只有新舊之爭,而沒有其他第三方陣營!」老陳冷幽幽地說道。

  「你看不起機甲領域的人?!」藍色機甲中的男子憤聲道。

  老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昔日的手下敗將,憎恨讓你昏了頭。你覺得,當我穿上機甲時,你算什麼層次的對手?不過是披著一堆廢銅爛鐵的人形靶子。不止你,還包括你們所有人!」

  王煊驚嘆,老陳強勢的一塌糊塗,將對面所有人都給蔑視了,但也實在容易引起眾怒。

  唐裝老者常恆開口:「老陳,你該不會是想一個人對付所有人吧?這樣的話,即便你能有些耀眼的戰績,但也很快就撐不住。同時這也只能證明你自身的舊術造詣確實驚人,卻不能代表舊術的整體實力。一旦你死去,也就意味著舊術徹底折戟,大旗倒下,再無一個人能站出來,從此舊術不要再提!」

  舊術領域自然也有其他高手來到現場,他們聽聞後都有些憤慨,自然知道對方的冷酷之意。

  唐裝老者常恆雖然沒與他們對話,但其實就是在戳他們的心,問這些人到底行不行,敢不敢出手,言語輕慢,有蔑視之意。

  「老陳,今天不是你一個人的事,你不要攔著我們。」有舊術領域的高手開口,並且直接走了出去。

  這是一個壯年男子,四十幾歲的樣子,身高足有一米九,提著一柄合金長刀,在正常人中他的確算是魁偉高大了,可是面對基因超體卻顯得很矮小。

  雙方幾乎沒有什麼交談,上來就動手,在震耳的金屬碰撞中,合金長刀與鐵棍交擊,火星四濺,聲音簡直要撕裂人的耳膜。

  身高一米九的中年男子,擋住了三米高的基因超體,兩者力量似乎相當,可見他的舊術成就相當不俗。

  畢竟,他是從普通人起步,而對面則是個異類。

  放在古代戰場上,這兩人都算是猛將。

  「可惜,練舊術無法觸及超凡,終究是肉體凡胎,這樣的冷兵器對決沒有什麼意義。」唐裝老者開口。

  哧!

  突然,那個三米高的基因超體周身散發朦朧的藍光,力量暴漲,直接將對手的合金長刀砸的崩斷,而後一鐵棍戳了過去。

  噗!

  血水噴涌,身高一米九的中年男子無比痛苦,胸口被鐵棍生生穿透,他艱難的用雙手抓住胸前的鐵棍,但是已經沒有力氣了。

  「李兄!」青木大叫,顯然認識這個男子,兩人是舊識。

  基因超體挑起他,猛然用力一掄合金鐵棍,一米九的大漢像是稻草人般被甩出去十幾米遠,噗通一聲墜落在地,滿身是血,再也沒有起來。

  青木等一群練舊術的人快速沖了過去,可是稍微一探查他們就知道中年男子活不成了,不僅心臟被鐵棍戳碎,五臟六腑也被那種藍光絞爛。

  「太狠了!」

  「李兄!」

  有人悲呼。

  「舊術領域的高手不怎麼樣。」對面有人開口,走出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雖然枯瘦,但是眼睛如金燈般燦燦,看起來頗為不凡,他又道:「我是走新術路的人,對你們很失望,我覺得除了陳先生外,其他走舊術路的人恐怕都不值得我出手!」

  老陳邁步,逼了過去。

  半空中,那台藍色機甲內的中年男子開口:「老陳,你終於要開始大包大攬了嗎?」

  唐裝老者常恆淡淡地笑道:「老陳,你是不是需要承認,除你之外,舊術領域沒什麼人了,徹底完了?!」

  「別激我,一會兒我將你們全宰了!」老陳殺氣騰騰。

  練舊術的人群中,一個六十幾歲的老人走出,道:「老陳,你知道我的情況,練功出了問題,活不了幾年了,讓我出手吧,死也無所謂,如果不能與走新術路的人對決一場,我有些不甘心。」

  顯然,他是明知不敵也要走出去。

  他覺得如果走舊術路的人中只有老陳一個人出手,顏面上太難看,就真的如同對面那些人所說的般,舊術沒人了,沒落到了令人無法直視的地步。

  老陳嘆息,他認識這位老者,一生都投在舊術領域中,且非常執拗,即便阻攔也不會有效果。

  這個六十幾歲的老人雖然看起來老邁,但是爆發後,拳頭居然有淡淡的光暈,且體內若隱若無的傳出雷霆之音,轟向那個走新術路的枯瘦中年男子。

  中年人臉色變了,沒敢硬碰,快速向後退去,待老者拳頭暗淡時,他才迅猛的進攻。

  兩人激烈交手,動作非常快,竟有風雷之響。

  然而,數招過後,那位老人突然不動了,並且身體開始乾枯,一道赤霞從他的體內衝出,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他雙目無神,站在那裡一動不能動了。

  赤霞到了對面那個枯瘦的中年男子手中,被他凝聚成一柄利劍,而後猛力揮動,噗的一聲,他將老人的頭顱斬落。

  「誰都不要妄動了!」這次,老陳有些發怒了,聲音像是驚雷般,震的許多人雙耳嗡嗡作響。

  「老陳,你看到了吧,舊術的頹勢不可挽回,衰落無法避免!」有人冷聲道。

  「老陳怎麼樣?」高空中,藍瑩瑩的機甲內傳出那個中年男子冷笑的聲音。

  老陳抬頭看向他,道:「從你開始!」

  他拔出一口劍,長能有一米五,通體黑幽幽,沒有什麼冷冽的光澤,看起來並不鋒銳,遙指向半空中。

  接著,他略微鼓脹的後背上,衣服破開,舒展出一對銀翼般的東西,一剎那,銀色流光暴漲,老陳竟沖霄而上!

  「這是我家研製的推進器,速度很快,能追上機甲。」吳茵為王煊解釋。

  「我看你怎麼破開這種新材料……」半空中的中年男子雖然吃驚,但是沒有害怕,雙手持大劍向老陳立劈過去。

  鏘!

  下一刻,他手中的合金大劍竟然直接斷了,老陳一衝而過,接著返回地面,收起手中黑幽幽的劍。

  半空中,藍瑩瑩的機甲灑落下大片的血雨,然後砰的一聲,斷落下來,居然被腰斬,機甲斷為兩截!

  一個照面而已,那種以新型材質研製的機甲就被毀!

  至於當中的中年男子,悽厲的叫著,同樣被腰斬的身體從高空墜落下來,瞬間摔爛在地面,慘死。

  老陳回到地面,大步流星,向著那個三米高的基因超體而去,沒有一句話,轟的一聲,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當!

  基因超體手中的合金長棍像是被火車撞上,震的他持棍的雙手血淋淋,虎口撕裂,指甲全被掀起,鐵棍更是脫手飛出去數十米遠,而基因超體自身也被巨大的力量震的倒退,踉踉蹌蹌。

  老陳速度太快了,像是流光般,剎那跟進,一巴掌按在基因超體的胸膛上。

  噗的一聲,三米高的基因超體在飛出去十二米遠後,竟然在半空中瞬間解體,場面極其恐怖,他從頭到腳迅速瓦解,化成大片的血雨墜落在地!

  「老陳,你想一個人出手到底嗎?」有人大聲問道。

  「不服,或者害怕的話,你們就一起上!」老陳喝道,一縱就是十幾米遠,剎那來到了走新術路的那個枯瘦中年男子的近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