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戴著冰冷的銀色面具,黑幽幽的長劍插在身前的凍土上,他的氣質很冷,與平日完全不一樣。

  兩大宗師緩步接近,無形的罡風帶動起來的石塊旋轉著,又被莫名的力量撕裂,景象有可怕。

  一般的人根本到不了他們的身前,就會被無形的力場絞碎!

  「你們兩個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上?」老陳冷漠地開口,即便面對兩位大宗師,他依舊如故。

  白衣中年男子名為莫海,現在的他依舊白衣不染塵埃,任周圍石塊漂浮,砂礫飛揚,他的衣角都沒有動一下。

  並且,他的身上開始瀰漫出白光,將他襯托的越發的神聖,恍惚間,給人一種不可臨近,需要仰視之感。

  這不是錯覺,附近不少人都毛骨悚然,他能影響別人的情緒?為什麼自己要親近,甚至想禮拜下去?

  「魔鬼嗎?!」有人直接這樣低語評價,無論是練舊術的人,還是走新術路的人,都意志強大,不可能「拜神」!

  「陳先生可以休息下,一會兒我來領教你的舊術。」白衣男子莫海溫和地說道。

  儘管有人因為驚悚,在低聲說他是魔鬼,但不得不承認,他白衣出塵的樣子真的很空明,有種出世的氣韻。

  「這個人沒有立刻出手,還很有風度,看樣子老陳的處境沒想像中那麼惡劣。」走舊術路的一位中年男子開口。

  事實上,他們都準備齊上陣了,真要是兩大宗師同時出手,沒什麼可說的,只能眾人一起拼命殺過去。

  連王煊都在靜心凝神,隨時準備營救老陳,但他覺得老陳這麼平靜,應該能拼掉一兩位大宗師吧?

  王煊也不知道老陳身體有問題。當年老陳年輕氣盛,覺得自己能成,練了道教祖庭的秘篇絕學。

  事後,他終究是留下隱患。

  不知道為何,從這一刻開始,王煊心中強烈不安。

  因為兩位大宗師走來,異常沉靜,沒有過激的言語,像是很有把握可以擊殺老陳,那種篤定的神色讓人心神不寧。

  「不必,來吧!」老陳開口,一口否決了他的建議,因為拖的越久對他越不利,他沒有拔劍,空手向著白衣男子走去。

  「得罪了!」莫海沉聲道,空明的氣韻變得有些凌厲,白衣獵獵作響,他的身體爆發出刺目的白光,隔著數米遠直接向著老陳劈去。

  老陳動作迅猛,一縱就到了眼前,抬手就劈了出去,以血肉手掌轟的一聲,將那片白光打的爆開!

  「喀嚓!」

  震耳欲聾,那半空中竟然發出真正的雷霆聲響!

  遠處,人們都有些傻眼,莫海發出的白光與老陳的手掌對撞在一起後,竟像是晴朗的天空墜落下可怕的閃電。

  老陳的手掌將白光劈碎,大片的光雨灑落,宛若能量槍掃出的光束,將凍土衝擊的千瘡百孔,全面崩開。

  此外,部分白光衝出去後,將一人高的岩石都削斷了,像是無比鋒銳的利刃划過朽木,留下平滑的斷痕。

  一剎那,老陳就到了眼前,抬手就劈,大開大合,對那種玄而又玄的白光無所畏懼,直接以血肉手掌硬撼!

  兩大高手激烈搏殺,快速移動身軀,不斷的碰撞,晴空下炸雷聲響接連爆發,竟震的人雙耳嗡嗡作響,感覺頭昏腦漲。

  許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比常規意義上的雷霆聲音還要巨大。

  在那片地帶,兩人帶動起莫名的力場,頓時變得無比恐怖,飛沙走石,一些水盆大的石頭都漂浮了起來,跟著他們旋轉,而後又轟然炸開。

  「他是大宗師莫海!」

  終於,青木身邊的老吳認出其身份,神色變得凝重,他聽說過這個人,在新術領域有極大的名氣。

  吳成林開口道:「莫海掌握有一種驚人的淨化光束,在他如果願意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可幫人續命數載,所以,他在財閥中名氣不小。」

  但是老吳沒有想到,大宗師莫海的淨化光束也能變成這樣凌厲的攻擊術法,如果是其他舊術高手上去迎戰,一個照面就會被劈碎。

  這種淨化光束簡直通神,一些人狐疑,這算是超凡手段了嗎?!

  在兩人快速移動過程中,驚雷陣陣,長空下像是有一道又一道閃電划過,似乎想要毀滅帕米爾高原上的什麼妖魔。

  這時,驚人的異象發生,莫海的口鼻間鑽出奇異的白光,宛若鎖鏈,向著老陳纏繞過去。

  不止如此,莫海的七竅都有光束化形,成為七條雪白的光鏈,非常有靈性,瞬間封堵住老陳的所有退路,將他鎖住!

  許多人驚叫,練舊術的人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無比的擔心,老陳陷入危局中!

  果然,七根白光化成的鎖鏈,觸及老陳的身體時,直接就發出雷霆之音,氣息無比的恐怖。

  不過,就在這一刻,老陳的胸膛中發出更為驚人的一道雷聲,同樣是一片淡淡的白光衝出,在砰砰聲中,將七道光鏈全部轟斷,絞碎,並且擊中莫海,讓他身體劇震,然後極速倒退,想要躲開老陳。

  這一刻老陳如影隨形,太快了,他們像是兩道光影掠過灰褐色的大地。

  嗡的一聲,空氣爆鳴,劇顫不止,老陳的心口那裡浮現出璀璨的紅霞,宛若有一輪大日升騰,鮮紅而炫目。

  最終,轟的一聲,他的胸口那裡紅霞蒸騰,大日像是焚燒著,最後全面綻放,竟化成一道手臂粗的紅色光束,盛烈無匹。

  轟!

  驚雷震動高原,紅色光束與真正的雷霆相仿,直接擊穿莫海的身體,在他的胸口出現一個前後透亮的大洞,鮮血淋淋,他整個人橫飛了出去。

  老陳也胸膛起伏劇烈,在原地平復了一下,然後才大步向前逼去。

  那個身穿合金甲冑的大宗師已經攔在前方,並將莫海扶了起來。

  她名為夏青,比許多男子都要高出半頭,身材修長強健有力,是新術領域中少有的女性大宗師。

  「你去養傷。」她低聲說道。

  莫海的傷很嚴重,從胸口的大洞可以看出,他的心臟都被撕裂了,肺部更是缺失了一塊,如果不及時治療,會損修行,而且無比嚴重。

  「你們誰都走不了。」老陳冷漠地開口。

  既然想來引爆他的舊疾,來此殺他,那麼他也絕不會留情,縱然是新術領域負有盛名的大宗師,也得留下性命!

  莫海捂著胸口,身體散發白光,以新術止血,他示意女性大宗師夏青無妨,他可以撐住,並且不會離去,等待這一戰落幕。

  甚至,關鍵時刻他還能強勢出手呢!

  夏青身上的合金甲冑閃動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她冷淡地開口:「陳先生好手段,佩服,你先休息下,平復沸騰的血液,一會兒我們再戰!」

  這次老陳沒拒絕,站在那裡寂靜無聲。

  整片蔥嶺似乎都跟著安靜了,沒有人說話,都在默默地等待。

  帕米爾高原附近,今天來了不少飛船。

  在很遠的地方,一艘超級戰艦非常龐大,金屬線條流暢,除卻威懾力外,艦體也有種工藝上的美感。

  在戰艦中,一位超級宗師正在與一名老者交談。

  這一次,新術領域一共來了三位大宗師,最後一位在這裡。

  至於老者的身份很不簡單,在財閥中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舊術這條路很不平坦,進境緩慢,除了一個陳永傑,再無人可以崛起。想等老陳更進一步幫您續命,根本不現實,舊術領域的大宗師已經無路可走,達不到那種高度。您已看到我們這兩年的成果,在你的身上得到充分體現,您的生機漸盛,變化是顯而易見的……」

  「我最近耳鳴目眩,精力不濟,是不是快要死了?」老者坐在那裡,蓋在腿上的毯子竟然是一張傳說中的瑞獸皮,連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都能挖掘與得到,可見其實力。

  新術領域的宗師是一位中年男子,名為陳鍇,五十出頭的樣子,他現在感覺無比的頭疼。

  在他看來,這個老人明明精神健忘,最起碼五年內無憂,得到莫大的好處,卻翻臉不認人,與其談判太累了,非常辛苦。

  他認為,就是與一位超級大宗師決戰,都比和這個老者打交道要痛快的多。

  「在如今這個時代,舊術領域中根本沒有人可以走到那種高度,也就意味著無法解讀金色竹簡,除非先秦方士復生,教祖級人物再現。與其如此,不如給我們一觀,以新術來解析,說不定可以揭開當中的秘密,從而為您續命。」

  「我很疲倦,精力一天比一天差,形銷骨立,我擔心馬上就要死去了。你們想挖舊術的根,得有些誠意吧,最起碼讓我體會到,我的身體還有活力,最少還可以活二十年以上,這樣也有些盼頭,或許能等到你們出成果的時候。」

  老者目光炯炯,聲音中氣十足,比許多人都要更健康。但他就是這種語氣,擺明了還要再為他延壽十幾年才有的談。

  新術領域的大宗師陳鍇啞然,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翻臉,打死這個老東西,但是冷靜後,他根本不敢。

  「陳永傑勝了。」老者示意陳鍇。

  陳鍇轉身看向大屏幕,沉聲道:「老陳確實很強,算是舊術最後的牌面了,到這一步差不多了,他馬上就要死了。」

  有些話他沒有說,老陳將會因為五臟的問題被他們引爆而亡,不管勝負如何,老陳都必死!

  「你不擔心你的兩位同伴嗎?」老者問道。

  「無妨,一會兒我會親自過去!」陳鍇盯著屏幕,仔細觀察老陳的狀態。

  感謝:亂了思緒,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