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鍇五十歲出頭,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雖然他想保持低調,但雙目開闔間,有近乎實質化的光束划過。

  「沒有商量的餘地了?」陳鍇問道。

  老陳年輕時就認識他,這個人曾是探險隊中的一員,後來去了新星,一走就消失近三十年。

  毋庸置疑,三十年的時間,他與一些人在神秘之地,一直在挖掘與精研新術,如今成為大宗師。

  「你覺得呢?」老陳冷漠地反問。

  陳鍇嘆氣,他們引爆了老陳的五臟問題,原以為老陳馬上就要死了,但現在看對方依舊有一戰之力。

  「那沒什麼可說的了!」陳鍇倒也乾脆。

  突然,老陳剎那後退,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咚的一聲,他曾立足的地方被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連一些土石都熔化了!

  老陳早已形成世所罕見的精神領域,先行有感,所以提前避開了。

  剎那間,他背後流淌銀光,像是有一對銀色羽翼展開,那是吳家研製的推進器,讓他極速沖了出去。

  他的目標是一台機甲,剛才有人對他動用了能量炮。

  那台機甲瘋狂開火,想要阻止他,但是已經晚了,老陳背後銀光四濺,早已數次變向到了近前。

  「喀嚓!」

  他手中一米五的黑色長劍斬落,那台機甲被生猛地劈開,伴著血液流淌出來,機甲破碎在地上。

  接著,老陳快速改變位置,絲毫不手軟,將另外三台機甲全部劈開,電火花四濺,血液流出。

  一旦被老陳欺身到近前,在機甲隊伍內大開殺戒,那根本就防禦不住。

  這支機甲小隊共有四人駕馭最新機甲,一台都沒有保住,全被老陳斬爆,連人帶機甲徹底毀滅。

  他毫不留情,因為另外三台機甲在他臨近時也曾發光,數次想鎖定他,既然如此,他一口氣全劈了。

  眾人震撼,走舊術路的人達到這個層次,近乎通神!

  老陳提著黑色長劍一步一步走回,雖然喘息有些粗,但是卻依舊震撼人心,讓各方都感覺心悸。

  便是他踏在地面上的腳步聲,都引發新術領域的人強烈不安。

  大宗師陳凱輕嘆,這個陳永傑果然有些不可預測,當初就是怕他突破境界,解決肉身隱患後,再無人可制衡。

  當前,他就已經感覺相當棘手,這個陳永傑到底什麼狀態?

  老陳聲音低沉,道:「其實你們不來找我,再過幾年我自己就壓制不住五臟的問題了。結果你們怕我突破,想先解決掉我,那麼,對不起,我今天要大開殺戒!」

  說到最後,老陳大吼出聲,震的整片高原都在輕顫,附近的大山都在迴蕩他恐怖的嘶吼聲。

  青木臉色發白,他明顯看出自己師傅狀態不對,無比擔憂。

  王煊嘆道:「沒事兒,老陳命硬!」

  這次,青木恨不得他的嘴真的「開光」了,確保他師傅安然無恙,千萬不要死在蔥嶺!

  轟!

  大戰爆發,而且是陳鍇搶先發難,他的額頭居然發出刺目的光束,然後,他周圍的空間都仿佛扭曲了,有些朦朧與模糊。

  「啊……」

  附近不少人都慘叫,捂著頭顱感覺劇痛無比,快速後退。

  更有一些意志力稍弱的人,當場被某種神秘能量衝擊的眼前發黑,搖搖欲墜。

  這是什麼妖術?許多人大吃一驚,全都倒退。

  吳茵覺得頭疼,深感不適,因為她與王煊一樣都離老陳很近,就在決戰之地不遠處的後方。

  相對來說,她的表現還算好的了,因為近前有些人已經直接痛的昏死過去。

  「快退!」青木組織走舊術路的人背起昏倒的同伴,快速遠離戰場。

  新術陣營也差不都,不少人倒在地上。

  「那是一種精神衝擊,附帶著幻覺,稍微離遠點就沒事兒!」王煊看出究竟,扶著吳茵退走。

  老吳直接瞪了過來,王煊沒搭理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扶著大吳的手臂就向遠處退。

  「老陳不會出事兒吧?」部分人面色發白,頭昏腦漲。

  連老吳都顧不上瞪王煊了,盯著戰場,感覺那片地帶有些恐怖,居然可以用精神力場來殺人,這如果被陳鍇臨近,多半能瞬殺很多人!

  許多人都不安,為老陳擔憂。

  因為,老陳舉起黑色的長劍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沒有能向前邁步與揮劍。

  唯有王煊最淡定,他徹底放下心來,和老陳比精神力,這不是找死嗎?

  老陳是什麼人?形成精神領域的猛人,並且在這方面有實打實的「戰績」,他曾招惹佛門羽化高僧,結果被鬼僧活活在精神領域打了一宿都沒事兒,第二天照樣能找小王去算帳。

  青木也很平靜,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師傅早在很多年前就擁有精神領域了。

  果然,在走舊術路的人擔憂,在走新術路的人震撼與喜悅時,驚變發生,大宗師陳鍇慘叫,精神像是錯亂了般,猛力地搖頭,而後發狂般向著老陳衝去。

  陳鍇與老陳在精神領域對決,他的確是非常地不夠看,剎那就被老陳的精神領域撕裂他額頭前的白光,導致他被重創。

  老陳揚起手中的長劍,冰冷的銀色面具後,雙目冷酷無情,哧的一聲,黑幽幽的劍光划過,頓時有鮮血衝起。

  陳鍇也曾是一位舊術高手,但遠無法與老陳相比,尤其是現在精神被擊潰,差的更遠了。

  黑幽幽的劍鋒如同閃電般落下,大宗師陳鍇自眉心開始出現裂痕,一直蔓延向下,而後整個人突然分為兩半!

  當鮮血噴湧出來時,所有人都懵了,那可是一位大宗師啊,竟然在瞬間被立劈為兩片,倒了下去!

  老陳持著滴血的黑色長劍,獨立場中,腳下是伏屍的大宗師,他眼神冷漠,像是個魔神般,震懾住所有人。

  各方都無比震驚,老陳斬殺大宗師的速度太快了。

  縱然是超級戰艦中,大財閥中的代表人物鍾庸,他的手都一哆嗦,將瑞獸皮掀掉在地上。

  「竟然這麼慘烈,我原先還想著,讓他們兩條路的人彼此牽制、相互制衡。結果三大宗師皆敗,連陳鍇都被殺了。一會兒給陳鍇那個組織打筆錢吧,表示一下。」

  接著鍾庸又嘆道:「小陳,陳永傑,有些可惜。聽陳鍇的意思,小陳五臟被引爆,註定會死。一會兒你們幫我給他送個花圈,嗯,我親筆寫個輓聯吧。」

  顯然,老陳的超神表現,震驚了各方。

  相關的一些大機構、組織、財閥的人都心頭劇跳,而後有了一些決定。

  「新術那邊最近很活躍,原本應該敲打一下,但現在看來還是算了,畢竟這次受創不輕。」

  「舊術那邊,給他們傾斜下資源,還是要扶持的。」

  ……

  「老陳真猛啊!」王煊感嘆,一劍劈死一位大宗師,這種戰績太璀璨了。

  吳茵嘆道:「陳大宗師這種摧枯拉朽的戰績,對走舊術路的人將會很有利,因為財閥與那些組織應該會將資源重新傾斜回來部分。」

  「什麼資源?」王煊詫異。

  「各方原本有個計劃,從各地的幾個舊術實驗班開始,嘗試擴大範圍,扶持舊術。並且,已經準備了一批虎狼大藥,要給實驗班的學生先用。但在這時,新術那邊突然傳來消息,有了驚人的突破,可以為人續命。所以最後關頭,那批大藥被送到他們那邊去了。」

  這一刻,王煊有些出神,他一下子想到很多問題,然後心中怒火洶湧,他這是被新術那邊……截了個大胡?!

  而且還是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

  吳茵進一步解釋,說出一則秘聞。

  財閥、研究院以及其他組織等,曾聯手在地下開啟了一處遺蹟,挖出一些依舊有活性的種子,嘗試種植,結果都發芽了。

  按照那片遺蹟中的記載,那幾種藥草在古代時屬於大宗派的秘藥,是專門為培養年輕弟子準備的,可以極大的改善體質,縮短修行時間。

  各方成功種植出來後,經過檢測,確信這的確是虎狼大藥,非常的烈,一般人根本受不了,但對練舊術的人來說卻珍貴無比,擁有奇效。

  「新術領域的人,絕對是故意在關鍵時刻透露消息,成心截胡!」王煊認為真相就是這樣。

  大戰要落幕了。

  老陳手持黑色長劍,向著莫海與夏青走去。

  新術領域的兩大宗師都站了起來,沒的選擇,準備拼命突圍,他們感覺老陳的狀態很不對,現在簡直無法力敵。

  轟!

  刺目的白光衝起,莫海先發難,向著老陳打出一道白光,而後藉此迅速遠遁。

  夏青也快速逃亡,沒什麼可丟人的,只要能活下來,一切都還有可能,死在這裡最為不值。

  老陳揮動神秘的黑色長劍,震散白光,追擊莫海,並在此過程中順勢給了夏青一拳。

  夏青的兩條手臂都骨折了,勉強抬起,但根本擋不住。

  夏青的一條手臂在此過程中爆開,並且身體也被震的舊傷發作,多處部位被撕裂,前後透亮的血窟窿更是傷上加傷。即便這樣她也沒有死,被震飛後轉身就逃。

  不遠處,莫海被追上,他長天一嘆,調過頭來拼命,但這是徒勞的,被老陳一劍梟首,頭顱飛出去六七米遠,死於非命。

  老陳轉身,再想去追殺夏青時,他身體一陣搖動,胸膛內像是沸騰了般,感覺劇痛難忍,不由自主放緩腳步,捂住胸口。

  王煊見狀,第一個沖了過去,他心中強烈不安,為老陳擔憂。

  「師傅!」青木也大叫。

  接下來是一群人跟著向前沖。

  王煊極速狂奔,不可避免的遇上了逃亡的大宗師夏青。

  夏青眼神冷冽,她顯然誤會了,覺得一個毛頭小子也敢攔阻她,簡直活膩了吧?!

  她已經失去一條手臂,另一條手臂也骨折無法再揮動,她用力在地上蹬了一腳,準備凌空而起向王煊踢去。

  王煊瞳孔收縮,面對這種大宗師他寒毛都在倒豎,他覺得躲不過,但既然遇上了,那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全力以赴,將自身的力量提升到極限!

  然後,他毫不猶豫地動用張道陵留下的體術,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那個起手式!

  他怕自己被大宗師瞬殺,此時五臟轟鳴,全身力量暴漲到極限,他一躍而起,凌空一腳向前踢去,以攻代守。

  夏青受傷實在太嚴重,腳在地上用力蹬,還未躍起,胸口的大洞被這種劇烈的騰挪動作更進一步撕裂了。

  她悶哼出聲,那種痛難以忍受,因為原本心臟就被老陳震碎部分,現在更加糟糕,她沒能順利騰空,反而一個踉蹌,險些撲倒在地。

  王煊目光大盛,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凌空一腳砰的一聲,踏進她胸膛的大洞附近。

  這一腳的力量在那血洞中全面爆發開來,畢竟是張道陵留下的體術,哪怕只是第一式也恐怖的過分。

  夏青慘叫,五臟崩潰,整個人慘叫著倒飛了出去,墜落在地劇烈翻滾,而後徹底不動了!

  場面相當的慘烈,又一位大宗師戰死!

  感謝白銀盟:叄生緣縱獵者,還有盟主:天帝皇祖神王仙聖靈尊、柳城河,謝謝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