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艘流動冰冷金屬光澤的超級戰艦中,大財閥中的代表人物鍾庸開口:「把我用的長生液給小陳送一份去。」

  一位中年男子聞言有些遲疑,道:「是長生液……還是養生液?」

  他怕老者口誤說錯,前者價值高的離譜,需要跨星空採集各種奇異礦物與稀珍藥草等,熬煉過程極其艱難,動輒就會成為廢液。

  它無法量產,一向有市無價,最後只會落在少數超級財閥手中,極個別藥劑縱使流落到黑市,也只會是讓人仰望的天價。

  鍾庸雖然身體枯瘦,髮絲稀疏雪白,但很有氣勢,一言一行都不容置疑,他掃視過去,頓時讓中年男子額頭冒汗。

  「我這就去安排。」中年男子低頭,快速說道。

  鍾庸讓他不要緊張,擺手示意他離去。

  「您這麼看重陳永傑嗎?可他應該活不下來。」旁邊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開口,是鍾庸的次子鍾長明。

  鍾庸平靜地開口:「結個善緣,人要懂得感恩。」

  鍾長明略感詫異,老父親人到晚年越來越心軟了嗎?不管怎樣說,面對一向強勢的老父,他也只能點頭。

  鍾庸補充道:「我是說,將藥液當眾送過去後,練舊術的那些人應該懂得感恩。」

  鍾長明無言以對,片刻後才道:「您對舊術路比較看好?」

  「談不上看好與否,當初從遺蹟下挖出一些虎狼大藥的種子,可明顯加強舊術路,誰知道以後還能發現什麼。」鍾庸說著。

  「鍾長明問道:要不給新術路那邊也送些東西?」

  老鍾搖頭道:「不是給他們打一筆款了嗎?什麼都不要送了。以後直接在他們內部天階挖新術的最新研究成果。」

  接著他冷淡地說道:「力量,永遠都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什麼時代都顛撲不破。我的遺囑中再加一條,除了原有的一切,想成為繼承人必須也要無比重視超凡領域,鍾家得始終走在最前沿!」

  隨後,鍾庸語重心長,道:「現在看沒什麼,可數十上百年後,萬一出現神話生物怎麼辦?鍾家的後代中,必須得有人保持住優勢,成為該領域的一極。我年歲大了無所謂,沒有幾年可活,但你們要未雨綢繆,避免將來後悔,從金字塔頂端跌落,看人臉色。」

  鍾長明頓時變得無比鄭重,但是,內心深處也在腹誹,老父什麼都好,就是言不由衷。

  他這位老父親極其貪戀紅塵,無比怕死,從二十年前開始,已經數次病危,但每次都能耗費巨大代價找來續命法熬過來,一直活到現在,將第一順位繼承人長子都活活熬死了。

  鍾長明嘆氣,他估計自己大概也熬不過老父親,這繼承人身份不要也罷,還是留給下一代去爭吧。

  一個非常標緻的姑娘走了進來,能隨意出入這裡,顯然深得鍾庸喜愛。

  這個姑娘笑起來後,大眼仿佛會說話似的,越發顯得漂亮,道:「太爺爺您放心,我組織的探險隊一定會為你挖到那株地仙草,讓您長命五百歲。最近我物色了幾個非常厲害的人物,近期會收攏到一起。」

  鍾長明心中暗嘆,孩子,你要是真能採摘到地仙草,你與你那些兄弟就不要惦記那個位置了,老頭子會一直把持下去,將你們都熬死!

  ……

  這只是一個縮影,財閥、各大組織皆相近!

  「怎麼樣了?」青木焦急無比,看到有小型飛艦落下,趕緊沖了過去,問自己師傅現在狀況如何。

  「情況非常不樂觀,經過檢查,老陳的五臟全是裂痕,密密麻麻,真要分開來的話,得碎成上百塊。」有關部門的錢磊來了,他曾與青木、王煊一起去過大興安嶺的地下實驗場。

  他嚴肅地告知情況,現有的各種手段都沒用,因為老陳五臟中還糾纏著神秘的雷電,真要採取一些措施的話,五臟可能當場爆炸。

  青木臉色煞白,渾身無力,如果現在最先進的醫療都沒有用的話,那麼他師傅就真的沒有生路了。

  「嗯?」忽然,錢磊接了個電話,回來告訴青木一則好消息,超級財閥中的鐘家讓人送來一劑長生液,雖然沒有能夠起死回生,但是卻穩住了老陳的狀態。

  「比我們還在路上的那份救命藥還珍貴一些吧?」吳茵小聲問道。

  吳成林點頭,道「這還真是鍾庸老頭子的風格,講究有舍有得,估計老陳要是挺不住的話,鍾老頭還會讓人送來他親筆寫的輓聯,當下練舊術的人正好都聚在一起,肯定會記住他的好。」

  吳茵:「……」

  老吳又補充:「當然,他也肯定安撫了新術那邊。」

  吳茵低語道:「我就想看看他到底能活到什麼時候。」

  很快,錢磊又告訴青木,經過醫學專家組的會診,一致認為,服下長生液後的老陳能堅持兩天。

  老吳適時上前告訴青木,吳家也有一副大藥送來,藥效抵得上長生液的大半。

  「也就是說,老陳還能堅持兩三天。」王煊皺著的眉頭略微舒展,將青木拉到一邊,以微不可聞的聲音低語:「我有種古法可以試一試,現在考驗你的時候到了,動用一切關係,去有關部門求援,找與古代羽化飛升有關的古物,什麼舍利子、道士金骨、先秦方士遺物……全力搜羅!實在沒有的話,將與列仙傳說有關的破爛石洞、地磚等挖出來都行,總之能找到的儘量都搬運到一起。」

  青木一愣,這是要做什麼?

  「煉丹!」但剎那間,王煊又搖頭,道:「別問,就說是你師傅以前得到的秘冊,記載有祝由、古巫的舊法,借物祭祀,總之,千萬不要提我,將我摘乾淨,不然會出事兒!」

  王煊與青木低語,說了很多,各種提醒,但他還是嘆氣,為了救人,他也是迫不得已豁出去了。

  他有些擔心,那些大組織、財閥以及有關部門的人都相當的精明,即便無比小心,嚴加防範,多半也得留下痕跡。

  「老陳,自從遇到你後,我發現你就是個坑啊!」他仰天長嘆。

  很快他又提醒青木,道:「對了,還有隨侯珠,到時候你也先要過來,放你師傅身邊,以古代最負盛名的祥瑞寶物護命。」

  王煊嘆氣,退到一邊。

  他走來走去,心中不寧,長吁短嘆:「老陳,自從你出現後,我就開始不順,一路被你折騰,不得不送你女方士,送你神僧,什麼都給你,現在又要被你拉進不可預測的漩渦中!」

  青木去求援,動用了一切手段與關係,搜羅各種古物,說以祝由、古巫等秘法嘗試為老陳續命。

  他回來後,正好聽到王煊的自語聲,頓時無語,誰願意讓你送鬼僧等上身?!

  「你師傅願意!」王煊理直氣壯的回應。

  青木有心反駁,可是,一琢磨似乎還真是那麼回事,別人無比恐懼,他師傅卻……甘之如始!

  「有什麼辦法救老陳嗎?」吳成林湊了過來。

  王煊立刻開口:「老青剛才去請教一位前輩,說需要稀珍古物,比如先秦時期的金色竹簡等,或能救命。」

  老吳不理他,看向青木。

  青木唉聲嘆氣,道:「剛才電話聯繫過了,那位老前輩是這麼說的,需要與列仙有關的稀珍奇物。」

  王煊走到大吳身邊,跟她套近乎,問他吳家有金色竹簡嗎?

  吳茵直接對他翻白眼,最後還是小聲告訴他,超級財閥鍾家手裡有,但是肯定借不到,那東西秘不示人。

  「老鐘有孫女嗎?」王煊問道。

  「有重孫女,你想幹什麼?」大吳淡淡地問他。

  「我覺得,你們應該認識,是好閨蜜吧?你可以通過她去試試看。救老陳一命勝造七百級浮屠,到時候與你們吳家的合作,老陳必然捨生忘死,豁出去命去相助!」

  「我一直希望有人能收拾小鍾!」大吳說道,似乎吃過什麼大虧。

  王煊無言,沒法聊了,簡單安慰她犯不著動氣,以後找機會再去計較,然後跑去找老吳套近乎。

  他發現老吳想法非常多,他終究是沒敢再提什麼,怕露馬腳,只能靠青木發動關係了。

  青木打著救老陳的名義開口,真的搜羅到一些東西,相關方很給面子。

  王煊走到一邊,一個人琢磨,考慮各種情況,最後心情沉重,道:「老陳啊,你給我惹出了太多的麻煩,送你鬼僧,送你超越大金剛拳的體術,這次還要冒死嘗試救你的命,自從相逢,我一路為你保駕護航,真成了你名副其實的護道人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