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就這麼飛走了?王煊與老陳面面相覷,都準備豁出去了,不管是想捶仙人,還是準備挨仙人捶,兩人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這才是列仙是應有的樣子,大氣!」

  人都飛走了,老陳與王煊不吝讚嘆,給予高度評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他們的心裡話。

  列仙都這樣的話,他們就不用戒備了,可以從容的在內景地提升實力,不擔心挨錘。

  「一點也不小心眼,如果每位仙人都這樣就好了!」王煊又補了一句。

  老陳聽到他這句話後,麵皮輕顫,很想去捂他的嘴。這種話語不能亂說,因為就在一瞬間,他突然覺得內景地中冷幽幽,情況相當的不對。

  王煊也在剎那間心虛,低聲道:「老陳,我剛才好像看到內景地入口那裡劍光一閃,有個仙子飄過去了。」

  老陳聽到後想都打人了,趕緊道:「王教祖,請你慎言,閉嘴!」

  他是真怕了,好不容易找到個清淨的內景地,萬一女劍仙闖進來,將他們兩個再亂劈一頓,那真是沒地方說理去。

  王煊不確定自己是否看錯了。

  但他真不敢開口了,誰沒事兒願意被捶?他默默地在心中的小本子上為空明出塵的女劍仙記了一筆:小心眼!

  兩人對視一眼都不再提這件事兒,各自開始修行,機會寶貴,更難得是現在這裡如此的祥和與平靜。

  王煊繼續練金身術,他上次確實還差點意思,觸及到第六層金身術邊緣,剛破窗戶紙,略微顯得不夠完滿。

  一個月、兩個月……

  半年後,王煊身體劇震,周身金光大盛,終於是徹底踏出那一步,立身在金身術第六層領域中。

  他感覺渾身上下都是力量,連帶著精神也格外的旺盛,實質化的精神像是金色火光在跳動。

  外界,老陳的病房中,青木被嚇了一大跳,小王才進去沒多久,這臉就又開始脫皮了?

  「年輕人臉皮真厚,掉了一層又一層!」他羨慕的不得了,這意味著小王的金身術真的愈發成熟了,實力再次大幅度提升。

  內景地中,王煊長出一口氣,金身術到了這個地步,估摸著普通子彈打不穿血肉了吧?

  他覺得正常情況下子彈最多也就給他破個皮,讓他流點血到邊了,彈頭鑽不進去多少。

  這要是在冷兵器時代,一般的手段以及普通人,幾乎難以殺死他了。

  「老陳你怎麼樣,突破了沒?」王煊看向另那邊。

  老陳淡定的點頭,道:「差不多了,稍微沉澱下,磨礪一番,問題不大。」

  王煊一聽他這麼說就知道,肯定突破了,老同事的話得辯證分析著聽,無論說什麼都不能全信。

  「好啊,突破了就好!」王煊鬆了一口氣。

  「我怎麼覺得,你比我自己還上心,你在如釋重負?」老陳狐疑。

  「當然,你不僅活了,還突破了,有你頂在前面,估計各方的目光都會落在你身上,這樣我就沒什麼壓力了,不枉我吐血救你活過來。」

  可以料想,當躺了幾個月的老陳再次站起來後,絕對是爆炸性的消息,不說各方矚目也差不多。

  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老陳都必然會被人關注,他突破後的實力估計也瞞不住。

  「聽你這麼一說,我怎麼覺得未來狂風暴雨,大浪滔天,全都會向我拍下來,而你卻躲在後面,悠哉悠哉的修行?」老陳可以預想那些場面。

  王煊搖頭,道:「我要面對的事兒也不少,有人想把我按在舊土,堵死我去新星的路。還有人乾脆想殺死我,到現在我都沒找出來誰是元兇。再有,現在一些財閥、大組織已經開始盯上我,比如老吳現在就在挖牆腳,讓我進他們家的探險隊,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會等著我。」

  很難想像,他們昨夜在內景地中還欲生欲死呢,今天卻淡定而從容的在這裡邊修行邊聊天。

  現在兩人都在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沒什麼生存壓力,姿勢相當的「寫意」,頗有種泡在神秘物質積澱的澡堂子中的感覺,休閒的聊天。

  王煊開口問道:「老陳,你現在什麼層次?給我說說舊術的境界,講一講後面的路。」

  「你說我現在的層次嗎,在當世少有對手,至於放在古代……還是不說了。」老陳說到最後居然一陣感慨。

  「說一說究竟什麼狀況。」王煊催問,他對舊術在古代時的境界很感興趣。

  老陳嘆道:「說太多怕打擊你,關鍵是,我對古代那些東西都有點將信將疑,太神秘與不可思議了。」

  王煊催促,必須得說。

  老陳問道:「你覺得我夠強嗎?」

  「是很強,劍劈機甲,現在你又突破了,是不是能劈小型戰艦了?」王煊問道。

  「想什麼呢,戰艦鎖定我,真要擊中,一發能量炮就能送我歸西。」老陳一陣唏噓,這不是冷兵器時代,他這種超越大宗師的人在科技燦爛的時代都得低調,不然難逃一死。

  除非他能走進神話領域,直至再現舊術傳說中的那些驚人的超凡氣象。

  老陳很嚴肅,道:「我們以圍棋的段位劃分來比較吧。在這個時代,我超越了大宗師,屬於段位最高的人之一。但放在舊術璀璨的古代,我也只是業餘棋手的最高段位,對於真正的職業起手來說……剛起步。」

  王煊真的被鎮住了,老陳這可是剛突破啊,比在帕米爾高劍劈機甲時更強大,在古代卻才剛上路?!

  「所以,我不想提這些,免得嚇到你。」老陳嘆息。

  「並沒有嚇到我,反而是驚喜。」王煊眼神火熱,道:「這麼說來,如果不斷變強下去,到最後戰艦也不見得能威脅到肉身?比如老陳你,如果這麼發展下去,早晚能劍劈戰艦吧?」

  老陳雙目深邃,道:「老王,原來你是這樣的人!」

  王煊撇嘴,道:「老陳,你別向我身上扯,說的是你。我不幹這種事,當然前提是那個想殺我的人不是出自某個大組織,不然早晚有一天,我就是頂著超級能量炮也要找他去算帳!」

  「你練金身術,該不會想達到最高層次,有一天去徒手撕戰艦吧?」老陳悠悠地開口,漫不經心地問道。

  「能嗎?」

  「夠嗆!」老陳無情的掐滅了他的某些不良與暴力的念頭,但又補充了一句:「張道陵的體術……沒準可以。」

  「我不是那種人,我不會幹那種事,我練舊術是為了強身健體,為了自保!」王煊相當激昂,話語擲地有聲。

  然後他開始問老陳,關於舊術在古代的各種情況,比如境界層次等,不同階段到底有多強。

  老陳搖頭道:「那些層次劃分,我沒怎麼去了解,因為沒什麼意義,實力到了自然就懂了。」

  王煊不相信,道:「老陳,我估計是你自己被那些境界打擊到了吧?說多了都是淚,所以你不想再提?」

  老陳的臉頓時黑了下來,道:「我給你說點有意義的吧,舊術的秘路不止內景地這個領域。」

  王煊頗為吃驚,頓時來了精神,道:「還有?」

  老陳點頭,道:「古代那些道路,現在看起來相當複雜,有些東西連我都不怎麼相信。比如說『冥想』,你我直接跑內景地來了。再說『尋路』,說是要找到一條真實存在、可以在上面行走、可是正常人卻又看不到的路。還有那『採藥』,采的可不是我們肉眼所看到的藥,而是『天藥』……」

  王煊聽的痴迷,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舊術路會這麼神秘,雖然老陳說的籠統,讓他暈暈乎乎,但是卻擋不住他的遐想,這些都是能提升實力的秘路!

  而現在,他剛找到內景地,還有太多的神秘等待著他去探索。

  兩個像是泡在澡堂子中的舊術研究者,一邊修行一邊有一搭沒一塔的聊著,真的是要多清閒有多清閒。

  很可惜,那塊璞玉開啟的內景地在第四個年頭時逐漸虛淡了,估計再有一年半載兩人就得被迫出去了。

  兩人什麼都聊,的確放鬆的不能在放鬆。

  「老陳,你說羽化登仙到底什麼狀況?到目前為止,就沒發現有一個能活下來的,全被雷霆劈碎了,這樣的話,列仙存在嗎?感覺都死了。比如,那位女仙劍如此強大,也只剩下一塊……」

  當說到這裡,王煊趕緊閉嘴,因為他似乎又看到一縷劍光在入口那裡划過,有道美麗的影子飄了過去。

  「我去,這位劍仙子……太小心眼了,一直在偷聽?!」王煊暗中擦冷汗,只敢在心中自語。

  還好,老陳沒有發現女劍仙,也沒提她,估計心理陰影面積太大,一直有防範,打死都不會說她。

  不過,老陳依舊在說羽化登仙的事,讓王煊聽的很入神,他接著道:「我覺得吧,列仙可能還在我們身邊……」

  又一章,求下月票啦,新書期間請大家多支持,我再去努力寫一章,求月票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