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地點,老時間,不見不散!」王煊很乾脆地做出回應。

  青木一聽眼皮直跳,相當的為難。

  因為老陳特意強調,今夜打死也不會在病房接受眾人「瞻仰遺容」了,絕對不允許再被眾人排隊亂摸,不然他保證會當場「詐屍」,不會再忍下去!

  王煊聽到青木的如實轉告後,嘆氣道:「老陳啊,大風大浪都走過來了,帕米爾高原大宗師風采何其燦爛,現在卻這麼羞羞答答,扭扭捏捏,不是他風格啊,摸幾下又不會少塊肉。」

  聽聽這是人話嗎?青木也是無言了。老陳連著被人摸了兩宿,能不跳腳嗎?擱誰身上也受不了啊。

  「行吧,反正時間還早,趁人不備時……另約!」王煊說道。

  紅日噴薄赤霞,在這個深秋近冬的季節,早上郊外繚繞著白蒙蒙的霧氣,莊園很大,栽種了很多樹木,在紅霞與霧氣的掩映下,莊園林地間頗有種意境美。

  王煊吃過早飯後,閒來無事,拎上老陳以前留在這裡的釣竿,跑到莊園後面的塘子去釣魚。

  主要是隨著紅日露出山頭,莊園中越來越熱鬧,來「開會」的人太多了,王煊覺得與其聽著嘈雜聲,不如替躺在床上裝死挺屍的老陳釣兩桿。

  這個塘子不算小,連著不遠處的一條河,野生魚很多,塘邊長了不少蘆葦,還有些水鳥棲居,不時撲稜稜拍著翅膀飛起。

  王煊找了個好位置,單手持釣杆,另一隻手開始拍攝,接著便給青木發了過去,暗示他給可以老陳欣賞,不然老同事一個人躺在床上多無聊。

  老陳一看頓時就受刺激了,會不會釣魚啊?將他那根收藏版的釣竿當成長棍,在那猛力抽打塘中的野魚,水花四濺。

  老陳心都在滴血,恨不得一躍而起去「教導」他怎麼尊重釣魚這項活動,實在不會,直接將人栽種到塘子裡算了,別折騰他的釣竿。

  「快看,我釣上來一條十斤重的大黑魚!」王煊再次發過去。

  青木默默地給師傅看。老陳頓時感覺血壓飆升,那小子倒持釣竿,利用敏捷的身手,以尾端在岸邊直接戳死一條大魚,挑起來給他看。

  這簡直是釣魚界的恥辱,老陳心肺都在疼,那可是別人特製送給他的釣竿,相當珍貴,現在竟然被一個菜鳥當魚叉用。老陳暗下定決心,晚上內景地不見不散,「教育」王教祖做個好人!

  周圍傳來動靜,有人在刻意接近。王煊嘆氣,他早就知道以後多半少有安寧了,所有他格外珍惜眼前的時光,釣釣魚逗逗老陳多有意思,不久後他就要進入深空了,還不知道會面對什麼呢。

  這些人雖然表現的自然,各自分散,有的在塘子附近散步,有的在對水鳥拍照,還有人居然也找來釣竿,在這裡垂釣。

  是有大人物要過來嗎?提前「熱場」。王煊皺眉,這些提前出現的人都是精銳,但卻低調自然,外人很難看出異常。

  釣魚的人比王煊講究多了,在那裡打窩,準備工作相當到位。拍攝水鳥的人更講究,拿著幾萬新星幣的相機,非常專業。散步與打太極拳的人,一看就是養生有道的老行家。

  先後出現一二十人,彼此看起來沒什麼關係,但是距離與站位等都非常講究,方便配合,一旦發動將會很猛烈。

  王煊在這個年齡段將金身術練到第六層境界,說出去會嚇死人,提升的不僅是他的血肉強度,同樣在壯大他的精神力量!

  他現在實力大幅度提升,連精神場域都要形成雛形了,在這些人接近的過程中,所有細節都被他把握到。

  所以他才皺眉,因為是一群相當的厲害的人物,訓練有素,極其不簡單。

  還好,他沒有感應到殺意,這群人似乎只是提前進場,為了接應與保護某些身份不簡單的人物。

  不然的話,王煊準備先行下手了!

  在他覺得終於有人要登場時,卻發現又有五六批配合默契的人到了,分散到四周,這讓他眼皮直跳。

  不久後,遠處有人出現,在稀薄的晨霧與朝霞中,幾道身影相當的美好,踩在柔軟的草地上,年輕充滿青春氣息,著實吸引人的眼神。

  「是大吳,她在和人吵架?」王煊訝異,一眼就看到了身材較為突出的大吳,居然是她出現了。

  看樣子是他多想了,那些人並不是為他而來,因為大吳與那幾人並沒有過來,還在爭執中。

  「也不對,大吳們這些年輕人不至於讓這麼多厲害人物提前『熱場』,以及接應與保護吧,估計幾位年輕人是意外闖入。」王煊猜測,應該是有大人物要過來,但幾位年輕人意外提前到了。

  他不理會不關注,繼續釣魚……叉魚,然後發給老陳看,鍛鍊老同事的血壓以及心血管的承受能力。

  「嗯,大吳過來了。」王煊裝沒看見,繼續連叉帶釣,沉浸在悠閒的時光中。

  「小鍾你別過分……」通過大吳的聲音,王煊驚異的覺察到,與她爭吵的人來頭不小,絲毫不怵大吳,既然姓鍾,該不會是昨晚送菩提觀想法的鐘家人吧?

  他蹙眉,大吳什麼意思?與小鍾爭吵,然後將人引到他這邊。按理來說,大吳並不想意鍾家拉攏他,不願雙方接觸才對,昨晚就曾親臨現場破壞氣氛。

  他覺得,大吳這是有意的。她除了脾氣大,胸襟大外,其實心思也很多,這該不會想借力吧?讓他與小鍾意外「折騰」起來,不歡而散。或者大吳知道小鐘有什麼「安排」,所以提前把她領過來,打亂節奏?

  王煊扔下老陳收藏級的珍貴釣竿不要了,轉身就要消失,這地方又是大人物又是「有想法的年輕人」,都來湊熱鬧,他王教祖才不想介入呢。

  「小王!」大吳喊他,踩著草地來到蘆葦塘不遠處,向這邊揮手。

  王煊嘆氣,然後坦然地轉身走了過去,帶著笑容打招呼,也徹底看清對面走過來的幾人,果然都是年輕人。

  毫無疑問,在這個年齡段正是朝氣與初步成熟並發的時期。幾人中東西方方面孔都有,四名男子身形挺拔,即便有的人長相一般,但也氣質出眾,三名女子皆青春靚麗,很有活力。

  大吳與一個女子最為突出,而且風姿氣質居然是走兩個極端。

  燦爛的朝霞灑落,勾勒出大吳非常驚人的曲線身材,現在沒有體現出她脾氣大的一面,只是放大了她其他美好的方面。

  至於另外一個女子,素麵朝天,模樣極其的標緻,青春蓬勃,漂亮的大眼十分純淨,像是一個剛高中畢業步入高校的學生。

  這種清純的氣質相當明澈,不施粉黛,妥妥就是新入學的高校校花。她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左右,長發飄飄,很容易將一些小男生與老男人擊倒。

  無論是大吳,還是眼前的這個二十歲左右女子,都相當的出眾,吸引人的眼神。王煊本著欣賞美好事物的眼光在看。

  他讚嘆,兩人氣質與美麗走兩個極端,並肩站在一起,還真是賞心悅目。

  像是初入高校的清純女子微笑,在陽光下確實很靜美,她禮貌而柔和地自我介紹,果然是小鍾。

  鍾情?王煊訝異,這名字……

  「一見鍾情誤終生,小王你可千萬別被她的外表騙了,小鍾向來是吃人不吐骨頭。」大吳雙手抱胸笑盈盈,上來就拆台。

  「鍾晴。」小鍾微笑著糾正與解釋,是晴天的晴,她亭亭玉立,笑著道:「大茵茵最喜歡亂說話,平日還愛戲弄人,她脾氣大,我怕她。」

  王煊心有感觸,小鍾看起來還像個學生,但是話里話外都體現出非凡的戰鬥力,大茵茵,脾氣大,各種大,亂說與戲弄人,都給點出來了。

  大吳揚著雪白的下巴,攏了攏髮絲,瞥了鍾晴某個部位一眼,道:「小鍾,別看面孔清純,但也不知道騙了多少人,非常不講究。」

  「小王,我告訴你,就在不久前,小鍾還在算計你,心思太深沉,這完全受他們家老鍾薰陶所致。」大吳噼里啪啦,戰鬥力爆表,在那裡快速揭露一些事。

  此時,大吳的語速很快,阻止鍾晴插嘴,可謂簡單暴力,直接有效,道:「鍾家的姑娘剛才正在與人商量,要找大高手掂量你的戰力,檢測你真正的實力,卻還想將自己摘的乾乾淨淨。最後,她會在這個明媚的清晨出場,和你來一場美麗而又不經意間的相遇。不用懷疑,她肯定表現的得體大方,清純真誠,給你留下個美麗燦爛的好印象後,揮一揮手,飄然離去。其實呢,本質就是想讓你以後替她賣命而已,這很小鍾!」

  王煊被驚到了,不是怕被鍾晴算計,而是今天大吳戰鬥力超強,遇上小鍾後竟然無比的好戰好鬥。

  今天繼續努力多更新,接著去寫,呼喚月票支持與鼓勵啦,感謝。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亂了思緒、r小月月,謝謝盟主的大力支持,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