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草地很開闊,緊鄰著蘆葦塘,現在附近圍滿了人。

  躺在地上的幾人被抬走救治去了,留下幾攤血跡,充滿肅殺之氣。

  王煊向前邁步,一個人面對一群人,他依然無懼,眼神近乎實質化,目光所向,讓人感覺刺痛。

  這是他精神力極其旺盛的體現,導致許多人都不敢與他對視,心神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現場寂靜無聲,沒有人開口說話。他並沒未刻意放輕腳步,相反落地沉重,起初還算正常,到了後面像是鼓聲震動,有了某種韻律,那是一種特殊的節奏,讓草坪都顫動了起來。

  「龍蛇並起!」鍾晴身邊的的老人以微不可聞的聲音低語,他看出王煊在蓄勢,不爆發則以,一旦出手將雷霆萬鈞,如龍蛇並起,橫擊長天!

  鍾晴身段修長,亭亭玉立,不施脂粉,清純漂亮的臉蛋上寫滿驚疑,小聲請教,為什麼那個男子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練成兩式散手?

  「古代有這種奇才,近代罕有傳聞,連老陳都不見得能做到。」老者嚴肅而又以極低的聲音說道。

  他也練蛇鶴八散手,深知涉及到的發力、五臟共振等有多難,練到高深層次,傳說張道陵的弟子可踢斷山峰。

  「那還真是練舊術的奇才,將他拉入我的探險隊中,我不看過程,只看結果。」鍾晴說完就不再說話。

  一群人被王煊一個人逼迫,感覺格外的壓抑,待看到他腳下的草地出現很多條大裂縫後,一些人心顫了。

  「不過一個毛頭小子,也敢這麼張狂!」

  「沒什麼可忌憚的,既然他說要一個人與我們一群人切磋,那就教訓一下他!」

  有人帶頭,大聲呼喝了起來,再這麼下去,他們都覺得會漸漸失去鬥志,這太恥辱了,竟被一個年輕人壓制到這種程度。

  轟!

  一個練鐵砂掌的人第一個發動,這是一個四十六七歲的中年男子,其鐵砂掌練到極其高深的層次,雙手漆黑如墨,並且手背厚的像是大錘,無比粗糙,結出特殊的角質。

  他的的手掌像是黑色的閃電,幾乎要擊破音障,讓這裡空氣劇烈震盪,氣流暴涌,附近蘆葦折斷,景象驚人。

  這是一個真正的大高手,舊術練到這種程度,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非常少見了。

  喀嚓!

  然而,王煊一巴掌拍過來時,那漆黑如墨的厚重鐵砂掌竟被直接擋住,並且發出骨裂的聲響。

  砰!

  王煊第二掌拍出,這個人胸骨塌陷,整個人橫飛出去十米遠,摔進蘆葦中。

  這一結果驚的許多人都心顫,但既然動手了,就不可能再臨時後退。

  一群人沖了上去,有些人的確是高手,手掌發出蒙蒙光輝,向前劈掌時,體內有雷聲若隱若無的傳出。

  這明顯是將體術練到一定層次的人物,他動用的菩提掌相當的厲害,威力奇大,朦朧間竟帶著淡淡的佛光。

  另一邊出手的人練的體術較為特殊,胸膛起伏間,口中噴吐一道白光,像是飛劍般向著王煊劈去,空氣爆鳴,像是發生了大爆炸

  他蓄勢很長時間,形成一種秘力,蘊在肺腑間,張嘴噴吐而出,堪比真正的劍光,能劈斷鐵石,斬人身軀輕而易舉。

  而古代練這種體術的強者,在夜晚張嘴呼嘯時,白光能直衝夜空數十山百米高,如一掛星河斬出,威能驚人。

  周圍許多人都心驚,這群人果然厲害,其中一些大高手著實了得,讓人敬畏。

  然而,王煊看到這些人各展手段後,依舊是無懼。他動用蛇鶴八散手中的龍蛇並起,手掌拍擊在菩提拳上,喀嚓一聲,那人的手掌折斷,扭曲變形了,而後血肉更是爆碎出去一些,可見王煊這一掌多麼恐怖。

  同一時間他避開那道白光,不是不敢擋,而是有些膈應,那是從對方嘴裡噴出來的,他不願沾染。

  所謂龍蛇並起,是連起來的殺式,王煊揮掌的剎那,騰空而起,在砰砰聲中,四名高手先後倒飛出去,有的人肩頭炸開,整條手臂幾乎脫落,只連著少許的筋皮。

  還有人幾乎被蹬穿胸膛,骨頭徹底斷裂並塌陷進體內,慘叫著,直接昏死過去。

  顯然,王煊還是留情了,他儘管殺氣沸騰,要在這裡盡情搏殺,但終究不想滿地殘肢,成為修羅場。

  不然以他現在的手段,打在一些人身上,可能會讓對方直接爆開,根本擋不住他雷霆萬鈞的龍蛇並起之勢。

  王煊身在半空中,並不落地,以腳踏飛四位高手時,順勢借力在空中轉折,再次踏向其他人。

  龍蛇並起,他的雙腳像大蛇化龍,騰空而上,就此要遨遊九重天,帶著猛烈的罡風。王煊自躍起後,就沒有落在地上,他在半空中不斷轉折,出腳無情,將一些高手踏飛出去。

  這完全是借勢,整個人像是翱翔在這些人頭頂上方,將所謂的高手的肩頭踢的炸開,甚至手臂都要斷落了,也將一些人的胸膛踩踏的凹陷。

  片刻間,十幾人都遭受重創,各自橫飛出去十米遠以上,不是廢了,就是需要緊急去救治,不然性命難保。

  呼啦一聲,這群人剎那散開,這簡直像是遇上一頭人形蛟龍,凌空撲殺他們,都不帶落地的,太恐怖了。

  「果然,他將龍蛇並起練成,蓄力而起,雷霆萬鈞,這些人根本擋不住,比我掌握的都有過之。」鍾晴身邊的老者深感吃驚,最後又嘆息佩服起來。

  王煊落地後,一步就躍出去近十米遠,直接就追上了那些人,這次他動用的是金剛拳。如果他再用出第三式蛇鶴八散手的話,估計會驚呆真正懂行的人,而短時間內初步與粗糙的練成兩式,最起碼在近古還有書籍記載。

  咚!咚!

  金剛拳這種體術同樣威勢十足,他的兩個拳頭帶著淡淡的光澤,每次揮動時,都像是轟爆大鼓,響聲沉悶,那些人根本擋不住。

  王煊一個人在這塊草地上追殺一群人,他或揮拳震飛敵人,或者雙腳凌空而起,踏向那些人,簡直如入無人之境。

  這些人根本不夠看,全被打崩了信念,大多數人滿身是血,骨斷筋折的躺在地上,也有些人崩潰,癱軟在地,再也不敢出手。

  「就憑你們這些廢銅爛鐵,糅合在一起,也好意思當人家手中的刀,根本不夠看!」王煊落在地上,自身衣襟上有些淡淡的血跡,在戰鬥中避之不及,被那些人的血染上。

  「還有誰,練新術的人,背後鼓動這場風波的人,你們都可以過來,無論一個還是一群,我全接著!」

  王煊站在場中,看著人群外,眺望遠處,他覺得的確還有人在盯著他,帶著敵意,想下場又有些遲疑。

  他今天無所畏懼,真正要放手一搏,既然老陳想消費王教祖,那麼就做好「兜著」的準備吧。

  果然,不久後共有四個人走來,一個金髮男子三十幾歲的樣子,右手一划,手中竟出現一桿金色的長矛,這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

  「超自然物質的凝聚,這個人控物手段驚人!」有人低語。

  顯然,那杆淡金色、有些朦朧的長矛並非實物,而是由超物質瞬間聚合而成。

  金髮男子什麼都沒有說,隔著很遠就直接投擲,一道金光向著王煊這裡飛來,在他避開的剎那,金色長矛插入地面,轟的一聲炸開,原地出現一個大坑。

  王煊從原地消失,直接沖向四人,速度太快了,在此過程中又有兩根金色長矛飛至,被他避開一支,另外一支則一拳就給……打爆了!

  這一次全場沸騰,這位小王原來不僅腳掌厲害,拳頭也如此恐怖,簡直是……人形粉碎機,沒有多少人敢正面攖鋒。

  剎那間,王煊殺到,隻身獨戰這四大高手。

  幾人都有非凡手段,有人精神力旺盛,干擾王煊,有人雙臂間竟蔓延出銀色的鎖鏈,像是蛛網般剎那將王煊覆蓋,捆在銀鏈中。

  砰!

  然而,他們還未來得及欣喜,王煊猛力掙動間,便將鎖鏈直接扯的崩斷,它依舊是超物質化成的。

  當他這樣衝到四人近前後,一切都早已註定,在砰砰聲中,新術領域的四位大高手全部被打穿,跌落在數米之外。

  王煊一個人將他們橫掃,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束戰鬥。

  「還有沒有人?!」他殺氣騰騰,準備前往深空前盡情大戰一場,無論留下什麼爛攤子,他都不管了,有事儘管去找老陳!

  一時間,這裡安靜了,沒有人開口,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直到片刻後,有人走來,身穿銀色甲冑,通體鋥亮,居然在散發淡淡的光輝,一看就知道有些非凡。

  這是一個男子,戴著頭盔,將面部都遮住了,只留下一雙眼睛在外,很清澈,他開口道:「我是為了真正的切磋而來,沒有其他目的。」

  他沒有急於動手,道:「這是超物質甲冑,以超越機甲的稀珍材質煉製,可承載超凡物質,比最小型的機甲厲害,你要小心了。」

  他說完就撲了過來,速度太快,銀色甲冑承載著超物質,可讓他展現出非凡的力量與速度,除非消耗完。

  咚!

  衝到王煊近前時,他一拳轟來,同時出腳,有龍蛇並起的架勢,顯然他練過蛇鶴八散手。

  王煊避開,快如閃電,一腳掃出,擊在這個人的腰部,爆發出劇烈的銀色光芒,有強大的氣流波動。

  不愧是超物質甲冑,擋住王煊這一腳後,銀色甲冑並沒有破損,依舊鋥亮,流淌雪白光華。

  這個人反應不慢,舊術手段了得,同時眉心光華大作,那是精神衝擊波,經過特殊的甲冑加持,明顯將他的精神力量提升與放大了。

  這個人練舊術,也精通新術,此外還穿著特殊的甲冑,綜合實力確實很強,遠超剛才那些人。

  咚!咚!咚!

  最終,王煊徒手硬撼超物質甲冑,與這個人碰撞,這驚呆了很多人,尤其是鍾晴,她瞳孔收縮,因為這種甲冑就他們家族參與研製的。

  並且,她認出甲冑中的人,是家裡耗費資源培養的「自己人」,是她的親弟弟,居然忍不住跑去和王煊切磋。

  咚!

  殺到最後,王煊數次踢中超凡甲冑同一個位置,最終讓其胸膛部位光芒暗淡,且發出了喀嚓聲。

  鍾晴覺得心都要跳出來了,怕她弟弟被王煊一腳踢穿胸膛,因為小王的腳太出名了。

  事實上,王煊確實沒怎麼留情,數次踢中一個位置後,最後一腳掃出,轟的一聲,將超凡甲冑踢的崩開,一個年輕的男子跌落出來。

  他就要再去補一腳,一個老者躍起,擋在前方,跟他激烈交手。這讓王煊相當的驚訝,對方居然練成完整的蛇鶴八散手,是一個真正的超級高手。

  在與他激烈的碰撞中,這個老者居然生生扛住了,直到最後被王煊一腳蹬出,稍微擦中肩頭,才踉蹌著倒退出去。

  老者險些摔倒在地上,露出震驚之色,連他都擋不住這個年輕人?在他看來,這簡直……比年輕時的陳永傑還要高出一截!

  王煊一躍而起,向著那個年輕人而去,但最後關頭他決定留情,沒有動腳,而是隨意拍出一掌。

  但凡出手者,不受些傷怎麼行?這是王煊充分給予老陳同志的「照顧」,既然這裡的人下場了,他自然有義務「教育」一番,最後由老陳去兜著。

  一道身影迅速衝來,很快也很堅決,攔阻王煊,揮動舊術拳印,也動用新術中的某種手段,撐開一片光幕擋在那裡。

  王煊的巴掌落下,擊潰光幕,認出她是小鍾鍾晴。

  他還真怕一巴掌將她拍出問題,如果真打死,估計老陳也要跳腳,畢竟這可是超級財閥的人,讓老陳去接盤也夠嗆。

  王煊適時收手,但卻沒有全面撤手,準備順勢給小鍾來一下,不輕不重,她應該沒什麼大事兒,會完全讓人覺得小王已經盡力收手,最後實在沒收住所致。

  主要是因為,小鍾曾經打過他的注意,現在順勢略施薄懲,同時也嚇下老陳,給他找點麻煩,不然真以為王教祖那麼好消費啊?

  所以,凌空撲擊下來的王煊,按下來到巴掌儘管在向回收,可還是不可避免的落向小鍾那張清純且極其美麗的俏臉。

  鍾晴臉色剎那發白,如果打在臉上,就沖這位的手勁,大概要給她徹底毀容,甚至半張臉都會消失,她簡直嚇壞了,尖叫起來。

  不得不說,那個練成蛇鶴八散手的老者真的非常厲害,關鍵時刻出手,在後面拎住小鐘的衣領,將她硬生生提起向後退去。

  但他終究也是臉色發白,心慌的厲害,有些手腳忙亂,將小鍾提的過高了。

  王煊的手掌擦著小鐘的面龐落下,然後砰的一聲,給她的心口來了不算重的一巴掌,這次確實是無意,只能怪老者強行干預導致了這場意外。

  「啊……」小鍾慘叫,主要是嚇的,她很清楚這位小王的手段,動輒就將人胸膛擊穿,或者打爆。

  她一個姑娘家,如果被打爆,她簡直不敢想像。

  「那麼重的金剛拳,完了,小鍾肯定爆了!」遠處,大吳適時喊道,聲音中居然有些……興奮,她相當的開心。

  這是個長章,求下月票啦,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