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的姐妹,還是……你自己?!」王煊看向身邊的女劍仙,心中頗不平靜,又一次看到幕後世界的生靈。

  這次不同,竟疑似是身邊的「熟仙」,與劍仙子長相一模一樣,連穿衣都毫無差別。

  大幕後方,那個女子身段婀娜挺秀,月白衣裙不染塵埃,背負仙劍,秀髮揚起,面空精緻美麗,不沾紅塵氣。她踩著瓦礫,沿著那片壯闊的世界,走到內景地近前。

  劍仙子向前邁步,用手觸摸大幕。兩個女子一模一樣的手掌隔著一層晶瑩的光幕相互貼在一起,兩個女劍仙對視,久久無言。

  一聲輕嘆傳來,就在耳邊,非常的清晰,讓王煊立刻精神高度集中,無比緊張,念頭迅速轉動。

  上次,能在內景地發出聲音的是那名撐著油紙傘、實力絕世強大的紅衣女妖仙,差點就打穿大幕闖過來,著實懾人。

  現在他身邊的「熟仙」也要鬧妖不成?

  「我們是一人!」大幕後方,空靈絕俗的女劍仙開口,話語簡潔,道出真相,大幕內外都是一個人。

  她的聲音很好聽,聽起來年齡似乎真的不大,雖然她有種出塵的冷艷氣質,但與大幕這邊的傲嬌劍仙子一樣,她明顯在繃著神色,真性情如何,估計與身邊這位一樣,因為本就是一個人。

  「你要過來嗎?」王煊謹慎地問道。

  清冷的女劍仙站在大幕那邊,聽到他的問話後,頓時如小雞啄米般點頭,那種如被皎潔月光覆蓋的出世氣質頓時繃不住了,她看起來居然有點可愛,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但最後她又有點沮喪,低聲道:「過不去。」

  她低頭,用腳輕輕踢地面的瓦礫、石塊等,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

  外表清冷、內心傲嬌的女劍仙,居然有這樣的一面。王煊突然覺得,她不怎麼凶了,似乎還……蠻可愛?

  顯然,他身邊的女劍仙注意到了他的神色變化,立刻用手輕拍大幕,而且自身先揚起了下巴,在做表率,似乎在告訴對面的自己,注意形象!

  「她要沉眠三年。」對面的劍仙子開口。

  這讓王煊一怔,女劍仙要求他送羽化遺留的真骨回那座荒涼的矮山,竟是要在那裡沉眠?

  接著她又補充道:「這種地方少來。」

  有這句話足矣,說明劍仙子人真的不錯,在警示他這種地方很危險,內景地有非同尋常的秘密。

  伴著這種話語落畢,遠方的天邊居然有雷光隱現,撕裂天穹,隆隆作響。

  王煊認真地問道:「列仙是否還在世間,到底什麼情況,仙子你又是怎樣的狀態,你的真身在哪裡?」

  大幕另一側的女劍仙揚起頭,鄭重而又有些艱難的地說出一句話:「舊約……鎖……真言。」

  轟的一聲,大幕那一邊的世界中居然天降暴雷,粗大無比,將隔開兩個世界的晶瑩光幕都轟的劇烈晃動,並出現裂紋。

  女劍仙抬頭,髮絲飄舞,衣裙展動,明眸中信念堅定,直接拔劍向天,璀璨的劍光撕裂雷霆,打穿雲層,轟碎暴雷,劍光沖霄漢!

  不斷有恐怖的雷霆劈下來,暴烈無比,密密麻麻,向著女劍仙轟擊過去。

  最終,她以手中的長劍抵住雷光,讓整片世界漸漸安靜,但她自己也遠去了,像是承受著壓力,不得不離開大幕區域。

  她站在遠方,揮了揮手,然後背起仙劍,踩著瓦礫,踏過廣袤的大地,一個人向著遠方而去。

  大幕那邊的劍仙子走了。

  這邊的女劍仙注視著遠去的人,久久沒有動,直至那背影消失。

  王煊明白,女劍仙直接帶他來這裡,讓他更為深入地了解到情況的複雜與危險。

  早先時,王煊就在懷疑,古人留下陷阱,設下了某種局,現在看來比他想像的還要麻煩,有更嚴重的問題。

  舊約是什麼?!

  他覺得,古人遺留的問題太坑了,居然等待後人去觸發,或許有些機遇,但也必然非常危險,情況相當的複雜。

  而他能靠自身開啟內景地,在古代也是極其特殊的,所以現在被女方士、劍仙子一同找上。

  王煊沒有飄飄然,更不可能有榮幸之感,相反他認為時間緊迫,他已經莫名陷入到一種特殊而又危險的局面中。

  他真的不想參與古人那些事,但是現在看來他大概躲不掉。

  他已經預感到,將來一定會相當的可怕,各種神秘與瘮人的問題會紛至沓來,因為這是過去某些可怕事件的延續。

  「列仙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能走到那一步的人絕對都有各自過人之處,畢竟曾俯視過一個大時代。」

  他猜測,古人除了留下陷阱,設下危險的局,等待後人觸發外,他們彼此間也在斗,這樣的話未來更恐怖。

  擁有超級戰艦的科技時代,未來如果有變,很有可能會涉及到古與古、古與今、今與今的各種迷霧,極其危險。

  「像王教祖這樣的人,本該燦爛過一生,怎麼到頭來,要在陷阱與迷霧以及神秘事件中沉浮?」王煊感慨。

  女劍仙側首看向他,忽然覺得他非常自戀,這種話語都能說出來?她沐浴潔白的光雨,凌空向著內景地外飛去。

  王煊感覺內景地虛淡了,他這是要被帶出去了。

  在此過程中,他並沒有問劍仙子舊約的事,因為大幕內能開口的她已經道出危險,舊約鎖真言。

  王煊醒了,這次沉眠的時間不算很長,然後他就看到老陳拿著一根釣竿走了進來,這不讓他扔在蘆葦塘里的嗎?

  「老紅顏知己送的?」王煊醒來,還不算太清醒,直接開口這麼問道。

  老陳聽到後,原本捏著釣竿的手就在用力,現在更是忍不住了,道:「王教祖,咱們切磋下吧!」

  王煊一聽頓時徹底醒過來,察覺到老陳很危險,這明顯是想打毒他一頓!

  他果斷而堅決的拒絕了,道:「不切!」

  「切!」老陳也很堅決,邁步逼迫過來。

  王煊一臉嚴肅之色,道:「劍仙子讓我給你帶話,好好修行,說你實力太低微,三年過後,世間多半將會發生非常恐怖的事情,老陳,你要努力了!」

  老陳神色不善,明顯不相信他。

  王煊道:「老陳我勸你向善,對了,短期內你趕緊將神僧送到新星去,我猜測他等著沉眠呢,再不送你肯定要再被暴打一宿!」

  「王教祖,你這是在借別人威脅我嗎?」老陳走了過來,但馬上他的臉色就變了,哈欠連天,他瞬間知道要發生什麼。

  青木看了看王選的嘴,真開光了嗎?剛說完就靈驗了!

  「有話好說!」老陳硬挺著,使勁瞪大眼睛,不想閉上,但最終還是擋不住困意,迫不得已,一骨碌躺到床上……安詳的閉上了眼睛。

  時間不長,他就醒過來了,一副活見鬼的樣子看著王煊,真被小王說中了,老僧催促他趕緊上路。

  慶幸的是,這次他沒有被打一宿,老菩薩很和藹,又為他演示了一遍佛門的秘篇絕學菩薩拳。

  老陳想了想,還是善待王教祖吧,對於其招鬼體質有些怕了,別再向他身上送那些古人了。

  在這之前,他還無知者無畏,頗為期待,想引那些羽化之人上身學仙法。現在他通過一些端倪已經看出,這些古人全是大坑,各自心思深沉,惹上的話將來必有大麻煩。

  他現在有些同情老王了,這擺明是被盯上了,讓他看著都發慌。

  「你覺得未來會怎麼樣?」老陳問道,打探情況。

  王煊擺了擺手,道:「沒什麼大不了,不是還有時間嗎?趕緊修行,只要自己實力足夠強,這些都不是事兒。什麼絕世紅衣女妖仙,未來敢找我麻煩的話,保准要她好看!至於那些什麼大妖魔,不服管教的話,王教祖保證捶爆它,要不然就直接鎮壓它門去拉車,去拉磨!」

  青木無語,老王這是飄到大氣層上了!

  豪言壯語過後,王煊安靜了片刻,用手指敲擊桌面,琢磨了很長時間,最後嘆道:「情況太複雜,未來不可描述。」

  他看向老陳,道:「幫我查下資料,關於古代羽化之人的各種記載中,看有沒有對『舊約鎖真言」的描述。」

  王煊沒有隱瞞,講述了不久前在內景地的經歷。

  老陳神色肅穆,感覺問題相當的嚴重,他需要找人仔細去查查這些事。

  王煊道:「老陳,你還是給我訂船票吧,我覺得近期還是上路比較好。另外你給我說說古代舊術路那些問題,估計一兩年內我是回不來了。」

  老陳啞然,說了半天,王教祖還是要跑路啊?那些豪邁的話白說了!

  最終,他點了點頭,道:「我以前之所以不願和你說古代那些境界層次的問題,是怕限制了你的道路,我覺得,古代的舊術路很複雜,有些問題。從先秦方士時代到道教早期,修行法是不斷變化的,另外道家中後期又變了。我覺得這裡面有些可怕的事,而有些負有盛名的人最後可能出事兒了。」

  王煊聽到這裡後,臉色頓時變了,道:「老陳,你是不是從這方面入手後,察覺到羽化之人的一些問題了?我剛才說的那些事,以及未來可能遇到的古人設下的陷阱與危險局面,是不是能從這些舊術路中找到一些答案?你快說說!」

  問下大家,你們覺得叫王教祖好聽,還是叫王教主好聽?可以寫在月票背面投出來表決。

  感謝:太初古礦,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