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上章應該是徐福,筆誤,當時已修改。

  不懂就問,王煊露出疑色,暫時打斷了老陳。

  「老陳,你這不對啊,該不會是因為從鬼僧那裡學會菩薩拳,你要轉投佛門吧,你這境界中怎麼有位古佛的尊號?」

  老陳搖頭,道:「佛門的水太深,動輒就捨棄肉身,我是真害怕。學他們的體術菩薩拳還行,你讓我去轉修他們的根本法,我是不敢的,怕將來忍不住一把火把自己給燒成舍利子。」

  青木啞然,覺得自己師傅還是很謹慎的。

  老陳解釋後,看了王煊一眼,道:「提及燃燈,你居然產生這種聯想。你這樣不行啊,得多讀點與舊術路有關的書,充實下自己的底蘊。」

  王煊想捶老同事,這是在一本正經的鄙視他嗎?

  老陳語重心長,勸他多讀道藏,沒事兒翻閱下舊術領域的書,對自身有好處。

  王煊忍了,沒有辦法,現在捶不動老陳,不僅要靜默,還得虛心地聽著他說適用於古今的境界層次的劃分。

  老陳講解:「燃燈,燃的是心燈,精神之光照亮長生夜空,讓我們看到昏暗的前路,認清方向。」

  王煊琢磨了會兒,道:「從頭說下,迷霧是什麼狀況,我達到這層次了嗎?」

  老陳詫異,道:「我上次不是說過嗎,如果以圍棋的段位來劃分,我剛成為職業棋手,至於你們還在業餘棋手裡打磨。」

  這一刻,不僅王煊覺得被俯視了,青木也覺得被無差別暴擊。

  「迷霧,是指剛成為真正修行者的人,內視自我,可看到體內的部分狀況,猶若有朦朧的霧氣籠罩。」老陳講解。

  他發現兩人目光不善,道:「你們這是想讓我給『業餘棋手』劃分下?那我簡單說兩句,宗師以下、宗師、大宗師,再突破的話就是『職業棋手』,也就是舊術領域真正的修行者。」

  此時,連青木都想打他師傅了!那些話傷害性不強,侮辱性極高。

  宗師居然成為過渡單位,沒達到的統一稱為宗師之下,這要是傳到外界,估計所有人都想打死老陳!

  「行了,你接著向下說吧!」王煊不想聽他指點江山,今後得努力提升自身,以後好毒打老陳一頓。

  老陳點頭,道:「我現在就處在迷霧階段,初視自身,體內一片昏暗,看不到周圍的景物。」

  王煊感慨,老陳到現在算是真正踏足到舊術的神秘領域中,這是質的變化,開始接觸恐怖與強大的超凡!

  「你們記住,迷霧並非虛指,而是我真實看到的景象,這些都是經驗之談。到時候你們萬一突然踏足這個層次,不要害怕,不要彷徨,在霧中可見一點光,直接追尋它走下去就是了。」

  所謂的一點光,是指精神領域。

  老陳微笑,道:「昔年,我多次觸發觸感狀態,雖然遺憾,沒能進入內景地,但是精神得質變,最後形成精神領域。對我來說,再鞏固下,稍微沉靜與積累一段時間,就可以直接燃燈!」

  舊術領域的第二個層次燃燈,必須精神能量積澱足夠深厚才有希望修成。但並不是真箇點燃精神,而是淬鍊精神領域,使之濃縮,最後如燈懸掛在原本昏暗的長生夜空下,照亮自己的前路,為自己指明前進的方向。

  「這些都是內視自我時看到的真實景象?」王煊問道。

  老陳點頭,然後說出第三個層次,道:「雖然我還未進入燃燈領域,但卻能模糊的感知到它後面的路,結合從道藏以及先秦竹簡等記載的舊術秘景,我已了解第三個層次是什麼情況,那裡是『命土』。千萬不要小覷與忽視這個領域,這關乎著你的未來,無論是先秦方士還是道家都無比重視這裡,可以養命,是生機初始之地。」

  他自己還沒有達到命土這個層次,只能結合書中的記載,籠統的說下,而不能具體的演示抵達的過程。

  「第四個層次為採藥。」老陳很快說出下一個境界。

  「採藥,到了這個領域後,便開始需要藉助藥草來修行了嗎?」王煊問道。

  結果,王教祖又被「捶」了!

  老陳看了他一眼,道:「你上班的時候,我見你每天都在偷摸地看道藏,都看哪裡去了?沒看到採藥這則術語嗎,這是道家非常重視的一個過程。」

  「老陳,你每天都在偷窺我!」

  老陳義正言辭,道:「身為領導,我看到你上班時不務正業,沒點你名字與扣你工資就已經夠寬容了,你怎麼能這樣污衊老領導?」

  王煊無言以對,很想說,那裡不就是個養老院嗎?

  「採藥,指的是采自己身體內的寶藥,成就自身。踏足這個領域時,採藥一定要掌握好火候,萬不可大意。回頭我送你兩本書,仔細研究下。這種東西一向秘不示人,從來都是師徒口口相傳,極少有秘訣記載於紙張上。」

  老陳所說為非虛,採藥秘訣極為罕見,特別的稀珍與寶貴。

  「當然,你練的是先秦竹簡上的根法,底子足夠厚實,沒有秘訣也不要緊,我給你的稍作參考就行了。」

  王煊點頭,然後繼續請教。

  老陳道:「差不多了,就先說這四個層次吧,人要低調,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前行。」

  「後面的路,你該不會還沒有摸准吧?」王煊狐疑。

  老陳竟坦然點頭,道:「我說的這幾個層次,對所有路都具有普適性,沒有任何問題與隱患,再後面我就有些擔憂了。」

  他進一步補充,道:「走完這四個境界,無論你是要化藥為金丹,還是走道家早期的至虛至靜的高遠大道之路,亦或是延續先秦方士的璀璨之路,都完全沒問題,可以接續上!」

  老陳背負雙手,一副淡定的姿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從古籍中總結出的路確實很安全。

  從古至今,無論走什麼路的人都繞不開這四個層次。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查閱大量古籍,從中尋到蛛絲馬跡,竟發現這適用於古今所有路的四個境界,可能也隱約間與那幾條秘路有些聯繫。」

  老陳低語,說出一個非常驚人的發現,這些不是直接記載於紙張上的東西,而是他從一些暗語中察覺的。

  「迷霧這個層次就不說了。燃燈,是心燈在照亮前路,可能與『尋路』有點關係。至於命土,傳聞先秦方士中最早進入內景地的那個人,很有可能是踏足命土後觸發的。而採藥這個領域,日後若是能得天藥補益,將會更恐怖與厲害。」

  王煊吃驚,青木也發呆,老陳居然從那些典籍中發現了這些東西,這幾個境界果然很有講究。

  「不過,普通人就不要想了,縱然是天才多半也不用多希冀,只有極為特殊或者說不正常的人偶爾才可能有所獲。」說完,老陳瞥了一眼王煊,畢竟王教祖有點特殊,現在就能靠自身進內景地。

  王煊有種被罵了的感覺,他瞪著老陳。

  關於這些,他們聊了很久。

  最後老陳眼神燦燦,道:「至於後面的路,需要你我以身踐行,勇於拓取,舊術最璀璨的時代還沒有到來,等著你我崛起!」

  這次青木沒有在心中鄙視他師傅,他忽然覺得,老陳真的有些想法。

  王煊沉思,心有所感,道:「舊術不舊!」

  「沒錯,新術不新!」老陳點頭回應道。

  「怎麼講?」王煊霍的抬頭,他對深空中的新術一直都不怎麼了解,並沒有去全面接觸過。

  老陳冷笑道:「新術是個大坑,有些人早晚會被坑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然後他轉身看向青木,道:「你可以學新術,但是不能完全陷進去,需要與舊術印證著學。」

  青木詫異,以前老陳可是支持他走新術路的,現在態度居然變了。

  「以前我認為,你的舊術路要走到頭了,所以讓你試試新術路。但是現在你身邊不是有個王教祖嗎,找機會再進內景地一兩次,估計就能鋪平你的路。再說,你身邊馬上就要有個陳燃燈了,新術那條路不走也罷,最多借鑑下就行了!」老陳相當的有底氣。

  王煊與青木都看向他,想聽他進一步的解釋。

  老陳果然有話要說,他輕嘆道:「我也是最近經歷了內景地的事,才瞬間驚悚,兩相對照,覺得新術也不會那麼簡單!」

  接著他問道:「你們知道新術怎麼來的嗎?」

  王煊道:「不是說在某一神秘之地發現了超物質等,最後被他們研究出來了新術嗎?」

  「憑他們也能研究出那種東西?太會美化自身了。真實情況是,都是從土裡挖出來的!」

  老陳變得嚴肅無比,道:「你們難道沒有懷疑嗎?那些新術種類不少,很像是古代舊術修煉有成的人所能顯化的手段。結果新術領域那些人起步就是這些近乎術法般的東西,實在異常。當然,兩者威能不可同日而語。」

  王煊點頭,新術確實有些古怪。

  老陳道:「新術不新,都是從土裡挖出來的,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埋下的,以後說不定還會挖出更為驚人的東西。但我卻越來越覺得,這可能是個大坑。我有些懷疑,這大概是有人故意丟下的好處,等著後來者去接觸,深入探索。」

  王煊驚疑,道:「聽起來這手段有些老辣,也有些耳熟,我怎麼覺得和羽化之人留下的內景地陷阱有些像?」

  老陳鄭重點頭,道:「我也是經歷了內景地的事兒,隱約間覺得手法相近,這才有些不安與懷疑。」

  「我覺得,古人都太坑了,都該被捶一頓,找到後該埋的埋,該燒的燒!」王煊脫口而出。

  很快,他瞥了一眼不遠處存放有焦黑骨塊的玉盒,快速補充道:「唯有不坑後世人、心地善良、美麗絕倫的劍仙子才值得尊敬,註定長存世間!」

  「所以啊,新術領域的那些人,最後不知道會惹出什麼恐怖的麻煩呢!」老陳感嘆道。

  王煊有些疑惑,道:「難道說,列仙比擁有超級戰艦的現代人更早進入過星空?」

  另外,他想到了女方士想要留他在舊土三年這件事,是不是她進入深空後,曾發現了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