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砰砰聲中,王煊的胸膛、頸部、雙腿全都中彈,原本他額骨也要中彈,但王煊在空中儘量的擺頭了,避開了射向這裡的子彈。

  整片天地都仿佛靜下來了,人們看到,王煊身在半空中的身體不斷顫抖,有經驗的人都知道他中槍了,而且是接連中彈,身體正在被掃射。

  吳茵微微側過頭,不忍心去看這種慘烈的事。

  老吳看到王煊接連中彈,身體失去平衡,被衝擊的摔落向地面,他一聲輕嘆。

  旁邊的院落中,一位站在窗前的中年男子開口:「這終究是科技燦爛的時代了,將舊術練到這種程度,也躲不開現代武器的襲殺。」

  此刻,許多人都失聲驚呼,為王煊惋惜,舊術領域出現這樣強大的年輕人,居然被人放冷槍射殺了?

  也有人在雨夜中安靜的注視著一切,覺得一切都很正常,時代不同了,舊術練的再強也擋不住科技武器。

  在一些人看來,就如同早先王煊與木青木扛著能量炮,接連轟碎數位強敵,無論是新術還是舊術都被現代武器壓制。

  有人平靜地開口:「在這個時代,個體力量再強又有什麼意義?」

  一些大組織有代表在場,遠遠地看著,雖然有人同情王煊,但卻也認為這是未來的必然趨勢。

  在這個時代,沒有什麼能夠挑戰科技,難以撼動財閥的地位。

  王煊摔落在地上後,暫時沒有動。

  他感覺身體刺痛,但不是很嚴重,子彈進入血肉不足半公分,沒能徹底鑽進去。他稍微發力,脖子、胸膛、大腿等部位,所有子彈都被震落了出去,同時皮膚冒出少許血跡。

  不是殺傷力極大的高能武器,那種東西帶不進莊園中,這是臨時組裝的普通槍枝,難以真正威脅到王煊。

  「看來還是需要練金身術啊!」王煊落在地上後,佯裝死去,利用一切機會消耗時間,讓發燙的肉身恢復過來。

  一些人見他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身,都不禁嘆息了一聲。

  「賓客中居然有人這樣下黑手,去殺了他!」練舊術的人回過神來,有人怒吼著,帶頭要去放冷槍的那座閣樓中殺人。

  「如果不是他恰好躍向半空中,實力到了這種層次,是有可能提前避開子彈的!」有人感嘆。

  有財閥中人立身雨幕中,目睹這一切後,冷靜而平淡地開口:「這終究是科技時代了,無論你練的是什麼,都不過是術,上升不到『道』來,科技才是大道,掌握在我們手中。」

  ……

  在此期間,青木聯繫探險組織,徵調來一艘小型飛船,正窩在遠方,準備來次狠的,幹掉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

  他安靜的蟄伏,等待機會,想最後時刻給予金髮老者致命一擊。

  別人都殺上門來了,他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講究,去光明正大的對決,他將不擇手段的送超凡領域的金髮老者上路。

  然而他等了很長時間,發現他師傅與金髮老者激烈廝殺,始終糾纏在一起,他怕一發能量炮過去,將他師傅也幹掉。

  「什麼,王煊中彈了?」青木意外接到消息後,當場覺得頭皮都要炸開了,王煊如果死去,即便今晚殺了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都不會讓他感覺到戰績燦爛。

  「每一位進出的賓客不都是仔細檢查過嗎?不允許帶熱武器進來!」青木眼睛都紅了。

  當得悉不是能量武器,只是有人臨時組裝的槍械後,他的焦躁與驚懼瞬間冷卻下來,不是那麼擔心了。

  他已經知道,王煊將金身術練到第六層,在老陳的病房中他曾親眼目睹,王煊臉上不止一次脫皮,他當時羨慕的不得了。

  「將那棟閣樓給我轟掉!」青木殺氣騰騰,讓人去解決那些襲殺者。

  但他剎那又冷靜下來,想到各方有部分代表住在那裡,避免現場大亂,出現恐慌逃離與踩踏事件,他又迅速改變主意,道:「動靜不要鬧大,堵住那裡,一人給他們一槍,但不要殺死,回頭徹查!」

  ……

  直到兩名強大的敵手逼近,王煊才猛然起身,沖向一座閣樓,子彈就是從那裡射出來的。

  不是新來的敵人,而是早先的賓客有人在關鍵時刻對他下手,讓他更為殺氣激盪,無論如何都要先解決掉!

  半分鐘內,他無法再動用金書上的體術,正好拿此人開刀!

  「他被許多發子彈打中,這都可以活下來?像是沒有受傷!」鍾誠非常吃驚,感覺不可思議。

  在他姐姐身邊,那個修成蛇鶴八散手的老者聲音輕顫,道:「他這是練了什麼體術?道教祖庭的秘法,還是說修成了佛門的『金剛身』,竟然以肉身硬扛住了?!」

  王煊突然躍起,竟如生龍活虎般撲向那座閣樓,驚住了許多人,對於現代人來說這一幕很有衝擊性。

  「中彈卻不死?」雨幕中大部分人都露出驚容,覺得難以置信。

  老吳也頗為吃驚,這個小王到底將舊術練到了什麼層次?

  「小王沒死,這實在是……奇蹟,他是怎麼做到的?!」吳茵震驚,而後露出喜悅之色,覺得這個年輕人身上籠罩著迷霧。

  某座院落中,一位老者面色平靜,冷淡地開口:「真的將舊術練出了門道,普通的槍械都殺不死了?如果再這樣迅猛的提升下去,那就有點危險了,這種人應該適當關注一下,出行要報備。」

  王煊大步奔跑,穿過雨幕,雙目呈淡金色,帶著無盡殺意與冷冽之意,途中他避開再次掃射過來的子彈。

  當接近那座閣樓後,他數次變向,不走窗戶區域,最後一躍而起,一掌拍碎牆壁,從大窟窿闖了進去。

  房間中有兩人,面色發白,連槍械都打不死的人破牆而入,來到眼前,他們怎麼能不害怕?

  一人剛轉想過身再開槍,結果王煊已到了眼前,一把拎起他,在噗噗聲中,四肢都被王煊的拳頭打爆。

  同時,王煊一腳將另外一人持槍的手臂踢的破碎,接連數腳下去,此人也是四肢血肉模糊一片。

  王煊廢掉他們後,沒有殺死,留著回頭審訊。他身後的兩名強敵殺到了,沿著打穿的牆壁一躍而入。

  王煊沒有回頭,穿窗而出,重新落入雨幕中。還沒有到三十秒鐘,主要是他的速度太快了!

  後方兩人一語不發,堅決地追殺,他們預感到,不殺了這個年輕男子,再給他一段時間的話,估計就要突破到宗師領域了。

  二十出頭的宗師,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一旦到了那種層次,未來簡直不可想像。

  不遠處,一群人殺過來了,見到王煊未死,激動的要上前幫忙。

  王煊低喝:「你們不要過來,去閣樓那裡處理放冷槍的人!」

  因為,這些練舊術的人根本幫不上忙,一旦接近穿戴超物質甲冑、擁有宗師級戰力的人,會被在最短的時間內殺光。

  如今的舊術領域不要說是宗師,就連准宗師都極其罕見,主要是這條路實在太難走。自從內景地、天藥等傳說中的秘路消失後,舊術便斷了超凡屬性,尤其是在這個時代,每況愈下。

  相對而言,新術的確容易出成就,最為重要的是可為人續命數載,這也是他們近年得到財閥資本青睞的原因所在,連超物質甲冑都合作研發出來了。

  資源傾瀉的好處顯而易見,所以新術領域的人不願看到陳永傑突破,想在蔥嶺引爆他的五臟問題,希望將舊術徹底打到谷底。

  王煊沒入黑暗中,兩名強敵鐵了心要殺他,一路追殺了下去。

  突然,前方的身影止步,並且迴轉過身來看著他們兩人,在雨幕中口吐白霧,胸口劇烈起伏,似乎疲累不堪。

  兩人緩慢接近,都很謹慎,但腳步踏在地上非常有力,像是帶著特殊的韻律。他們都很鄭重,要用盡全力搏殺這個年輕人,畢竟對方的戰力相當的驚人,避免自身翻船。

  那個穿著超物質甲冑的人動了,渾身都被墨綠色金屬覆蓋,手中出現一口綠瑩瑩的出長刀,向著王煊立劈過去。

  這是由物質凝聚成的兵器,非凡因子沸騰,長刀划過的軌跡,雨水都被蒸乾了,化成白茫茫的霧氣。

  王煊側身避開的剎那,向前猛衝,轟向這個人的額頭,五臟共振,秘力流轉,他的毛孔在噴薄淡淡的霞光。

  他已經動用金書上記載的體術,準備一鼓作氣破開對方的墨綠色甲冑。

  然而這個人並沒有與他硬撼,在兩大高手占據優勢的情況下,果斷撤身,避開王煊的鋒芒,未與他近身搏殺。

  王煊快速散去秘力,身體不再發熱,五臟沒有了雷鳴聲。結果,兩人剎那就撲殺回來,展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轟隆!

  那柄綠瑩瑩的長刀,似是突破了音障,讓空氣大爆炸,在其周圍白茫茫一片,刀光璀璨,不斷向著王煊劈去。

  王煊凜然,這是兩個戰鬥經驗極其豐富,並且眼光毒辣的對手,意識到他的體術驚人,不給他爆發後近身出手的機會。

  他一旦動用張道陵的體術,對方就果斷避開,而他剛散去秘力,兩個難纏的對手便猛烈撲殺!

  王煊極速躲避,強大如他,在宗師級的強者的猛攻下,也陷入危局中,手臂被刀光擦中,噗的一聲有血水竄出去了,出現一道可怖的血口子。

  然而,這一幕卻讓身穿超物質甲冑的人先震撼了,因為他很清楚宗師一刀何其恐怖。換成是他自己中刀,手臂也要廢掉,結果對方的小臂劇震不止,刀光竟被阻住了,最終只是流血而已。

  「金身術!」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眼神立刻變了,對方的舊術造詣極其駭人,竟然在這個年齡段就練成了那種需要耗費漫長時間才能有所成就的護體之術!

  難道說,對方找到了舊術領域的某條秘路?不由得他不多想,走新術路的人之所以想得到金色竹簡,就是在惦記內景地、天藥等傳說中的秘路!

  今天的第二章也寫一部分了,我估計一個小時左右能上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