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自己的手機呢?」鍾晴瞥了他一眼,明顯很有經驗了,又想破解她的帳戶轉帳?幼稚!

  「我手機沒帶!」鍾誠指著雨幕深處,道:「剛才疏忽了,應該拍攝下他的戰鬥過程,回頭復盤,仔細分析他的各種體術。」

  他表情很鄭重,道:「這樣的人太罕見,他的戰鬥過程值得研究。另外,姐,你得上心了,這種人如果不拉入你的探險隊,萬一讓大吳姐姐把人搶走,你肯定後悔。我們即將見證,二十歲出頭的宗師要出現了!光是想想就覺得嚇人,這種人物不正是去那片神秘之地最需要的人選嗎?」

  「閉嘴,不准叫她大吳姐姐,以後在我面前要麼喊她名字,要麼就叫她老吳!」鍾晴神色不善地盯著自己的弟弟。

  她現在還對大吳的各種「黑話」耿耿於懷呢,什麼本就不富裕的地方更貧瘠了……想想就各種火大!

  然後,她警告地看了自己弟弟一眼,示意他老實點,別亂翻看她的東西,便將手機遞給了過去。

  ……

  雨幕深處,王煊大口的呼吸,口鼻間都帶著淡淡的血霧,這次他傷的很重,險些在那「死亡二十四秒」內被格殺,數次瀕臨絕境,總算挺過來了。

  他任大雨淋在身上,為發燙的軀體降溫,五臟微痛,但問題不大,修養一段時間應該可以恢復。

  這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今夜他連續動用老張的體術,身體沒有出現大問題已經算是奇蹟,換一個人的話,估計肉身早就崩潰了。

  王煊琢磨,這多半是他金身術有成的結果,極大的增強了體質,他的血肉中生機格外旺盛,所以能經受住今夜在生與死之間起舞與徘徊的各種「折騰」。

  他嚴重懷疑,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需要進入超凡領域才能去觸碰。

  「看來,在現階段就想提前練五頁金書上的神秘刻圖,只能從金身術入手,繼續提升它加強體質。」

  這與他的本意並不衝突,原本他就是想接著練金身術,這次如果沒有這種護體秘術,他多半會被人用冷槍射殺。

  他避開所有人的視線,找了個隱秘的地方,專心運轉根法恢復自身,今夜還沒過去,不知道是否還有強敵。

  「真疼啊。」他低頭看著手指,右手的五枚指甲全都不見了,在交戰過程中被宗師級力量震的血淋淋,指端的骨頭都要露出來了。

  他的左手也差不多,三枚指甲消失,指端血肉模糊一片,另外兩枚也快脫落了。

  還好,他的金身術驚人,練到第六層以後,血肉中生機濃郁,蓬勃的新生氣息瀰漫,他的傷口在簌簌癒合,自動止血。

  「雖然受重創,但也不虧了。」今夜他連殺准宗師。

  那幾人披上超物質甲冑後,都堪比真正的宗師級,他能在這樣必死的局面中殺出來,並擊斃敵手,在許多人看來稱得上是奇蹟。

  他意識到,這種輝煌戰績多半要引發不小的波瀾,想不讓人多聯想都不行,他需要去收尾。

  恢復差不多後,王煊再次進入雨幕中,像是幽靈般無聲無息的出沒,並沒有再遇到敵人,看來被他殺的差不多了。

  他路過幾處戰鬥之地,不動聲色,迅速帶走被他逼出體外的子彈,然後又去找到自己的指甲,不想留給別人帶去實驗室解析。

  「陳燃燈怎樣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解決敵人嗎?千萬不要被別人獵殺。」王煊有點擔心。

  「真不讓我這個護道人省心啊。」他嘆息一聲,進入倉庫,扛起一架能量炮,向著莊園後面的蘆葦塘潛行過去。

  鍾晴素麵朝天,長相清純靚麗,盯著雨幕深處,道:「他剛才又出現了,你都拍下來了嗎?他的移動軌跡十分飄忽,一步就是十米遠,可見體質極其異常。」

  很快,她覺得不對勁兒,側頭看向她的弟弟,結果發現,鍾誠根本就沒有拍雨幕中的遠去的身影。

  她無聲地接近,俏臉頓時帶上寒霜,她弟弟這次沒有破解她的銀行帳戶,而是在解析她的相冊。

  「砰砰砰……」在外人眼中一向清純漂亮、充滿蓬勃活力的甜美小鍾開始暴打她親弟弟,什麼話都不說,不斷下狠手。

  ……

  雨夜中,蘆葦塘附近大霧翻騰,在閃電的照耀下白茫茫一片,宛若來到仙家府邸,雲捲雲舒,附近沒有一滴雨落下。

  半空中,有一個火人在綻放光芒,爆發驚人的超凡能量,將所有雨水都蒸發了,整片蘆葦塘中的水更是被火球焚幹了。

  金髮老者披頭散髮,從半空中墜落,他遭受重創,滿身是血,胸口那裡有一道可怕的劍傷。

  他的毛孔在噴薄火光,能量極其恐怖與驚人,目前最為強大的超物質甲冑已破碎,並開始熔落在地上。

  他大口喘息,道:「像你我這樣的人,將來未必不能接近神靈。不要說我狂妄,人誰沒有夢想?如果有神這種生物,現代人為什麼不能成就?你我皆已初步上路,可惜,成為了對手。你小心謹慎吧,我死在這裡後,你大概也無法隱瞞自身實力太久,說不得要被重點關注,從此出行不自由。」

  說完他便向前衝去,手中的銀色長劍只剩下半截,疑似超凡的神劍居然斷了。他滿身都是火光,如同太陽般璀璨,焚燒雨幕,並發出隆隆響聲,殺到近前。

  「走好!」老陳冷漠地說道,手中黑色長劍激射劍光,宛若閃電划過漆黑的夜幕,向前劈去。

  哧!

  一道刺目的光束斬過,金髮老者身上的火光熄滅了,整片天地瞬間陷入黑暗中,他的生機快速消失。

  天上的電弧划過,可以看到重新落下的雨幕中,金髮老者的頭顱帶著大片的鮮血飛了出去,噗通一聲,無頭屍體摔倒在地上。

  一艘小型飛船降落,青木大步奔行過來,問道:「師傅,你沒事吧?」

  「無妨。」老陳擺了擺手。

  不久後,王煊也出現,扛著能量炮趕到,見到焦黑草地上的金髮老者的屍體,一陣吃驚,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死掉了,這絕對是大事件!

  「老陳,可以啊,我還以為你需要我救場呢。」王煊說道。

  「請叫我陳命土!」老陳拄劍而立,大口的喘氣,他累的不輕,今夜遇到的對手超乎了他的想像,一度險些將他誘殺。

  王煊無言,不久前還是陳燃燈呢,現在又迅猛地提升了一個層次?陳命土飄的有點厲害!

  「怎麼處理?」王煊看著地上的屍體,這件事兒影響巨大,必然要驚動各方,需要妥善布置下。

  「這人著實不簡單,我原本想將他安葬在蘆葦塘中,給予足夠的尊重,陪著我那些心愛的魚兒一起沉眠。」老陳指向前方的塘子,一點水都沒有了,可想而知金髮老者拼命後,造成的破壞力多麼的驚人,所有魚都被燒成灰燼。

  陳命土又道:「但青木說,最好將他放到被擊毀的飛船那裡,為他『做舊』一番,讓他『死得其所』,後面的事好處理。」

  青木正在聯繫最為可靠的人,讓人連夜修復草坪,引不遠處的河水重新灌滿蘆葦坑,將這裡恢復原狀。

  很快,青木走了過來,看到王煊無恙,他長出一口氣,今夜太兇險了,無論他師傅還是王煊都遇上了強敵。

  「回頭聊,我先去『做舊』。」青木說完,帶著那具屍體進入小型飛船,消失在夜空中。

  毫無疑問,金髮老者被做舊後,「死因」會與飛船失事有關。

  王煊震撼又無言,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就這樣被擊殺,不知道會引發怎樣的風暴。

  「先回去。」陳命土擺手,並將地上斷裂的神劍撿了起來,這東西他留下了,因為極其不簡單!

  「回頭重新鑄煉下,依舊是很恐怖的兵器。」他看了又看。

  王煊注意到,陳命土負傷了,一條手臂滿是鮮血,有一道很嚴重的劍傷,並且額頭也有傷口,同時一側的頭皮也有血口子。

  「就這?還自稱陳命土呢,老陳你不行啊,差點被人獵殺。」王煊看著他的那些傷口,不禁露出驚容,敵人極強!

  「遇上一個老陰貨!」陳命土摸了摸自己的傷口,今夜之戰不僅是大意的問題,那個人確實強大,極其厲害。

  「你在罵你自己?」王煊扛著能量炮,與他一起向回走。

  老陳的臉頓時黑了,他經常「釣魚」,今夜卻差點被同道中人「釣殺」,臉上有點掛不住,但最後他又嘆了一口氣,道:「這個人確實很不簡單!」

  不久後,老陳的房間中,青木、王煊、陳命土聚首,總結得失,提出一些預案,以應對各種可能會出現的麻煩。

  「瞞不了多久了,所以,王教祖你得做好思想準備。嗯,我一旦『甦醒』,估計以後出現也得提前報備了,能瞞一時是一時吧。」

  「明天會發生什麼?真不好說。畢竟,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死了,雖然做舊了,但是說他死於雷擊誰相信啊。」

  「王煊雨夜大戰,被各方看在眼中,連殺新術領域的強者,那幾人穿戴超物質甲冑後,可是堪比宗師啊!」

  「最為重要的是,他麼的,王教祖你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沒被子彈打死,依舊活蹦亂跳的去殺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