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將頭探到窗外,依舊什麼都沒看到,反被秋風中一株大樹伸展過來的枝椏搖落下的雨滴淋了一臉。

  青木來到院中,手持高倍望遠鏡仔細觀察,最後只看到兩隻烏鴉拍著翅膀,從高空中遠去。

  「看仔細了沒,真有東西?!」老陳的眼神有些不對,像是黑夜中發綠光的貓眼,一把將王煊給拽進屋中,滿臉的激動與熱切之色。

  「確實有一團淡淡的金光,在那雲層間沉沉浮浮。」王煊手持望遠鏡,結果發現沒什麼區別,依舊很朦朧。

  青木想駕駛小型飛船升空,但被老陳一把攔住了。

  「千萬別亂來,不要妄動,這可能是……一條秘路!」老陳壓低聲音,異常的激動,體內血氣翻騰,導致額頭的傷口差點崩開。

  強大到他這種層次,都有點難以自抑,心潮劇烈起伏,恨不得立刻登天到雲層中去看個究竟。

  「天藥!」老陳猜測,這與他所看到的手札中記載的頗為相近。

  青木立時心頭顫動,又一條秘路出現?

  舊術在這個時代之所以沒落,每況愈下,就是因為幾條秘路消失,斷掉了超凡屬性!

  老陳眼冒神芒,道:「我們有的是時間,安靜的等待,千萬別打草驚蛇,讓那天藥跑掉!」

  王煊被驚的不輕,趕緊問道「這東西還能跑?到底是藥草,還是能奔行的活物?」

  老陳搖頭,道:「先仔細觀察,以靜制動。天藥太神秘了,就連各教的祖庭中都記載有限,說的相當模糊。」

  青木最後還是忍不住跑出去了,想以高科技手段謹慎地探查,可是很失望,始終都沒有發現端倪。

  王煊眼睛都盯酸了,那團金光在烏雲間搖曳,流光點點,金霞蕩漾,始終就懸浮在那裡,不見變化。

  「不會還沒成熟吧?」老陳臉色發綠,他想到那篇記載,越是渴求越是不可得,驀然回首,它可能就在茫茫人海、萬丈紅塵上的天邊晚霞中。

  「那會怎樣?」王煊也緊張了,意外發現天藥,如果錯過,會遺憾終生。

  「它會自行隱去,他年成熟再現。」老陳沉聲道,情緒不是很高了,他認為今日所見很有可能是這種情況。

  「這也太奇異了。」王煊不解,天藥究竟是怎麼誕生的?!

  老陳嘆息:「說不清道不明,幾條秘路太神秘!」

  按照那篇手札模糊提及的舊事來看,天藥若是成熟,大概會自動墜落到地面。

  這一上午王煊都在仰著脖子,在莊園中走來走去,一直在望天!

  為了天藥,他全神貫注,眼睛都發酸了,脖子都有些僵硬了,但始終盯著電閃雷鳴的雲層,偶爾會舒展下身體。

  在此期間,莊園中有不少人在暗中觀察他,有人感慨,成功不是偶然,人得沉下心來才行,這麼年輕就要成為宗師了,果然有其道理。

  「看到沒?這都一上午了,他都沒分心過,在悟自己的路啊。看雲捲雲舒,有所體會後,他就會比劃幾下,這絕對要進宗師領域了!」有人感嘆。

  在此期間青木提醒王煊,各方不少人都在盯著他看呢。

  王煊聽後默默轉身,趁人不備去了一次廚房,喝了口番茄汁。再一次仰頭望天時,他從嘴裡吐出一口「血沫子」,淌落在衣襟上。

  最後還剩下大半口,他感覺味道不錯,直接咽下去了。

  「看來昨夜大戰,他受傷很重,現在還在吐血呢。」

  「這樣的人不成為宗師的話,那還真是沒天理了,廢寢忘食,身上有傷都不忘琢磨自身的道路!」

  一些人低語,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景,但卻一致認為,這是一個進取心強烈,有毅力的年輕人。

  最主要的是,王煊也確實配合,仰頭望天脖子發酸後,他就會舒展身體,練一些高深莫測的秘法。

  在他「吐血」時,大吳出現,頗為擔心,怕他五臟六腑出現嚴重問題,老陳就是前車之鑑!

  陳永傑年輕時,強練道教無上絕學,結果五臟留下隱禍,時隔多年後在帕米爾高原被人引爆。

  吳茵想找人為他好好檢查下,但被王煊委婉地拒絕了,他謝過大吳,並堅決的留下那條擦過嘴角番茄汁的絲巾。

  他其實不怎麼懷疑大吳對他居心叵測,但是擔心狡詐的老吳同志拿去化驗與解析。

  大吳沒拿回自己的絲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最終倒也沒有翻臉,踩著高跟鞋,姿態優雅地裊娜而去。

  「本台快訊,經過核實,安城郊外失事的f型飛船來自新星,死者中有奧列沙先生……」

  臨近午時,一則爆炸性新聞發出,新術領域的大宗師奧列沙死了,飛船不幸墜毀!

  奧列沙也算是個傳奇人物,早年無比低調,曾走過舊術路,後來莫名消失,多年後再次出現時已是新術領域的大宗師。

  甚至,他曾在兩年前向超凡領域進軍,可惜失敗,受到重創,此生都不能再踏足那個領域。

  當然,這都是奧列沙有意對外釋放的假消息,真實情況是,兩年前他成功了!

  「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墜船死了?!」很多人吃驚,儘管有部分人清晨就知道了,但更多的人才得悉。

  舊土的普通人不怎麼在意,因為不要說對奧列沙,就是對新術都不怎麼了解。如果不是有蔥嶺大戰,逐漸揭示出那個領域,人們還不知道什麼狀況呢。

  「多事之秋啊,新術領域的第一人居然死了?」

  在這個時代,財閥與各大勢力中部分有地位的人與新術領域的高層來往密切,因為可續命數載。

  故此,這件事兒在特定範圍內影響十分巨大,在相關的人群中引發了極大的波瀾。

  中午時,相關方經過反覆確認後,奧列沙確實遇難,很快就出了訃告。

  一時間,各方反應不同,風波持續發酵,不少報導都在跟進。

  最後新聞實在太多了,連普通人都漸漸知道,這個奧列沙似乎非常厲害,有可能是人類個體中的最強者。

  老陳看到這則新聞後不屑,道:「他是被我剁死的!」

  青木感慨:「沒想到他『被空難』後,反倒保住名望。」

  當然,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看法,各方大勢力的消息相當的靈通,都已經知道隱情。

  現在許多人都認為,這事兒肯定是青木乾的,他為師報仇,一發能量炮送奧列沙魂斷舊土!

  可以說,青木的兇殘名聲直接沖霄而起,被認為狠辣果決,膽大包天!

  當然,也有很多人覺得他重情重義,有魄力,為了給師傅復仇,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訃告一出,立即就有人施壓,要求徹查真相,認為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不能死的不明不白,這明顯是想讓青木抵命!

  舊土一位女性強勢人物通過隱秘渠道回應了施壓者,對那邊質問。

  奧列沙為什麼出現在安城郊外?陳永傑生命垂危,那些人竟還不滿足,雨夜襲殺,究竟囂張到了什麼地步?

  陳永傑在舊土有不小的名望,本要安靜的離世了,可有些人卻狂妄的過分,想提前終結他的性命,當舊土是什麼地方了?

  當然,以上都是某位女性強勢人物通過隱秘渠道的私下回應,不可能公開。

  不久後,有關部門回應,對於奧列沙死於空難深表遺憾。

  當青木通過特殊渠道了解到一鱗半爪後,不住的擦冷汗,完全可以想像,事件剛爆發,短時間暗地裡就已經發生一系列的交鋒,他差點被人直接拍死!

  老陳安慰他,道:「沒事兒!」

  ……

  奧列沙死訊傳出後,原本要從郊外莊園離開、踏上回程的各方代表驚愕的發覺,這幾天也不算白等。

  現在他們需要從郊外去安城,終於可以參加一場追悼會了。

  許多人都露出異色,沒參加成陳永傑的葬禮,卻看到新術領域第一人的訃告,這實在太詭異了。

  有人不得不感嘆,命運不可捉摸,老陳活活熬死最大的仇家,堅強的硬挺著,非要死在後面不可!

  「這次買給老陳的花圈不用退了,讓店主重新寫下輓聯就可以了,發貨到安城!」

  有人覺得,這相當的夢幻,這兩天發生的事實在有點離奇。

  老陳也在感嘆:「青木,你說,你要不要替我送給奧列沙送個花圈啊?這個人還是相當厲害的,表示一下尊重。」

  青木:「?!!!」

  ……

  中午時,莊園中的賓客快走光了,全都移駕安城,跑去給奧列沙弔唁。許多人感慨,這次肯定不會空跑一趟了!

  王煊午飯都沒吃,還在仰頭看天呢,聚精會神盯著那株天藥。

  鍾誠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隔著很遠就在擺手,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

  王煊瞥了他一眼,知道這小子別看眼神清澈,但絕對不是什麼純真少年,不想搭理他。

  「王哥,我向你請教來了,我帶了一本秘笈。你一定要和我講一講,你為什麼修行這麼快。」鍾誠急促地說道,並且晃動了一下手中的秘本。

  王煊仰頭看天,依舊沒有理會,王教祖是缺秘笈的人嗎?除非拿絕世秘篇或者金色竹簡來一觀!

  然後,他不經意間看到鍾誠手中的秘本,似乎有點大,比得上大號的相冊了。

  此外,秘本似乎缺少歷史的厚重與歲月的沉澱感,現代氣息太明顯,像是剛趕製出來沒多久。

  同時,王煊看到小鍾出現,邁開一雙大長腿,正在向這邊跑。

  「那我就看看吧,指點你一下。」王煊果斷接了過去,迅速打開。

  鍾誠驚異,王哥的手速好快,剛才還在漫不經心地望天呢,怎麼突然就奪到手裡去了?都沒看清他的動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