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心頭沉重,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終於確定那是什麼了,果然與早先的猜想差不多。

  大幕!

  那裡一片朦朧而迫人,比以往見到的更為壯闊,畢竟,它現在真正要接近現世了。

  他第一次接觸到這種東西時,險些出意外。當初,內景地深處,大幕的後方,撐著油紙傘的紅衣女妖仙差點就打穿過來。

  現在,他居然在真實的世界中看到這種東西。

  地下的光還在蔓延,向著月球地表擴張,所看到的景物由模糊而慢慢清晰。

  大幕後的世界怎麼能在現世中出現?

  突然,王煊有所覺,又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這時他恍然驚醒,意識到這裡究竟是怎樣的狀況。

  大幕逼近現世,地下的光在擴張,但也有部分幽寂之地,從那月坑中慢慢浮現,逐漸來到地表。

  那裡安靜無聲,總體來說,它是暗淡的,也是深邃的,竟是一片內景地!

  它像是一塊陰影,與明亮的大幕相連,錨定現世,成為重要的坐標,這是在接引什麼生靈回來?

  內景地還沒有徹底顯露在地表,但現在王煊已經看到部分真相,那裡面竟有……一隻手。

  一隻穿過大幕的手,探入到內景地中,似乎努力了很多年,要從幕後的世界過來。

  王煊看了看左右,沒有一個人能夠見到月坑中的異象,連正一觀中的幾位老道士們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不知道,一件可能影響深遠、或許會改變整片世界格局的可怕事件正在上演!

  如果那個生物跨過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除非用超級戰艦徹底鎖定,第一時間將他消滅,不然的話,一旦讓他走脫,熟悉了現世,後果難料。

  那裡越發的清晰了,已經可以看到真實的景物。

  大幕後的世界中,殘破的廢墟,遍地的瓦礫,還有倒下去的高山,看起來盡顯破敗,一片寂靜。

  那個世界缺少生機,連草木都很少,即便有些植物也都快乾枯了,總體來看非常的荒蕪。

  儘管大幕柔和,在發光,但是它後面的世界卻是那樣的頹敗與荒涼。

  天空中懸浮有島嶼,這時竟有一座緩緩墜落,上面的亭台樓閣砸在了地面,濺起漫天的煙塵。

  而在更遠處還有城池,周邊有村落,卻看不到多少人,相當的蕭條。

  由於大幕在逼近現世,所以,這次它後方的世界遠比以前更清晰一些,像是拉近了,映照在王煊的精神領域中。

  這些都不算什麼,真正讓王煊震撼的是,緊鄰大幕的位置那裡。

  那裡有一個身材瘦長的男子,披散著頭髮,眼睛向外突出,且是豎生之眼,竟是縱目,特徵太明顯。

  他的一隻手從大幕中探到內景地,這似乎耗去了他太多的力量,其身軀並不能過去。

  在他身邊還有幾人,有些朦朧與模糊,被雲霧遮攏,只能看出大概的輪廓,有男有女。

  有人持劍刺在大幕上,不斷的震動,幫助縱目男子,想將切開那裡,打開一個缺口,可惜無法成功。

  在大幕這邊,內景地暗淡,它像是一片陰影,而裡面竟也有人!

  有穿著古代服飾的修士盤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也有穿著太空衣的現代人,甚至有人穿著休閒裝。

  這著實讓王煊驚異,怎麼還有現代人在內景地中?

  當他看到一位月光菩薩時,立刻醒悟了,都是後來者,其精神體被帶進內景地中。

  毫無疑問,他們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全是殘存的精神體。

  曾有四位月光菩薩接近月坑,其中三人的精神被滅了個乾淨,看樣子有一人被他們接納與吸收了。

  內景地中有個特殊的老者,盤坐在那裡,在其後方竟是一具枯骨,坐姿與他一模一樣。

  枯骨是真實的,不在內景地中!

  當王煊看到這裡後寒毛倒豎,他覺得自己明白了真相。

  那個老者可以開啟內景地,像是一把鑰匙,溝通了大幕後的世界,兩者相連在一起,這是在幫列仙錨定現世?

  王煊頭皮發麻,這個老者現在的處境,預示了他一旦被人制住並利用後的下場!

  甚至,他比那個老者更吸引那些古代大坑中的人。

  因為,他現階段還未真正超凡,就已經能夠開啟內景地,屬於個例。

  他盯著那個老者仔細看,在其周圍還有一些中年人以及年輕人,都穿著古代服飾,像是按身份排座。

  仔細觀察後,王煊覺得,這老者似是一教之主,可開內景地,其他人大概都是教中的天才與門徒。

  至於那些現代人,則是後來被同化的,被吸附進去,呆在最外面的邊緣區域。

  老者的肉身早就死了,但是很重要,是現實之物,與他的精神體有聯繫,盤坐內景地之外。

  那具枯骨生前似乎很強,骨頭潔白,帶著光澤,至今都沒有腐朽的氣息,看起來居然很神聖。

  「該不會接近羽化層次了吧?」王煊在猜測他生前的實力。

  「其精神與內景地附著現世真身遺骨,而大幕後的人通過內景地間接觸及現世,想要回來!」王煊臉色陰晴不定。

  他一陣警醒,以後一定要更加謹慎與小心了,不能被古人盯上與捕獲,不然下場可能會很慘。

  這個應該真的是一教之主,但這位可以開內景地的老者是怎麼來到月亮上的?是列仙所為,還是有其他手段?

  當想到這裡,王煊疑惑更多了,老者是舊土的人,還是說,本就是新星這邊的古人?

  到現在他都不知道新星是什麼狀況,只知道它適合人類居住,與舊土環境相近,且生機勃勃,物種繁多,早先有沒有人類?

  不過,容不得他多想,他再次盯上月坑那裡。

  那片幽暗的內景地明顯有問題,隨著大幕中的那隻手在掙動,內景地像是漏氣的球體,緩慢縮小。

  並且,裡面的精神體也都暗淡了不少。

  不知道這片內景地與大幕後的世界相連多久了,顯然,這對裡面的精神體影響很大,逐年累月在虛弱!

  可以感應到,內景地中的神秘因子極其稀薄,與王煊往日所見相比,那裡簡直算是一片貧瘠之地。

  月坑中的內景地被那隻手消耗的太厲害了,根本不是養生之地,反而是奪命之所!

  大幕後方幾道身影都動了,在助縱目男子,竟真的想強行過來,幾人動用兵器,劈砍大墓,產生劇烈的震動。

  的確有效果,畢竟他的一隻手已經探過來了,但是,消耗似乎很大。他們不斷進攻,導致這邊的內景地風雨飄搖,隨時可能會破碎。

  最終,另外幾人停下了,那個縱目男子則猛力張開那隻手,有光芒透出內景地,直接向著月球基地而來。

  那種光束像是潮水,衝擊向保護層這邊。

  但是,未容它真正進來,正一觀中有刺目的霞光綻放,無數的符篆浮現,最後凝聚成一方大印。

  轟!

  王煊感覺頭昏腦漲,精神領域差點炸開,那方大印朝著月坑砸去,將那潮水般的光芒全部擊潰了。

  同一時間,白馬寺那裡出現一個萬字符卍,也轟向月坑,佛光普照,淨化茫茫「潮水」。

  那隻大手發出的光全部被打滅!

  月坑中,縱目男子發出一聲無力的嘆息,像是對干預現世失敗的無奈,也像是對自身付出慘重代價卻無果的失落,甚至有些絕望的韻味。

  「陽平治都功印!」

  王煊正吃驚地望著正一觀中,那裡有一枚不大的小印在發光,正是它打出滔滔霞光,落入月坑中。

  陽平治都功印在《道教史》中都有記載,有清晰的描述,並且這東西確實沒有遺失,保留到現代。

  它是張道陵的專用印,也是龍虎山最重要的至寶。

  王煊驚嘆,這東西保留在這裡,也是難得了,財閥居然沒有據為己,收藏書閣中,看來一百多年前確實有高人在這裡布置。

  一聲低吼,月坑中的生靈再次動了,依舊是白茫茫如潮水般的光束湧來,可惜,再次被陽平治都功印還有白馬寺的萬字符卍砸潰。

  並且,有極其可怕的事情發生,那片內景地經不起這樣的劇震與消耗,慢慢地瓦解了。裡面的精神體張了張嘴,什麼話都沒有說出,全都消散,什麼都沒有留下!

  這絕對是驚人的超凡之爭,但普通人無感,無覺,什麼都沒有見到。

  王煊心有感觸,真實的世界有各種莫測的神秘事端,他所見到的恐怕也僅僅只是一角真相。

  「終要消亡嗎?」月坑中傳來聲音,王煊居然聽懂了,他一陣愕然。

  很快,他明白了,不是他理解了那種語言,而是那個縱目男子的精神在波動,修成精神領域的人可感知其意。

  一瞬間,他覺得老陳是個坑貨,當初還忽悠他,說是研究過兩千多年的江南古語,所以能理解紅衣女妖仙的話。

  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隨著內景地消散,大幕淡去,幕後的世界模糊了,不見了。

  「羽化的不絢爛,人間的依舊鮮艷……」內景地中的縱目男子低吼,滿頭髮絲飛舞,他充滿絕望與不甘,長發化為赤色,像是耀眼的岩漿傾瀉,他發出最後的吼聲。

  感謝:書蟲達達豬,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