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是個行動派,恨不得立刻訂船票前往新星。

  但考慮到財閥與各大組織可能會順勢而為,要封鎖月球上的真相,他只能暫時按捺衝動,原地等待「配合」。

  只能說,財閥與各大組織很果斷,時間很短,躁動還沒平息呢,就已經有數艘大型飛船登月。

  然後,他們帶領月球分部的人開始行動。比如,秦誠就在聽從命令,配合鼎武組織處理各種監控設備。

  「那麼多人丟失記憶,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啊。」這次行動的負責人神色凝重,後頸都在冒涼氣。

  他們動作很快,迅速解決了相關裝置。

  「出事時,月球與新星間的訊息傳送被切斷了,所以問題不大。」

  「不可能完全保密,在這個時代,連銀行系統有時都會受到威脅,更何況是已經發生的大規模泄密事件。」

  各大組織很清楚這件事的最終走向與結果。

  大部分人失憶,這至關重要。只要主流報導一口咬定月球上在試驗新型武器,把握好輿論風向就足夠了。

  至於少數人揭露真相,沒那麼大的影響,因為新星每天都有探索域外文明的各種消息在傳播,千篇文章難存一真。

  「真要走了?」秦誠嘆氣,短暫相聚幾天,他還真是捨不得,獨在異鄉,他有時倍感孤獨。

  雖然距離留在新星的目標很近了,但他卻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是否對了,父母、女友都在就舊土,有一天他是否會因此失去很多東西?

  「別跟生死離別似的,新星再聚。」次日而已,王煊就已訂好船票,立刻就要動身了。

  秦誠送他,從特顧帶小院房屋走出來時,正好碰到一個女人。

  「你新月的女朋友。」王煊瞥了他一眼。

  「根本不是。」秦誠心中有氣,這次沒隱瞞,告訴他一些事。

  黎琨勒索三百萬也就罷了,他的一個遠方侄女也來湊熱鬧,明面上來交朋友,結果讓秦誠給她買各種名包與化妝品。

  「和她叔叔一樣貪婪,她要的東西都是頂級名牌,香吳口紅、鍾意包等。」秦誠不忿。

  王煊懷疑,這些頂級名牌有可能是認識的那些人的家族產業的分支。

  「你真給她買了?」他恨鐵不成鋼,秦誠被欺負慘了,那些都是奢侈品,動輒數萬甚至十幾萬新星幣。

  「有求於人,能有什麼辦法。」秦誠嘆氣,看到王煊瞪眼,就要去找那女人麻煩,他趕緊攔住了。

  他低語道:「沒事兒,我托人從舊土寄過來的,全是假名牌。結果她美滋滋,有段日子還真有點要黏上我。」

  王煊瞥了他一眼,這傢伙用假名牌都能差點假戲真做?

  「放心,我沒搭理她的各種暗示。」秦誠拍著胸脯,發誓對得起女友,他說黎琨的侄女人品有問題。

  「第一次見面吃飯時,她就直接帶過來兩個所謂的男閨蜜,選最貴的餐廳,點了一桌子大菜,還大剌剌地說那天是她一個男閨蜜的生日。」說到這裡,秦誠又氣的不行,覺得窩火。

  「你忍了?」王煊停下腳步,他覺得,秦誠的應對方式有問題,他有必要教導下他,甚至需要去教育下那個女人。

  秦誠嘆氣,道:「當時,我又加了幾個最貴的菜,加上服務費,那一桌足足兩萬多新星幣。」

  王煊受不了他,想先教育他一頓,實在太窩囊了。

  秦誠快速道:「後來,我去前台選了些頂級的雪茄,生了一肚子氣先走了。」

  「你付帳了嗎?」王煊問他。

  秦誠搖頭,道:「沒有啊,我一個人哪有他們三個吃的多,還給他們結帳?自己吃自己買單!嗯,雪茄也是他們付帳。」

  王煊無言,看來不用他出頭了,就是他露面也不過如此罷了,不能處理的更好了。

  「從這以後落下後遺症,她經常和我要名包!」秦誠說道。

  王煊懶得理他那些破事兒了,看來受當時形勢所迫,他對付不了黎琨,但應付那女人綽綽有餘。

  秦誠將他送到月球的飛船基地,用力揮手告別。

  ……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您選乘星河聯盟成員中庸深空公司……」

  王煊坐上飛船後,聽著這樣的播報,他嚴重懷疑,這是小鍾家的產業之一。

  他深刻意識到,財閥與各大組織的觸角延伸到了各行各業,到處都能見到他們的身影。

  王煊要了一杯水,然後閉上眼睛開始研究記在心中的那冊精神秘本。

  它只有兩頁,短短數百字,可以說每個字都不能忽略。

  經文名為「元爐鍛神」,不知道是哪家的精神秘笈,以「爐火」鍛精神,養煉壯大。

  最終,元爐要鍛養出最精純與極其旺盛的精神,如明月掛夜空,如驕陽普照肉身萬物。

  王煊以前從未接觸過專門主修精神的法門,他不知道這篇經文的等級,決定先練,以後如果有更好的再換。

  「尊敬的旅客……」飛船的上空乘人員提示即將抵達新星。

  王煊訝異,他閉上眼睛沒多長時間,剛研究經文入神而已。

  他在飛船上只喝了半杯水,還想著順帶解決掉午餐問題,沒想到這麼快就到了。

  難怪月亮上的觀光旅遊業十分很繁榮,主要是新技術突破了空間的限制。

  「新世界我來了!」他在心中喊道,拋下其他念頭。

  元城,摩天大樓一幢幢,有些大廈仿佛聳入了雲霄中,一艘又一艘小型飛船在空中穿梭。

  中低空的是懸浮車,有序前行,都有各自特定的航道。

  新星的生活節奏非常快,人們行色匆匆,出行都會選擇速度較快的工具。

  王煊沒有去鼎武組織在這座城市的分部報導,身為特別顧問,他較為自由,打個招呼就可以了。

  他這次是為密地而來,不想在其他方面耽擱時間。

  元城的中心區域,有些鋼鐵叢林的味道兒,各座大樓的頂部都有飛船停著,許多組織的分部都設在這裡。

  稍微靠外一些則是商區群,繁華而熱鬧。

  再向外居民區較多,即便是高大的建築上也有很多植物,天台開闢成花園,陽台修建的很開闊,遍布著綠植。

  生活區域中自然也不了商區,但沒那麼的大的客流量,有動有靜,較為宜居。

  王煊首先要安頓下來,然後了解密地,想辦法悄無聲息地進去。

  他有些不適,乘坐懸浮車與飛艇居然要人體識別,可是他根本沒有錄入過這些信息。

  路邊一個年輕的姑娘走來,異常的漂亮,齊耳的短髮很清爽,笑起來時漂亮的眼睛彎成月牙狀,牙齒潔白整齊。

  「先生要幫忙嗎?」她很陽光。

  很快,王煊明白這是有償服務,可以當他的嚮導,介紹工作,幫他租住房屋等,每小時一百新星幣,價格很貴。

  王煊初來新星,對一切都很陌生,確實需要一個嚮導。

  「雖然錄入身體信息,可以免費乘坐各種短途交通工具,但是新星很多數人都很注重隱私保護,所以大多都用智能通訊設備消費出行,這很簡單,您只需……」

  姑娘很熱情,也很細心,帶王煊購買新星這邊的智能通訊器,其實也就是手機,但確實比舊土的先進,能立體投影,仿真面對面交談等。

  「您放心,如果沒有觸犯法律,危害社會,為了保護隱私,你的智能通訊器不會被定位與追蹤等。」

  王煊信這些才怪呢,舊土的大數據時代都精準的掌握了個人的所有痕跡,現實中隨口說句話,水寶網就立刻推送相應的購物信息。

  他估摸著,新星這邊的人鬧騰的厲害,所以各大服務商才迫於壓力說不會侵犯公民隱私。

  真實情況如何,想都不用想。但他覺得,總比掃描虹膜等直接錄入人體信息強的多。

  一路上,王煊和這姑娘聊的很投機,了解到關於新星的很多事,雖然付費貴,但確實值得。

  新星的全稱是希望新星,當年人們探索並登上這顆星球時,對未來懷有無限憧憬與希望,所以就有了這個名字。

  很快,漂亮的姑娘幫王煊租到房間,並帶帶熟悉了附近的智能商場,以及帶他購買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小趙,你全名是什麼,有名片或聯繫方式嗎,下次如果有需要我還找你。」王煊問道。

  因為這姑娘開朗樂觀,細心周到。而他對這座城市還很陌生,估計還會需要她服務。

  「我的全名是趙氏1025,這是我的名片,很高興為您服務。」姑娘鞠了一躬,禮貌的離去。

  王煊:「?」

  他一個人留在原地傻眼。

  他來到新環境,面對一個姑娘家,不想動用精神領域,怕不小心看到不該看到的,結果似乎出了問題?

  這時,他張開精神領域,看到遠去的姑娘身體內部構造,竟是各種精密的部件與晶片,這是一個智能機械人。

  一路上聊的這麼愉快,居然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王煊在原地出神很久。

  他租住的這個小區環境很好,綠化率達到八分之七十,花圃中芬芳撲鼻,栽種著各種花卉。

  道路兩旁有很多大樹,枝繁葉茂,不遠處有涼亭,有水系,有小橋,接近園林式的風格。

  「歡歡,下來!」一個四歲左右的小女孩仰著頭,對高樓上招手,十一樓那裡有隻巴掌大的雪白小貓咪。

  然後,那隻小貓真的就俯衝了下來。

  王煊第一反應就是衝過去,想辦法去營救,結果卻發現巴掌大的漂亮小貓張開毛茸茸的雙翼,滑翔了下來。

  並且,在臨近小女孩時,它有用力舞動雙翼,化解下沖之勢,很平穩地落在小女孩的懷中,逗得她咯咯直笑。

  王煊訝然,竟是新物種。

  小女孩很漂亮,大眼撲閃,是罕有的淡紫色瞳孔,此外連髮絲都略帶紫光。

  突然,小女孩捂著胸口,小臉煞白,抱不住雪白小貓,將它放在草坪上,她自己則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小妹妹你怎麼了,你家大人在哪裡,要我幫忙嗎?」王煊趕緊走過去,並準備撥打新星的急救電話。

  小女孩捂著心口搖頭,道:「不用的,這是老毛病了,天人五衰病,休息下就好。」

  王煊驚愕,這病……有點嚇人!

  小女孩看了他一眼,低頭小聲道:「我是新星的原住民。」

  王煊驚異,他對這個新世界知道的太少了,看來需要花費上一些時間去了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