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奇蹟什麼?我的腰都斷了!」王煊嘆息,躺在那裡不動。

  「啊?」趙清菡吃驚,快速坐了起來,要幫他檢查。

  「不用,估計只是撞在樹幹傷到了,問題不大,我就這麼躺著休息下就可以了。」王煊不讓她檢查。

  「趁各種凶禽猛獸都逃掉了,你休息下,天亮我們就趕緊離開!」趙清菡說道。

  王煊點頭,直接躺在這裡就睡了,在密地中儘量保持自己最巔峰的狀態,以應對各種意外。

  月光灑落,趙清菡看著他,久久未眠。她有很多疑惑,以她的精明自然會有各種聯想。主要也是王煊在那種時刻太鎮定了。

  不管怎樣說,王煊最後關頭凌空一躍來救她,這個畫面映入了她的心中,這是能託付性命的朋友。

  她感激又感動,然後在月光下閉上美目。

  連續兩個夜晚出事兒,她都沒有怎麼睡過,現在很安穩,很快進入夢鄉。

  清晨,王煊一動不動,整條手臂都被壓著,想抽出來,但卻怕驚醒趙清菡,覺得還是讓她多睡會吧。

  終於,趙清菡眼皮顫動,漸漸醒了,頓時感覺到自己抱著一條手臂,慌亂鬆手,整理衣服。

  「沒事兒,你睡覺時流口水不多。」王煊調侃,化解尷尬。

  「你才流口水,我從來不流!」趙清菡臉色微紅。

  「那我手怎麼是濕的?」王煊站了起來,然後一怔,發現右手似乎真有些濕痕,不會吧?

  「看什麼呢?那是露水!」趙清菡起身。

  兩人辨別方向,想要向回走,去找大部隊,和那些人匯合。

  昨夜雖然只是被那頭怪物擄走片刻間,但王煊覺得最少也飛出來了數十里地遠。

  「錯過了怪物的巢穴,與一種靈藥失之交臂,可惜!」王煊輕嘆。

  趙清菡道:「先別想著奇物了,我們趕緊回去。這次的行動我需要檢討,密地的危險遠超我的想像。」

  這與她得到的那些資料不相符,密地現在比以前危險了很多,一定出了什麼變故。

  兩人謹慎踏上歸路,確定好方位,穿山越嶺。途中,王煊以強大的精神感知避開了一些有危險的地帶。

  這裡還算是密地的外圍區域,出現金色猛禽那樣的超凡生物算是意外。

  「有人!」王煊駐足,看到前方林地中的一道身影,盤坐在一個湖泊邊上,是個人類。

  這個中年男子身上帶著斑斑血跡,連防護服都破損了,他自身似乎無大礙,此時霍的回頭,發現了王煊與趙清菡。

  他沖兩人招了招手,示意過去。

  「你是誰,怎麼在這裡?」王煊問他,並不在意,大步走了過去。

  他洞徹了這個人的狀況,宗師級的基因超體,身上無傷,狀態很好,但是對王煊沒什麼威脅。

  「我自然是探險者,和隊伍失聯了。我在這裡發現一些靈藥,等著成熟採摘呢。」這個男子三十幾歲的樣子,露出淡淡的笑容,道:「相逢即是緣,湖中共有五株養神蓮,我三株,你們兩株,怎麼樣?」

  湖中有淡淡的清香,共有五株蓮花發出霞光,蕩漾光暈,一看就不是凡物。

  養神蓮,可以養身,但更養神。從名字就可以知道,它對精神力的提升有很大的好處,不過最好的效果是等到結出蓮蓬,吃蓮子進補。

  那綻放光華的蓮花也有效果,但肯定差了一些。

  但凡探險者都不可能等到它結出蓮蓬,沒有時間等待。

  王煊覺得,自己如果吃了養神蓮,實力必有突破!

  「小伙子,你去採摘蓮花。」這個男子說道。

  「我覺得這湖中有東西,你自己都不敢下去。」王煊精神超強,自然感覺到湖中的異常。

  所以他直接點破,沒有必要懼怕這個男子,這個人的惡意太明顯了。

  這裡遠離新星,失去法規的束縛,有些人到了這裡後,像是掙脫了道德枷鎖,在無人區恣意妄為。

  有老探險隊員說過,如果與自己的探險隊失散,在野外遇到其他探險者時一定要注意,有時候有些人的底線低到令人髮指,其行為比凶獸還可怕。

  「讓你去就去,廢什麼話!」這個人站起身,沖趙清菡招了招手,道:「姑娘,這邊來,我們在這裡等他採藥就是了。」

  這個人雖然在笑,但是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居心不良,根本不掩飾,他覺得自己是基因超體,眼前這兩人隨他揉搓。

  很明顯,他是想將王煊弄死,逼他進有問題的湖中採藥,白白送命。

  他留下趙清菡,眼神中那種熾熱的光芒,任何年輕的姑娘看到都會覺得噁心,他赤裸裸的不加掩飾。

  「什麼地方才能將人性演繹的淋漓盡致?就是這種無人區,脫離人類社會法律束縛的地方,純善與醜陋都會上演。可惜,你與善絕緣,將醜惡的一面全體現了出來。」

  王煊冷聲道,一點情面都不留,一個基因超體也敢為所欲為,想在這裡進行一些令人髮指的罪惡勾當,遇上這種突破底線的人,沒有必要心慈手軟。

  「你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嗎?」中年男子冷笑著問道。

  他確實無懼,現今的宗師級高手都在三十歲以上。

  眼前這個年輕人不過二十出頭,也敢和他叫板?也就舊土出了個年輕的怪物而已,僅此一例,但根本沒離開過那片星空。

  「你面對的是宗師!」他寒聲道。

  趙清菡聽到這種話後,臉色頓時微變,拉著王煊的手就要退走。

  雖然她對王煊的實力有所猜測,但還是擔憂,眼前的人絕對是個老牌宗師。

  王煊笑了,道:「清菡,你差點中計,這個人受了重傷,可又太獨,不想與人分享這裡的靈藥,想將你我詐走。」

  基因超體走了過來,他覺得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天真的可愛,讓他這個雙手沾滿鮮血、連同伴都照殺不誤的宗師都想微笑面對。

  王煊鬆開趙清菡的手,大步迎了過去,道:「你色厲內荏,騙誰啊?我拆穿你這個紙老虎!」

  中年宗師笑了,但眼底深處卻有冷酷閃過,他伸手向著王煊抓來,這是要折斷他的手臂。

  王煊反抓了過去,比他更快,也比他更有力,喀嚓一聲將他的手臂折斷。

  他對趙清菡開口:「你看,他在虛張聲勢吧,手臂斷過,現在還沒長好呢,就這種人也敢作惡?」

  基因超體疼的滿腦門子是汗,然後就震驚了,接著無比的驚悚,這是什麼怪物啊?!

  「我是……」他想說自己是宗師,結果喀嚓一聲,他另一條手臂也斷了,嘴裡的話變成了悶哼聲。

  「這也太假了,什麼人都敢冒充宗師。」王煊在那裡搖頭。

  中年男子很想說,我不是假的,真宗師啊,不能這麼埋汰人,然後他被那年輕人摸了一把,肩頭就又斷了!

  「我……」他張嘴喘息,但卻被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壓制的說不出話來,他恐懼與震驚的要發瘋。

  廢柴一根,寫的太慢,三小章先爆出來,我再去接著寫一章!求訂閱,求保底月票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