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兩位月光菩薩,在黑夜中像是兩顆流星划過森林,撞擊向同一個地點,他們要絕殺這個年輕人。

  他們不相信,這個世上有二十出頭的人可以力敵兩位大宗師!

  王煊沒有大意,全身繃緊,體表浮現淡淡的金光,他將金身術提升到極限,要掂量下所謂的大宗師到底多強。

  在他的手中,那柄長刀光芒璀璨,在輕微的顫動,快承受不住他所催動的秘力了。

  王煊覺得,這柄合金刀用不了一兩次就得炸開,哧的一聲,他揮動了出去,劈向一位大宗師,刀光仿佛與天上的星月勾連在一起!

  吼!

  那位月光菩薩吼聲如雷,震的許多人踉蹌倒退,面色發白,氣血翻騰,幾乎仰天栽倒在地上。

  他揮動拳印,居然一拳將合金長刀打崩了,碎裂的刀片四處飛濺,頓時讓一些人慘叫,鮮血淋淋。

  另外一位大宗師也到了,凌空一腳,帶著絢爛的白光,踢向王煊的後心,凌厲而狠辣。

  然而,他沒有等到王煊的應變,而是另外一位強者發難了。馬大宗師屁股對著他,尥蹶子,雙蹄同時踢來。

  咚的一聲,最終他與馬大宗師對轟在一起。然後,他就面部抽搐,倒飛出去,腳沾地時有點跛。

  他的腳骨倒是沒有被踢碎,但是,腳掌實在太疼了。

  馬大宗師的蹄子能踢碎合金刀,能踏穿鋼板,自然厲害的離譜。

  這位月光菩薩發現,白馬駒盯上他了,蹄子在地上刨坑,只要他敢動,它就準備給他來上幾蹄子。

  另一邊,王煊丟下刀柄,赤手空拳迎了上去,舉拳就轟!

  砰的一聲,原地像是響起炸雷聲,兩人拳印碰撞,周圍的草木與岩石都被一股秘力掀飛出去,飛沙走石,景象駭人。

  王煊雖然還只是宗師,但是,足以力敵月光菩薩,讓這位大宗師感覺難以置信,他的手的淌血,被震裂了。

  鮮血滴滴答答,從他的手指縫間淌落。

  不遠處,秦家那個中年男子露出驚容,然後快速吩咐人,包圍場中的年輕人,準備圍殺。

  突然,從月光菩薩的嘴裡噴吐出一片刺目的白光。步入大宗師層次後,會有些接近超凡的特質體現,他能動用一些近乎神通的手段了。

  王煊側身避開,那片白光齊刷刷將前方一排古樹全部斬斷,相當的驚人。

  大樹倒下,聲勢浩大,將其他老樹都砸的枝杈折斷,亂葉紛飛。

  王煊冷漠地看著他,掂量出月光菩薩什麼成色了,他的確可以力敵,但是他沒有必要與之耗下去。

  兩人再次交手!

  對方可以動用特殊手段,張嘴噴吐出劍氣般的光芒,這是王煊唯一需要小心的地方。

  無聲無息,王煊額頭浮現光霧,這是他圓滿級的精神領域,向著月光菩薩直接衝擊了過去。

  當初,在新月時,他就研究過怎麼對付這種基因超體。

  這種超體的肉身晉升到了大宗師領域,但是精神卻明顯不足,這是他們的脆弱之處。

  如果遇上其他大宗師也就罷了,一旦遭遇老陳、王煊這樣的人,月光菩薩的短板與不足將會徹底暴露。

  「啊……」

  月光菩薩慘叫,手捂頭顱,他感覺天靈蓋像是被掀開了,腦漿都要迸濺了出來,痛不欲生。

  最為關鍵的是,他的精神意識模糊了。

  王煊凌空一躍,就要一腳踏穿他,但最後關頭他改變手法了。落下來時,他以手掌按在對方的頭顱上,讓頭骨直接凹陷下去了,眼看是活不成了。

  哪怕是秦家養在這裡的一群亡命之徒,徹底失去規則約束,現在也都寒毛倒豎,全被鎮住了。

  那可是一位大宗師,就這樣被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直接按死了?

  這個場面,對他們來說無比的驚悚!

  旁邊,正在與馬大宗師對峙的月光菩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同伴居然這麼快就被人打殺。

  刷!

  他化成一道白光,轉身就逃。

  他不覺得丟人,遇上這種怪物誰也扛不住,上來就按死大宗師,誰不害怕?

  一時的血氣之勇,衝上去拼命,那不是勇猛,而是愚蠢,所以他連秦家那位中年人都不理,直接跑了。

  王煊已發誓,要殺光這群沒有人性的劊子手,自然不會放走一個人,即便是大宗師也逃不了。

  他追了過去,精神領域爆發,像是瀑布傾瀉,照亮黑暗的山林。

  這位月光菩薩終於明白同伴經歷了什麼,他也承受不住,脆弱的精神意識被沖潰,不由自主的悽厲慘叫。

  同時,他的身體失去平衡,踉蹌著,險些跌倒在地上。

  王煊追上了上去,一巴掌拍落,將這個人腦袋按的凹陷下去,並沒入胸腔中一部分,不可能再活了。

  他控制力道,不想真箇拍碎對方的頭顱,弄的滿手腦漿。

  「馬大宗師,那邊的七個歸你,這邊的十四個由我負責追殺,千萬不要放走一個!」王煊寒聲道,他示意小馬駒去追殺。

  今天大開殺戒了,他不可能放走一個人,真有漏網之魚的話,報告給秦家,他就只能躲在密地了,再也回不去新星。

  至於秦家那位中年人,早被王煊第一時間衝過去,踏斷了雙腿,要留活口問話。

  在追趕中,王煊從地上撿起一把刀,起初是為了斬首,連著追上七八人,全都將他們劈殺了。

  隨後,他將刀捏斷成一塊又一塊,投擲出去,將其餘的人射穿。

  只能說他的速度太快了,這些人最遠的跑出去一百多米,最近的才剛邁出去幾步,就被斬首。

  不然的話,真讓他們分散逃進森林中,王煊也很難都一一找出來。

  馬大宗師真的通靈了,在王煊以精神領域共振並同它說話時,它居然明白了大部分意思。

  七個人被它踏穿身體,第八個人被王煊救了下來。

  除了秦家的中年人,也就活下這樣一個兇徒。

  王煊分開審問兩人。

  秦家的這個中年男子早先時陰沉冷酷,結果親眼目睹王煊連著擊斃兩位月光菩薩,斬首一群高手後,他直接哆嗦了,嚇到面無血色,問什麼說什麼。

  秦家在這邊確實有個據點,並且存在很多年了。

  在這裡有一群高手,都是歷次探險留下來的精英,全養在這個據點裡,這些人不允許回新星。

  「眼神閃爍,還有什麼瞞著我?」王煊盯著他,動用精神領域,讓他差點直接崩潰,瞬間全說了。

  這個據點也是個實驗室!

  早年的月光菩薩除卻基因編輯,並解析古代真正菩薩的血肉加以利用外,後期都是以超物質滋養身體,逐步培養起來的。

  超物質,是新術領域的人在神秘之地發現的,也被稱作上帝因子,被各大科研所青睞。

  但來到密地後,上帝因子**物質侵蝕!

  這幾年,他們一直在密地中培養以X物質為本源的新型月光菩薩,覺得這可能才是正途。

  不僅如此,連更高層次的烈陽菩薩也在密地中進行。

  「其實,這邊的實驗室沒什麼精密儀器,運來就會被各種神秘能量侵蝕壞掉,這個據點主要是為那些實驗體提供天然存在的X物質。」

  王煊聽到這裡後,想直接殺過去,滅了那個據點。

  但很快,他得知一則重要的消息。

  秦家的那位所謂發瘋的老頭子沒殺進密地深處,躲在據點中。並且,他帶來的一群高手也都蟄伏在那裡。

  王煊聽到後,眼神冷幽幽,這老陰貨居然躲在大後方!

  一群年輕人跟在後面,指望一群老頭子開道,想撿便宜,結果被現實教育的血淋淋。

  「吳茵、鄭睿、鍾晴那些人呢,被你們抓到據點去了,還是真的都殺了?」王煊逼問。

  「被我們驅趕進前方的大裂谷中。」秦家的中年男子說道。

  秦家這些人確實狠辣,不將人命當一回事兒,一旦確信能滅口,不會有漏網之魚,那麼他們就什麼都敢幹。

  最近他們觀測到,有受傷的超凡生物從密地深處逃出來,進入這片大峽谷深處。

  在這裡落腳時,神秘超凡生物與棲居在這裡的一條快長出獨角的古蛇發生激戰,持續了大半日,後來就沒有動靜了。

  如果那兩頭超凡生物同歸於盡,再好不過。

  秦家人在覬覦超凡生物的屍體!

  但他們不敢進去探查,所以不久前將倖存的那批探險隊員故意逼進大峽谷中。

  「你還真夠歹毒的!」王煊一巴掌下去,將他的肩頭給拍斷了。

  別看眼前這個中年人現在打哆嗦,在他得勢時,相當的毒辣,各種損招都是他出的。

  早先,沒有撕破臉皮時,他偽善,騙一群年輕人,說是合作去採摘黑金棗。

  結果他讓人暗中將螳螂幼獸的血灑在吳茵、鍾晴帶著的部分探險隊員的身上,引得螳螂獸追殺。

  後來撕破臉皮後,他又將倖存者趕進大峽谷去探路。

  「在路上,我遇到一個秦家的年輕人帶著一位月光菩薩,那個秦家年輕人說他哥在附近,我怎麼沒看到?」

  「就是我。」中年人苦澀。

  「那就沒有漏網之魚了。」王煊一巴掌將他拍死了。

  另外一名兇徒的口供與秦家中年男子的差不多,唯一的區別就是,他們原本想生擒活捉吳茵與鍾晴,結果她們自己先主動逃進大裂谷了。

  然後,這群兇徒順勢將其他人也都趕進去了。

  王煊也送他上路,一個活口沒留。

  他並沒有處理這些屍體,到了深夜後,各種怪物與野獸都會聞著血腥味過來,什麼都剩不下。

  事實上,現在就有些猛獸露出蹤跡了,綠油油的目光盯著這邊。

  峽谷大地裂蔓延出去足有數十里,相當的幽深,這片地帶是唯一的出口區域。

  如果峽谷有超凡生物發出的動靜,相距這麼遠,在這裡有足夠的安全時間撤離。

  王煊嘆息,他決定向大裂谷外圍找找看,太深入的話,他也不敢進去。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與超凡生物間的巨大差距,真敢試試去叫板,絕對就逝世。

  「我只敢向里走一段路,不是我不盡心,實在是我有心無力。」他估摸著,超凡生物的一個撲殺,他就得慘死。

  他走過石林,路過湖泊,而後發現前方有大面積的沼澤地。

  到了這裡後,馬大宗師有些不安了,鼻子中不斷噴吐出白光。

  前行十幾里後,王煊真的發現了活著的探險隊員,躲在沼澤地的泥坑裡,只露出一張泥臉在呼吸。

  如果不是王煊精神領域驚人,在夜色中還真會忽略過去。

  「出來吧,秦家那些人都走了。」王煊開口。

  「你……」鄭睿險些嚇的叫出來,再看到是王煊後,他更是差點吃一嘴泥,無比震驚。

  他可是親眼看到王煊去救趙清菡,被怪物擄走了,現在居然出現在他的面前?難道他也死了,在陰間相遇?

  「趕緊出來,萬一秦家的人去而復返,就逃不走了!」王煊催促。

  「我出不去,再不來人的話,我過會就要徹底沉下去憋死了。」鄭睿努力揚起頭說道。

  王煊找來樹杈,遞給他,將他拽了出來,他滿身是泥,實在是夠狼狽的。

  不遠處,新術領域的宗師楊霖也被發現了,同樣躲在泥水中。

  王煊沿著這片沼澤地走下去,一連發現六個泥人。

  第七個人居然鍾晴,她非常狼狽,所謂秀髮已經變成泥發,脖子以下都在泥水中,再過段時間頭都要沉下去了。

  在她身邊有幾條水蛇游來游去,她天生怕蛇蟲,嚇得臉色蒼白,嘴唇都在哆嗦。

  王煊用樹枝去拉她,很艱難才成功,因為這姑娘哆嗦著,都沒力氣了,拉上來後手臂與腿都是軟的。

  王煊嫌棄她一身泥水,像個泥猴子似的,不想背著她,直接扔在了馬大宗師的背上。

  結果馬大宗師直接尥蹶子,將趴在它背上的鐘晴給甩飛出去,再次啪嗒一聲掉進泥水中。

  小鐘差點被摔哭,她長這麼還是第一次被人嫌棄,這也就罷了,連馬都嫌棄她嗎?

  王煊把她撈了出來,忍著淤泥的氣味,捏住鼻子想背她,結果剛沾身,他也沒忍住,將小鍾給扔出去了。

  「你身上有什麼東西?不僅硌人,還扎人!」王煊說道,他練成金身術了,自然傷不到,他只是裝作受傷而已。

  平日伶牙俐齒的鐘晴,現在羞憤的要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終於想起是什麼狀況了,默默轉過身軀,從衣服里拆出帶著尖刺的鋼板,胸前與背後各拆出來一塊。

  王煊無言,這姑娘太狠了,比他都過分!

  他也就塞幾塊厚實的鋼板,小鍾則是塞帶刺的鋼板!

  其他人見狀,也都無語了。

  王煊琢磨,這可能與他有關,在舊土時,小鍾挨過他一拳,當時差點嚇暈過去。

  她這是充分開啟自我保護機制了?

  這次,再將她放在馬背上,馬大宗師雖然還是嫌棄她,鼻子不斷吐白光,但總算沒再將她掀飛出去。

  接下來的氣氛比較沉重,王煊從這塊區域又找出幾人,結果都是屍體,重傷死去了,沒有了呼吸。

  「吳茵呢?」王煊問道。

  「她應該逃裡面去了。」新術領域的宗師楊霖說道。

  前方這片地帶已經不是沼澤地,而是各種地裂與坑洞區域,有很多的岩洞等。

  不久後,王煊從地裂中救出一人,是跟在吳茵身邊的一個女探險隊員,她臉色蒼白,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吳茵呢?」王煊問她。

  這個女子哭出來了,道:「吳茵姐……被怪物吃了!」

  「你說什麼?!」王煊盯著她。

  「不可能!」鍾晴恢復一些精神後,聽到這則消息也難以接受與相信。

  「她被一個散發著烏光的怪物抓著飛走了,當時半空中就灑落下很多血,我……一動不敢動。」女子哭泣。

  地面上確實有血,而在這個女探險隊員的衣服上也有一些。

  「吳茵居然……」王煊嘆氣,一下子變得無比沉默。

  他在這塊區域找了很久,一無所獲。

  一行人都沒有說話,今天死了太多的人,他們心情沉重。

  「吳姐,有沒有留下什麼話?」鍾晴問道,她雖然與吳茵一直明爭暗鬥,但是,得知她大概死去了,她心中還是很難受。

  「我們兩個分散躲在不同的地裂中。吳姐說,如果秦家的人發現了我們,她會先自殺。沒有想到,她被怪物……」女探險隊員說到這裡又哽咽了。

  而後她像是想起了什麼,道:「吳姐在她藏身的地裂中劃刻過,應該寫了類似遺言的東西。」

  王煊進入那個地裂,確實發現一些刻字,鍾晴湊了過來,點頭道:「是吳姐的字。」

  吳茵留下的這些話,有六句都與她的家人有關,她思念與想念他們,怕自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最後一句,她寫了又劃掉了,但最後又重新補上了,只有簡單的一句:「將我找到的那篇經文送給舊土的小王,王霄。」

  當看到這最後一句話,王煊的心像是被人用力抓了一把,最後提到了他,而她卻徹底離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