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這個地方都能看到羽化神竹,王煊雖然處在身體撕裂般的劇痛中,但依舊有不少聯想。

  他猜測,這種神竹在超凡領域似乎極其重要!

  不然的話,何以接連見到兩艘竹船?都十分神秘。

  另外,先秦時期,最神秘與強大的經文也是刻寫在這種竹子上。

  痛!

  王煊顧不上多想了,肉身要被撕裂了,鮮血染紅全身,他身後的妖魔鬼怪非要拉扯著他,前往那些高台下。

  「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鬼地方?」他大聲呼喊。

  海岸邊,那數百座高台下,生靈密密麻麻,呼喝聲此起彼伏,但沒有一個人回頭,更沒有生靈回應他。

  王煊皺眉,痛苦加無奈,這地方人聲鼎沸,就沒有一個熱心腸的嗎?

  同時,他也在懷疑,這到底是什麼地域?

  他所經歷的這一切到底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不過,他觸摸自己的肉身,這絕對不會有假,鮮血滲出,各種變異。

  最終,王煊邁步,朝著那座有金翅大鵬的高台走去,他想問個明白,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

  在他的身後,一群妖魔怒吼,撕扯著,但最終很多大妖都放開了他,並逐漸的消失。

  唯有一隻猛禽高亢長鳴,王煊低頭,通過地上的影子觀看,它像是……一隻大鵬鳥!

  「兄台,請問……」王煊打招呼,想向人請教。

  然而,那些人仿佛沒有看到他,將他無視。

  他忍不住,找了個瘦弱的人,輕拍了下他的肩頭,準備詢問。

  無聲無息,這個人化成光雨,消散不見。

  王煊倒退,不小心撞到一個女子,她也碎成流光,在這裡蒸發了。

  他倒吸冷氣,這些都是什麼人?摸不得碰不得。

  他沒有殺生吧,那應該不是真實的生命體吧?

  那瘦弱的男子,還有這個女子,碎掉時也都始終保持著那種高亢的情緒,並無痛苦之色。

  這時,宏大的高台上,那團金光中的金翅大鵬倏地睜開了眸子,頓時整片天地似乎都凝固了,並且萬籟俱寂,所有聲音都消失了。

  它看了一眼王煊,又閉上了眸子,有若隱若無的聲音傳來:「你選擇金翅大鵬的路嗎?」

  接著,王煊感覺到雙手發燙,能量噴薄,延展,居然化成了一對金色的羽翼。

  同時,他身上的紅色羽毛、蛇尾、犄角、三頭多臂等,也都在消散,而後有能量涌動,形成金色的羽毛。

  他這這是在向金翅大鵬轉化?還好現在只是以能量的形式預演。

  「不選擇!」王煊猛烈搖頭。

  金翅大鵬雖然在神話中都是頂尖的物種,實力強大的離譜,但他終究不想化成妖魔,他只想做人。

  他不斷倒退,他的身後傳來禽鳴聲,地上的那個大鳥的影子在長鳴,在掙扎,非常的不甘。

  王煊化鵬的趨勢停止了,再次回歸到渾身流血的狀態。

  他寂靜無聲,看著前方,那座高台下,有許多的生靈在化形,向著鵬鳥轉變!

  但是,大多人數在砰砰聲中炸開了,血肉破碎,屍骨無存。

  那麼多人,只有少數幾個生靈沖向高天,化成金色的鳥類,拍著翅膀,最終遠去了。

  他們化成的金色鳥類是超凡生物,具有鵬族的血脈,但還不算是真正的金翅大鵬,只是定了未來的方向,當成為頂尖強者時,他們差不多就是金翅大鵬了。

  王煊動容,數百上千的生靈中,只有五個生靈成功,其中有一個是人類。

  「在那些神話傳說中,有些妖魔是人類化成的?」

  不僅凶禽猛獸可化妖魔,連人類都能選擇這樣的道路!

  「無論成功的,還是失敗的,那些人類都穿著古代的服飾,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舊景。」

  王煊做出這種判斷。

  同時,他想到了那幾名年輕人的話,這個地方的關鍵詞中有「逝」這個字。

  「逝去的一切嗎?」王煊自語。

  很多年前的舊事在這裡浮現,但卻依舊具備某種超凡力量,他認為,剛才如果點頭同意化鵬,他真的會成為妖魔。

  這時,在他的背後,那隻凶禽發出最後一聲長鳴,居然炸開了,消散了,地上已經沒有它的影子。

  接著,他身後群魔亂舞,早先消退的那些影子又都出現了,撕扯著他,讓他的身體再次劇痛,不斷淌血。

  王煊心頭一動,邁步走向第二座高台。

  果然,如他猜測的那樣,群魔消散,只剩下一個妖魔的影子在他後方,不斷的嘶吼。

  高台上,那個龐大的千臂真神在朦朧的光團中傳出聲音:「你選擇成為千臂真神這條路嗎?」

  一剎那,王煊身體兩側密密麻麻,長出兩大片的手臂,全部舞動著,讓他自己看著都眼暈!

  「不選!」他大聲說道,快速倒退。

  他看到高台下,那些生物全都在化形,生出很多雙手臂,到最後只有七個生靈成功。

  只有一個老僧是真正的人類,他生出十八條手臂,身上帶著光霧,漸漸遠去。

  「佛門的三頭六臂,千手神通等,難道有這樣的來歷?」王煊驚疑不定。

  高台下,其餘失敗者全部炸開,屍骨無存,只有滿地的血。

  即便這些都是古代的舊事,王煊也看的心驚肉跳,太慘烈了,上千名不知道什麼層次的強者都死了。

  這一次,他身後的千手妖魔咆哮過後,留在地上的影子徹底消失了!

  直至此時,王煊心中有底了,接下來他走向一座又一座高台,不斷拒絕,他背後的妖魔影子越來越少。

  「你可願走我族的道路,凡世間頂尖強族都可化為人形,有可以展現本體,隨你心愿!」

  一座宏大的高台上,紫色光團中的大妖魔開口,多說了一些話,它似乎看出王煊很在乎人身。

  「不願!」王煊依舊拒絕,很快,他身後又少了一道妖魔影子!

  直到一座高台上出現一個人,仙風道骨,繚繞白霧,出塵而飄渺,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得道真仙。

  「你可願走人……魔路?」那個男子問道,帶著溫和的笑容,特意看了幾眼王煊。

  人魔?這依舊不是人族!

  並且,這個時候,王煊感應到了自身的變化,他外表未變,但是內里卻轟鳴。

  他倒吸冷氣,人魔族也就外表像人,內里構造完全不同,當然這只是能量在演化,血肉未變。

  至此,王煊根本不考慮了,一路拒絕,不管是否為人形,這些都是妖魔。

  甚至,後來還了出個人仙族。

  王煊仔細觀察內里後,這個生物內部和人沒有一點關係。

  他走過數百座高台,見識到了許多神話傳說中的種族,但他都拒絕了,到了最後他身後已經沒有妖魔的影子。

  王煊看向自身,雖然滿是血跡,但他恢復為人身了。

  「這是妖魔的秘路!」

  王煊低語,他拒絕了這條秘路。

  他聞到了藥香,源自他流出的血液,這是吃過的血葡萄的藥性被排斥出來了?

  真是出人意料的變化,居然可以這樣清除!

  數百座高台還在,但台下那些密密麻麻的生物都不見了,整片海岸都安靜了。

  汪洋也平靜了,不再浪濤擊天,而以羽化神竹製作成的船來到了岸邊。

  「上船!」突然,有人開口。

  王煊吃了一驚,太突兀了,他霍的抬頭。

  金色竹船上居然出現一個人,身穿蓑衣,手持羽化神竹製成的釣竿,背對著海岸這邊,坐在船頭。

  他不是真的發出了聲音,而是以精神傳遞其意。

  「為什麼要我上船?」王煊問道。

  「你不是拒絕了各種頂尖的『真體』之路嗎?」男子詫異。

  王煊立刻明白,他所說的『真體』是指金翅大鵬、人仙等各種生靈的本體,足夠強大!

  「不走頂尖的真體路,身為異類,那只能走化人的道路了,還不上船?」身穿蓑衣的男子依舊沒有轉過身來。

  王煊覺得,被那幾個外星人坑了,現在可以確定,這裡的確是妖魔的秘路!

  他小聲道:「本身為人,還要上船嗎?」

  他心中沒底,萬一這個男子是個大妖魔,將他當成血食一口吞了怎麼辦?今天所經歷的這一切,匪夷所思。

  男子淡定,依舊沒有回頭,道:「人族、異類都可以走妖魔的真體路,自然也都可以走化人的路,儘管你是人,應該……還可以走吧。」

  王煊怎麼聽都覺得,這個男子似乎也不是那麼確定。

  他一咬牙,決定登船,什麼妖魔鬼怪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在意的。

  結果,他剛一臨近竹船,那男子頓時嫌棄了,道:「我擺渡這麼多年,遇到的人或妖,不是如蘭似麝,就是帶著仙道清香,就是最弱的、剛成為真正修行者的生靈也不至於這麼臭啊。」

  王煊聽到這裡,真想捶他一頓!

  不過,他聞了聞,從蛇腹中逃出來後,他身上的味道確實沒有洗淨。

  但這個男子也太直接了,耿直的讓人受不了。

  「不對,你還不是修行者,只是個凡人。你怎麼進來的?居然沒死。」男子再次開口。

  當然,他每次開口其實都是以精神表達其意。

  王煊立刻意識到,他說的剛成為修行者,是指踏足超凡,在古代這只是……起步階段!

  「咦,有趣,你體內有很濃郁的內景地中的因子,原來如此。」男子開口,而後催促他上船。

  「你家教祖居然對你這個凡人這樣照料,接引你數次進內景地。」

  男子感嘆,默默感應了一番,他猛地回頭,道:「你該不會是得到了內景異寶吧?」

  「什麼是內景異寶?」王煊問道。

  「教祖級強者意外殞落,臨死前煉化一角內景地,融於真實世界寶物中,形成異寶。」

  王煊動容,道:「縮小版的內景地?」

  「你也可以這樣理解。」男子點頭,這個時候,他已經轉過身來。

  然而,王煊沒有看到他的人,那只是蓑衣,裡面空蕩蕩,漆黑中只有淡淡的霧氣繚繞。

  「很意外?」蓑衣中的霧氣蕩漾,然後凝聚出一張模糊的男子的面孔。

  他嘆道:「漫長歲月過去了,哪裡還能有活著的人與妖,一切都不過是為了守約。用你的話理解就是,超凡力量在主導,在擺渡,在守著這裡。我只是殘餘的超凡之力。」

  他與王煊簡單交流,漸漸熟悉現代用語。

  「這樣的話,我可以帶你去交易,我想有人會對內景異寶非常感興趣。」

  說到這裡,他發出微弱的光,竹船動了,開始渡海。

  「同誰做交易?」王煊皺眉問道,這個擺渡人太神秘了。

  「馬上就到。」竹船像是一道流光橫渡一望無垠的海面,最終來到了汪洋深處。

  他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王煊身上的短劍,道:「這把匕首似乎也有些門道,要不要同我交易?」

  他雖然漫不經心,但王煊有種本能直覺,這柄短劍應該比他說的珍貴的多。

  「暫時不想換。」他拒絕了。

  男子點了點頭,道:「按照很久以前留下的某種約定,我帶你來到這裡,你可以和他們交易。」

  「人在哪裡?」王煊沒有看到一個人。

  「耐心等待。」擺渡人抖手間,將羽化神竹製成的釣竿搖動起來,而後猛力一甩,魚線帶魚鉤飛向月夜下的天空中。

  王煊無言,這位準備在空中釣魚?

  然後他發現,那魚線魚鉤真的就沒有落下來,不知道掛在了什麼地方。

  半刻鐘後,半空中亮了起來,出現朦朧的光暈。

  王煊震驚了,他看到了什麼?大幕,當中疑似有列仙!

  這個擺渡人怎麼拋的竿,釣到大幕後方去了?他是什麼層次的怪物,應該是羽化級了吧!

  「有人很很感興趣,要和你交易。」擺渡人說道。

  王煊有一肚子的疑問想請教,但是現在都憋回去了,他就怕和那些在古代留下大坑的生靈交道。

  結果現在擺渡人疑似給他聯繫上了列仙,要來和他交易!

  感謝:玉米姐姐小號四,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