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萬古夜未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依舊是一輪明月高掛,逝地從古到今似始終不變,夜色深沉,從未見太陽升起。

  或許,太陽浮出海面的剎那,這片逝地也就永遠的消散了。

  碧海平靜,竹船化成一道金色的流光,破開海面,穿過水霧,向著岸邊極速而來。

  擺渡人站在船頭,仰望夜空,長嘆道:「萬古夜未央,明月長懸空,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逝去,人間朝代多更迭,列仙升起又消亡,不變的只有你啊。」

  他心有感慨,仰望天際,漫漫長夜,不知何時是盡頭,只有那一輪逝月照古今,從未變過。

  「一茬兒又一茬兒的天才,來了又去,不知如今都怎樣了,是否還能共賞這輪明月。」

  他守在這裡,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人,大多都為神采奕奕的新生代超凡者。

  無論是走真體路,化成金翅大鵬、人魔、千手真神等那些妖魔化的生靈,還是保持本體不變,最終走上神化路的生物,都再也沒有見過了。

  擺渡人遙望天穹,即便有人最後高舉神國又如何?也不過是這萬古長夜中天外一團飄搖的燭火。

  無論是誰,想干預現世都難啊!

  「所以,有些人後悔了。也有人還在繼續摸索前路。」擺渡人嘆息,

  「一個時代的浪花終會拍落在大世汪洋中,消散乾淨。」擺渡人站在船頭望向岸邊。

  他輕嘆:「又有新人來了,讓我看一看是怎樣的一個人。他不會知道,曾又一代有一代奇才來過這裡,但都只是過客。我送走了那麼多人,就沒有一個還能再回來的……」

  突然,他覺得不對勁兒了!

  岸邊那個人正在側身仰望天上的那輪明月,悠然出神,沒有新人的侷促與不安,比他還從容與鎮靜。

  他雖然沒有動用天目通,且相隔無盡遠,但也第一時間認出那道身影。

  「怎麼是他,又出現了?!」擺渡人愕然,剛才他還在感慨,唏噓不已,送走的那些人都回不來了,結果馬上就見到一個熟人!

  然後,他就看到那個人轉過臉,對他露出燦爛的笑,並且熟絡的打招呼,絲毫的不見外。

  「有點慢啊,我等你好久了。」王煊徑直來到海邊,不等擺渡人說什麼,熟門熟路,一躍而起,直接上船了。

  他坐在船中,道:「柔和的逝景,塵世上有幾人可欣賞?此時此地,如有一壺仙釀,把酒望月,渡海臨仙,當真是有意境啊。」

  擺渡人看了他好半天,這年輕人……真又來了!

  這是被哪個大妖魔奪舍了嗎?

  擺渡人確實有些出神,這個年輕男子還是個凡人,不算真正修行者呢,居然又進來了!

  這算是說到做到了?蓑衣中浮現出他模糊的面孔,眼神綠油油。

  「前輩,你平日一個人在這裡都是怎麼過的,不偶爾小酌一杯?」王煊開口。

  擺渡人看著他,沒有說話。

  王煊實話實說,道:「我實力低微,怕不久後真的被紅衣女妖仙找到,凶多吉少,如果這裡有什麼仙家藥酒……

  他很誠實,確實就是這麼想的,眼前這人應該是羽化級強者,身上的任何丹藥都能徹底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面對紅衣女妖仙這樣一個在列仙中都是神話傳說中的存在,別說是他,恐怕連擺渡人都有莫大的心理壓力。

  擺渡人搖頭,道:「我只是殘餘的超凡力量,哪裡還有什麼血肉與其他物質,沒有誰能在世間長留存。」

  「不過,你真是讓我意外,居然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又回來了。」擺渡人上下打量他,真想違約,用天目將他看個透徹。

  「以後我會常來的!」王煊說道。

  你是認真的嗎?擺渡人瞥了他一眼。

  竹船啟航,渡海而行。王煊知道,其實就是在藍色的小湖中,沒有什麼海。

  「前輩,你在紅塵中有沒有未了的心愿,我去幫你完成。」王煊開口。

  他覺得擺渡人今晚有些沉默,似乎心事重重。

  「沒有,連我自身都腐朽了,消散了,更遑論是紅塵中經歷的那些人與事。你看到的我,真的只是神秘力量的殘餘部分,就別想和我交換什麼了,我幫不了你。」擺渡人搖頭。

  「那您有什麼列仙秘籍要傳承下去嗎?這樣的經文損失一篇都是人間的不幸,我可以幫您將它重新帶到人間!」王煊說道。

  上次進來時,他沒想那麼多,現在熟門熟路了,立刻意識到擺渡人應該是列仙中的一員,是活著的寶藏。

  擺渡人被逗笑了,第一次遇到這樣踏足逝地秘路的人,不僅白拿了白虎妖仙的一堆東西,還敢和紅衣女妖針鋒相對,揚言在人間等著她到來,而現在連他這個擺渡人都惦記上了。

  關鍵是,這個年輕人還一臉嚴肅之色,無比認真,這是內心極度強大的體現嗎?

  擺渡人道:「這些你就不要多想了,我是守約者,必須要遵守規則,不得干預踏入秘路的生靈的任何修行進程。」

  隨後,他笑著問王煊,要不要與列仙做交易,接近大幕。

  王煊搖頭,道:「算了,我也沒什麼東西可與他們交換了。另外,還是低調點吧,不能讓他們知道我能第二次進來。」

  他想了想,向眼前的守約者請教,紅衣女妖仙大概率會憑藉怎樣的手段進入人間?他想有針對性的準備。

  「說不好,無論她怎樣前往人間,但都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她不敢全身進入,進入陽間的個體實力應該不會很高,不然她承受不起舊約的反制。」

  王煊思忖,道:「實力不會很離譜,我要是將她拿下,強留在人間,能不能以此制約大幕後的他。」

  擺渡人看著他,心多大才敢這麼想?

  「你是認真的?」

  王煊點頭,道:「人要有夢想,萬一要實現了呢!」

  他決定,最近一定要儘可能地提升實力。

  萬一女妖仙在人間實力不高,那麼到時候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竹船渡海而行,擺渡人沒有與大幕後的人聯繫,但卻在海面上發現異常,連王煊也見到了。

  「漂流瓶,逝地還有這種東西?」王煊訝然,前方有一個銀燦燦的小瓶子,順著海面漂向竹船。

  擺渡人點頭:「嗯,是從大幕後拋出來的。」

  他開啟銀瓶,立刻有一道流光衝出,被他捕捉到,得悉了內容。

  「有人想付出高昂代價,阻擊紅衣女妖仙,現在正在尋找合作者!」擺渡人直接說出瓶中的信息。

  並且,這個漂流瓶不止出現在這裡,在其他各大逝地都有出現。

  「好消息!」王煊喜悅。

  「你要與那人聯繫嗎?與之合作。」擺渡人問道。

  「不了,我看他們爭鬥,我就不參與了。王煊拒絕,然後補充道:「誰知道是不是紅衣女妖仙自導自演在釣魚,等著我自動送上門。」

  擺渡人一怔,這個時代的年輕人都這麼不質樸了嗎?過早的向一群老怪物學習。

  王煊起身,他覺得身體發癢,體內活性增強,體質在提升,他開始演練金身術,期待著變強。

  「前輩,天上這輪明月上有什麼,你上去過嗎?」王煊一邊舒展身體,一邊與守約者聊天。

  因為,他想到了舊土的月亮,以及圍繞新星轉動的新月,上面都有大坑,一個與黑科技有關,一個與列仙有關。

  不知道逝地中的明月上是否也有什麼古怪。

  「沒有上去過,規則不允許我接近那裡。」

  「咦,還真有些可疑,前輩你看,那圓月像不像是一道月亮門,通向哪裡?」

  「你臉掉了!」擺渡人打斷了他,指著他的臉。

  王煊不在意,道:「沒事兒,正常的脫皮而已,掉著掉著我都習慣了,下次我再進來時,您也會習慣。」

  擺渡人無言,很想說,你還能進來?可是,上次他也是這麼認為的,結果對方偏就再次出現了。

  王煊遺憾,他脫了一層皮,也只是提升到大宗師後期,並沒有觸及超凡,他覺得殊為可惜。

  擺渡人看不慣他了,一天內連著走了兩次逝地秘路,從凡人的宗師層次提升到大宗師後期,還不滿足嗎?

  「主要也是因為,妖魔果實大部分藥性被你排出體外了,人要學會知足!」

  王煊嘆息,道:「還能怎樣,那我只能下次再來了。」

  擺渡人不想說話了,最後才警告他,不要真的將這裡當成善地,稍有不慎的話,多半會出事兒。

  他直接將王煊趕下船,短期內不想再看到他了。

  王煊處理掉脫下的皮,在路上演練張道陵的體術,第四式不再是勉強能施展,而是徹底貫通!

  他可以一氣呵成的施展前四式了,這是他最強攻擊力的體現!

  此外,他的金身術練到第七層後期了,防禦力再次提升。

  這門體術,沒有幾人會去練。不說前六層,正常情況下,單是第七層想要練成就需要六十四年。

  除了超凡星域的人,藉助藥草等可以練,尋常人看不到希望。

  而王煊走了兩次逝地秘路,就快將第七層徹底練成了,傳出去的話必然要讓人目瞪口呆,震撼不已。

  來到絕地外,已是後半夜,漫天星斗,遠方傳來各種怪物的嚎叫聲,非常瘮人。

  王煊在逝地邊緣倒地睡了一宿,第二天清晨起來,觀察周圍的動靜,他有些無奈了。

  他連著對蠶蛇、銀熊、山龜三頭超凡怪物的奇藥下手,引起了這片區域所有生物的警覺,數日內都多半難以光顧它們的巢穴了。

  一大清早,他就看到黃銅色澤的山龜在巡視,在山崖上,在樹冠間,輕靈的奔行,像是在踏凌波微步,或者說是在練靈龜微步。

  它身輕如燕,都快飛起來了,滿山林地踅摸與尋找,這顯然是記仇了,想將王煊給翻出來了。

  因為,它確信,那傢伙沒死,就躲在絕地附近,因為它親眼看到過他出入那裡,並無大礙。

  王煊無奈,在迷霧邊緣繞了一大圈,避開了山龜,從其他方向逃離了逝地區域,接下來幾日他不打算過來了。

  他估摸著,但凡人形生物靠近這裡都要倒霉!

  「不知道趙清菡他們怎樣了。」王煊不放心,已過去了一天一夜,他雖然引開了大敵,並最終解決了那些外星大宗師。

  可是,後來他得悉,不止這一批人到來。

  雖然有些擔心,但他認為有馬大宗師跟在身邊,趙清菡不至於有危險,只是怕出意外。

  王煊沿原路追了下去,途中,他露出凝重之色,果然又遇到了一批年輕的強者,全都是大宗師領域的人。

  他聽著那些人的談話,他以精神領域捕捉,終於得到一些非常有價值的信息。

  深空中,有三顆超凡星球彼此間有聯繫,這次約定後,同時來到密地競逐,三顆星球共有十二個組織。

  因為,密地有神聖之物,是列仙留下的機緣,值得後人爭奪。

  外部區域,進行的是非超凡之戰,最終勝出者,將獲得列仙遺留下的寶物,對於還未超凡的人來說,可以改命!

  王煊動容,但他先不管這些了,決定先去找趙清菡。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劍與榮耀共斑駁,謝謝盟主支持。兩個號似乎都是縱獵的,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