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鍾超脫世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溶洞中,幾頭怪物逃走,龐大的身體震動的通道都劇烈顫動,四名超凡者跟隨在後。

  王煊手持鋒銳的戰矛,奮力地拋了出去,擦著老陳的耳畔飛過,讓他耳的邊氣流都炸開了,髮絲凌亂。

  老陳瞪眼,這小子想連他也一起穿透嗎?

  噗的一聲,矛鋒筆直的刺入羽化星一位超凡者的後背,從胸膛穿了出來,當場將他釘死在前方,鮮血淌了一地。

  老陳咋舌,這小子出手迅捷猛烈,比他還先殺掉對手。

  他提速,通體璀璨,練的是丈六金身,宛若一尊金光菩薩般,猛烈地沖了出去,轟的一聲,追上了一位超凡者,將之打爆。

  燃燈大圓滿的老陳,對付迷霧階段的超凡者,簡直是在碾壓,對手毫無還手之力。

  王煊摘下身後的大包裹,快速取出超凡層次的大弓與箭羽,這是近期從超凡者熊坤那裡獲得的戰利品,取代了從神射手那裡繳獲的弓箭。

  他彎弓搭箭,射殺逃走的敵人。

  箭羽離弦而去,符文綻放刺目的光束,撕裂了長空,發出恐怖的音爆聲,而後……釘在洞壁上。

  沒射中!

  老陳看的無言,剛才見王煊那麼嚴肅,人與弓箭都發出絢爛的光芒,結果準頭竟奇差無比,偏了好幾米遠!

  「沒練過弓箭,以後研究下。」王煊說道。

  「留個活口!」老陳追上了那人,將他拍翻在地,並未殺死。

  主要是前方幾個龐然大物擋路,蠶蛇與穿山甲的個頭真的很大,幾乎擠滿了洞穴。

  羽化星的四位超凡者,干著急都沒有辦法。

  最後那個人猛然轉過身來,與老陳決戰,他也在燃燈層次。

  老陳丈六金身璀璨,寶相莊嚴,帶動著擠壓滿溶洞的絢爛金光,將前方那人覆蓋,生生震碎。

  不得不說,老陳的實力很強,在同領域中罕有對手。

  幾個超凡怪物都逃了出去,獒犬的死亡給他們敲響了警鐘,它們自認為不敵,沒敢留下來硬抗。

  溶洞出口,銀熊與金色的怪鳥愕然,幾個超凡生靈居然都逃了出來。

  王煊接近洞口,一副要和解的樣子,道:「咱們往日無冤,近日無讎,只是借了你們一些果實而已。這種東西如同花草,一歲一枯榮,來年又再生。各位道友,寬宏大量,咱們真沒有深仇大恨,就此揭過如何?」

  銀熊和金色怪鳥脾氣暴躁,頓時瞪起眼睛,冷冷的凝視著他。

  另外幾頭超凡怪物沒有遠去,以它們兩個為首,就在它們的身後,也冷漠地盯著他們兩人。

  「沒什麼可說的,估計還是要打一場!」老陳說道。

  王煊與老陳並肩站在一起,兩人都沒有掩飾,直接展現強大的精神力,震懾洞外的超凡怪物。

  尤其是王煊那裡出現奇異景象,他的精神秘力外放後,有巍峨的仙山在沉浮,有飄渺地懸空島嶼出現,與色彩斑斕的精神秘力交融在一起,非常驚人。

  洞口外的怪物全都無比警惕,倒退了幾步。

  毫無疑問,銀熊與金色怪鳥道行高深,在走妖魔路,活了相當長的歲月,見識了得,深感忌憚。

  它們仔細思索,為了幾枚果實在這裡拼命,到底值不值?

  它們身為妖魔的後代,感知特別敏銳,覺察到了死亡的威脅。獒犬不見得比它們弱,卻快速死在裡面,這是前車之鑑。

  「道友,我們間不過是有些小衝突,不至於生死相向,我給予你們一些補償。」

  王煊開口,畢竟加上後來趕到兩頭,八頭超凡怪物都到齊了,真要血拼的話,他與老陳多半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他不想進行無意義的戰鬥。

  王煊從包裹中取出一幅妖魔修行圖,是從黑角獸那裡繳獲的,原本給了馬大宗師,結果那個馬屁精圍著小狐仙打轉後,有些看不上這種散修的法門了。

  幾頭怪物盯著這張妖魔修行圖,眼睛頓時直了,他們現在都算是散修,祖上留下的那些東西早已遺失乾淨,並沒有系統的修行方法,現在眼中冒出璀璨的光束。

  最終一場可能兩敗俱傷的大戰就此止戈,幾頭超凡怪物帶著那幅修行圖一起退走了。

  山林中,傳來濃郁的肉香,王煊與老陳正在大快朵頤,喝地仙泉,吃狗肉。

  這麼大的一隻超凡土狗被他們殺了,如果直接丟棄,實在是暴殄天物,這是難得的大補物。

  不遠處,羽化星那位還活著的超凡俘虜,後背冒寒氣,那麼強大的一頭獒犬居然被快速殺死了,而且還被兩人給吃了!

  老陳道:「得留一個活口。萬一八大超凡巢穴的怪物去告密,說我們殺執法者,沒辦法解釋,畢竟現在我們無法一口氣將它們都殺了滅口。」

  事實上,這次老陳的確是被獒犬與羽化星的幾人從密地深處追殺出來的,儘管他自己本來也要偷渡出來。

  然後老陳提及玉符,每人一枚,但各自體現出的價值是不同的。

  這次來密地的超凡者,如果按照舊土的劃分標準來看的話,最高不能超過採藥層次,從迷霧到採藥共四個段位。

  「在密地深處,我們每擊敗一個對手,用對方的段位除以我們自己的段位,就是所獲分數。」

  若是迷霧層次的超凡者殺採藥級的強者,則直接可得四分,反過來採藥級高手殺迷霧領域的人,僅能得零點二五分。

  這是在變相限制高等級的超凡者。

  事實上四個段位,都只是一個大境界內的四個境界,有些超凡者極強,可以跨階殺更高層次的對手。

  王煊看向老陳,道:「你初來密地時在迷霧層次,後來晉階到燃燈初期,現在更是到了燃燈圓滿境界,這種狀況是好還是壞?」

  老陳笑了,道:「即便突破也無妨,你獵殺對手時依舊按你最初來密地時的等階計算,這是在鼓勵能不斷突破的天才。」

  超凡狗肉被烤的金黃油亮,油脂滴落在火堆上呲呲作響,兩人吃得暢快,渾身能量精氣湃。

  「什麼,獒犬呼朋喚友,還請了一個採藥層次的怪物?」王煊與老陳用精神力量震懾,讓俘虜意識近乎崩潰,逼供得到這樣一則消息。

  他們各自背上一大塊烤熟的狗肉,帶著俘虜,果斷遠去,離開外圍區域。

  一路很順利,強大的超凡強者趕路,縱然是有些來頭的怪物也不會輕易阻攔。

  他們來到密地深處,老陳帶著王煊徑直趕向地仙城外的一片山崖地帶,白孔雀居住在這裡。

  這頭白孔雀還算公平公正,並沒有什麼非議傳出,而且它的實力足夠強橫,比其他執法者都厲害。

  白孔雀站在山崖上,它長能有五米,通體潔白如玉,沒有一點瑕疵,一看就像是有仙禽血統。

  它露出異色,曾看到過王煊,當時它正在與女方士交談。

  那時它匆匆一瞥,看出王煊還是個凡人,結果現在沒多少天,他居然踏入超凡領域了。

  白孔雀問了王煊的名字,丟下一個玉符,上面刻著妖魔字符:王煊,迷霧。

  老陳將羽化星的俘虜帶到近前,謹慎而認真的告知情況,說有人聯合執法者絞殺他。

  「請前輩為我做主,不信的話,以您強大精神力可以搜他的識海來辨別真偽。」

  羽化星的這位超凡者當時就癱軟在地上,因為一旦被妖魔探索精神領域,估計沒什麼好下場,識海會支離破碎。

  最終他很痛快,什麼都招了。

  白孔雀擺了下翅膀,讓王煊與老陳離去,沒有多說什麼。

  事情圓滿解決,沒有留下什麼隱患,王煊與老陳快速遠去。

  然而沒過多久,他們感覺到了異常,在地仙城外,林地中一條又一條身影浮現出來,全都帶著濃烈的殺意,竟然要一起圍獵他們!

  這樣仇視以及這種強大的怨氣讓兩人強烈不安,這裡似乎發生過什麼?

  可是,王煊與老陳不解,他們並沒有做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

  霎時間,兩人一起想到了老鍾,該不會是這個老頭子做了什麼吧?

  「殺了這兩個域外魔人!」

  一群人大叫著,衝殺了過來,足有數十名超凡者,場面相當的壯觀。

  王煊與老陳轉身就逃,竭盡所能突圍,殺出一條血路,從一個方向遠去。

  很快,他們了解到,老鍾果然做了一件讓三顆超凡星球的超凡者震怒的事。

  老鐘不走尋常路!

  密地深處有一窩銀蜂,比外圍地域的那種毒蜂更恐怖,蜂巢像是山體般龐大。

  老鍾大量收集了一種對銀蜂有致命誘惑力的花粉,然後在一次外出時灑在一群超凡者的身上,並射出一道帶著火光的箭羽,點燃部分蜂巢,導致數米長的銀蜂漫天飛舞,前仆後繼的撲殺向超凡者。

  老鐘有一幅太陽金鑄造的合金甲冑,將自己護得嚴嚴實實,並且提前有準備,關鍵時刻躲在一處地裂中。

  王煊無言,難怪小鍾敢以太陽金煉製護具,原來老鍾收集的真不算少,自己進密地前都打造出合金甲冑來了!

  老鍾躲在地裂中,安然無恙,逃過一劫,然後他就去撿屍,拿到了足夠多的玉符,提前結束本次對抗,這是被允許的。

  他躲在地仙城不出來了。

  「這個老陰貨,他自己是超脫了,跳出了世外。結果我成了替罪羊!」老陳氣得嗷嗷直叫。

  他覺得,老鐘太坑了,這種歹毒又騷氣的操作,這種陰險而又狠辣的手段,實在讓他氣的說不出話來。

  「狗日的老鍾!」老陳都忍不住開罵了,這簡直要坑死他啊。

  現在他在密地舉世皆敵!

  誰都知道他與老鍾走在一起,是較為有名二人組。現在老鍾單飛,躲在城中不出來了,剩下老陳在外,要面對所有人的怒火。

  這一刻,老陳真想殺進地仙城中去問問老鍾,你的良心不痛嗎?我還在城外呢!

  王煊也是目瞪口呆,最後不禁感嘆,老鍾,果然是個狠人,極度危險。

  不過老鍾似乎被執法者找上了,看他不順眼,據悉他正在地仙城中接受審問。

  ……

  「那糟老頭子太狠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壞的老傢伙,簡直比我爺爺還要陰險!」地仙城中,黑色的小狐狸正在評價這件事兒。它嘰嘰喳喳,將經過告訴給了趙清菡與吳茵。

  感謝:騷的死勒,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