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列仙重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林破敗,像是被暴力「剃頭」,大面積的炸碎,那些人只有一些殘血留下,再無其他痕跡,連秘銀飛劍都在漣漪中化作鐵屑。

  連遠處的石山都被波及了,幾條躲在山窟中的大蛇斷成數截,但總算留下了屍體。

  王煊以強大的精神領域尋找,從裂開的山體中挖出一些山螺,花了兩個多小時,湊足一籮筐。

  即便是在古代,這都屬於特色美味兒,是地仙的下酒小菜。

  成熟的山螺有成年人拳頭那麼大,螺殼如玉,晶瑩通透,很是美觀,肉質瑩光內斂,帶著淡淡的芬芳氣味兒。

  這東西極其稀有,目前在新星頂級財閥也只是拿它來泡酒喝。

  「一筐山螺引發的血案……」王煊感慨,想吃口東西很不易,招來四十幾個採藥級高手獵殺他。

  這真是刀尖上的美食,踩著生死線,聆聽飛劍錚錚聲,看山崩地陷,最後他總算採集到手。

  他一路向地仙城趕去,今天太危險了,如果沒有內景地中的至寶,他多半危矣。

  「它不像是武器,帶著淡淡的藥香,倒像是純粹熬煉藥草的丹爐。」王煊琢磨。

  這就更顯得神秘了,煉藥的東西都能有這麼大的威能?

  他心頭一動,他離採藥也不是很遠了,這個境界關乎深遠,與以後的境界都有深層次的聯繫,甚至涉及到精神大藥等,不知道這口丹爐能否派上用場?

  王煊回到地仙城,那個與做山螺交易的河洛星人第一時間得到消息,霎時間頭皮發炸,嚇到面色煞白,整個人都麻了。

  他知道內情,一群採藥層次的高手等在外面,都沒有殺死這個異星人?

  老陳趕來了,得悉王煊在外遇險,與他一起直接找上了河洛、歐拉、羽化三顆星球的超凡者。

  「除非你們永遠不離開地仙城,不然的話,出城就被我們追殺與報復,一個都別想活。」

  老陳拎著摻著太陽金的長矛,一個一個點指過去,**裸的恫嚇與威脅,然後開始……收保護費!

  誆騙王煊出城的那個超凡者,差點癱軟在地上,顫顫巍巍,第一個走了過來,將早先的玉符還了回來,又送上自己收藏的四枚。

  「自願啊,我們不勉強,目前只是募捐,誰能送我們一些玉符,那就是結了善緣。」老陳喊話。

  他確實驚出一身冷汗,王煊居然差點死在城外,三顆超凡星球的人相當歹毒,居然從母星喊來那麼一群強者。

  不過,那邊只能過來採藥級的高手,上限被卡死了,死了這麼一批人,蟲洞那邊的人估計要發毛了。

  王煊一語不發,老陳負責威脅,他負責在那裡收玉符,殺氣騰騰。他現在剛突破,還真想拿這群人開刀試試身手。

  「小王!」周雲又出現了,讓王煊一陣頭大,有他出現,就有鄭睿,隨之就有女方士,真不想和他們接觸!

  周雲是凌薇的表兄,在舊土被王煊反覆捶,在青城山更是被打到骨折,王煊的五頁金書就是從他懷中取出來的。

  當然,周雲誤以為是個混血兒做的。

  誰知道後來,周雲對王煊態度不斷轉變,尤其到了密地後,已經和他稱兄道弟了。

  「沒事兒,不用跑,女方士一直沒出現。」老陳讓王煊穩住,沒什麼大不了。

  「小王,好久不見,你跑什麼?上次你為了我們斷後,獨自去對付外星的宗師。聽鍾誠說,你鬥智鬥勇,利用毒蜂幹掉了幾個大宗師,真是神操作,不簡單!我越來越欣賞你了,回到新星後,我去找我舅,也就是老凌,去仔細談一談,封建家長當不得。我覺得,你和凌薇在一塊挺好的。」

  周雲跑過來,拍著王煊的肩頭,親熱的不得了。

  王煊一陣頭大,總覺得他沒事淨添亂。

  「來,幫我收玉符。看到沒有,哪個不願意交,都給我記下來。」王煊將周雲拉過來收帳。

  「小王你現在什麼狀況,敢向外星人收保護費?」周雲吃驚。

  王煊搖頭,道:「不是我,是老陳,當初的陳永傑大宗師,已經成為陳超凡,打遍三星無對手,老陳執意要對他們收平安保險費。」

  周雲驚嘆:「我去,陳大宗師果然是混過黑澀會的人。難怪我們新星有些較為厲害的老頭子說,這種人不好招惹,出行應該報備。萬一真惹了他的話,那就趕緊打死,不然很危險!」

  王煊聽的一陣無語,周雲還真是心直口快,什麼話都敢說!

  老陳臭著一張臉,沒有搭理他。

  周雲收起笑容,一臉嚴肅之色,道:「陳大宗師,不,陳超凡,我剛才只是想向你通風報信,新星有些老頭子對你忌憚無比。如今你復活了,更是晉升超凡領域。我估摸著,有些人要掂量下了,大概率要思考怎麼和你相處,或者說怎麼對付你。」

  老陳有些意外,打量了他幾眼,點了點頭,收下了這份善意。

  鍾誠也來了,被周雲拉著一起幫忙收平安險,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又是驚怒,又是害怕。

  他們得悉,一群採藥級高手從本土跨界過來,不下四十人,來滅異域魔人,結果可能反被滅了!

  這讓他們震撼,打死他們也不相信,一兩個異域魔人可以做到這一步,城外一定隱伏大量的異域人。

  他們嚴重懷疑,地仙城被包圍了。

  尤其是,周雲現場喊話:「痛快點,你們已經被陳超凡一個人包圍了,他盯上了你們,我告訴你們,他可是一顆星球上最大的黑澀會首領!」

  鍾誠也一臉嚴肅,在那裡告誡,道:「老陳說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交玉符保平安,不然的話,離開地仙城時,將人頭滾滾!」

  他們兩人之所以這麼積極,那是因為,王煊與老陳告訴兩人,多收上來一些玉符的話,回頭分給他們幾枚。

  一群超凡者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但是,能用精神領域捕捉思感,感知其意。

  他們用自己的思維領悟,看向老陳的眼神徹底變了,這是一顆生命星球地下世界的霸主?灰色領域的魁首!

  鍾晴也來了,雙腿修長,素麵純淨美麗,明眸皓齒,先是瞪了一眼她弟弟,當得悉有玉符可拿,她……也迅速加入了。

  小鍾能說會道,聲音甜美,態度溫和,一番相勸,又收了一堆玉符。

  鄭睿全程較為平靜,少言寡語。

  城中的執法者看不下去了,暗中通知白孔雀,這位大妖親自來了,果斷叫停,總算是沒有讓他們將收到手中的玉符還回去。

  白孔雀看了眼鄭睿,然後飛走了。

  王煊與老陳合計,現在他們收到手中的玉符加起來足以一百五十枚了,都超過半數了!

  「咱們應該能夠包攬前七名。」王煊說道。

  他覺得,都集中在一兩人手裡的話,實在太浪費了,與其如此,合理分配一下交好。

  他、老陳、老鍾、鄭睿、周雲、鍾晴、鍾誠,都去領獎,那麼……將一網打盡,最重要的造化都可以收到手中。

  當然,王煊準備神隱,讓他們六個去領獎。

  白孔雀的精神波動傳來,告訴他們,所有的獎勵都是憑藉玉符的數量去兌換,是否要分散開來,讓他們自己考慮清楚。

  第一等的獎勵需要極多的玉符,需要累積的海量積分去換取。

  這是在警告他們,別耍手段,讓幾人無言,堵死了了他們一條發財之路。

  「前輩,我們怎麼離開密地,現在超凡能量澎湃,飛船無法降臨,難道要一輩子困在這裡?」王煊問道。

  如果沒有辦法,他只能進密地極深處去找老狐了,借列仙的飛船離開,只是希望老狐不要太坑與太恐怖。

  「我會送你們離開。」白孔雀又出現了,又看了一眼鄭睿手腕上的串珠。

  然後,它警告王煊,不得出城,需要親自去領列仙的獎勵。

  一剎那,王煊覺得全身發麻,他這是被盯上了?!

  他也不禁看向鄭睿,在那條珠串中有模糊的身影飄出,這真的是不加掩飾了,這就現身了?

  不過,只有王煊與老陳這樣的超凡者能看到,鍾晴與周雲等人無覺。

  女方士衣袂展動,輕靈的飛走了,消失在地仙城祭壇那塊區域。

  時間很快,超凡之戰結束了,地仙城中響起了鐘聲,悠悠傳盪出去數十上百里遠,各種超凡怪物如同朝聖般,向這裡趕來。

  地仙城中心,那座巨大的祭壇騰起光幕,那隔絕了一方世界的大幕又出現了!

  王煊不情不願,懷揣著一堆玉符來了,沒有辦法,白孔雀親自看著他呢,等於親自把他押送過來了。

  「前輩,我想知道,列仙會不會降臨在我們這個世界?」王煊問道,他心中沒底。

  「問那麼多幹什麼,慢慢看就知道了。」白孔雀淡淡地回應道。

  大幕擴張,內部無邊無際,山河壯麗,景色美的近乎夢幻,雲層上有瓊樓玉宇,有漂浮的仙山,有聖獸踏雲奔跑,有仙禽自月亮上展翅翱翔下來……

  地仙城中,無論是超凡者,還是密地的怪物們看,都瞠目結舌,瞪圓了眼睛觀看。

  大幕近前,開始出現成片的景物,從經書到藥草,再到各種神秘器物,應有盡有,那些全是造化,可以用玉符去兌換。

  秦誠瞳孔收縮,他一眼看到經文堆中,有金色竹簡,像是排位高的嚇人!

  他第一時間忍住了,迅速練老鍾傳給他的靜心訣,讓思感歸一,收容體內,沒有任何異常。

  鍾晴心神也是劇震,但她表現的更平穩,一滴思感都沒有外泄,保持鎮靜與從容。

  很快,他們又發現了五色玉書,同樣在最頂層!

  「別看了,那些頂部的經文八成都失傳了,當年練過那些經文的仙道強人,大多都戰死在大幕中了。」

  白孔雀提醒眾人,現實一點,不要去看最頂層的那些經文,不是為他們準備的。

  「當年,這裡還與地仙大戰,還有養生主爭鋒,還有羽化級對抗,甚至在那個時代,列仙還能降臨,也在這裡對決,爭奪傳說中的至寶與最強經文等。」

  白孔雀幽幽嘆道,那段歲月逝去了,再也不可回來。

  鍾晴與鍾誠陸續看到一些熟悉的經文,兩人有點麻。

  姐弟兩人相視了一眼,意識到,老鐘的書房太特麼……逆天了!

  老陳在安慰王煊,和他對話,不泄露精神思感,只以舊土語機械似的交流,道:「沒事兒,哪有那麼巧,我就不信走到哪裡都能碰上紅衣女妖仙,這次她要是出現了,我替你站出來,我來喊,讓她跳妖仙舞!」

  王煊嘴角抽搐,道:「別亂說話,更不要激我,最近我言出法隨,時常一語成讖,我不想念叨她了。」

  事實上,他也無所謂了,他感覺先秦女方士成仙的真身多半要從大幕那邊走來,出現在這裡。

  既然如此,再多一個妖仙,或者多一兩個頂尖的仙道強者,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

  突然,王煊心頭劇震,他快速穩住了,不動聲色,觀察最上方的幾件器物,模模糊糊,朦朦朧朧,看的不是很真切。

  有個爐子雖然虛淡,若隱若現,但他覺得有些像他內景地中的丹爐!

  「最上面的獎勵不用看,那也不是為你們準備的,早就遺失了,列仙中的絕世強者都渴望不可及。」

  白孔雀告知,再次提醒眾人不要自視過高,有些東西聽聽傳說就足夠了。

  「前輩,那你給我們講講傳說吧。」有人開口,那是羽化星的的一位命土境界的劍修。

  「是啊,前輩,讓我們了解一下那些神秘的器物。」許多人附和。

  「唔,比如說那逍遙舟,能橫渡所有高等精神世界,有些地方,連列仙都去不了,可乘坐它卻能如履平地,採摘蟠桃園的仙桃,進不周山摘仙葫,入大赤天采九轉丹氣……輕而易舉。」

  「再比如那座爐體……」白孔雀提及丹爐。

  王煊頓時來了精神,仔細聆聽,他覺得與內景地中的丹爐真的很像!

  雙倍期馬上結束了,還有保底月票的書友請投來吧。

  感謝:大老鼠、年年歲歲吃獸奶、咫尺天涯不相忘、葉天帝來了,謝謝各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