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欲獵超凡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小女孩樂樂死了,可憐兮兮,那帶著淚痕的小小的身影似乎還在他眼前晃動,王煊心情不好,結果現在還有人要來綁架他!

  這是哪方勢力?

  「能炸死大宗師?你們有好幾個機械人,要不離我遠點,選一兩個自爆試試看,真有那麼大威力嗎?」

  機械人冷漠,沒有情感,發出冰冷的聲音,道:「人類,你在踐踏我的尊嚴,我是智能機械人,不是一百年前老舊機器人,不允許你侮辱我的人格。」

  他發出機械話語,然後直接展示了一段立體影像,瞬間,方圓數百米都被光覆蓋了,焚燒著,地面塌陷,化為岩漿地。

  「看到了嗎?這是模擬結果,大宗師都必死。你如果執意與偉大的機械族為敵,那麼我就執行第八準則了,清除你身為人類的一切物理痕跡。」

  王煊有些出神,剛來新星時,在元城就遇到個短髮清爽利落的美女嚮導,兩人一路聊的很投機,最後才得知她是趙氏1025。

  他現在不得不一陣感慨,新星的機械人確實都很智能。

  「行吧,我和你們走一趟。」王煊心情惡劣,剛回到新星就知道了小女孩的死訊,現在還有人肆無忌憚,這樣針對他。

  他要去看一看,究竟是誰,敢將手伸得這麼長,準備剁掉!

  「很高興為您服務,我們正式通知您,現在您已經是我們的俘虜,請配合。」

  王煊原本陰沉著臉,要去他們的老巢,宰了正主,結果聽到這種話語,還真是想生氣又氣不出來。

  「我有些疲累,你們找輛車載著我走。」

  「身為俘虜,你有權提一定的要求,這個……可以滿足。」五名機械人咔咔作響,然後變身,組成了一輛充滿金屬質感的越野車。

  王煊一語不發坐上車,看著窗外的周河,一時有些出神。

  越野車沿著河畔行進,速度很快,一路向著元城外西部的雲霧高原而去,那個地方一片原始。

  一直到日落,還沒有來到目的地。

  現在已經是星星魚洄游季節的尾聲,在夜色中,有零星的魚兒飛起,像是一盞盞放飛的小燈籠,發出柔和的光芒。

  王煊沉默地看著,他發現,殺敵時自己可以心硬如鐵,但想到那些弱小、可憐的人,他的心又會很柔軟。

  他終究是遲了,沒能救下那個孩子。星星魚發出朦朧的光暈,仿佛映照出那個孩子帶著淚卻努力在笑的脆弱而又純淨的面孔。

  「還有多久,提供晚餐嗎?」王煊不耐煩地問道。

  「到了。」機械越野車回應,他們進入密林中,越發的顛簸,最後車子底下的金屬輪子化成爪臂,開始在山地中奔跑。

  雲霧高原,是中洲最大的無人區,足有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當初王煊第一次尋找密地時就誤入了這裡,當了十幾天野人。

  在這片原始森林中,遍布著許多秘密基地,隸屬於財閥與相關組織等,有各種殘酷而冷血的訓練營。

  十幾分中後,他們到了目的地,一面正常的山壁裂開了,出現漆黑的門戶,機械車快速駛入。

  剛一進來山壁便又閉合了,先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但很快前方的通道中就又亮起燈來。

  王煊立刻意識到,這不是一個善地,沿途就看到一些屍骸,被隨意的丟棄,白骨累累,有的被掛在山壁上,有的被泡在實驗器皿中。

  這是一個人體實驗基地嗎?王煊眼神森冷,殺意浮現。

  地下基地很大,沿途所見,似乎都是失敗的實驗產物,是為了震懾初次來這裡的人嗎,還是懶得處理?

  「尊敬的王宗師,歡迎來到十一號訓練營。」機械人平靜地開口。

  途中,王煊看到一些人,全副武裝,拿著冷兵器進行生死格鬥。

  地下也有射擊場,一些伸手敏捷的黑衣在射擊,在對抗,其中部分人竟在真實的射殺競爭者。

  王煊心頭一動,這裡做殘忍的活體實驗,而且還有冷血的傭兵訓練營?這次他還真是來到了一處重地!

  在一片空曠的地帶,他看到幾艘小型飛船,隨時能衝出地表去參戰。

  「你們是什麼組織?」王煊問道。

  「對不起,我們權限不夠,無法回答。」依舊是機械而冰冷的回應。

  在地下行駛足夠遠的距離後,機械車停了下來,接受數十重掃描,檢查了一遍又一遍,已經接近重地。

  他們連著過了十幾重厚重的金屬門,屬於那種槍械都難以轟開的特殊合金門。

  王煊眼神冷漠,看來今夜能夠絞殺有分量的人物,最起碼要葬送這個巨大的基地,無論是哪個組織,一處設施完善、耗費巨資修建的基地被毀,也要心頭滴血!

  穿過重重金屬門後,進入的區域充滿科技感,他們已經來到了最重要的核心區域。

  「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機械越野車變形,化成機械人,他們在王煊手臂上還有腿上等部位,留下了機械枷鎖,將他控制住了。

  「友情提醒,請不要掙扎,這種合金枷鎖,即便是十位大宗師聯手都掙不斷。」

  很快,前方出現四名銀白色的機械人,這是極高等的智能體,高都足有六米以上,能擊落小型飛船!

  作為智能機械人中的頂級個體,造價異常昂貴,無論是材質還是能量系統等都是最前沿的產物。

  這種型號銀白的機械人,只需要一個出現在戰場中,都是碾壓性的,這是未來深空戰士的模板。

  「真是意外的順利啊,王宗師還是很識時務的,沒有進行無謂的反抗,這樣,你我都省心省力。」

  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微笑,身體健碩,眼睛炯炯有神,坐在金屬桌台後面,鎮靜而從容的打量著王煊。

  「你們是什麼人?」王煊問道。

  「哦,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灰血組織,此前我們在舊土的分部曾遣出一些人想去找王先生借人頭一用,不想被你拒絕了,還殺了我們一些人,鬧的很不愉快啊。」中年男子笑著說道。

  他站了起來,高近兩米,力量感十足,雖然在笑,但眼神卻帶著冷意。

  王煊面色沉了下來,心底殺意升騰,遇上真正的仇人了,他對這個組織沒有一點好感,恨不得將他們連根拔起。

  在舊土時,他多次遇到危險,全都是出自這個組織之手,一而再的暗殺他,現在又來綁架他,真是變本加厲。

  他現在都是宗師了,這些人還敢針對他,張狂的不得了!

  「這次是誰花錢請你們動手,小宋嗎?」王煊寒聲道。

  中年男子笑了笑,沒有回應這個問題。

  他雙手撐在金屬檯面上,俯視著王煊,道:「你雖然身為宗師,但又算的了什麼?如果我們的高等機械人被允許帶到新星去,就不會有現在的你了,你的人頭早就被借來了。」

  王煊冷漠地看向他,這是耀武揚威嗎?綁架他來了,還提過去的舊事,這是在拿捏他這個階下囚嗎?

  「很不甘心是吧,畢竟是宗師啊,何等的不凡,練舊術走到一步,還這麼年輕,當真是絕艷新星與舊土兩地了。可惜啊,時代不同了,在新星派出高等機械人,真要正面對抗的話,宗師也要被虐殺!」

  中年男子鄭輝開口,嘴角帶著一縷殘忍的笑容,無情的打擊與奚落對手,充分體現勝利者那種志得意滿的姿態。

  王煊心中很平靜,沒有搭理他,更沒有什麼怒火,他在想的是,怎麼重創灰血組織,殺幾條大魚!

  灰血組織在新星勢力極大,屬於地下世界中的巨頭,比在舊土的影響大了幾個數量級!

  它們有自己的傭兵團,更有自己殺手訓練營,有人說,他們背後可能還有大財閥的影子,實力深不可測。

  「你在車上悄然給老陳發送消息了是吧?嗯,預料中,我們其實就是在等你聯繫他啊。」

  他俯視著王煊,漸漸露出笑意,道:「其實,王宗師你不要太高估自己,你真的不算什麼。這次我們不怎麼在意你,真正想獵殺的是陳永傑啊!」

  他說到這裡,第一次暢快的笑了起來,不加掩飾。

  王煊臉色冷漠,對方明知老陳是超凡者,還要獵殺,看來這次結的網很大很牢,殺傷力多半極強,註定要鬧出巨大的動靜!

  王煊依舊沒有理他,因為,他的精神領域早已探查到,這根本不是他的真身,沒有血肉,是個機械人,是個陰貨。

  「這片地下基地,看起來很廣闊是吧?陳永傑要來了,這是我們特意給他準備的戰場。反正這裡已經暴露過了,前期有其他敵對組織知道了這裡,我們準備放棄了,就留給陳永傑當葬地吧,呵!」中年男子大笑。

  王煊分出一部分精神,在這裡探索,這次需要殺雞儆猴!

  他不僅要殺中年男子,還要去挑殺灰血組織高層,這種堪比財閥的大勢力真要是被撼動,絕對會引發大地震,會震懾到新星相關的群體。

  「我知道,你對陳永傑很有信心。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新星的水很深啊。超凡者即便是單體對抗,也不是不能殺。比如灰血組織,我們的最高層目標是什麼?成神,灰血神靈!今天老陳會成為實驗台上的材料,等待他到來,將自己送進實驗室。算算時間,他大概率不會讓我們等很久了吧,大幕將揭開。」

  「行,讓我看一看,灰血組織怎麼殺老陳,我期待這場大戲正式開始!」王煊收回外放的那部分精神力,目光璀璨。

  他還真有些想知道,除了的確殺傷力極其可怖的科武外,他們還能有什麼手段,新星有所謂的「神靈」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