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深夜驚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整條街道十分安靜,路燈熄滅後一直沒有亮起。

  王煊靜坐,仔細感應許久,方圓數里內沒有任何問題。然後,他的目光落在桌面那盞古燈上,接著又看向病榻上寂靜不動的老陳。

  ……

  夜間,許多人都已經等了很久,雖然早已猜測到,很難再有特殊的變化出現,一切都將畫上一個句號。

  但一部分人依舊在關注,想親耳聽到蘇城的結局。

  「有點意思啊,在這個夜晚不少熟人居然都在守著,都在等待蘇城那邊的消息。」平原城,秦家,秦鴻笑著開口。

  他坐在那裡,輕輕搖動手中的酒杯,酒漿在燈光下泛出淡金的色澤,他的嘴角露出一縷冷漠的笑容。

  「說到底終究是一兩個僥倖冒尖的武夫而已,不值得我特意關注。有新消息時,再告訴我。」秦鴻來到樓頂,看著星月,悠然欣賞迷濛的夜色。

  他對修行者一直反感,尤其是他的親子死在月亮上後,他的敵意更重了。

  一座古老的地宮中,灰血組織的總部,有人發出嘶啞的聲音:「要去補發血色誅殺令嗎?上次有人冒充我們,故意將水攪渾。」

  「老陳,一路走好。我盡力了,還是保不住你啊。」凌啟明在家中復建的一座古廟中站著。

  他想到年輕時與陳永傑在舊土的那些往事,他只能搖頭嘆息,他親自聯繫過孫家的人了,但沒有任何效果,孫榮廷擺明要趕盡殺絕。

  鍾家,老鐘的次子鍾長明叮囑後人,不要出去惹亂子,鍾家保持平靜與穩定即可,不參與外面的那些事。

  超級財閥孫家有人在交談,道:「這個晚上,一波又一波的人聯繫我們。尤其是那些生命研究所,對陳永傑的血肉很感興趣。舊術領域的超凡者,這種實驗材料確實難得。」

  「心臟留下,其他血肉可以賣。頭顱保存好,用培養液維持活性,全力去研究舊術超凡者精神能量的秘密。」

  孫家有人非常平靜,著手準備處理接下來的一系列事件,將派出專業人士去解剖陳永傑的身體。

  新星的大機構、財閥等,這個特定的圈子中,不僅掌握實權的人在關注超凡者的事,連年輕一輩的人也在談論。

  「孫哥,聽說你們將剛冒頭的超凡者按死了?周雲最近一直在吹噓,他和超凡者在密地中探險,說地仙城怎樣神秘與危險,現在好了,他推崇的陳凡都被殺了,看他還怎麼吹!我都替他尷尬,我覺得他很長時間都不會出門了。對了,孫哥,我二叔讓我務必要從你們那裡購得一部分超凡血肉,他負責的那個實驗室很需要這種材料。」

  孫逸晨手持電話笑了笑,這一晚他已經接到幾個類似的電話,道:「宋坤,跟我還玩這種虛的?不就是想要陳永傑的血肉嗎,會給你們留一些。都什麼年代了,殲星艦都要出來了,以後更厲害的神話生物出來了都照殺不誤!」

  這個晚上,周雲、鍾誠由開始的擔心,到現在覺得窩火,認識的熟人中居然有人在背地裡調侃他們。

  早先,有些人還曾和周雲一起出海,對密地很嚮往,對超凡者十分感興趣,想要結識老陳與王煊。

  現在得悉超凡敗了,有人暗地裡嘲諷,笑話周雲與鍾誠,說他們結交的所謂未來神話人物不過是紙片人,這麼快就被人收拾掉了。

  當然,更多的人則是靜觀,覺得沒必要拉踩,不參與,不下場,只安靜地看結果。

  「真是氣死我了!」鍾誠走來走去,被氣了個夠嗆,連他喜歡的一個女生居然都在說,他的眼光有問題。

  至於周雲,一怒之下,直接連夜啟程,乘飛船跑新月上去了。

  他無力挽救王煊與陳超凡,還被人奚落,感覺胸口憋悶,存著一腔吐不出去的鬱氣,不想在新星上帶著了。

  鍾晴很淡定,看了一眼她的弟弟,道:「有什麼可氣的,你看真正跳脫的,出來說怪話的,不就有數幾個人嗎?不是過於年輕膚淺,就是心懷叵測,另有目的。無視就好了,等你從鍾家走出去,有人還是會圍著你轉。」

  「我想證明我自己,早晚有一天,我要成為劍仙,而不是靠家裡。老王、老陳,唉,真希望你們活的久遠點,保住性命,我還指望你們在前面開路呢。」鍾誠沮喪。

  ……

  突然,深夜起「驚雷」,炸響在財閥與大機構的圈子中。

  頃刻間,那些還在議論,還在等待,還在交易超凡血肉的人,都安靜了,短暫的陷入死寂中。

  這個特殊的圈子,像是被人按下了暫停鍵,整片世界都無聲了。

  然後,轟的一聲,引發巨大的動靜,像是一顆小行星砸入瀚海中,大浪滔天,席捲四面八方。

  「蘇城有變,去絞殺陳永傑與王煊的人出事兒了?」

  「孫家的人馬失利了,疑似有重要人物死在那邊!」

  「消息可靠嗎?超凡不是了敗了嗎,一切都快下了帷幕,怎麼會傳出這種消息?!」

  很多人在打探,為了向高層匯報,下面的人將各種渠道都利用了起來,很快就有了確切的信息,甚至有圖片為證。

  孫家得到消息時,震驚了,孫承權居然死了!

  飛船失事,墜落在蘇城數十里外的山地中,一個人都沒有活下來,飛船殘骸都被能量系統燒的熔化了。

  他們的專業隊伍都準備動身了,要去解剖陳永傑,研究舊術超凡者的精神能量,和各方都談好了價格,即將交易超凡血肉,現在居然聽到這種噩耗!

  孫家震驚,而後憤怒,超級財閥嫡系成員死去,大概率是非正常死亡,多少年沒有這種事情了?

  孫榮廷臉色冷漠,坐在那裡沒有動。他意識到,這件事兒偏離了應有的軌跡,必須糾正過來!

  平源城,秦鴻放下酒杯,起初誤以為是假消息,好半天才回過神,道:「孫承權居然死在那邊,誰幹掉了他?這是要出大事兒啊。」

  最先得到消息的自然是錢家,他們的大本營就在蘇城,而錢安本身就在城外的一片莊園中。

  他第一時間就去撥打王煊的手機,但是沒有人接通。

  凌啟明聽到傳聞時,直接愣住了,他剛才都已經提前為老陳送行了,還燒了一捆紙錢呢,結果事件出現轉機。老陳昏迷,是誰在出手,難道是那個年輕人?!

  趙澤峻得悉後也一陣出神,事件突然逆轉,孫家的人居然死去了,確實大大超乎他的預料。

  隨後,他又蹙眉,因為這件事並未結束,而是會出現一輪新的風暴,孫家必然被激怒了,他們不會這樣收手!

  但他還是驚嘆,蘇城那裡了不得,超凡未敗,竟這麼的強勢。

  灰血組織所在的神秘地宮中,有人問道:「血色誅殺令頒布了嗎?沒有的話趕緊收回來,先看一看情況!」

  「我叔父孫承權死了,絞殺超凡,竟發生逆轉?誰幹的,陳永傑不是昏沉了嗎?」孫逸晨震驚。

  同齡人中,不少人都來電找他確定消息,形勢變化之快,讓他有點難以接受。

  當鍾誠聽到消息時,先是發呆,而後一下子跳了起來,大叫出聲:「我#,王煊、老陳逆天了!」

  「穩重點!」鍾晴瞪他,但她自己心中也不平靜,一雙漂亮的眼睛很燦爛,她的某些猜測在漸漸被證實。

  「周哥,哪裡呢,看到消息了嗎?!」鍾誠聯繫周雲。

  「月亮上呢,怎麼了,小王與老陳去了嗎?唉,我心中難受,有些受不了。你替我多燒點紙吧,我先緩一緩,過兩天再回去。」周雲失落,精神萎靡不振。

  「你胡說什麼呢,是孫家的人被幹掉了!」

  「我#!」周雲瞪大眼睛。

  他們都在第一時間聯繫王煊,奈何,手無人接聽。

  王煊除了最開始接聽了秦誠與林教授的電話外,告訴了他們不用擔心,今晚暫時沒事兒了,其他人的電話都沒有接。

  因為來電太多了,有認識的,有陌生的,毫無疑問都是來了解情況的。

  最後,他只群發了一則信息:一切都好,沒事兒。

  這則消息傳出去後,引發新一輪風波。正主自己開口了,一切都好,沒事兒,字雖然少,但信息量十足。

  有人認為,他除了在報平安外,更是彰顯了自信,相當的有底氣!

  王煊將手機調到靜音,放在一旁,開始研究那盞古燈,得把老陳救醒過來,因為戰鬥才剛開始!

  被動接招,不是他的性格,不能等著別人一而再的打上門來。

  王煊確信,如果老陳不是被異寶突兀的重創,真將他放進孫家所在的城市去,殺傷力將巨大無比。

  新星上,心懷叵測的人不少,大勢力都不是易與之輩,如果老陳復甦過來,兩個人從不同的路線進擊,闖向孫家的那些重地,形成的威懾力將會被放大到極致。

  當然,如果只將老陳放出去,而他繼續在養生殿中保持神秘,也會是一種可怕的震懾,讓人猜不透。

  這個夜晚,蘇城很平靜,沒有人再挑事兒,無人接近養生殿。在各方看來,這裡相當的可怕。

  畢竟,連孫家雷霆出擊都折戟了。

  各方怎麼能不多想?究竟是老陳甦醒過來了,還是那個年輕人其實是第一號的危險人物,是他強勢出擊了?!

  感謝:莆田周杰倫、東哥鐵粉伊蕾娜、爺的鎖帖術、荒古禁地,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