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干預現世反被狩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金頂山,朦朧的大幕漸漸烏黑,天地間電閃雷鳴,大雨滂沱,天象說變就變了!

  有血色的閃電划過,有傾盆暴雨降落,淹沒山林,就如同源池山當初的異象。

  列仙一怒,山河失色,這種景象還是很嚇人的。如果是在古代,列仙顯照,呼風喚雨,足以會讓黎民百姓恐懼。

  王煊很平靜,他做好了一切準備,列仙真的要干預現世了!

  他在新月上目睹過一次類似的事件,當時那個縱目男子真的很強,捨棄一隻手掌打爆戰艦。

  不過,那片大幕隨後就消失了,他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現世外不止有一塊大幕,似乎有多個朦朧的仙界,那個縱目男子應該是那片大幕的頭領之一,所以極強。

  最為的關鍵的是,當時有個開了內景地的古人坐化月坑中,所以才能讓大幕後的縱目男子透過他的內景地進入現世一隻手。

  現在,這裡沒有人給列仙開內景地,他們不可能爆發出縱目男子那種仙威!

  所以王煊還是有些底氣的,他在等待,真正掂量下對方干預現世時,會爆發出怎樣可怕的力量。

  「老秦,要不要過來?當初你在新月時,氣吞萬里,一言不合就要幹掉列仙,咱們聯手吧!」

  王煊讓灰血組織的中年男子聯繫上了超級財閥秦家,與秦鴻通話。

  秦鴻沒少在背後鄙視武夫,對修行者沒什麼好感,接到這個電話後神色相當的不自然,變態小王居然聯繫他了?!

  秦家確實很彪悍,當初就是他們主導,要試探列仙到底有多強。

  不過,現在他們不打算蹚渾水,秦鴻笑道:「王兄弟,你們是超凡之戰,我現在派出戰艦也幫不上忙,我們是凡人啊,就不摻和了。」

  「幫得上,你派出一艘超級戰艦,咱們合作,神話與科技交融在一起,能轟殺仙人!」

  「嘟嘟嘟……」

  秦鴻果斷掛斷電話,他不會去當炮灰,他覺得,今日王煊凶多吉少,這次可是一大群仙人出現在大幕後方。

  「老陳,你走吧,不要耽擱了。」王煊讓陳永傑坐飛艇離開,接下來的大場面,即便多一個人也改變不了大勢,而如果他失敗,會連累老陳跟著死去。

  陳永傑搖頭,道:「說什麼呢,我在採藥領域,比你境界高,你要是能對付他們,我也肯定能弒仙!」

  接著他又補充,道:「放心,真出意外的話,我也沒啥遺憾,我可能有兒子了,名字都起好了,叫陳煊。」

  「我#!」王煊直接瞪向他,想毆打他一頓。

  老陳拍了拍他的肩頭,道:「你看,後悔了吧,激動了吧?早點結婚生子,你就不會在眼下這種關頭焦慮,悔不當初。如果這次活下來,你回頭趕緊向周雲學習下,不說找三個女朋友,找一兩個總行吧?」

  「你別給我插科打諢,我就一句話,趕緊改名字,你要是敢起那個名字,以後我天天找你切磋!」

  轟!

  天地間,刺目的血色閃電划過,剎那照亮黑暗的天宇,也讓大幕那裡瞬間明亮了起來。

  王煊終於知道,為什麼列仙干預現世時,常伴著血色了,還真的在流血,在那片大幕前,有些生靈撕破手腕,在進行某種儀式,祭祀大幕。

  那位身穿黑色金屬甲冑的絕世強者沒有出手,依舊寂靜的站在後方,靜靜地看列仙以仙血貫穿大幕!

  「各位,慢,我有話說。」王煊以精神傳音,反正說話又不費什麼,如果能夠讓他們誤會,中斷某種儀式,那再好不過。

  可惜,列仙不理會,儀式開啟後,他們不會半途而廢,信念堅定,就是要強勢的干預現世!

  王煊見狀無奈,只能語重心長的教育了他們一頓。

  「其實,你們應該慢慢接受現實,三年後,超凡不存,列仙墜落,終將會成為凡人。現在逐步適應,你們帶著少許超凡之力默默回歸,擺正姿態,有什麼不好?你們覺得自身超然在上,不該與我們平起平坐,放不下面子?其實習慣就好。比如你們某些人,註定無法活著回到現世中。而回來的少部分人,強勢這兩三年有什麼用?最後還是會淪為凡人,或娶妻生子,或嫁作他人婦?在現世糾錯中,歸為平凡與普通。」

  「你夠了!」有聲音從大幕中冷冷地傳來。

  「我們走!」王煊沉聲道,讓戰艦遠離虞城與金頂山所在的區域,誰會老實的等在這裡挨列仙打,讓他們慢慢蓄勢去吧。

  「去哪裡?」灰血組織的中年男子問道,內心極度緊張,他真想離開。

  「孫家母艦所在地,能悄無聲息地靠近過去嗎?」王煊問道,想去五號機械人所在的大本營,那裡多半有超越時代的科技武器。

  「會被擊落的。」中年男子無奈地說道,接近不了那裡。

  「那就算了,還得靠自身啊。」王煊讓戰艦進入高空,同時將暗金小舟取了來,萬一戰艦被擊毀,就乘飛舟逃走。

  轟!

  金頂山,血色霞光綻放,大幕後共有十幾位生靈一起出手,將滴血的手掌按在大幕上,似乎要將它撐爆了。

  有恐怖的光芒即將透過大幕而出,形成一口血色的巨大飛劍,儘管只要出現在現世,就會被舊約的符號針對。

  但是,它必然會有那麼一瞬間,極盡璀璨,誓要斬掉王煊,或者將他束縛住,擒到大幕近前。

  「還好,比縱目男子當初顯化的威能弱多了!」王煊長出一口氣,沒有內景地可以借路,仙威差了一大截。

  王煊讓中年男子開火,轟向大幕,進行干擾。

  在刺目的光芒中,大幕那裡被打的符文流轉,光華綻放,那些人合力血祭的巨劍果然被干擾了。

  原本,王煊想乘坐戰艦進入深空,先行避開對方的血祭儀式。

  但他想到了縱目男子捨棄一隻手後,即便戰艦逃向深空,那隻手也追了下去。

  他決定不走不避了,從源頭解決!

  「老陳,看一看這幅絲絹。」王煊取出一條三尺長、一尺寬的絲絹,是從周家得到的。

  上面有六個佛教的字符,疑似六字大明咒,一旦稍微催動下,就燦燦生輝,佛光普照十方!

  「是好東西,比許多異寶都要恐怖。」陳永傑點頭,嚴重懷疑這是某尊古佛所留。

  為此,當時王煊都放棄了一件異寶缽盂,選了這件奇物。

  王煊寒聲道:「就是它了,試試威力,我要教育列仙,現世別的沒有,就是奇物與異寶眾多,砸也要砸死他們!」

  此時,大幕後方的列仙催動那口紅色的巨劍,劍尖已經刺出,頓時觸發舊約,引發雷霆轟擊。

  這一刻,王煊讓戰艦降落,開啟艙門,激活了佛教的這件奇物,不可能等著對方全面祭出巨大的血劍。

  事實上,他希望將列仙的攻擊術法堵在他們的家門口,被按在那裡摩擦,讓他們有力都使不出來,浪費仙血,這才有教育儀式感。

  當然,前提是他沒有走眼,這件奇物確實威力恐怖!

  老陳來幫忙,丈六金身發光,頓時讓這件奇物發出的佛光更為璀璨與驚人了。

  王煊見狀,二話不說,改為運轉釋迦真經,催動此符寶!

  轟!

  黃色絲絹徹底激活,六個複雜的字符復甦,照耀出像是六道輪迴般的光芒,鋪天蓋地,它激射而下,沖向大幕。

  隱約間可見,六股奇異的力量流轉,仿佛六片模糊的世界浮現,更有古佛虛影盤坐,後方成片的羅漢映照出來,伴著宏大無邊的禪唱聲!

  這一刻,像是有一片佛國從天而降!

  轟隆!

  黃色的絲絹發光,六個字符釋放偉力,它像是一個巨大的封印條,落在了大幕上。

  那口剛穿透出來的巨劍,被砸的龜裂,瓦解,而後炸開了,與此同時,舊約之力激盪,衝擊大幕。

  佛光普照,跟著鎮壓!

  巨大的轟鳴聲,恐怖的反噬之力,宛若驚濤拍岸,大幕後以手輸送仙血、貼在大幕上的十幾位生靈全都被符文席捲,踉蹌著倒退出去。

  列仙負傷,有些人口鼻都在出血,甚至雙目、耳朵都有殷紅的痕跡,可見舊約反噬多麼的恐怖!

  「來啊,我這裡還有奇物與秘寶,你們繼續跨界干預現世啊,我再砸你們幾次!」王煊叫陣。

  事實上,他心中確實有些底了,沒有月坑中那種內景地接引,列仙干預現世的手段……就那麼一回事兒!

  最起碼,他能藉助一些強大的異寶與奇物等干擾,甚至擋住!

  大幕暗淡,列仙眼神森冷,真的被激怒了,一個凡人而已,竟敢這樣一而再的挑釁他們?在他們眼中,沒成仙的修行者都是凡人。

  不過現在他們也確實有種挫敗感,心有涼意,干預現世居然失敗!

  在他們身後,那位絕世強者依舊沒有出手的意思,他要保持在最巔峰狀態,因為現在的大幕深處真的很亂。

  朦朧的光暗淡下去,大幕不可能總是呈現,列仙合力撐到現在,無法讓它繼續顯化了,將要消失。

  「你們送我跨界過去,我去擒殺他,我道行受損後,將來你們護我周全!」有人開口。

  「我的真骨在現世中,我也過去!」

  「兩個人不穩妥,算上我!」

  ……

  在大幕消失前,列仙要跨界,最終確定下來,共有五人要進入現世中,都有真骨遺存在現實世界中。

  轟!

  最後的剎那,雷光如瀑布,列仙聯手,一大群人撕裂大幕一角,為此他們付出了很可怕的代價,等於在為那五人分擔舊約的傷害。

  超物質沸騰,沖霄而起,將各種探測器都毀掉了,列仙進入現世中。

  即便如此,五人穿過大幕後也遭受重創,就如同周沖從源池山出來時,相當的悽慘,帶出來的兵器等,碎的碎,裂的裂,元神亦被撕開。

  現世正在糾錯,舊約也在發難,折磨的他們險些死去。

  遠方,一艘戰艦極速降落,相距很遠,依舊受到了超物質的強輻射干擾。

  「好了,你們不要跟著了,快走!」降落地面後,王煊讓灰血組織的人駕馭戰艦,趕緊離開。

  中年男子如蒙大赦,啟動戰艦,瞬間沒影了。

  地面上,王煊與陳永傑坐上飛舟,沖向超物質沸騰之地,現在大幕消失了,那裡有列仙跨界而來。

  但兩人無懼,主動殺向前方。

  王煊目睹過周沖的戰力,他認為手持異寶的話,可以獵殺,尤其是現在,對方被重創,處在最虛弱的時刻。

  飛舟像是閃電般沖向金頂山,前方輻射過來的超物質對它根本沒有負面影響。

  大幕暗淡,徹底底消失了!

  那裡有幾道精神體,踉蹌著,從殘破的大地上漂浮起來,雖然心有餘悸,被舊約與現世連斬道行,但他們終究是活下來了,大笑出聲。

  不過,那笑聲中多少有些苦澀,現世糾錯,遠比他們想像的嚴重,看樣子超凡絕滅那一天比預估的還要早,會提前到來!

  「我們要在現世狩獵,找到那一線生機,我等怎麼甘心淪為凡人?!」有人說道。

  一抹暗金流光閃過,王煊與陳永傑駕馭飛舟到了。

  「竟敢主動追殺過來,這個時代,現實世界中的修行者都這麼自負嗎?」一位仙人的殘破元神開口。

  五個人冷漠地看著暗金飛舟上的兩人,他們承認,對方有強大的異寶,會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困擾。

  但他們終究羽化登仙過,會主動站在這裡等著對方用異寶轟殺嗎?

  回歸現世後,他們將如龍歸大海,短暫適應後,就可以獵殺現世中的超凡者,尤其是那個擁有特殊內景地的年輕人,必須擒獲,利用完了再殺之!

  王煊二話沒說,持著巴掌大的金色小旗,直接向對面揮去,面對列仙,即便幾人半死不活,狀態奇差,他也要以最強的手段應付!

  「不對!」

  五人不愧是曾經成過仙的人,第一時間覺察到了恐怖的殺機,四散開來,極力躲避。

  如果是其他超凡者,就這麼一擊就全滅了,根本反應不過來!

  噗噗噗!

  最終,三道精神體,三個跨界過來的生靈,被斬神旗散發的金色紋絡掃中,在逃向四方的過程中,炸開了,被絞殺!

  即便曾經位列仙班也不行,終究墜落了人間,照樣被殺!

  感謝:哀盪,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