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真的出現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昏暗的酒吧,舒緩的音樂,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相聚在一起,各自的酒杯碰撞在一起,杯中晶瑩的液體晃動,酒香瀰漫,也像是年華在蕩漾,有種時光流逝之感。

  王煊也不知道喝下多少酒,看著對面還有身邊那些熟悉的同學,有種時空錯位之感。

  數日前,他還曾與列仙交手,多日以來他都在研究神話消亡的本質,在探索關於超凡衰退的秘密。

  現在,他坐在酒吧中,和熟人碰杯,燈光迷離,感受著現世的安寧,紅塵中的靜謐,這給他很踏實的感覺,似乎這才是真實的世界,他所追求的那一切體飄渺了。

  「王煊,別走神,再喝一個。」有人招呼,酒杯再次發出叮的一聲輕響。

  自從三個多月前,王煊從密地回來,部分大學同學知道他來到新星,就在熱情相邀,要聚一聚。

  但那個時候他有各種麻煩,只能婉拒,一直拖到現在。

  在各地追尋列仙蹤跡未果,王煊回到蘇城,才有這次的聚會,那一張張熟悉而年輕的面孔都沒什麼變化。

  晚餐過後,秦誠在蘇城算是半個地主,帶眾人來這裡喝酒。

  「我能採訪下嗎,王煊同學,成為劍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蘇嬋笑著問道,她一向活潑跳脫,現在充滿好奇之色。

  「很不真實,像是一場夢境,說不定哪天就突然醒了。」王煊說道,現在他明顯感受到,超凡退潮的越來越厲害。

  很快一切都會重新回歸到原點,神話這場意外將永久的消散,人間從此波瀾不驚,平凡為常態。

  這就是不久後的未來?王煊有些出神。

  「真沒有想到,你在舊術這條路上能走到這一步,突飛猛進,這才幾個月,都能與神話生物開戰了。」

  蘇嬋感慨,她比王煊還覺得不真實,這些像是流傳的故事,讓人難以相信。

  「王煊,你看我能成為劍仙嗎?」周坤開口,眉清目秀,平日有些憂鬱的氣質,但一喝酒就放飛自我了。

  當初,秦誠沒少從他這裡獲取有價值的消息。

  當然,主要也是周坤願意,有時是裝醉泄露給秦誠與王煊。

  「你隨便練練就好,就當強身健體吧,現在……大環境有變。」王煊說道。

  「我是真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和傳說中的神仙交手,金頂山大戰後來怎樣落幕的?」孔毅問道。

  在大學期間,他因為追求過凌薇,和王煊很少有往來,但畢業時請王煊喝酒,徹底揭過那一篇。

  「仙凡隔著大幕,還能怎樣,以後彼此不見,各自安好。」王煊搖了搖頭。

  列仙沒有未來,有些人會隨著大幕一起消亡,有些人會出來,大概率會引發最後的神仙動亂。

  「你們還在練新術嗎?」王煊問道。

  「強身健體,時斷時續,我沒能堅持下去。」周坤說道,但有不少同學都在走這條路。

  當初被選上的人,有部分人進入深空的超星,要在那條路上走下去。

  「有五位同學死去了。」蘇暢輕嘆,昏暗的燈光下,青春靚麗的她有些傷感。

  她、周坤、孔毅、李清竹、徐文博等人,都屬於能練則練,練不通就去回家繼承家業的那種人,來自中小財閥。

  「最近我又有些動力了,也想成為超凡者。」李清竹開口,打破短暫的傷感氣氛。她有種書香氣韻,平日整個人很文靜。

  「順其自然吧,如今連列仙都在焦慮。」王煊說道,原本想提點下,新術這條路不怎麼靠譜,有些問題。

  但他想了想,超凡世界都開始崩塌了,新術也將隨風而散,沒有必要說那些了。

  幾人無言,你這樣好嗎?張嘴就是列仙,舉例都在拿神仙說事。不過,當想到他幾天前,還在和大幕後的神話生靈大打出手,他們也只能出神與嚮往了。

  「我這個超凡者以後可能會失業,到時候可能需要靠你們接濟也說不定。」王煊說道。

  「到時候去找趙女神,或者去找凌薇,讓他們養你!」蘇嬋是什麼都敢說。

  周坤則直接詢問:「三年後,神話生物,古代的那些仙人,真的會出現,並且淪為凡人?」

  連他們都知道了?王煊驚異。原本只有少數人,以及大財閥中的高層被託夢,得悉了一些秘事。現在看來,消息在迅速擴散,幾位有些背景的同學也都聽聞了。

  孔毅原本有些高冷,作為昔日的情敵,放下一切後,現在和王煊關係還不錯,他低聲問道:「神仙真會淪為凡人?古代神話中的仙子等,難道還要在現代社會嫁人?」

  王煊相當無言,平日的高冷男也有這樣的一面?

  孔毅看到他的表情,快速解釋道:「你別誤會,我是怕神話中那些美好的人,謫落在凡塵後遇人不淑,淒涼落幕,讓人扼腕嘆息。」

  王煊拍了拍他的肩頭,道:「那些能活到現在的人,都不是什麼善茬兒,比你我都厲害,適應能力差的人早就死在古代了。」

  「想娶女仙,也不是沒可能,等上一年半載,時機差不多就成熟了。」一個男子手持酒杯路過時停了下來,在那裡微笑著說道。

  他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相當的儒雅,笑容很燦爛,對幾人舉杯示意。

  孔毅、蘇嬋、李清竹等人都感覺訝異,這個男子給人的第一印象很深刻,竟有些飄渺出塵的氣質。

  王煊寂靜不動,但是已經身體繃緊,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他見過這個男人,而且是他親手從內景地中放出來的。

  當初在舊土,他除卻放出劍仙子、鬼僧、女方士等人外,還有一個神秘男子。

  當時,內景地一開,那個男子燦爛一笑,對王煊與老陳舉杯示意,然後就飄飄然地飛走了。

  很久未見,他居然來到新星!

  他在旁邊坐了下來,對王煊點頭,兩人叮的一聲碰了一杯,一切盡在不言中。

  超凡世界崩塌,連水下的大鱷都忍不住了,開始現身了嗎?

  王煊不動聲色,他知道,夜貓子進宅無事不來,男子主動找上他,是想讓他接引其真身回歸嗎?

  他在評估,兩者間是否會有一戰,孰弱孰強。

  很快,他露出異色,到了今天,在面對古人時,他竟已經十分平靜了,不再像過去那麼忌憚。

  王煊與儒雅男子相互看過去,都笑了起來,但意義完全不同。

  「帥哥,我怎麼感覺你有些仙氣,和王煊差不多?」蘇嬋開口,覺得這男子與眾不同。

  「我啊,成仙在東漢年間。」男子笑道,英俊燦爛,讓附近座位上的女性都忍不住朝這邊望來。

  王煊沒有說話,男子所說應該是真的。世道真的變了,列仙走到了普通人中,應該會成為常態。

  蘇嬋翻白眼,不相信這種鬼話。

  秦誠看到王煊的樣子,心頭一動,開口道:「上仙,你看我有仙緣嗎,否能迎娶女仙。」

  「夠嗆!」男子搖頭,而後笑著指向王煊,道:「他可以,不用我介紹,也會有女仙願意嫁給他。」

  「上仙慎言。」王煊開口。他心中正在琢磨一些事,如今他是否可以去尋找羽化奇物了?重開內景地!

  數日前,他殺了黃琨,滅了真骨中的仙命,已經掂量清楚這些人的大體水準。

  千年古剎,道教祖庭中,有歷代大德與祖師的真骨,但他不想去沾惹,真把他們都給挖出來,結下的因果太大了。

  他怕不久的將來,列仙會群毆他!

  但是,如果發現敵人的真骨,他則可以去搏殺,大概率能強行開啟內景地!

  「我沒有亂說啊,這是實情,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看。」男子笑著說道,接著他稍微鄭重起來,道:「什麼時候渡我一把?」

  「我自顧不暇,只有一條命,渡不了上仙啊。」王煊搖頭。

  男子說道:「不會損你道行,我給你足夠的補償。道教祖庭當年的養的一株天藥,大概率還有殘根,或者有種子,我送給你如何?你縱然損了根基,也能補回。」

  王煊動容,這位是誰?這種東西都能拿出來!

  秦誠、孔毅、蘇嬋幾人都呆住了,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兒,這還真是一個活神仙?神話中的人物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上仙,還收徒嗎?您看我的資質怎麼樣,能否位列仙班?」秦誠臉皮最厚,又湊了過來,送了一杯最貴的酒。

  「資質有點差。」男子笑著說道,一點也不委婉,並道:「在這個年代,你找我還不如找你兄弟,他這資質讓我都心驚。」

  他說的自然是王煊,很清楚他在凡人時期就開了內景地。古往今來,這種人都極其的獨特,總共也沒幾個,或許只活著這一個了。

  因為,特殊的幾個,被太多的人人惦記上了,早已死了很多年。

  即便有人是超凡起源時代的探索者,後來更是成為了絕世高手,但還是死在了紛爭與動亂中,被人聯手殺死。

  幾人聽他的口氣,都覺得這人來頭似乎極大。

  蘇嬋、孔毅、李清竹都看向他,周坤更是直接開口,道:「上仙,您看我如何?」

  男足搖頭道:「你們這條路有問題,不練也罷,當年那群人實驗,努力了很久,就整出這麼點東西,有些差勁啊。」

  接著他笑了笑,周身帶仙氣,道:「這都是神話消亡的末期了,執著這些已經沒有意義,連我都準備轉行了。」

  最後,他終究是有些落寞,道:「最多一年,快的話幾個月,滿天神佛,諸世真仙,都將煙消雲散,我們,還有你們,執意要追求的,不過是一場空。」

  「帥哥,你是誰啊?」蘇嬋忍不住問道,作為現代人,即便知道這個人來頭可能極大,也沒怎麼害怕。

  「是啊,上仙,你究竟是歷史上哪位名人?」李清竹也問道。

  何止是她們,連王煊都想知道他的身份。

  「我姓張。」青年男子微笑著告知。

  其他人還沒什麼感覺,但是,王煊卻吃驚,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看向他那張儒雅而燦爛的面孔。

  他嘆道:「我經常念叨老張,掛在嘴邊,該不會就這樣把你給召喚出來了吧?」

  男子笑了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看向王煊,道:「我的提議怎麼樣?我用道教祖庭的天藥種子補償你。」

  突然,他的身體剎那繃緊,居然寒毛倒豎,像是無比吃驚,快速取出一面銅鏡,持在手中!

  王煊也嚇了一大跳,什麼狀況?讓老張緊張成這個樣子!

  教師節到了,祝所有老師節日快樂!




章節目錄